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種魔大法(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現今再不視杜傲為可敬的尊長,另一個師父代之冒起,亦不是種魔法的秘卷,而是遍注秘卷的向雨田,魔門有史以來最出類拔萃的邪帝。

    尾門打開,刑床下降,絞盤滾轉聲中,有人上來為龍鷹鬆綁、揭開縛眼的黑布,拔去耳塞。

    來俊臣立在車尾處雙手環抱,面帶得色,一副等看好戲幸災樂禍的神情。這個名為「四馬分屍」的刑術,最堅強的人也捱不過六個時辰。受刑者被解下刑床後,反應千奇百怪,有人抱頭痛哭,有人蜷曲顫抖,又或渾身抽筋、嘔吐失禁,更甚者是受不住毒刑衰竭死亡。死不去的,要他招什麼便招什麼,畫押多少便多少,只求不再送他上刑床。

    來俊臣承旨辦事,且怕太平公主怪他辦事不力,所以落足重藥,將床刑延長至十二個時辰。心忖今次還不立下大功。

    龍鷹揉著眼皮的坐起來,在來俊臣和十多名手下目瞪口呆中,伸個懶腰,張開眼睛,瞥見來俊臣等人的驚異神情,先摸摸胸口肚皮,愕然道:「有什麼不妥當!哈!睡得又甜又舒服,真不願起來。為什麼停車?到了洛陽嗎?這是什麼鬼地方?」

    平時口若懸河的來俊臣首次對受刑者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反應,該說什麼。刑術最重氣勢,用刑者必須掌控主動,在精神上完全壓倒對方,始可收事半功倍之效。今次在與龍鷹的「對戰」上,來俊臣輸個一塌糊塗,因為他所預期的反應半個沒出現過。

    身旁的手下喝道:「斗膽!這位是來大人,什麼你你我我的,是否想掌嘴?」

    龍鷹哈哈一笑,嘟長嘴巴,道:「打吧!」

    那兵頭平時橫行霸道慣了,怎按捺得住,勃然大怒下一拳朝龍鷹面門轟去。

    來俊臣比任何人更想看龍鷹血流披面的情景,只恨太平公主有嚴令不准傷他身體,以肘臂擋開兵頭的一擊,冷然向龍鷹道:「你怕沒有機會嗎?」

    轉向手下們道:「押他來!」

    拂袖轉身,領頭去了。

    這是頗具規模的院落式建築組群,龍鷹暗忖若沒有猜錯,身處的地方該是揚州南的某處大縣,敵人理該先押解他往揚州,然後乘船北上洛陽。而他必須在抵達洛陽前,設法逃走。

    來俊臣忽然止步,龍鷹和押送他的眾兵衛只好隨他立定。這壞鬼酷吏回頭走到龍鷹身旁,作老友狀把嘴巴湊到他耳旁道:「鷹哥兒你好男色嗎?」

    龍鷹心中大罵,知他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不過的確命中他要害。

    來俊臣見他沉吟不語,知道奸計得逞,欣然道:「好不好男色沒關係,只要別人好你的男色便行。本官會特別照顧你,於軍中好此道者中挑選幾個體格特別精壯者,包保可操你一個痛快,待會請準公主即可成事。」

    龍鷹怎會無還撃之力,笑道:「來大人太胡塗哩,完全摸不准我和公主的關係,我現在手上有件東西,是公主不惜一切要得到的,假如我唯一的條件是求她在我眼前斬下來大人的頭顱,肯定公主認真考慮。」

    來俊臣暗吃一驚,他不清楚太平公主會否這樣做,但連兒子都乾掉的武曌肯定是這種人,只要她想得到某樣東西,犧牲個手下小官兒算什麼一回事。

    他終於領教到龍鷹的手段,忙陪笑道:「本官與鷹哥兒往日無仇,今天是公事公辦,為了聖神本官可赴湯蹈火,萬死不辭,不過大家為何要弄至此等地步。只要鷹哥兒答應公主所求,不是可以和氣收場嗎?說不定本官還可帶鷹哥兒到洛陽風花雪月,把酒高歌,哪間青樓敢不給我面子?」

    聽他提到青樓,龍鷹道:「洛陽有什麼著名的青樓?」

    來俊臣看到他的反應,登時心中有數,他刑術的竅門正在於找尋對方的弱點。欣然道:「遲些再說,請鷹哥兒稍待一會,待本官進堂內請示公主。」說罷獨自進入前方的宅舍去。

    天色漸暗,宅院亮起燈火。他們立處離宅院大門約二十步的距離,來俊臣沒入門內的一刻,龍鷹心忖如能聽到他們的對話,對他會是大大有利,不過縱然武功猶在,除非對方高聲談話,也沒有可能竊聽到對方在廳堂內的對答。

    這個念頭尚懸而未下,一股莫以名之的力量,從眉心處倏地擴展,難作形容的感覺貫注全身,大小正奇脈絡強烈顫震,所有竅穴躍動起來。那絕非以前習慣了運轉真氣的情況,而絕對是做夢都未曾想過的境界,感覺的靈銳度以倍數提升,際此一刻,他福至心靈地曉得,自己不單成功「立魔」,還更上層樓,到了「結魔」的層次。

    根據向雨田在卷內的注釋,魔種此時成功與他在精神上結合為一,宛如一口隨時可取水飲用、深不可測的水井。魔種就是魔種,與一般內家武功徹底有異,蟄伏時他只是個不懂武功的普通人,結合後將變得神通廣大,否則歷代天邪道的宗主們人人魔功深厚,誰肯冒生命之險去練這種東西。

    柔風拂體,他的皮膚泛起古怪但愉悅的滋味,鼻內充盈宅院外花草樹木的氣味,而他更能一一分辨氣味傳來的位置,就像用眼睛去看一樣。

    不過他無暇多想,因為來俊臣下跪的聲音在耳鼓內響起,跟著胖公公的聲音道:「俊臣有什麼好消息稟上公主?」

    太平公主道:「平身!」

    龍鷹閉上眼睛,在腦海內純憑聲音的位置勾勒出廳內的情景,太平公主坐在堂內東端的位置,胖公公則坐在她左下側,來俊臣於太平公主座前七步許處站立。他不明白如何可以憑聽聲如此準確掌握廳內的情況,就如憑氣味辨別兩旁的花草樹木。

    來俊臣帶點苦澀的聲音答道:「小臣須先向公主請罪,這個被臣下命名為‘四馬分屍’的極刑對他完全失效,我把時間延長一倍,他給解下來後沒事人似的,還揉眼伸懶腰,說剛做了個好夢。」

    龍鷹心中好笑。

    來俊臣這個極刑,從刑學的角度來說確是了不起的傑作,針對的是人體的弱點,包含著撕裂身體卻不能動彈的強烈苦楚,由於腦袋充血頭昏腦脹至沒法做正常思考,尤甚者是不能見不能聽,那是使人發瘋的可怕感覺,最折磨人的是不曉得苦難何時方休。

    起始之際,龍鷹委實抵不住生不如死的煎熬,但不旋踵他似化為無數往上騰升的粒子,與某一混沌合二為一,渾渾渺渺,醒來的一刻,剛過去的用刑時間像是彈指間事。

    原來苦行真的這般有效用,修煉魔種的前路雖仍是難關重重,可是他對《道心種魔大法》的信心已大幅激增。

    胖公公問道:「他受刑的情況如何?」

    來俊臣恭敬答道:「由於事關重大,我親自在御者旁通過銅管監聽,這小子不到半個時辰,呻吟得要生要死。一般人受刑兩三個時辰,早咽喉嘶啞,甚至暈厥過去,此傢伙卻由頭到尾呻吟足十二個時辰,還呻吟得愈來愈有勁頭,只是這點已與其他人大異。」

    龍鷹這才曉得自己的受刑狀況,暗忖肯定是精氣神離開肉身,「往上」與魔種結合,第三篇的「立魔」該就是這樣子。

    來俊臣又道:「但這小子有個弱點,是好色。」

    胖公公立即精神大振,提高聲音問詳情,來俊臣把他追問青樓情況一事說出來,聽得龍鷹只懂苦笑。

    除了「平身」一句沒說過話的太平公主心情沉重的道:「俊臣你到外面等待一會,靜候本殿指示。」

    來俊臣應令離開。

    龍鷹心中好笑,來俊臣一句不提自己更害怕的事,可知他的什麼肯為武曌赴湯蹈火、萬死不辭,純是空口白話。

    他再無暇理會正步出廳外的來俊臣,因為太平公主的嬌聲傳來道:「公公伺候聖神超過三十年,比我這個做女兒的更明白她,她亦從不把公公當作外人,告訴我!她對《道心種魔大法》為何與其他魔門秘典有這麼大的分別?她從來不是武林中人,近年更不提武事,為何獨垂青《道心種魔大法》。」

    胖公公似有難言之隱,猶豫片刻,緩緩道:「這個!這個該因《道心種魔大法》乃魔門之最,又名列天下四大奇書,所以聖神生出好奇心吧!」

    太平公主嗔道:「我不要聽這種答案,你一定知道些我不知道的事。曉得嗎?當我將從杜傲屍身搜到的殘卷交到她手上,她第一句是問我有多少人看過,我答她只女兒大概看過一遍,她方放下心事。」

    胖公公默默無語。

    太平公主續道:「公公一定有事瞞我。聖神更親自謄寫殘卷,囑咐我若能取得完整的《道心種魔大法》,須將它放進給我的銅盒子內,以上代巧藝大師陳老謀親製的天將神鎖封盒,不准任何人閱看,包括我這個女兒。公公你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