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擂台比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清風閣乃李成梁經常會合將領們商討軍機大事的所在。

    其斗拱飛簷,紅磚綠瓦,雕樑畫棟,金碧交輝,翠竹搖曳,楊柳成林,風光絕秀,幽雅無比。

    朱少陽和李成梁一行來至閣下,早有李府老家人李貴迎了上來。

    軍校自去,李貴領路進了清風閣。

    遙遙望見大廳之前,笑語喧嘩,十幾個將軍皆在說笑。

    大家一見李成梁來了,忙上前拜見,而李成梁邊回禮邊向大家介紹了朱少陽。

    介紹完畢。

    朱少陽與其他將軍分席而座,李將軍坐在了主席,而朱少陽則坐在了李成梁身邊的客座上。

    此時,胡鐵雨也進入了廳內,李成梁見胡鐵雨到來,起身相招。

    胡鐵雨急步上前,與李成梁和眾將軍-一見禮,剛欲就座,卻見坐在李成梁身邊的朱少陽。

    胡鐵雨看了,心中納悶:「他是從何處來的,竟受總兵大人如此重用?」

    正在這時,李成梁笑道:「胡壯土,此人乃本將軍今日剛結交的新友誼,也是江湖中人,名為朱少陽,快來相見。」

    朱少陽聽了,忙站起身,向胡鐵雨抱拳道:「在下朱少陽,偶經此地,不想與尊兄相遇,幸會,幸會!」

    胡鐵雨也拱手還禮。

    眾人依次入座飲酒。

    酒席間,李成梁說道:「胡壯士今日旗開得勝,可喜可賀。本將軍先敬你一杯!」

    說罷,雙手捧起酒杯,送至胡鐵雨面前。

    胡鐵雨雙手接過,一飲而盡。

    眾將軍也來紛紛勸酒,胡鐵雨來者不拒,自負武功超群,心高氣盛,談笑自若。

    忽聽李成梁言道:「本人之友朱大俠武藝高強,今日到此為擂台增添光彩,萬萬不可空回!今日下午,就請朱兄主持打擂,以便交天下英雄。望朱兄勿卻!」

    朱少陽推辭道:「我乃過路之人,非為打擂而來,既有胡兄在此,小弟怎好出場獻拙?」

    李成梁笑道:「朱兄弟不必謙辭,本將軍今日擺擂演武,無非是大倡武功,壯我士氣,並從中選拔能人,並力於疆場。上午胡壯士已力勝兩局,朱兄何不妨一試?」

    朱少陽見李成梁至誠相邀,不便再謝絕,只好答應。

    這天下午,一開場朱少陽先登上擂台,經過自我介紹之後,緊接著打擂開始。

    首先登台的是一個山西紅臉大漢,人稱金刀手於五。

    二人各通報姓名之後,於五手握金背大刀向朱少陽進招。

    朱少陽則手持長劍,第一次用兵器,與敵交戰,心中對自己的天心劍法一時沒底,見於五進招過來,長劍一抖,甩起幾朵劍花,圍著金背大刀。

    於五連進數招,都被朱少陽-一躲過,連朱少陽的一點衣物都沒沾著。

    心中一急,於是暗運真氣,向上虛晃一刀,緊接著手腕一翻急向下三路掃來。

    這一招明為「舉火燒天」,暗施「海底撈月」。

    其迅猛如急風閃電,勢不可擋。此乃金刀於五的一招絕技,百發百中。

    朱少陽猛見刀走下路,急將長劍的手上挑,使了個「金鉤釣魚」。

    只聽「嗆嘟」一聲,金刀被長劍挑起五尺多高。

    於五見金刀也脫手,張惶失措。

    忽見朱少陽縱身躍起,抓住那金刀,順手一擲,投入於五的懷中,拱手笑道:「失禮,失禮!」

    於五自知不是朱少陽的對手,羞愧難當,也抱拳道:「受之不當,承蒙朱大俠手下留情,多謝!後會有期!」

    說完,縱身躍下了擂台。

    台下觀眾見朱少陽輕鬆獲勝,不禁鼓起掌來,歡聲擂動。

    朱少陽見此不由有些自得,沒想到自己會在擂台上比武,還輕鬆獲勝,雖然自己武功高強,可這似乎有些街頭賣藝的味道,想到這不禁逕自搖了搖頭。

    忽然人群中又躍起一人,上了擂台。

    朱少陽定服一看,只見此人頭戴藍緞嵌玉鑲珠萬字英雄巾,上穿鸚哥綠袖鑲邊撒花短襖,腰繫雙服鴉青絲鳥帶,兜襠滾褲,足登烏緞短腰薄底快靴,外罩一領湘綺杏黃斗篷。

    看身材九尺有餘,生得方面在耳,鼻直四方,眉長入鬢,目似朗星,項下五絡長鬚飄灑,頗有江湖俠士之見。

    朱少陽見了,不禁暗自誇嘆對方的長相及風度,抱拳說道:「在下朱少陽,不知尊兄貴姓大名?」

    那人聽了,也抱拳說道:「在下方文龍,人稱神鞭王,特來向朱兄弟討教。」

    說罷,便亮出了隨身攜帶的兵哭,乃一虎尾長鞭。

    朱少陽見對方已亮兵器,便不再多說,手腕一抖,長劍抖起幾朵劍花,向對方以兵器行了個禮。

    方文龍一見,也同樣以長鞭在空中一甩,向朱少陽還了禮數。

    朱少陽見對方已做好準備,便以長劍使了個虛把後才正式發動攻勢。

    而方文龍則將虎尾長鞭當空一擺,奮起一股旋風,滴溜溜圍著朱少陽的長劍旋轉。

    朱少陽只覺得一股氣流阻著劍柄,不能近身,便暗運真力,以長劍將真力透出,氣流隨之消失。

    朱少陽見對方有如此造詣,心中不敢輕敵,施出天心劍法,與方文龍纏鬥起不來。

    朱少陽的劍講究快,以快取勝,而方文龍的鞭則講究慢和穩,以慢制快,以穩求勝,因此這一快一慢交上了手,熱鬧非凡。

    朱少陽見對方一招一式頗有一代宗師之風範,心中暗忖此人果然不愧被人稱為神鞭王。

    而方文龍則越打收中越起疑。

    心想江湖上何時出了位年青的武林高手,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雙方不由在打鬥中都產生了互欽之情。

    方文龍見自己一時取勝不了,心中不由一急,長鞭一抖,運上勁力,便向朱少陽攔腰攔去。

    這一掃之勢要有萬鈞之勢,乃神鞭王方文龍三大絕招之一「橫掃千軍」。

    朱少陽見對方猛然變招,長鞭有如一根長棍般向自己掃來,速度之快有如閃電。

    朱少陽見躲閃不及,急運全身功力,以長劍擋住了這接腰一鞭。

    雙方兵器相接,一時竟誰也逼不開誰的兵器。

    方文龍未曾想到對方的功力有如此之高,立即收氣,長鞭也軟了下來,隨即又一抖,長鞭再次迅速向朱少陽手持的長劍捲去。

    這一招變化之快,真是有點玩詐之處。

    而朱少陽則並不收氣,運用氣為兩心法,將加在長劍上的真氣增加了幾層,隨即長劍使了個「天外有天」向虎尾長鞭反削過去。

    方文龍一見心中暗喜。

    因為他這招正是為了纏住對方的兵器,沒想到朱少陽竟會自投羅網。

    誰知,鞭與劍相接,由於朱少陽的真力加大了,因此長劍不僅沒有被鞭纏住,反而將長鞭一削二斷。

    這一下方文龍不禁當場愣住了。

    而朱少陽則收劍抱拳道:「承認,承讓。」

    方文龍這時才醒悟,不禁苦笑著說道:「朱兄弟,本人輸了,是在情理之中,真是英雄出少年,江湖後浪推前浪啊!看來,我要退出這江湖了。」

    說罷,向朱少陽抱了抱拳便也下了擂台。

    台下觀眾見朱少陽一次次獲勝,且擊敗了江湖中名氣響亮的一代英雄「神鞭王」方文龍。不由又一次大聲喝彩和鼓起掌來。

    李成梁見了也是十分高興,心中暗自決定要將朱少陽留為己用。

    而在台下另一側觀看的胡鐵雨見了朱少陽連勝兩場,且挫敗了神鞭王,觀眾的喝彩聲比剛剛自己獲勝的還要大,不禁心中嫉忌起來。

    心想如果李成樑將自己和他一併收用,自己也許要沒有他的地位和受重視的程度高。

    俗話說「一山不能容二虎」,自己今日只有趁比武之一良機,待機將他除去。

    心中想著,不由心生一歹毒之計,暗自得意起來。

    胡鐵雨走到李成梁的面前,拜禮說道:「總兵大人,朱大俠武藝高強,在下請總兵大人能允許在下上台與朱大俠和番比式。」

    李成梁聽了,不禁擺了擺手說道:「不可,不可,胡壯士與朱大俠將來說不定是本將軍的左右手,本將軍又怎能見你倆有所傷亡呢?」

    說完,竟皺起了眉頭,胡鐵雨一聽李成梁的一番話,心中更加決定要趁此機會除去朱少陽。

    於是,又說道:「總兵大人,江湖中人能遇高手一搏,乃是生平一大快事。如果今日在下不能與朱大俠和一比試,說不定胡某要一輩子遺憾,再說,上台比試,乃是切磋武技,並不作生死之鬥,因此希望總兵大人能答應在下這一小小要求。」

    李成梁聽罷,暗自想了想,又與身旁的幾個心腹商量了一會,終於答應了胡鐵雨。

    胡鐵雨見自己目的達到,心中一陣竊喜,望瞭望台上的朱少陽,想到自己今日又能除去一勁敵,心中又是興奮又得意。

    朱少陽連勝兩場,心想自己可以下台了吧!

    剛想下擂,只見一人在人群的肩上點了點,便已上了擂台。

    朱少陽一瞧,竟是胡鐵雨,不由感到有些意外。

    於是開口說道:「胡兄上台來不知有何賜教。」

    胡鐵雨一聽,心中不由一怒,開口說道:「朱大俠,在下上台是與你比試的,不知大俠可否賜教兩招。」

    朱少陽一聽對方的話中竟有挑釁的滋味,心中也是有些氣惱。

    但他仍抱了抱拳說道:「胡兄武藝高強在下上午已經有所目睹,如果要作比試的話,在下情願認輸。」

    胡鐵雨聽了朱少陽的話後,心中以為朱少陽在諷刺自己自不量力,心中怒氣更添重了幾分。

    遂大聲說道:「姓朱的,難道你怕了不成,如果你要認輸的話,也可以,自己自廢武功,不然的話,就與胡某作番比試。」

    朱少陽一聽,心中也是怒氣萬丈。

    本來他想早日離開這是非之地,早些尋到那隻母鼎,以免夜長夢多,可沒想到對方逼人太甚,竟提出哪此條件。

    不由怒道:「那好,胡大俠,那就恕在下不才領教胡大俠的武功便是了。」

    說罷,一手持長劍,挺身而立。

    胡鐵雨見朱少陽答應了與自己比試,心中更是狂喜。

    暗忖,你這小子待會老子就叫你命喪於此。想到這,又暗自高興了一陣。

    但他很快鎮靜下來,將鐵琵琶也拿在了手中,使了個「餓虎出山」便向朱少陽打來。

    朱少陽見對方兵器沉重,如果以自己的長劍力拼的話,恐怕佔不了便宜。

    於是,輕輕一閃便躲過了胡鐵雨兇猛的一擊。

    台下觀眾見今日兩位連勝兩場的人作這一番比試,不由靜靜地看著這場龍爭虎鬥。

    胡鐵雨一擊未中,於是不給朱少陽任何喘息機會,施出十八路鐵琵琶功向朱少陽-一打來。

    這十八路鐵琵琶功乃胡鐵雨成名絕學,不知有多少武林中人毀在這套武功之下。

    只見這十八鐵失琵琶使出來,真是有如急風驟雨般,一招比一招凌厲。

    朱少陽幸虧有飛天步法賴以保身,但他仍被逼得有些招架不住。

    他見對方出手如此狠辣,不由心中怒極。

    於是運起全身功力,命名出天心劍法,反攻了過去,雙方兵器相接。

    由於朱少陽的功力比胡鐵雨高了些,因此在兵器上朱少陽並沒有吃虧,他一見此,心中也放了心。

    而胡鐵雨卻沒想到對方竟以長劍與自己重達五十斤的鐵琵琶短兵相接,更沒想到的是對方的長劍並沒有任何損傷。

    這份功力讓他有些嫉忌萬分,心中也更決定了要除去對方,因此也是使出渾身解數與朱少陽繼續比試起來。

    由於雙方都是講究快速的高手,五六個回合之後,就只看見兩團身影互相交錯,雙方的招試都已看不清了。

    而這時,胡鐵雨見自己的十八路鐵琵琶功在自己的劍下沒有討得任何便宜,於是決定使出自己的殺手鐧來。

    只見胡鐵雨撥動了琵琶上的絲弦,又將鐵琵琶舞得象風車兒一般,使鐵琵琶發出了攏敵之音。

    而朱少陽由於上午已有此閱歷,遂暗運功力,頓時心清自明。

    而這時胡鐵雨竟將鐵琵琶突然對向了朱少陽,只聽咬咬咬三聲,三支毒弩,直奔朱少陽射來。

    原來這鐵琵琶腹底裝著二十四支毒弩,一按腹底的機鈕,便連發不止,十步以內,百發百中。箭頭而且抹有劇毒,中者必有,這也正是胡鐵雨的殺手鐧。

    朱少陽由於沒受琴音影響,因此眼急手快,長劍一抖,立即科出幾朵劍花,將毒弩橫撥直掃,紛紛打落在地。

    胡鐵雨見沒有打中,又連發數次。

    只聽嗖嗖嗖聲響,箭似飛蝗,連發六支、九支急雨般打來。

    朱少陽見他下此毒手,心想:「再不給他點厲害,如此糾纏不休,何時是了?」

    於是揮動長劍,將對方的九支毒弩,連連打落八支,剩下最後一支,只見長劍將箭頭一磕一卷,反手揮出。

    只見「唰」的一道白光,直向胡鐵雨面門打來。

    胡鐵雨未及防備,那支毒箭不偏不斜正射在右目上。

    「哎呀」一聲慘叫,撲倒在地,鮮血淋漓,疼徹肺腑。

    不過,他仍咬緊牙關,立即將箭向外拔出。

    一股黑血流出,自知劇毒已經發作,急從懷中取出一個白玉瓶,找開瓶蓋,倒出七粒藥丸,吞服下肚。

    李成梁見了,忙叫士兵上台扶下胡鐵雨,送回屋內,並請良醫診治。

    不料片刻過後,有軍土上前報道:「啟稟總兵大人,胡大爺失蹤了。」

    李成梁聽了,忙派人四下尋找,找了半天,蹤影全無,也只好作罷。

    比武也隨之結束,李成梁留下朱少陽,準備讓他幫助參理軍務。

    而來少陽對此卻並不知情,他心中只想儘快找到那隻母鼎,好完成任務,迅速離開這兒打打殺殺的古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