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白樓的正廳裡,斜陽的影子透過鏤花窗投進房間,一片昏黃的斑駁。

    這個天下武林的權力中樞,平日裡曾有過多少指點江山、激盪風雲的氣勢;然而今日,在這溫暖而虛無的斜陽裡、卻居然充滿了一種茫然而淒烈的意味,漸漸如潤濕般、無聲無息地一點點滲透瀰漫開來,侵蝕了所有人的心。

    寂靜。沙漏上的沙子悄悄的流瀉。

    數十個白衣人靜靜侍立在殿內。一殿衣冠似雪。那,都是聽雪樓分布於天下各處的壇主以上的精英,每一個人都是隻手可翻覆一方的豪傑——然而此刻,那些江湖高手雲集在一起,卻沒有一個人敢說話,連呼吸都用內力逼緩,仿佛怕驚動了什麼似的,只是一齊默默的看著大廳的盡頭。

    ——在燃燒著長明燈、供奉著鮮花的盡頭,停著一對白石的靈柩。

    青色的刀和緋色的劍,交錯疊放著、置於靈前。

    「各位,還有半個時辰。」驀然,為首的南楚抬頭輕輕的宣告,打破了此刻的寧靜。在靈柩的四個角落,聽雪樓四位護法如同淵停嶽峙般侍立一側,沉默地守護著他們這一生裡所效忠之人。

    那,已經是最後的一程。

    側頭靜默地凝望著沙漏,四人中,西北角上那個黃衫男子的眼睛裡泛起了淡淡的霧氣,默不作聲的伸過手去、輕輕從快要滴盡的沙漏中握起了一把沙,收攏手指,看著砂子從指間如同水一樣細細密密的流走。

    那是人的手所不能抓住的東西……

    樓主……連你那雙曾翻雲覆雨的手也無法抓住的東西,又是什麼?——是生命?是愛情?還是時間?一生征戰、令天下武林為之臣服的你,到了最後,卻只是和那個人一起沉睡在北邙坡那片碧草之下。

    那麼,曾經對你發誓效忠的四護法……我們,又該何去何從?

    他的手指開始不受控制地微微顫抖,痙攣著收緊,彷彿想拼命抓住一點什麼,然而他越是抓緊,往日的一切就如同砂粒般,從收攏的手指間悄無聲息的流走。凝視著空空如也的手心,驀然間,他的淚水無聲無息的滴落在沙中。

    那是他歸入聽雪樓門下五年來的第一次落淚,幸虧,並沒有人注意到。落入沙中的淚水轉瞬被吸去,只留下淡淡的痕跡。

    「黃泉,該起靈了。」身後有同伴的聲音,黃衫男子聞聲回頭,看著另外三個人。

    碧落。黃泉。紫陌。紅塵。

    聽雪樓僅次於三領主的四位護法。

    是怎樣的一場因緣際會、讓他們四個人在這裡相遇?又是怎樣的一個人,令他們四個人為之俯首稱臣?——如今,一起站在終點的他們回首望去,卻有暮雲遮遠、不見來時路的茫然。

    如同那一對白色的靈柩裏,埋葬的是他們自己的往日。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