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吾兒蘭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正午時分。

    一隊騎兵來到莫府,帶隊的副領軍走了進來。

    副領軍屬高級軍官,比莫言高了最少三級,莫家的人慌忙出來見禮。

    我知道淡如成功地施行了她第一步的計畫,就是把我弄進宮裡去。

    那副領軍待我看完最後的兩個病人後,禮貌地道:「這位老醫師請隨,走上一趟,為一個病人治病。」

    我搖頭道:「有病請他來一趟吧,我老了,不能像年輕時那樣四處奔波。」

    素善在我旁低聲道:「他們是宮中的禁衛軍……」

    副領軍出奇地好脾氣道:「我們備有馬車,老醫師只要坐上去,便可忙安安穩穩到達目的地,半點操勞也不用。」

    我望了他一眼,點頭道:「看來你們真有點誠意,我勉強走一趟吧,小琪!」

    西琪應道:「師傅!什麼事?」

    我伸了個懶腰道:「到藥倉執些上好藥材,放進藥囊,和我一齊到宮裡去。」

    素善急道:「還有我這助手!」

    我向她微笑道:「你家務繁重,下次再帶你去吧!」

    我和西琪這嬌俏的小徒弟,被侍衛帶到宮殿後的內院去。

    在沿途中,我發現了幾個陰風族的軍營,他們都換上了黑盔武士的裝束插著麗清的鳳凰旗,但對我這熟悉帝國軍隊的人來說,一眼就看穿了他們的偽裝。

    內院換上清一色的女親兵,對我們展開禮貌的搜查後,才准我們進入院內。

    經過了三進的殿堂,穿過一個花園,我們在前後共二十匹名女親兵的拱衛下,來到以往大元首居住的怡情院。

    踏進大廳,久違了的麗清郡主負手廳中,不安地來回踱著方步。

    西琪第一次見到這種威勢,顯得惶惑不安,在我眼中卻是恰到好處,教人不會懷疑我們另有企圖。

    才跨過門檻,有人大叫道:「來人跪下,參見女皇陛下!」

    我暗咒一聲,唯有跪拜下去。西琪自然有樣學樣,每看她一眼,甜蜜的感覺都會流過我的心。

    麗清轉過身來,冷然道:「先生請起,聽說你乃天下第一回春妙手,藥到病除,希望今次不要令我失望。」眼光轉到西琪臉上,上下打量著,對她的美麗大感驚異。西琪給她看得頗不自然。

    麗清道:「你是他的徒兒嗎?」

    西琪點點頭,神情害羞不安。

    麗清的銳目在她身上再打了幾個轉,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才移回我臉上,沉聲道:「你若給我治好這孩子,重重有賞,否則你再也離不開這裡,若他死了,你要給他陪葬。」

    她依然是那麼美艷,那麼專橫霸道。

    我神色如常地微微一笑,沙啞著聲音道:「要治病的孩子在那裡?」

    麗清見我毫不驚惶,盯了我兩眼後才道:「跟我來吧!」當先領路往內堂走去。最後到了一間寬大的寢室,幾名女侍正小心翼翼侍候著躺在床上一個才七、八個月大的小孩兒,臉上罩著今人怵目驚心的青氣。

    我心中劇震。

    這就是麗清所說和我生的孩兒了。

    我吩咐西琪待在一旁,走到床邊,裝模作樣地替他檢查。

    當我指尖剛接觸到他的身體時,一種奇異的感應流了過來,使我差點驚呼起來。我終於憑直覺肯定了這是我的孩子。

    天呀!

    我應怎樣處置他的生母--惡毒的麗清呢?

    我的神色定是很難看。

    麗清來到我旁邊,低聲道:「先生,你診斷出什麼來?」

    我嗅到她身體熟悉的香氣,想起當日在兩軍對峙間的帳幕內,和她抵死短綿的情景,而跟前就是那刻的結晶品,不禁百感交集。

    我長長吁出一口氣道;「陛下!請借一步說話。」

    麗清玉臉一寒道:「不要告訴我你束手無策。」

    我冷冷回敬她一眼道:「天下間沒有病症能把我方壺難倒。」

    麗清道:「先生你非常自負,也很有膽色,若你真能治好我兒蘭飛,以後便跟著我吧,我保你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享盡榮華富貴,甚至諸般珍饈美食和美女。」

    我知她見我帶著西琪這麼絕頂動人的小徒弟,所以猜想我為老不尊,貪花戀色。這真是不是誤會的誤會。

    麗清道:「隨我來吧!」我向捧著藥囊的西琪打個手勢,著她乖乖留在此處等我,尾隨麗清進房去了。

    那是一間放滿機密文件的閱讀室,麗清先在正中的大椅坐下,才著我坐在她對面。

    我乾咳一聲道:「若我沒有斷錯症,小王子是今早零時才起事的,對嗎?」

    麗清點頭訝道:「方老先生確有本領,說得一點不錯。」

    我故意露出凝重的神色,道:「幸好小王子的體質非常特別,否則絕不能捱到這一刻。」

    我每一句話都說進麗清的心裡去,因為沒有人比我更清楚自己的兒子,也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他的怪病,因為把他弄成這樣子的人正是榮淡如,這是條連環的狡計,也唯有淡如才能想出這樣的妙計來。

    麗清焦急地站起來道:「我們還在這裡談什麼,快去給我把他治好。」

    她對蘭飛的關心絕對是真誠的,使我更感為難。

    我多麼想把自己的兒子抱在懷裡呵護,把父親的愛全獻給他。

    我嘆了一口氣道:「我要到今晚零時才可給他治病。」

    麗清露出懷疑之色,寒聲道:「治病也要等時間的嗎?若我兒有何不測,你應知道那後果。」

    我淡淡道:「你的兒子並非患了病,是中了巫術。」

    麗清渾身一震,呆了一呆,才坐回椅裡,凌厲的眼神緊盯著我。

    我為了取信於她,將淡如早前告訴我的症狀,例如初則嘔吐、後而痙攣,接著不醒人事,頻說夢囈等一一數說出來。

    麗清不住點頭,臉色愈趨陰沉,問道:「我兒中了巫術有多久?」

    我肯定地道:「最少有一個月了。」

    這時間非常重要,若說是昨天,麗清會把淡如也算在裡面,但若是一個月,淡如仍末到來,唯一的疑凶自是陰風法師。

    事實上這計畫確是天衣無縫,因為我是由麗清自己請回來的,故此她絕難聯想到我和淡如是串通好了的。

    麗清沉吟片晌道:「先生怎會懂得巫術?你有把握治好我兒的病嗎?」

    我道:「在現在的情況下,我只有五成把握。」

    麗清道:「你還末答我第一個問題。」

    我道:「這牽涉到我族人的秘密,所以我不想說出來。」

    麗清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道:「你是否海民口中說的天醫族的人。」

    天醫族是一個古老的傳說,據說這人口不過百的種族的祖先來自大海裡的一個小島,精擅醫術和巫術,麗清將我當作他們的人,是很合理的推想。

    我微一點頭道:「請你不要把這事告訴其他人。」

    麗清道:「好!版訴我!在什麼情況下你才可以有十成把握。」

    我淡然道:「假設我能把施術的人找出來並加以禁制,那怕是半刻鐘,我便可使小王子霍然而癒。」

    這連環計最厲害就是這點,沒有麗清的幫助,要殺死陰風法師這種高手實是難比登天,事後也很難逃得出去。

    麗清的俏臉陰晴不定,好一會才道:「是否須殺了施術的人。」

    我道:「不用!我只要取得他最具法力的一件東西就可以了。」

    麗清聽到不用殺人,鬆了一口氣,皺眉苦思了一會兒,才道:「你可否肯定誰是施術者?」

    我道:「只要那人在宮內,我定可把他找出來,也會知道他最具法力的東西是什麼?」

    麗清苦思片刻後,有點猶豫地道:「若那人的道行比你高明,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我道:「我只是要救人,並非和他鬥法,而且我剛才檢查小王子時,也大概知道那人的功力達到什麼程度,只要讓我有機會接近他,攻其無備下,我保證他醒來後亦不知道曾發生過什麼事。」

    麗清半信半疑地望著我,最後嘆了一口氣道:「你可以在宮內自由活動,我讓你見兩個人,施術者或會是其中之一。」

    我站起來道:「就這麼決定,現在讓我去將小王子的狀況穩定下來,使他直至今晚零時也不會被人傷害。」

    我轉身走了兩步,麗清在後叫道:「先生!」

    我回頭道:「陛下有何吩咐?」

    麗清眼中掠過憂傷的神色道;「先生的神態很像我認識的一個負心人,所以我很願意信任你。」

    我心中懍然,故作驚奇道:「他既是負心人,為何你反因我像他而信任我?」

    麗清嘆了一口氣道:「沒事了,先生請行吧!」

    我依著巫神書學來的一招半式,裝模作樣地在我的愛兒身上施展了一些特別的手法,最後照淡如教的方法,由他腳心輸進少許異能。

    小蘭飛臉色回復了紅潤,只餘下胸膛處仍有一小片青黑的氣色,呼吸亦暢順起來。

    麗清喜得差點流下熱淚,至此對我的道行懷疑盡去。

    我強調道:「今夜零時前若不能依計行事,小王子的病情會突然轉壞,恐怕活不過今天晚上。」

    麗清咬牙道:「好!你現在要我怎麼辦?」

    我憐愛地伸手撫上寶貝兒子的小臉,暗暗請求他原諒我這父親利用了他,使他吃了點苦頭。

    麗清道:「先生是否很喜歡這孩子?」

    我點頭道:「我對這孩子特別投緣。」

    麗清柔聲道:「我看得出來,這孩子真可憐,出世就沒有了父親,假設先生真治好了他,我讓他認你作爺爺吧。」

    這女人真厲害,看出我的利用價值,看出我對自己兒子的愛惜,又看出我是淡泊名利的人,立時以感情對我加以籠絡。

    我道謝後道:「我們先到外廳再說,讓小王子好好休息一會。」

    麗清吩咐了婢女幾句後,領著我和西琪走到外廳去。

    揮退了所有人後,麗清望向西琪,出其不意道:「小泵娘,你穿回女裝會更漂亮!

    版訴我,你的處子之身獻給了那個人?」

    西琪的經驗始終嫩了點,猝不及防下,俏臉一紅,往我望來。

    我暗叫糟糕,這時否認反著了痕述,迎著麗清向我射來的眼光道:「我們天醫族的人有『處子保壽』的秘方,否則我的身體如何能如此強壯。」麗清瞅著我道:「先生今年貴庚?」

    我微笑道;「我早忘記了,怕不會少於九十歲吧。」麗清眼中閃過驚異的神色,望向西琪,點頭道:「你倒懂得挑選,這是萬不一見天生麗質的美女。」

    我道:「陛下也非常美麗動人。」

    麗清風情萬種橫我一眼道:「我有年多沒有男人了,你給我好好辦事,說不定我一時高興,會讓你為所欲為。」

    我心中暗怒,這淫婦做了我孩子的母親後,竟還敢去勾引別的男人,連一個長得好看點的老人家都不放過。

    表面卻裝出怦然心動的樣子,眼光放肆地在她的身體上下游弋著。

    西琪狠狠盯了我一眼。

    麗清吃吃盪笑道:「你還末告訴我跟著要怎麼辦?」

    我向西琪召手道:「小徒兒,取藥囊來!」

    西琪小女孩兒家脾氣,不喜見我和麗清打情罵俏,氣鼓鼓地把藥囊擲過來。

    我背著麗清向她打個眼色,探手藥囊胡亂拿了枝香桂條出來,遞給麗清道:「陛下請拿在手上點燃,心中想著小王子,灰燼跌向的一方,應指著施術者現在的位置。」

    麗清接過香桂枝,深信不疑地拿著,反是西琪大感驚異,滴溜溜的黑眸在我臉上轉來轉去。

    我童心大動,將西琪拉到我身前,背對著我,臉向著麗清,三個人剛好成一直線。

    麗清道:「我點火了!」

    我道:「可以了!但你的眼睛要望著火頭,心要想著小王子,不要往後望過來。」

    麗清應諾後,取出火種,燃著了豎起的桂枝頭,香桂的氣味立時瀰漫廳內。

    我手往前伸,摟著西琪的蠻腰,手按在她的小骯處,略一用力,西琪全身發軟,一聲「嚶嚀」,靠入我懷裡。

    我找到她的紅唇,狠狠吻上去。

    西琪昨夜剛由少女變了小熬人,那堪如此挑逗,何況前面還有麗清在,分外增加刺激和危機感,身子立時滾熱起來,熱烈反應著。

    我整個人鬆弛下來,身心舒暢無比,異能送進西琪體內,又由她的身體反送回來,不片刻我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凝聚,往四野延伸開去,搜索擁有邪惡靈力的陰風法師。

    第一個找到的是秀麗法師榮淡如,她正在西面一個花園的亭子裡,思念著我。

    我不敢騷擾她,精神移往別處。

    想不到無意中竟發現西琪對我有這麼大的幫助。

    很快我找到了陰風法師的位置。

    我和西琪聯手的靈力來到桂枝燃得仍呈暗紅色的灰燼處,運起心力。

    「啪!」

    桂枝折斷,往地上掉下去,指處剛好是正南陰風法師的方向。

    我放開了臉紅耳赤的西琪。

    麗清轉過身來望了我們一眼後,一言不發匆匆去了,顯是要查證誰人在正南的位置。

    西琪嗔道:「你真胡鬧!人家以後再也不睬你了!」

    我知她仍在惱我向麗清調情,賠笑道:「我的乖寶貝、心肝兒,原諒我吧!」

    西琪道:「你變得壞了很多,昨天晚上更是壞得透頂。快快招供,離開我後,你攪了多少女人?」

    我攤手道:「你最少也要給我三天三夜的時間,才可全部供出來。」

    西琪氣苦下重重打了我一拳,旋又「噗哧」笑道:「我的大情人,三天三夜的時間真的夠了嗎?」

    腳步聲起。

    我們分了開來。

    麗清沉著臉回來,道:「果然是他,哼!竟敢暗算我的兒子,我要教他有命前來沒有命回去。」

    我問道:「那是誰人?」

    麗清道:「這人叫陰風法師,巫術武功均非常高明,他現正在刑室內施法,要控制一名叛徒的靈魂,再指示他去行刺我們一個共同的敵人。」

    我心狂跳了幾下道:「你知否他施法的情況?」

    我不敢直接問那被施法的人是誰,惟有旁敲側擊。

    麗清沒有答我,苦思一會後道:「你有沒有把握殺死這樣的人?」

    至此我不禁誠心佩服淡如的智慧,她早估計到最後必會迫麗清走上這一步棋。因為陰風法師既然對她和我的兒子下得毒手,自亦不會把她放在眼內,說不定正是巫帝在背後下的命令,而陰風法師只是執行者。

    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身為巫帝八妃的麗清,本就是陰風族後之女,殺了陰風法師,陰風族的大軍將被控制在她手裡。

    然後她才全力來應付我蘭特和屬下的大軍,至不濟便返回巫國去,只要她做得乾淨利落,甚至把我這老人家也幹掉,便可將責任全推卸到真正的我--蘭特身上。

    又或者她可以和我展開談判。

    憑著她是我兒子生母的身分,我不得不讓她三分。那這充滿野心的狠毒女人就可以等待第二次統一帝國的機會。

    若我遠征巫國,那她的機會便來了。

    麗清見我默然不諳,還以為我力有不逮,道:「我可以在旁助你,我曾受過訓練,可以對抗巫術。」

    我搖頭道:「我習的是白巫術,曾立過誓不以巫術殺人。」

    我如此一說,麗清反而更信任我,覷準她以為我人老心不老的弱點,移了過來,直至差點要碰上我的身體,媚笑道:「你只須制住他,殺人的事由我做,這人竟對小孩子下毒手,算是死有應得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