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階下之囚(下)-種魔大法(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太平公主柔聲道:「如果肯乖乖聽話,的確不用害怕。只要交出《道心種魔大法》,不但不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還會帶你回洛陽神都,讓你享盡榮華富貴、天下美女。」

    龍鷹給她甜美動人的聲音鑽得差點心兒融化,心道不知美女中可否包括你公主殿下在內。當然不敢宣之於口,苦笑道:「到今天我方曉得世上有這麼一卷書,教我拿什麼來交給公主?」

    太平公主仰起俏臉,望往屋樑,淡然自若的道:「天下四大奇書分為《戰神圖錄》、《長生訣》、《慈航劍典》和《道心種魔大法》。劍典藏於佛門聖地慈航靜齋,圖錄則從沒有人見過,存在成疑,可以不論。長生訣為我朝開國大宗師少帥寇仲和徐子陵所得(作者注:事見拙作《大唐雙龍傳》),亦隨他們遠遊而湮沒。只有種魔大法向為魔門天邪道的鎮宗之寶,由宗主隨身攜帶,此法雖從沒有魔門中人練成過,但其評價只在陰癸派的天魔大法之上而不在其下,益顯其秘不可測。如果不是能搜遍杜傲的屍身,我說不定會相信你的一派胡言,只割下你的頭顱了事。胖公公請解開他的手。」

    胖公公移到他背後,鬆掉綑綁。

    太平公主拍拍所坐椅子的扶手,輕輕道:「椅子是你造的嗎?」

    龍鷹心不在焉的點頭。真不明白貴為公主的她為何肯花這麼多時間在自己身上,仍不拆屋翻谷的去搜,找不到來個大刑伺候,乾脆利落。

    太平公主欣喜的道:「你有一雙巧匠的靈手,本殿從沒坐過這麼舒服的椅子。」

    剛為他鬆綁的胖公公回到公主旁,嘻嘻笑道:「小哥兒願意合作,公主不如賞他個匠監的優職,讓他過過做官的癮。不用害怕入宮,我會無微不至的看顧你,保證沒人敢欺負。」

    龍鷹心叫厲害,兩人一唱一和,硬中帶軟,軟中帶硬,撼其志動其心。不過也添其惑,對方為何這麼重視他?

    太平公主道:「盡忠義是對的,但須看對象是誰。讓他自己看吧!」

    龍鷹既茫然又大吃一驚之際,胖公公臉盈笑意的從懷裡掏出一捲薄頁,走前送入他手內。道:「公主有令,小哥兒須全篇由頭看到尾,不准漏掉半個字。」

    龍鷹雖不知卷上寫的是什麼,但知絕不會有利於他。登時方寸大亂,頭皮發麻的往頁卷瞧去。立即全身發軟,由直跪改為坐往腳踝去。

    入目的赫然是「種他第六」四個大字。

    正是《道心種魔大法》所缺的那一篇。並非原本,而是依原本謄寫過來的手抄本。龍鷹頭皮發麻的揭開下一頁,看兩句曉得確為古卷缺了的那一篇。心叫糟糕。

    果然太平公主的聲音傳來道:「這個是抄本,原本留在洛陽,是從杜傲的屍身搜出來的。讀完本殿再和你說話。」

    龍鷹一頁一頁的看下去,愈看愈驚心動魄。更有個奇怪的感覺,就是字體既火辣放任,又不失精緻綺麗的氣質,統一兩種不同風格的關鍵繫乎箭箭能命中箭靶紅心般的準確筆劃。他直覺感到抄寫者是女性,極可能是武曌本人,雖然日理萬機的她沒什麼道理親力親為去幹這苦差事。

    胖公公哈哈一笑,從他手上取回抄本,道:「小哥兒還有什麼話可說的!」

    太平公主透過臉紗凝視他。

    龍鷹搖頭苦笑道:「我盡忠義的對象確是錯得厲害。嘿!幸好我無意中為朝廷立下大功,《道心種魔大法》不是要拿去焚燒祭天的嗎?我剛拿去當柴火煲水燒掉了,公主仍可賞個匠監給我嗎?」

    太平公主霍地立起,厲叱道:「好膽!」

    龍鷹毫無懼色和似變成雌老虎般的她對視,因曉得自己雖算錯一著,尚未至一敗塗地,因為他已成了活著的《道心種魔大法》。

    果然太平公主平復下來,胖公公一雙本是又細又長的眼卻睜得大大的,芒光電射,殺機大盛。

    太平公主沉聲道:「丘將軍請進來!」也不覺提聲運氣,聲音遠傳屋外。

    丘將軍如飛掠至。

    太平公主淡淡道:「將這小子押上囚車,另留下一千人,著他們搜遍石屋山谷,凡與這小子有關的物品都給本殿帶回神都。」又回頭瞥一眼身後的椅子,略猶豫,柔聲道:「不要漏掉椅子。」

    再不看龍鷹,婀娜多姿的離去。

    龍鷹暗嘆一口氣,心忖風過庭可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他幹掉老杜,會輪到老杜取他小命。

    所謂囚車,其實是輛刑車。車廂以薄鐵片鑲嵌加裝,四匹健馬拖拉,後方開門,除廂門設有透氣孔外,其他是密封的。龍鷹給押上囚車,被逼躺在廂子裡可調整傾斜度的刑床上,手足被絞索綁紮結實,再轉動設於床底近門處的絞盤,將絞索扯往四角,令躺在刑床上的龍鷹成「大」字形,除頭部可稍作移動外,伸個懶腰這麼簡單的動作都辦不到。不過當刑床被調整至頭部的一邊往下大傾斜,血液下流,頭顱充血,龍鷹唯一可移動的身體部分立告動彈不得,至此龍鷹始深切體會到,原來能作動身體是如斯珍貴。

    今次隨來的有武曌手下酷吏的用刑第一高手來俊臣,經他發明的刑具和施刑方式不勝枚舉,也不知有多少王公大臣、唐朝宗室栽在他手上,被迫自誣自告,屈成冤獄。只看武曌讓這般的一個得力手下隨行,可見她對《道心種魔大法》志在必得。

    太平公主把龍鷹送入來俊臣的魔掌裡去,是看穿龍鷹屬那種天不怕地不怕,在一般情況下絕不屈服的人,所以先教他吃一輪苦頭,再和他說話。

    來俊臣四十多歲的年紀,中等身材、體型瘦削、青雞麵,一副壞鬼書生的模樣。且雙目沉狠陰冷,唇薄鼻勾,若配以刑具,沒多少人見之而不戰慄冒汗。

    他親自伺候龍鷹,拍拍龍鷹的臉蛋後,將兩個特製的怪東西塞進龍鷹的耳孔內,切斷他的聽覺,又綁紮黑布條蒙他眼睛,發出一陣夜梟般的滿意尖銳笑聲,站起來「砰」的一聲關上車門,喝道:「開車!」

    接著向圍攏在旁的手下們欣然道:「最有趣的正是硬漢子。」

    龍鷹絕對是來俊臣一生中酷刑下受害者裡唯一感激他的人。

    《道心種魔大法》之所以似是從沒有人練成功過,原因很複雜,其理論則完美無瑕,基本功法立竿見影、成效卓著。全書十二篇,首篇是「入道第一」,修的是玄門正宗心法,以建立本身的「道體道心」。只是首篇,已令歷代魔門邪帝望門興嘆。因為夠資格擁有秘卷的,皆為天邪道派主,他們魔功深厚,誰肯廢去原有魔功,重新開始練習心法路向截然相反的另一功法。

    次篇「種魔第二」。魔種和道家修真者的道胎,若如一個銅元的兩面,生命的兩個極端,生和死。道家專事生氣,什麼百日築基、返本歸元、大環金丹、從後天回到先天,始終生氣勃勃,容易為人接受。《長生訣》正是這種功法至高無上的巔峰之作。

    男女歡合、十月懷胎、發育成人,「生」的過程長路漫漫,死亡卻是突然兇猛。大法第一篇的道體築基由杜傲親授龍鷹,而龍鷹到十九歲方告功成,可是依第二篇修鍊,短短四十九天,便種魔成功,自此卻難作寸進,因第三篇「立魔第三」,篇首開宗明義須將全身功法散去,以讓秘不可測的魔種能在不受玄門正宗先天真氣的抑制下出而主事。簡單點說,魔種正是死氣培植出來的「元神」,道心則為生機勃發的「識神」,只有識神讓道,元神方可脫穎而出。不論龍鷹如何灑脫,仍不敢冒這個不測之險。更何況他並沒有非修煉魔種不可的任何理由。不過,現在他終於盡散功法,與他以某一種神秘方式結合無影無形的魔種正蠢蠢欲動。

    「結魔第四」。

    縱使沒有散功的難關,只此篇足令龍鷹卻步,內中描述千奇百怪種種自戳自殘、挨飢抵餓的苦行,其目的務求誘發魔種。試問好好一個人,怎會如此自討苦吃。巧妙的是,來俊臣這個超級用刑高手,正恰恰「仗義」為龍鷹提供了他現時最迫切需要的服務,所以龍鷹對他的感激是真心的,只是來俊臣做夢都想不到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