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荒原雪》這一篇,完成於六年之前。

    當時用了暑假的空檔,在筆記本上塗抹完了這個故事,開學後回到學校裡,獻寶似地拿出來給寢室裡的姐妹們傳看了一番,獲得了誇獎。

    然後,這個故事和其他聽雪樓的故事一樣,都被束之高閣。

    三年後,我註冊了一個叫「滄月」的ID,開始在網絡上貼自己的文章。我逐字逐句地將以往的手稿一邊修改一邊輸入到電腦裡,然後貼到一些著名文學網站的BBS上——那,也包括了以《血薇》為首的聽雪樓系列故事。

    而《荒原雪》這一篇的重見天日,要歸功於一個名叫zcaty(野百合)的讀者MM。承蒙這位素未謀面的MM的熱心,自告奮勇地幫我將那疊發黃的手稿輸入到電腦裡,從而讓這個稿子有了和讀者見面的機會。

    說到這裡,忍不住要再次的感謝我的讀者們:無論是網絡讀者,雜誌讀者,或者是書籍讀者。

    三年多了,那隻叫滄月的菜鳥一路跌跌撞撞的走來,吃了很多苦頭,經受過很多風浪和詆毀,但無論何時何地、總是有一群真正喜愛這些故事的人在一旁支持——

    正是因為你們,才有今天聽雪樓系列的問世。

    所以在這個暑假裡,我趕時間修改出了這聽雪樓的最後一部,作為給你們的禮物。讓那個名為「聽雪江湖」的夢,最終得以完整的呈現。

    但是,由於是三年前的手稿,所以每次看這部小說,心裡都覺得有太多的遺憾:那時候的文章裡,還殘餘著一些摹仿名家的跡象,最要命的是造句遣詞、行文節奏乃至人物性格刻畫,都和已有的聽雪樓部分有著一定差距,特別是蕭靖二人的性格和以血薇為首的系列裡面有偏差。

    於是,我一度有了把這部小說從整個聽雪樓系列裡刪除的念頭。但轉念一想,覺得如果這部手稿就這樣湮沒了非常可惜,畢竟當年還是費了那麼大心力一個子一個字寫下來的。而且這個故事位於拜月教之戰和兩人同歸於盡的大結局之間,對於解釋人中龍鳳在最後為何會有那樣的決裂、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

    ——正因為當時在版面緊張的情況下沒有收錄這一篇,所以《血薇》中兩人最後的決裂、才看起來有些突兀和讓人不能信服。

    那不過是因為,中間跳過了這一段。

    為了讓聽雪樓系列完整地展現,自從1999年輸入原稿的工作完成以後,我一直在陸續的進行著潤色修改——完成第一遍是2002年的時候,第二遍則是今年的暑假。

    對於我這樣一個落筆飛快,從不修改的作者來說,被責任感迫使著幾次三番的修改文章,無疑是一種難以言表的酷刑。間隔了三年的兩次修改,每次都耗費了我比寫雙倍長度的文章更長的時間——幾乎是在保持大體架構不變的情況下、將所有的語句都重新修改了一遍。

    修改完了,再看,還是不順眼,於是,再從頭到尾來一遍。

    改這個稿子的時候,經常要坐在電腦前直到午夜12點。

    夏末。外面是漆黑的夜,依稀有雨。

    一個人聽著歌在電腦前發呆,不願意上網,不願意聊天,只願沉浸在自己心裡那個遙遠的世界裡,不被任何人打擾——下著雨的長夜裡,連電腦機箱的風扇聲音都顯得分外清晰。

    江南多雨。記得住在校內靠著老和山宿舍裡的時候,在凌晨寫稿困倦時遇到夜雨,便會推開門到陽台上,依山往下看。校園非常安靜,偶爾閃現昏黃的路燈,沒有一個人。我俯視著黑沉沉的城市,聽冷雨敲打著似乎永無止境的夜。

    彷彿,這個世界都在沉睡,唯獨自己是醒著。

    有一種莫名入骨的冷意。彷彿被所有外物背離。

    而今年初夏的時候,我離開了那座呆了七八年的象牙塔,來到了社會上。

    對於一個一口氣讀了將近二十年書的人來說,已經對校園生活感到了某種厭倦。我期待著生活裡的改變,期待遇到不同的人,期待走出象牙塔去往更廣闊的天地。所以我選擇回到社會,如所有人一樣去面對遲早要面對的生活。

    但成為執業建築師後,時間必然不會如讀書時期那麼充裕。我的生活道路在此也面臨著一個轉彎:要適應新的生活節奏、新的朋友圈子和工作環境。每日八點上班五點下班,晚上回來可能還要加班加點——那樣繁忙的生活、必然會奪去我平靜寫文的時間。

    然而,寫作卻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種習慣。就如呼吸、睡眠一樣的必不可少。

    三年來,通過它,我思考著在現實中遇到的問題,回答著內心的疑問,隨著成長、一步步提升自己和圓滿自己——如果奪去我的筆,作為「滄月」那一面的靈魂就會枯萎了。而失去了那一面,我的人生也將不再完整。

    所以我希望能在工作和愛好之間,達到一個融洽的平衡。

    但我知道為尋到這個平衡、我還將付出更多的時間和心血,走更遠的路。

    希望,上天和讀者能給我繼續往遠方跋涉的力量。

    滄月2005/8/21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