第六章 超級刺客(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再失聲道:「什麼?」

    來俊臣尷尬道:「是胖公公提議的,就是對兩隻腳趾頭施行‘夾裂’之刑,公主本不同意,胖公公指出落刑可輕手一點,脫甲但不斷骨,事後再由他以上等傷藥治療,保證到洛陽時可以用兩條腿走路。」

    龍鷹本聽到毛骨悚然,心念一轉,胖公公理該曉得他可憑魔種迅速痊癒,要求這麼向他用刑,自該與逃生大計有關。暗嘆一口氣,斷然道:「快手些,老子還要睡覺。」

    今次輪到來俊臣失聲道:「睡覺?」

    龍鷹尚未有機會答他,危險的感覺疾湧心頭,不旋踵三聲慘呼接連在屋外遠處傳來。來俊臣大吃一驚,彈將起來。

    悶哼慘嘶之聲爆竹般響起,最後一聲已移至門外近處,還聽到來俊臣守在門外的手下們吆喝拔刀抽劍的聲音。可見來襲者駭人的速度和沒有人是一合之將的驚人身手。

    來俊臣拔劍撲往屋門,龍鷹則離床著地,魔種的奇異能量貫注全身,感官的靈銳攀上巔峰狀態,只恨運勁無門,有力難施。畢竟魔種仍是在結魔的初步階段。

    此時鐘鳴聲震天響起,但已遲了數步。

    「轟!」

    大門爆成漫室碎片,一個黑影像穿進一片薄紙般的破門而入,燈火倏滅,來俊臣狂喝一聲,劍化數十寒芒,朝這個可怕至極的刺客灑去,功力十足,可見他在武技上下過的工夫絕不少於刑術方面。

    換過一般好手,看到的只會是迅如鬼魅的身影,落在龍鷹的魔目裡,清楚掌握到刺客的形相體態,黑暗影響不了他分毫。

    刺客竟是個千嬌百媚的年輕女子,純以空手克敵,一身夜行勁服,體型優美曼妙,進攻閃躍,動作總是那麼完美無瑕。沒有以布罩一類東西掩去花容,卻在面上塗了十多道寸許闊的深黑靛彩,看似隨便,但不單掩蓋了面目,還有種難以言喻的美化作用,強調了瓜子面型動人心魄的線條美。此時她一雙秀眸滿盈殺機,轉動流盼,勝比深黑夜空最亮麗的星辰。

    來俊臣朝她疾刺的十多劍,在她奇異的晃動下全告落空,她像變成幻影,下一刻遊至來不及回劍的來俊臣旁,香肩輕碰來俊臣肩頭,看似該沒什麼作用,來俊臣竟被撞得踉蹌橫跌,「砰」的一聲碰往右邊牆壁處,噴出一口鮮血,潰不成軍。以他的武功,只能稍延遲她的進侵。

    女刺客一個轉身,撮指成刀,旋風般接近來俊臣,往來俊臣頸項疾劈,如給劈中,這酷吏頭子肯定立赴地府。

    龍鷹想也不想來俊臣這個滿手血腥、孽債纏身的酷吏該不該救,魔種發動,箭矢般朝刺客飆移,雙拳轟擊,可惜速度是魔種級的,力度則屬普通人,逃生是綽有餘裕,攻敵則為送死,完全未能配合。

    那刺客雙目掠過大惑不解的訝異神色,放過再沒有反擊之力的來俊臣,一來她是以龍鷹為目標,二來她該看出如讓龍鷹以這樣的速度閃躲,她要殺他怕未必可在短時間內辦到,見他不自量力送上門來,豈肯錯過。

    密集的破風聲自遠而近,顯示公主一方大批高手趕至。

    不見她如何動作,下一刻她投懷送抱的從龍鷹兩手間的窄小空檔欺入龍鷹懷裡,龍鷹立覺清香盈鼻,曉得做了鬼都忘不掉她醉人的體香時,女刺客一肘硬撞他心窩,骨折聲起,龍鷹心脈斷裂,被重創至大羅金仙都要回天乏力,斷線風箏般拋擲往後方牆壁,再反彈前仆。

    於失去生命和意識前,隱約見到胖公公衝門直入,往女刺客狂攻,後面跟來太平公主和丘將軍。

    「砰!」

    龍鷹直僕著地,再沒有任何活人的知覺。

    「醒來啦!醒來啦!」

    另一年輕女子聲音興奮嚷道:「我立即去稟告殿下。」

    龍鷹回復意識,第一個念頭是「我還未死」,第二個念頭是「我終遇上另一個可與太平公主相比的絕色。」接著感到大船在水上航行微僅可察的隨浪起伏,下一刻是整個環境在腦袋裡變得無比清晰,乃至於船外艷陽的熱力,這是從未有之的感受,至此刻他仍欠張開眼睛的力量。

    腳步聲自遠而來,龍鷹清楚掌握到胖公公和太平公主的足音,守門的兵衛推開房門,房內該是婢女的年輕女子,下跪施禮。

    兩人來到床前,龍鷹聽到他們心跳的聲音,幾乎可從其中辨別他們的心情和狀態。婢女退往門外。

    他終於睜目。

    映入眼簾是一臉關切神色,秀目含愁,太平公主豔麗的玉容。

    立在她旁的胖公公向他眨眨眼睛,一副如釋重負的神態,可知他為自己擔憂了好一陣子。際此一刻,他清楚和胖公公間建立起別人一輩子沒法達致互信互愛的關係,彷似胖公公是他世上唯一至親,關係微妙奇異。

    太平公主故作冷淡道:「小子你真命大!」

    龍鷹直覺她正克制著芳心深處某種與現下表現出來截然不同的情緒。

    胖公公頻打眼色,龍鷹毫無困難的明其心會其意,知他想支開公主,好和他說話。時間這般緊迫嗎?嘆道:「這是什麼地方?」

    胖公公知機答道:「你正在公主的坐駕舟上,沿大運河北上,兩個時辰內可抵達神都。」

    龍鷹駭然道:「我昏迷了多久?」

    太平公主苦澀地道:「到今天足有四十九天。你不知自己那晚多麼嚇人,眼耳口鼻全是血,胸口瘀黑腫脹。我們為你在那裡逗留十多天,到你好點始北上揚州。」

    稍頓續道:「你該多謝公公,全賴他悉心治理,且是一手包辦,還禁止隨軍的大夫碰你。」

    龍鷹當然明白胖公公是怕別人察覺他情況有異。隨口問道:「抓到那女刺客嗎?」

    太平公主大訝道:「竟是個女的。」

    胖公公的表情更古怪,兩眼上翻,給他氣死的樣子,可知他早清楚刺客是女的,只是沒說出來。

    由此可見除胖公公外,其他人竟然弄不清楚刺客是男是女,當然已給她安然遁脫。如此驚世駭俗的武功,可在千軍萬馬中奪敵將首級似探囊取物。

    龍鷹道:「我想和公主私下說幾句話。」這叫欲擒故縱,要氣走她還不容易。憶起遇刺當晚這天之驕女還要找來俊臣整治自己,頓感如何對待她都是順理成章。

    胖公公望望太平公主,見她沒表示反對,退出房外,輕輕關門。

    太平公主秀眉輕蹙,眼神戒備森嚴,因知他性情,曉得沒什麼好話。

    龍鷹忍不住的道:「有人代你行刑,我又沒死掉,可讓你向聖神交差,公主該高興才對。」

    太平公主出奇地沒有勃然大怒,反輕嘆一口氣後苦笑道:「你愛怎麼想悉隨尊便。以下犯上是死罪難饒,更何況是那類說話,本殿對你已屬從輕發落。警告你!入宮見聖神時,若你向她重提那番話,我拼死也要千刀萬剮的宰掉你這個不知禮義廉恥是何物的臭小子。」

    龍鷹坐將起來,挨往床頭處,事實上他早康復過來,但必須裝出千辛萬苦的吃力姿態,弄得尊貴的公主扶又不是,不扶又不是,最後終不肯碰他。

    兩人眼神相觸。

    太平公主貴軀輕顫,現出驚異神色。

    龍鷹知自己眼神又生變化,暗慶對方非是武曌,否則將糟糕透頂。忙設法亂她心神,搖頭道:「公主太小看我龍鷹,如此卑鄙無恥的事,我怎屑為之。說到男歡女愛,一定要你情我願,郎情妾意如此方……」

    太平公主大嗔:「閉嘴!」

    龍鷹嘖嘖稱奇,這兩句調戲她的話與那晚惹禍的話不相伯仲,今次她反而只嗔不怒。女人的心真難測呵!

    見到龍鷹臉露得色,太平公主沒好氣的道:「本殿只是不想和個沒多少天可活的人計較。你這死小子最好在聖神面前不要表現得那麼精明厲害,沒你什麼好處的。糊胡塗塗的人反長命。」

    龍鷹欣然道:「小弟第一次感到公主對小弟的關心。」

    太平公主破天荒首次在龍鷹眼前霞生玉頰,嬌嗔道:「不要想歪了,誰關心你。」又神色一黯,柔聲道:「你不是有話要和我單獨說嗎?難道只是一大堆這般的廢話?」

    龍鷹瞅著她微笑道:「假如聖神沒有命人將我立即斬首,公主可否紆尊降貴賜小民一個相見的機會。」

    太平公主意興闌珊、無可無不可的答道:「看看吧!」

    龍鷹見她沒有斷然拒絕,又怎麼努力都氣不走她,心中一熱道:「公主在為我擔心嗎?為何一副鬱鬱不樂的樣子。」

    太平公主先是呆一呆,再細察他充滿渴望和期待的神色,醒悟過來,唇角逸出一絲帶點狡猾的笑意,然後笑得花枝亂顫,完全恢復了在荒谷小屋內那副談笑用兵、放蕩迷人的本色。

    她一邊嬌喘一邊盯著滿臉疑惑的龍鷹道:「說出來好讓你這臭小子絕了癡心妄想。本公主確是滿懷心事,與你這臭小子亦有點關係,但全不是你自作多情的那回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