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誰是俘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們圍著榮淡如坐在地上,一邊歇息,一邊細看她仰臥地上誘人的姿態。

    她衣服的下擺敞了開來,露出雪白修長豐潤的大腿,使我們幾個大男人不住嚥口水。

    戰恨這頭餓狼更是兩眼放光,饞涎欲滴,剛想伸手去摸她的大腿,榮淡如警覺道:

    「你再碰我一下,我什麼也不會說。」

    戰恨嘻嘻一笑,縮回大手,咕噥道:「又不是處女,這麼緊張幹什麼?」

    榮淡如不屑地將臉別向我道:「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蘭特你須娶我為妻,異日你成為帝國之王,我榮淡如便是皇后,否則我寧願自殺,也不會背叛巫帝。」

    我心中再動。

    想不到她真是巫帝派來的人。

    巨靈冷冷道:「我會教你想死也死不了。」

    榮淡如嬌笑道:「你怎會明白巫國人的手段,你根本不知我如何自殺,有什麼方法阻止我。」

    灰鷹道:「各位不要以為她是虛言恐嚇,若她是巫帝的人,確有這種手段,我曾親眼見過巫人突然死去,事後亦查不出是如何自殺的。」

    榮淡如道:「聽你的口音,怕是鷹族的人吧!」我們都感頭皮發麻,這妮子果然是如假包換的巫國人。劍使得好?又如此狡辣!榮淡如似極力推銷自己道:「娶了我,包保蘭特你好處無窮,我不但擅於床第之術,懂討好男人,而且由於我是巫國高層核心人物之一,對你將來遠征巫國,會大有幫助。」

    這美女侃侃而談,說到男女之事時,臉也不紅一下,那股騷味兒確教男人心癢難止。

    戰恨嘆道:「若非我有了采蓉,得不到這騷狸子定會使我痛苦得要自殺。」

    眾人都沒有笑的心情。

    我沉聲道:「你為何敢背叛巫帝?你不怕他嗎?」

    榮淡如笑得花枝亂顫,仰躺的嬌軀輕輕扭動,高聳的胸脯急劇起伏著,媚眼如絲,看得我們幾人目不轉睛、唇焦舌燥。

    好一會才停下來,似開似閉的美眸兜我一眼道:「我怕得要命,可是淡如又最愛賭博,最愛刺激,偏要把老本押在你這弱家身上,賭個痛快,大劍師明白了沒有?」

    我向各人對視苦笑,才向這煙視媚行的美女道:「你不是最恨我嗎,秀麗法師!」

    榮淡如微僅可察的顫了顫,冷然道:「你和誰在說話?」

    眾人給我提醒後,都目射奇光,盯著她明艷若朝陽的俏臉。

    榮淡如眼內射出寒冰般的冷意,盯著我的眼點不讓地瞧著,接著嘴角綻出笑意,把冰封了的冷臉融解,秀眸亦由寒轉熱,那種由冷若冰霜轉為熱烈如火的替換,強烈的對比,確能使人骨蝕魂銷。

    連戰恨亦被她動人的神態震懾得激起色心。

    榮淡如橫我千嬌百媚的一眼,笑道:「或者我須對你作出全新的估計,你說得沒有錯,我是巫帝手下四大法師之一的秀麗法師,榮淡如是我的真名字,只不過知者有限吧了,你是否男人來的?快告訴淡如你願否娶她為妻?」

    頓了頓又道:「快點好嗎?否則連我也來不及阻止我的手下行事了。」

    縱使悉破了她的身分,我的煩惱卻是有增無減,並首次泛起不是她對手的感覺,直至這刻,她雖是階下之囚,仍著著佔了先機。

    這女人若蓄意以她的媚術作攻勢,對我們這支聯軍的破壞力,會比千軍萬馬更厲害,更難防。

    我可以答應她的要求嗎?

    不可以!

    英耀「霍」地站起,來到我身旁,俯頭低聲道:「我去向黑臉借些人來暫用,守衛城內有可能被破壞的地方。」

    我點頭同意,英耀一臉憂色地和白丹去了。知道了此女就是秀麗法師,誰還能安枕無憂?

    這女人的武器就是她自己。

    綁著了也一樣沒有用!

    巨靈沉聲道:「只要大劍師一句話,我立即斬下她的首級。」

    我的心猛跳一下。

    自聽到眼前此女就是秀麗法師後,一直臉如死灰的灰鷹道:「若她真是秀麗法師,她的手下就是魔靈族精選出來的十二遊女,最擅偵查剌殺與顛覆;防不勝防,一般兵衛,絕阻止不了她們。」

    我冷笑道:「榮淡如,你剛才又說有五百人,原來只是十二個,教我怎能相信你的話。」

    戰恨淡然道:「來!自殺給我們看看!我才不信你這婆娘這麼快覺得嚐夠了男人的滋味。」

    巨靈摧促道:「大劍師下令吧,只要能殺死她,縱使賠了望月城,仍是划算。」他看出了她的可怕。

    她是最厲害的禍水,有著傾國傾城的妖力。

    榮淡如俏臉現出哀怨欲絕的表情,柔聲道:「蘭特我希望你能親手殺我,這是我對你最後的要求,只要你答應,我立即撤走我那十二個乖女兒。」

    我站了起來,向巨靈苦笑道:「若你能狠得下心殺了她,我會非常感激。」

    巨靈眼中閃過寒芒,「鏘!」一聲拔出巨劍,先彈上半空,在最高處定了定,然後一閃而下,疾劈榮淡如修美的粉項。

    我們的眼睛齊齊合上,不敢看到即將來臨的情景。

    聽不到慘叫之聲,我們忙睜開眼來。

    巨靈的劍來至離她咽喉寸許處時,倏地停下。

    我們不爭氣地鬆了一口氣。

    榮淡如神色平靜,沒有欣喜,沒有驚懼,臉上亮著神聖的光輝,有懍然不容冒犯之姿,只看這樣子,誰也不信她會害人。

    巨靈冷冷道:「你不怕死嗎?為何我一點也感不到你絲毫的懼意。」

    榮淡如淡淡道:「我不是不怕死,但卻喜歡死給大劍師看看,這答案你滿意嗎?」

    巨靈一聲長嘆,回劍鞘內,頹然道:「我下不了手,雖然我知道只要一劍劈下,便等若破了她的妖法,可恨仍辦不到。」望向戰恨道:「你比我狠心得多,由你來殺她吧!」

    戰恨忙揮手搖頭道:「我比你更不行!」

    灰鷹來到我旁邊低聲道:「大劍師,可否借一步說幾句話?」

    我向各人招手,一齊走到另一角。

    灰鷹道:「大劍師,你想破她的妖法,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她的心俘虜過來,若是成功,等若有半個巫國落到了你的手裡,巫帝至少有一半土地是靠她的媚法兵不血刃贏回來的,所以她才能最得寵於巫帝。」

    戰恨道:「若大劍師反被她所媚惑,豈不是什麼也沒有了,不如我們找個人蒙著雙眼把她殺掉算了。」

    巨靈道:「誰去下這命令?」

    戰恨啞口無言。

    我忽地啞然失笑,覺得整件事荒謬絕倫,又是那麼實在,走回榮淡如旁,拔出魔女刃,挑斷綁著她手足的繩索,道:「榮小姐請起來!」

    榮淡如盈盈起立,搓揉著手腕被綁處,秀目閃著亮光道:「你若不答應娶我,我立時自殺。」

    我淡淡道:「我早娶了很多妻子,你若想當其中之一,我絕不介意。」自見榮淡如以來,我還是第一次想起採柔、華茜她們,可見她的魅媚如何厲害。

    榮淡如柔聲道:「那有什麼闕係?由現在開始,你就是榮淡如的夫君了,我什麼也聽你的。」

    我微笑道:「若是如此!我第一個命令就是你不可踏出此宮半步。」

    野馬族的軍隊在黎明前成功撤出城外,讓華茜的大軍進城,到當天黃昏時,望月城在萬眾騰歡的氣氛中被我們控制了整個形勢,守衛著所有水源和房屋密集的區域,卻搜不到那十二個遊女。

    我們度過了無風無浪的一天。

    假若我估計不錯,十二游女因沒有被我軟禁了的秀麗法師榮淡如的命令,所以沒有動手。

    又或是她們根本不在這裡,只是榮淡如以之恐嚇我的虛言。

    當我有機會在正殿的郡主座歇下來休息時,忽想到榮淡如已給軟禁了近一天。

    身旁的華茜低聲問道:「你準備怎樣處置那個秀麗法師?我怕你會心軟累事。」

    另一邊的寒山美道:「茜姐!你怎可對大劍師這樣沒有信心,我賭大劍師贏,定可把她收服。」

    華茜嗔道:「山美你真不知好歹,你嫌他的妻子不夠多嗎?」

    寒山美吐出舌頭,詐作驚惶,道:「我只知道若能把她收服,對付起巫帝來,會有把握得多。」

    華茜動容道:「說得是,我們便以妻妾代表的身分,授權蘭特去俘虜秀麗法師的芳心,以完成統一大地的霸業。」

    寒山美還加了句!「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我唯有報之以苦笑。

    這是一場全無把握的仗。在她身上我感到了巫帝的存在。

    我踏進智慧殿內,揮退所有監視著榮淡如的人。

    榮淡如盤膝坐在一張素紅的地毯上,神情恬靜安詳。

    我來到她身旁坐下,微微一笑。

    榮淡如含笑道:「真好!終待到和你獨處的時刻了。」

    我奇道:「你不恨我把你軟禁在這裡嗎?」

    榮淡如美麗的俏臉掠過一陣攝人神魂的紅暈,又回復原先的清白,就像一抹彩霞經過澄明的天空,看得我呆了起來。

    她垂下頭去,輕輕道:「你若要把我囚在這裡一輩子,我也不會怪你,亦不會自殺。」

    天呀!她實是太厲害了,我的情話比起她來就若戰恨比之於我,距離太遠了。

    她的體質必是非常特別,經歷了一個狂暴的晚上,又悶了一整天,可是她吐出的口氣仍是那麼健康清新,身體依然那麼香氣襲人。

    這種媚術已超越了妖法的範疇,而是牽涉到人類潛能異力等祕不可測的境界了。榮淡如風情萬種地瞅了我一眼,柔聲道:「我知你不信任我,但我卻有辦法證明給你看,我對你是真心的。」

    我愕然道:「這也可以證明的嗎?」

    榮淡如撒嬌地道:「當然可以,例如我說要嫁你後,直至現在,你仍未吻我,證明了你還不信我,是嗎?蘭特公子。」

    我湊過嘴唇,貪婪狂暴地痛吻她鮮潤的紅唇,陣陣銷魂蝕骨的感覺,洪水般淹過我的神經的大地。

    我心中想道:「假設現在她手上尚有匕首,會否行剌我,而我能否及時發覺呢?」

    榮淡如喉頭發出「咿咿唔唔」的喘息聲,刺激得我欲火倏地高漲起來。

    我以無上定力控制自己離開她具有魔鬼般誘惑力的香唇。

    榮淡如像無力張開的眼充滿了熱烈的情燄,連我這見慣美女嬌態的人,也怦然心動,換了是戰恨必早發了狂。

    我們的臉相距不到三寸之近。

    我柔聲道:「證明給我看!」由初遇她時的悍辣、狡猾,到現在的情深款款,千依百順,這美女任何一種嬌姿風情,均能令人神魂顛倒,而那種使人對她難以捉摸,疑幻疑真的感覺,更使她倍添神秘和魅力。

    當她成功地使我相信她真的愛上了我時,怕亦是我在這場愛的比鬥敗下陣來的時刻。

    縱使我能架得住她的引誘媚惑,其他人恐沒有我的定力,那會產生怎樣的後果,確是難以預料。

    榮淡如微微一笑道:「我的夫君!你在想什麼?」

    我怒道:「暫不要喚我作夫君,先證明給我看你是真的愛我。」我也不知為何如此大動肝火,那是否代表她逐漸控制著我的情緒?

    榮淡如眼中爆閃攝人的豔光,平靜地道:「你怕我仍是忠於巫帝,是嗎?」

    我收攝心神,回復冷靜道:「勿忘了你在背後給我那一劍,若非本人身手敏捷,現在已不能活著來被你施展媚術了。」

    榮淡如幽幽嘆道:「你或者還未知道,你撞在人家小骯那一肘,痛得人家死去活來,卻也使我愛上了你。自少至大,從沒有男人捨得這樣辣手對付我的,這使我恨你入骨,但也使我愛你入心,其實我的心情是挺矛盾的,蘭特!你定要助我,只有你的真愛,才可使我脫離巫帝。」

    她究竟是真是假?

    直至這刻,她仍是佔盡上風,使我難以捉摸。

    我冷冷看著她道:「證明給我看!」

    榮淡如怨恨交集地瞅了我一眼,緩緩道:「讓我助你殺死陰風法師,那是公然背叛巫帝的行為,那亦間接證明我對你的愛。」

    我哂道:「我根本不需你的助力,也有把握把他殺死。」

    榮淡如搖頭道:「你想得太簡單了,或者你真有殺死他的能力,但別忘了他有極厲害的巫術和手下有陰風族的十萬大軍,他們會對帝國造成龐大的人命傷亡和破壞,你也不想看到那後果吧!」

    我被她的話說進了心坎裡,沉聲道:「你有什麼提議?」若沒有看過巫神書,我那會將她的話放在心上,現在卻知她非是虛言恫嚇,只是陰風法師一人,便可以製造一場使整個城的人死去的大瘟疫,所以她若能殺死陰風法師,那十萬大軍攪不清兇手是誰,只有聽她這另一法師指揮,將不足為懼,我怎能不為她的話而心動。

    這美女對我的弱點摸得一清二楚。

    榮淡如道:「我有辦法讓你見到陰風法師,再憑你我之力把他殺死,但你卻不能帶任何其他人隨行,因為他們並沒有瞞過陰風法師的超能力,而你卻有,否則那最後一粒的六色鼓,不會變成以黃色向上了。」

    我霍地立起,冷然道:「我和你的遊戲就此結束,我絕不會踏進你這陷阱裡。」

    榮淡如甜甜一笑道:「我會以事實來證明給你看這不是一個陷阱。」

    我愕然道:「怎樣證明!」

    榮淡如垂下頭去,輕輕道:「很快你會知道的。」

    跨出殿外時,戰恨、巨靈、白丹、灰鷹四人恭候門外。

    我向白丹道:「把所有出路完全封閉,除了一日三餐外,不准任何人進入殿內,也不准任何人和她說話。」

    灰鷹道:「這妖女真厲害。」

    戰恨道:「不若將她交給我,或者我有方法收伏她也說不定。」

    我盯著戰恨,直看到他大感不自然時,才一字一字地道:「戰恨你想也不要這樣想,你若試過她的滋味,定會沉溺難返,而且開了先例,誰不想向她分一杯羹,那時恐怕會攪得我們內部亂成一團,明白嗎!」

    戰恨道:「我明白!但是……」

    巨靈搭著他的肩頭道:「大劍師說的是,剛才我們大夥兒都到了溫柔窩,找了最有名的美妓侍寢,但縱使在極盡歡娛的當兒,腦海竟仍不能將這妖女的倩影排出去,可知她的魔力有多大。」

    我愕然道:「你們竟到了那裡去。」

    白丹嘆道:「不知如何,那妖女弄得我們慾火焚身,不得不找其他美女發洩慾火,真奇怪,我從未試過這樣的。」

    戰恨嘆道:「若非我有采蓉,恐怕早不顧一切闖了進去找她,對著她時還好點,看不到她時,反更想著她的騷媚,這真是害人精。」

    我透出了一口涼氣,想不到秀麗法師的媚力如此驚人,比起來我是最能抗拒她魅力的人了,至少我不需去我華茜或寒山美來作代替品。

    我毅然下了個決定,道:「我們雖狠不下心去殺她,但卻可以把她永遠囚禁起來,不准任何人看她,或和她說話。」

    白丹點頭道:「這雖是暴珍天物的可惜做法,恐怕亦是唯一的方法,這事交由我去辦,我會為她特製一個囚室,將她送到那裡去。」

    戰恨頹然道:「若不是有大劍師在,恐怕誰也不能阻止我將這妖女弄到手玩玩,巫帝真厲害,竟訓練了這麼一個女人出來。」

    我搭著戰恨膊頭,往主殿走去。

    是的!

    這或者是唯一解決的方法,我已失去了奪得她真愛的信心。我怕敵不過她心中的巫帝。

    那晚我和華茜山美兩人住進了我在寵男宮昔日的屋子裡。

    不知如何,我腦海不住啊現出榮淡如使人魂傷魄搖的音容,情慾高漲下,我瘋狂地和華茜和寒山美抵死纏綿,她們婉轉承歡的嬌吟似不住變成榮淡如的綿綿輕語。

    當華茜和寒山美倦極地睡去時,我仍瞪著眼睛,不能就寢。

    看著兩女平靜的睡姿,我心中感到一陣強烈的歉意。

    最後我披上寬袍,離開臥室,走到外廳去。

    赫然發覺美姬倚在椅子裡睡著了。

    這妮子為何不到設在廳旁的小房睡覺呢。

    我將她攔腰抱起,往小房走去。

    她勉力睜開眼來,一見給我抱在懷裡,嚇得醒了大半,驚叫道:「大劍師!」

    我命令道:「摟緊我!」美姬臉泛紅霞,順從地伸出玉臂,摟著我的脖子。

    我用腳挑開房門,坐到床上,讓她仍留在我懷裡。

    美姬羞得埋在我懷裡,嬌軀輕顫著。

    我心中憐意大盛,柔聲道:「你為何會睡在廳內?」

    嗅著她的香氣,看著她嬌羞的美態,因榮淡如一直不能靜下來的心,忽地平靜下來,使我感到莫名的輕鬆。

    美姬低聲道:「我怕大劍師還有吩咐,所以不敢回房睡覺,那知卻睡著了。」

    我微感尷尬,幾乎是一進房我便侵犯華茜和山美,確有點急色和瘋狂。

    這刻平靜下來,立時想到很多問題。

    即管臉對著鷹巫,對抗著他奇異的精神力量,但那還是有趣可尋的事;秀麗法師榮淡如的力量卻是防不勝防的,令人完全不知如何去對抗。

    我是否應一劍殺了她呢?

    我卻知道自己狠不下這心來。

    在未能證實她是否真愛我前,我絕下不了手;就算真的證明她在騙我,怕我亦下不了手。

    假若我勝不過她,或是不敢和她「正面交鋒」,是否代表我及不上巫帝,異日遇上他時,這心中的虛怯會否做成我致敗的因素呢?

    美姬偷看我一服,低聲問道:「大劍師像有很多心事。」

    我心中一陣煩躁,很想找些刺激的事,來轉移因榮淡如而生出的煩惱和慾念。

    我要把她忘記,再不去想她。

    囚禁她亦不是辦法,只有殺了她才可一了百了。但她是如此動人的美麗,那樣充盈著生命力,不屈的鬥志。

    我感到強大的痛苦和矛盾,差點想叫起來。

    美姬惶恐地叫道:「大劍師!」我將她抱著站起來,狂暴地吻著她嫩滑的玉頸,一對手不客氣地脫下她的衣服。

    美姬滿臉羞紅,羊脂白玉般的赤裸嬌軀一陣一陣顫抖著,小口不住喘息呻吟,體內膨湃的情慾倏地攀上最高點。

    我待要更進一步時。

    敲門聲傳來。

    呆了一呆,誰會在這時間來打擾我?難道有急事。

    我停止了對美姬的侵犯,將渾身發軟的她放倒床上。

    美姬氣如微絲,勉強吐言道:「讓我去開門。」

    我道:「你在這裡等我,若沒有什麼事,會立即回來。」

    美姬道:「正事要緊,大劍師隨時也可以要我。」

    我心中感激,拍拍她的俏臉,走出房去。

    拉開門時,站在外面的是一臉焦急的白丹。

    我愕然道:「是否麗清的軍隊來了?」

    白丹搖頭道:「榮淡如自殺了!」他的話像晴天霹靂,轟得我腦侮一片空白,一時什麼事也想不起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