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絕境逢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一下大大出乎對方的意料。明鬥轉身就跑,直奔玉匣而去,沖大師也緊隨其後。丟下竺因風一個,稍一遲疑,兩口劍同時刺來。他慌忙躲閃,但對手配合已久、圓融無間,竺因風躲開了葉靈甦的快劍,卻不料樂之揚使一招"天相劍」,真剛劍歪歪斜斜地掃過他的大腿,登時血灑墓室,慘哼一片。

    竺因風一瘸一跛地向後疾退,兩口劍如影隨形一般殺來。他鬥志已喪,不敢應戰,眨眼之間退出墓室。樂之揚看得真切,忽地大喝一聲"關門!"

    葉靈甦應聲醒悟,兩人各自抓住一扇銅門"咣噹"一聲關上墓門。門外三人發覺上當,紛紛衝了上來,樂之揚不待對方破門,抬起自來石,將門戶牢牢頂住。

    勁敵隔絕在外,葉靈甦如釋重負,方覺丹田空虛、身心俱疲,不由得倚門坐下,大口喘著粗氣。

    正歇息,忽見樂之揚靠在門邊,挺立不動,心中驚訝,正要發問,樂之揚衝她做了個噓聲手勢。葉靈甦越發奇怪,順他目光看去,忽見一根細長鋼釺,透過門縫鑽了進來。

    "拐釘鑰匙。"少女心子狂跳,縱身跳起,樂之揚卻將她一把扯住,連連搖頭。葉靈甦不知其意,眼看鋼釺越伸越長,頂住自來石就要發力,樂之揚忽地手起劍落,"叮"的一聲,拐釘鑰匙齊根而斷。

    門外的三人破口大罵。樂之揚哈哈大笑,說道"賊禿驢,還有什麼伎倆,一起使出來吧!"

    門外罵聲少歇,明鬥陰森森說道"臭小子,少得意,墓室裡面無水無糧,看你們能撐多久。"

    "我們無水無糧,你們就有麼?樂之揚笑道,"我們餓死渴死,你們也好不到哪兒去。"

    明鬥一時無語,他們上山時帶了肉脯清水,後來懸崖激戰,全都丟掉了。這兒上不著天,下不著地,比起墓中的情形好不到哪兒去。想到這兒,暗罵小子狡猾。

    沖大師眼珠一轉,壓低嗓音,口氣柔和動人"樂老弟,席真人發病,留在裡面也是等死,不如你把門打開,咱們一起想想法子。我說話算數,決不與你為難,本門的大金剛神力能驅除百邪,說不定也能破解‘逆陽指’,

    "說得好。"樂之揚哈哈大笑"賊禿驢,你要說話算數,母豬也能上樹。不用花言巧語了,你的話我一句也不信。"

    沖大師臉色陰沉,冷笑說"那也好,咱們就耗著,我有禪定工夫,一年半載可以不吃不喝。我守在這兒,派人去取飲食,時候一久,看誰熬得過誰?"

    "嚇唬誰呢?「樂之揚不緊不慢地說,"剛才大家也較量過了,你們三人少一個都沒有勝算,你派人下山,正合我意。"

    他虛張聲勢,門外三人卻大生疑慮,剛才雙劍合璧、威力驚人,如果少了一人,沒準兒真的不敵。竺因風挨了一劍,心有不甘,嘴硬道"狗崽子別得意,我們就算下山,你也未必知道。"

    樂之揚呵呵直笑,舉起"真剛",刻畫銅門,如削泥土,片刻之間,就在門上挖出一個小孔,樂之揚湊近一瞧,笑道"不錯,不錯,一目了然。"門外三人黔驢技窮,一時無不洩氣。

    樂之揚著似振振有詞,其實一大半都是虛張聲勢,剛才與三人打成平手,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更何況他不能運氣,久戰之下,必然洩露老底。

    只不過,比起席應真的生死,這些麻煩都不值一提。老道士先有"逆陽指"之禍,又挨了衝大師一記重拳,這時靠著牆壁,已是奄奄一息。葉靈甦取出一個玉瓶,倒出兩粒淡黃色的藥丸,大如龍眼,芬芳撲鼻,她撬開席應真的牙關,強行送了進去。

    樂之揚忍不住問"這是什麼丹藥?"葉靈甦喃喃說"這是‘玉髓回元丹',當年素心神醫留下的方子,不能逆轉陰陽,但能大補元氣.」

    丹藥果如其言,席應真服下以後,臉上稍有血色,過了片刻,張開雙眼,澀聲說道:"小姑娘,靈丹可貴,不要浪費在我身上,老道我這一次,怕是過不去了。"

    樂之揚急道"席道長,別這麼說,我們一定想法子救你。"

    "救什麼?"席應真搖頭苦笑,"‘素心神醫'花曉霜,妙手回春,普濟世人,但也常說:‘只能救生,不能救死'。我的傷我自己知道,貧道老朽之身,死不足惜,連累你們困在這裡,實在叫人過意不去。」

    樂之揚聽了這話,如墜冰窟。葉靈甦也覺黯然,默默低下頭去,想到席應真落魄至此,全拜雲虛所賜,對於生身父親,心裡又多了幾分怨恨。

    席應真咳嗽幾聲,壓下體內血氣,又說"那只玉匣一定十分緊要,如不然,也不會放在釋印神手裡,而今落入惡、人之手,將來一定後患無窮。"

    "我也沒法子!"樂之揚垂頭喪氣,"不用玉匣做誘餌,決不能引開賊禿驢和明鬥。」

    "你做得很好。"席應真看他一眼,臉上露出微笑,"我只是可惜罷了!」

    樂之揚昕到這兒,心頭一動,問道"玉匣如果緊要,玉蓮花又怎樣呢?」

    席應真想了想,說道"事巳至此,不妨取來一看,看完之後物歸原主,想釋前輩也不會怪罪。」

    樂之揚本就好奇,應聲走到塔前,碧玉蓮於黑暗之中迸發熒光,照得法身面目慘碧、鬼氣森森。樂之揚只覺背脊發冷,默默祈禱幾句,方才取下玉蓮,帶到席應真面前。

    老道接過端詳,蓮花不是尋常碧玉,而是夜光石所造,花瓣舒展,蓮莖修長。席應真看了片刻,忽地"咦"了一聲,注目莖幹,濃眉皺起。樂之揚忙問"怎麼了?"

    席應真指著長長的蓮莖說道"你仔細瞧。"樂之揚定跟看去,蓮花通體凝碧,蓮莖尤其晶瑩,忽聽葉靈甦"啊呀"一聲,輕聲驚叫:"蓮莖是空的。"

    席應真點了點頭,掉轉玉蓮,摸了摸蓮莖端頭,問道可有尖銳之物?"

    樂之揚想起拐釘鑰匙,走到門邊,拾起半截鋼釺。席應真將玉蓮交給他說"挑開蠟封。"

    樂之揚接過一瞧,原來蓮莖中空,乃是一個玉管,管口用石蠟封住。樂之揚撥開蠟封,但覺其中有物,輕輕一抖,管中滑出來一捲薄紙。

    眾人只覺心跳加快,展開薄紙,藉著玉蓮熒光看去。紙上內容分為兩半,一半寫滿了細小文字,另一半卻畫著許多線條,迂迴曲折,秀麗繁複,圖形之下,寫了幾個小字山河潛龍訣"。

    樂之揚怪道"這是什麼,不是武功麼?"

    席應真雙手發抖,強忍痛苦,捧著薄紙看了時許,吐氣說道:"這上面說,玉匣裡是《大象無形拳》的拳經。"樂、葉二人聽了這話,無不洩氣,葉靈甦啐道"老天無眼麼?"

    "別急。"席應真微微一笑,"這上面還說了,要練大象拳,先練潛龍訣,這張紙上,記載了拳經的內功根基。"

    樂之揚大喜過望"這麼說,賊禿驢拿到拳經也練不成了?"

    "也未必。"席應真淡淡說道"那人才智卓絕,不可以常理揣測。"

    樂之揚略微失望,指著線條又問"這是什麼?彎彎曲曲的,像是一窩虹蚓。"

    "這蟲丘蚓可來歷不小。"席應真笑道,"它是普天下的風水龍脈。」

    "風水龍脈?"其他二人均是驚訝,葉靈甦皺眉道,"這是內功心法,與風水有什麼相干?"

    "你也不知道麼?"席應真嘆氣說道"看來這是釋家秘辛,不為外人所知,我也是看了這圖,才知道釋家的內功心法出自風水之術。這一部潛龍訣,以人體為天地,視經脈為龍脈,聚水藏風,平地行龍,星斗橫天,陰陽交如,其中的五行變化,氣機消長,暗合無限江山,實在是自古少有的大手筆。"

    其他二人面面相對,樂之揚奇道"席道長,你能看懂嗎?"

    席應真微微一笑"略知一二,但我時間不多了……"說到這兒,白眉一挑,盯著紙上唸道"五嶽真龍落,死龍空縱橫,九天玉龍飛,螢龍不知春?…」

    兩人見他神氣古怪,心中大為驚訝,欲要發問,又怕擾他思緒。

    過了一會兒,席應真吐一口氣,望著二人慢慢說道"天不亡我,這兒有個法子,可以讓我苟活一時。"

    兩人喜出望外,樂之揚忙問"什麼法子?"席應真道"潛龍訣中,有一個‘蜇龍眠'的法子,蜇龍者,沉潛之龍,依法修煉,可使血行變慢,氣息變緩,通身一如蜇龍潛伏,處於半昏半醒之間。"

    樂之揚茫然道"這跟‘逆陽指'有什麼關係?"

    葉靈蘇想了想,輕輕拍手說道"我明白了,血流變慢,氣息變緩,‘逆陽指'的傷害也會大大的減緩。"

    席應真看她一眼,目透讚許"不但氣血緩流,練到→定地步,氣血不行、綿綿若存、如蛙如蛇、遁入長眠,‘逆陽指'的毒氣隨之凝滯,再也不能興風作浪。"

    樂之揚拍手道"好哇,若是那樣,我們就能挨到崑崙山,去找梁思禽了。"

    "談何容易。"席應真搖了搖頭,"這法子能救眼前之急,但有一個大大的麻煩。"樂之揚忙問"什麼麻煩?"

    "進入蜇龍之眠,再也不能使用武功,要麼氣血變快,‘逆陽指'又會發作。"席應真說到這兒,大皺眉頭"若是如此,我就成了你們的包袱了。"

    "說什麼話?"樂之揚笑道,"就算你是一個包袱,我也要把你扛到崑崙山去。"葉靈蘇也說"不錯,大家共經患難,理應同生共死。"

    席應真神色變化數次,儼然下定決心,點頭說"好,待我入定之後,你把玉蓮花送回去。"說完依照《潛龍訣》所載,低眉垂目,長吐緩吸,他內力精深,一點就透,很快進入蠻伏之眠,氣血流逝緩慢,呼吸若有若無,倚牆而坐,狀如木石。

    樂之揚心中喜悅,拈起玉蓮,來到石塔之前,正要放下蓮花,忽然心子一跳,但見那尊法身面色如生、神氣沖和,竟與席應真一般無二。

    樂之揚只覺頭皮發炸,只恐釋印神驀然睜眼,跳將起來,慌忙放下玉蓮,跑回葉靈蘇身邊,低聲說"葉姑娘,這個釋印神會不會沒死,只是,咳,只是處於蜇龍之眠?"

    葉靈甦嚇了一跳,登時心跳加劇,她強自鎮定,瞪了樂之揚一眼,咬牙說"嚇唬人麼?我可不怕。"

    樂之揚哭喪著臉道"你不信,去看他的樣子,一點兒也不像死人,倒像是睡著了一樣。"

    葉靈蘇打了個寒戰,越想越怕,恨不得給這小子一拳。兩人目光相接,均能聽見對方心跳。過了一會兒,並無動靜,葉靈甦鬆了口氣,恨恨道"撒謊精太可惡。釋印神是宋朝時代的

    人,即使進入蜇龍之眠,也不可能睡足五百年。"樂之揚納悶道:"那為何肉身不壞?"葉靈甦道"這是佛門祕法,緣由只有天知道。"

    又過一陣,門外傳來撲撲之聲,樂之揚大吃一驚,叫道"糟糕,只顧席道長,忘了那三個狗賊。"湊到門前一看,驚訝發現,鷹巢中空無一人,飛雪回到巢穴,正在那兒走來走去。

    樂之揚明白,白軍機警無比,有人藏在附近,它一定不會歸巢,想到這兒,撤去自來石。葉靈蘇吃驚道"你做什麼?"不及阻攔,樂之揚推門而出,飛雪驟然見人,作勢撲擊,見了是他,方才收起翅膀,咕咕直叫。

    樂之揚快步走到懸崖邊,但見那三人行將落地,沿途的木樁均被拆除,樂之揚又驚又怒,忍不住破口大罵"好狗賊,恁地歹毒!"

    此間絕壁天生,陡然筆立,縱是頂尖高手,沒有木樁,也無法上下。三人撤去木樁,存心將樂之揚等人困在山上,無水無糧,不過數日,一定飢渴交迫而死。

    這一計十分歹毒,樂之揚扯起嗓子大罵,下面三人聽見,均是大笑。竺因風屢吃大虧,對樂之揚恨之入骨,聽見罵聲,只覺快意,高叫道"臭小子,看你還張狂什麼?再過三日,老子來

    給你收屍。"沖大師也說"樂老弟,你若怕死,儘早投降。交出半本《天機神工圖>,我就放你下來。"

    樂之揚怒從心起,叫道"圖沒有,尿有一泡。"扯開褲帶,衝著山下大大放肆。葉靈蘇本要上前,見狀面紅耳赤,退入墓室,暗罵不已。

    下面三人驚怒交迸,唯恐沾上尿水,紛紛抱頭逃竄。樂之揚大覺解氣,哈哈笑道:「狗東西,老子這一曲《高山流水》還行麼?"

    三人躲到林邊,大聲叫罵,樂之揚奮力回罵,罵得口乾舌燥,方才各自收兵。

    眼看敵人消失,樂之揚坐倒在地,滿心沮喪,一難未平,一難又起,這一下陷入絕境,恐怕再也無計脫身。

    葉靈甦走到崖邊,望著下面呆呆不語。這時呼啦一聲,飛雪竄上天去,盡情盤旋。樂之揚望見白隼身影,眼中一亮,忽地拍手笑道"我有法子了。"

    葉靈蘇忙問"什麼法子?"樂之揚指著白隼"我們下不去,它也下不去麼?"

    "這可難了。"葉靈蘇沉吟道"捕獵活物是鷹隼的天性,木樁無知死物,你讓飛雪運送,它一定莫名其妙。"

    "船隻不也是死物嗎?麻雲能搜尋船隻,飛雪怎麼就不能運送木樁?"

    "你懂什麼?"葉靈蘇冷冷說道,"馭鷹術有兩個境界,一是取活物,二是取死物。前者天性使然,後面一個境界,須使鷹隼洞悉生死、分辨百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你若能使飛雪運送木樁,也就能讓它搜尋航船。"

    樂之揚豪氣大生,打起精神,發號施令。木樁拆除以後,全都散落山下,如果白隼聽命,大可手到擒來。

    飛雪俯衝而下,一轉眼,抓了一隻野雞上來。樂之揚看得一呆,唯恐葉靈甦譏諷,故作滿不在乎,笑嘻嘻說道"好哇,咱們循序漸進,先抓活的,再抓死的。"說完又發號令,飛雪下去,

    過不多久,又抓了一隻野兔上來。

    樂之揚老大羞慚,回頭一看,葉靈蘇坐在一邊不見喜怒,當下大聲咳嗽,說道"先抓飛的,再抓跑的,這一次總是地面上的東西,比起野雞大有進步。"說完叫過飛雪訓斥一番,白隼儼然受教,垂頭喪氣。接下來,第三次出發,去了足足一刻鐘的工夫,樂之揚正覺不耐,忽昕銳聲尖叫,探頭一看,飛雪抓了一頭小野豬,奮力飛了上來。

    小豬落地,還是活的,慌不擇路,掉頭就跑,不防外面就是懸崖,登時一頭衝了下去。飛雪不待它落下,展翅衝出,凌空拿住,狠狠一嘴啄死,而後抓到洞中,丟在地上,一雙烏珠盯著樂之揚,大邀其功。

    樂之揚哭笑不得"笨鳥、傻鳥"一頓臭罵,葉靈蘇一邊聽著,不由莞爾,樂之揚瞅她一眼,虛怯怯地說"這樣也好啊,有了這些獵物,我們就不會餓死了。"

    葉靈甦道"不會餓死,卻會渴死。"樂之揚大大發愁,撓頭說"那可怎麼辦?"

    葉靈貧、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剛才還大言不慚,這麼快就洩氣啦?馭鷹之道,耐心第一。縱使家鷹孵化的雛鷹,要想由生入死,也要數月之功。這隻海東青天生天長,稱霸海島,全無天敵。它肯聽命於你,已是天大的奇事。說起來,飛雪悟性驚人,遠遠超過同類,好比剛才,它先是以為抓捕獵物,不分天上地下。經你一番調教,很快明白是地上的獵物,再後來,經你比劃示意,又知道這獵物比野兔要大,所以盡其所能,抓了一隻小豬。這些區別看來微小,別的鳥兒要想領悟,少說也要好幾天的工夫。"

    "沒錯。"樂之揚信心大振,衝著飛雪笑道,"乖兒子,幹得好,我罵錯你了,你再傻再笨,也比東島的鷹厲害多了。"

    葉靈甦又驚又氣,喝道"樂之揚,你再胡說八道,我、我可不管你了。"樂之揚吐了吐舌頭,笑道"說個笑話兒,不必當真。"說完又去支使飛雪。

    白隼出獵時許,又抓回來一隻小羊,跟著又抓了一隻小鹿,甚至遠去海邊,擒來了一條數尺長的大青魚。沒過多久,島上的生靈種類,被它抓了一個遍,葉靈甦不由拍手讚道"好聰明的鳥兒。"

    "聰明個屁!"樂之揚看著大魚悶悶不樂,"這叫一錯再錯。"

    "你懂什麼?"葉靈蘇白他一眼,"它前後抓的獵物,沒有一次重複,足見它也明白捉得不對,所以不斷嘗試新的獵物。"

    樂之揚說"島上的獵物多的是,一個個嘗試,要試到什麼時候?"葉靈蘇想了想,說道"你把笛子給它抓一抓。"樂之揚茫然不解,葉靈甦催促道"快呀。"

    樂之揚無奈,送上玉笛,示意白隼抓拿。飛雪聳身飛起,立在玉笛之上,過了一會兒,葉靈蘇說"好了,讓它出獵,抓這笛子一樣的東西。"

    樂之揚發令,白隼衝出,過了一會兒,抓來了一條劇毒海蛇,驚得二人連連後退。樂之揚氣道"這就是你的好主意麼?"葉靈甦"哼"了一聲,說道"這一次是例外,再試一次瞧瞧。"

    飛雪應命而出,去了-刻鐘,飛回巢穴,爪子裡抓了一根玉笛長短的樹枝。

    "這就對了。"葉靈蘇拿起樹枝,笑逐顏開,盡顯女兒嬌態,"看到了嗎?它抓來了一根死物,連尺寸也沒差多少。"

    樂之揚不勝佩服,拱手說道"還是葉姑娘有辦法。"葉靈蘇又說"此次進步甚大,你要賞它,但不可賞得太多。鷹隼饑則為用,飽則颺去。"

    樂之揚割了一小片羊肉,餵給飛雪。飛雪吃了,歇息一會兒,又抓來-根樹枝,這一次更粗更長,樂之揚又賞它一片魚肉,示意樹枝還需更粗更短。飛雪反復嘗試,抓來各種樹枝,試了大約兩個時辰,突然間,白隼鑽入洞窟,雙爪之間,赫然抓了一根木樁。

    兩人終於成功,喜極欲狂,一時忘乎所以,四手緊握,連跳帶笑。歡喜了一會兒,方才還醒過來,葉靈甦自覺失態,抽回纖手,紅著臉說"別鬧了,還不快大大地犒賞它?"

    樂之揚笑嘻嘻上前,揮劍將野豬肉切割成條,餵給飛雪,果如少女所說,白隼吃飽,神態惰懶,閉目假寐。

    沖大師等人回到住所,觀看崖壁上的動靜,雖見白隼不時上下,樂之揚等人卻沒有冒險下降。沖大師大放其心,知道對方勢難下山,故也打坐調息,溫養內傷。

    為免敵方知曉,挨到黃昏之間,樂之揚才命飛雪抓取木樁,忙到三更天上,歇息半夜,次日東方初曉,白隼又下山搬運木樁,直到湊足了三十根木樁才算完成。

    席應真修鍊"繭龍眠",除了身子溫軟,幾無生存痕跡。偶爾醒來,也是舉動情懶,無精打采。但無論如何,總是活了下來。

    當天晚上,星月不明,夜色晦暗,樂之揚派白隼當空巡視,警惕四方來人。葉靈蘇則打樁入孔,搭建木梯。樂之揚放下自來石,關閉古墓,背著席應真跟在少女身後。

    如此絕壁天梯,狹窄不及旋踵,空手行走已是驚險,更遑論背了一人。樂之揚走在木樁之上,腳酸腿軟,心跳如富,汗水洶湧而出,若非葉靈甦不時扶持,只怕不到十步,就要帶著老道士一命嗚呼。

    走走停停,花了半夜工夫,三人終於落地,此時雲開月出,銀光灑遍島上,葉、樂二人躺在地上,不勝疲憊。席應真心中感激,說道"大恩不言謝,老道我這條賤命,全拜二位所賜,若有機緣,必當奉還。"

    樂之揚笑道"席道長,我一向敬你灑脫,怎麼今天盡說廢話?"葉靈蘇也說"真人於我東島有恩,靈甦結草銜環,也當報答真人。"席應真無言以答,只好長長嘆了一口氣。

    為防對手察覺,葉靈蘇撤去木樁,仍是只留石孔。忙完一切,三人找到泉水痛飲,再去一個隱蔽處休息。

    次日中午,樂之揚恢復精神,心下尋思"席道長不能動武,我也成了半個廢人,縱與葉靈蘇聯劍對敵,也難以勝過三個惡棍。不如前去查探,看看有沒有可乘之機。"

    想著搖動玉笛,引來白隼,交代一番,縱鷹飛去。過不多時,白隼停在遠空盤旋。樂之揚心知敵人就在下方,當下提起真剛劍,腰別空碧笛,大踏步向前走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