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元聖天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凌晨。

    蒼南峰巔一片寂靜。

    一位英姿挺拔的健壯年輕人正凝神閉目,吐氣納功。

    忽地,林間一陣細微的衣袂風聲傳過,年輕人頓時感到一種異樣的感覺。

    不好!

    有人偷襲。

    閃神之間,眼前黑影一晃,只見凌空飛出一位蒙面黑衣人。

    來不及照面,黑衣人便揮掌向年輕人凌面撲來。

    年輕人矮身退步,躲過疾掌,感到對方掌風勁力十足,內功深厚,不易硬拼。

    誰知對方絲毫不留餘地,招招見狠,直逼得年輕人步步後退。

    無奈之下,年輕人劍眉一皺,朗喝一聲,不甘示弱地運用起所學的震天掌。

    於是,見招拆招,打得很有章法,一點沒有慌亂之色,蒙面人竟一時也擊敗不了他。

    數十招過後,年輕人顯然感到他的內力有所不繼,把式步法也隨之緩慢了下來,心中暗暗焦急。

    突然,蒙面黑衣人雙掌夾著比剛剛還要雄渾的內力攻來,年輕人眼見閃躲不及,便深吸一口氣,運起雙掌抵了過去。

    只聽「轟」的一聲,年輕人退了要有七八步之遙。喉嚨一鹹,一口淤血吐了出來。

    蒙面人見狀嘶啞著聲音說道:「小子,功夫不錯,只是內力太差。你師父教你的恐怕不只這些吧!」

    年輕人目及蒙面人的狂妄之態,心中不由一怒,體內一口氣未及轉換便又吸了上來,運起內力,向蒙面人掌拍了過去。

    蒙面人對此似乎有些漫不精心,只用了五層功力便以為可以將皮掌力消解,誰知接了這掌,發覺內力竟大得有些出人意料,再想動功抵擋,已經太遲了。

    但他畢竟經驗豐富,毅然拆掌,向後退了出去。

    剛站穩,便沉聲喝道:「好小子,竟然隱瞞實力,老夫倒要好好見識見識。」

    說完,雙掌再一次揮掠而去。

    這時,年輕人也覺得自己剛剛出的一掌比平時的威力要大了許多,可他一時也不知是怎麼回事,而此時蒙面人的掌力已攻至面前,他已來不及出招抵擋,只好運起「飛雲心法」中的「飛天步」向上躍起,以使自己能夠躲過蒙面人的這一擊。

    可他這一次算錯了。

    蒙面人眼見雙掌落空,迅速之間換掌向就要落下地面的他又攻了過來。

    年輕人一見蒙面人又出掌向自己攻了過來,本能地又吸了口氣,再次向上躍起,身形一拔,竟然比剛才躍得更加高了。

    蒙面人一見自己的攻擊又落了空,又見了對方的這一舉動,忽地停了下來,凝視著不出言語。

    片響。

    蒙面人待對方站穩,才問道:「小子,你剛剛在空中並未換氣,如何又能運功將身子再度躍起呢?」

    其實,連年輕人自己也感到驚訝。

    剛剛在空中並沒有按照師父所授的內功之術運勁,只是很自然地再度吸氣,再次施展功力,可他並不能弄懂自己是如何做到的,因此他連蒙面人的問話都沒有聽到,仍在凝思之中。

    蒙面人見對方並不理睬他,心中有些不悅。

    於是,再次大聲問道:「喂,小子,我問你,提運丹田之氣之後應該如何。」

    年輕人聽了不加思索地答道:「自然是氣沉丹田了。」

    蒙面人說道:「那好,可是你剛剛並未有這樣做呀!」

    年輕人心想自己是沒有這樣做,便再度運氣,在氣蘊就要竭盡之時,他又吸了口氣,感覺到又有氣上來,他試了幾遍,居然都成功了。

    想了想他知道了原來自己在氣竭之時,並沒有氣沉丹田,再度換氣,而是氣走百骸,同時丹田提氣,與匯聚百骸之穴的氣合二為一。這樣,自己的內力在無形中便增加了。

    想到這,他面露喜色,喃喃自語道:「原來是這樣。」

    旋又一想,此人怎會如此了解自己的武功心路。

    難道他是?

    想到這,年輕人登時恍然大悟,口中驚叫道「師父,原來是您」

    蒙面人見他領悟了箇中玄奧之處,遂慢慢解開了蒙在臉上的面巾,口中卻笑道:「哈哈!少陽,真是太好了,你已經學會了老夫的‘飛雲心法’中最難學的氣為兩用,老夫真替你高興。」

    這個年輕人便是朱少陽。

    他一見果真是自己的師父,忙跪在地上向師父拜了禮,以謝剛才冒犯之舉。

    老者高興地扶起他,並向他解釋了為何要扮蒙面人與他比鬥的原因。

    原來老者見朱少陽的武功招式都已學得相當熟練,只是內功火候仍欠缺了許多,更重要的是他的內力明顯不繼,這對他以後行走江湖有很多不足。

    而要想彌補這一缺陷,要就通過自己的苦練。可苦練必須得達到二十年,才能使內力就所連續不竭,要不就服食能助長二十年以上功力的丹藥,普天下只有少林的「大還丹」有此功效。

    老者身邊只有天山尋得的瓊漿一瓶,也只不過能增長十年的功力,最後只有通過練習「飛雲心法」中的「氣為兩用」。

    只是這一運氣之法連老者也無法學會,老者通過這段時間對此的理解,覺得只有在一個人未能熟練運用內功心法之時,通過本能地提吸運氣才能掌握此法,於是決定一試。

    沒想到,朱少陽竟有如此高的領悟力,很快便學會了這項世間一絕的內功之法。

    老者的一番話使得朱少陽恍然大悟。

    原來他老人家是有心成全自己,怪不得要將他引至這人跡罕至的山頂之上。

    因為對於練武之人來說,這兒才是練就最高心法的最佳場所。

    老者讓他來到了屋內,從一個櫃中拿出了一個瓷瓶和一個包裹,對朱少陽說道:「少陽,老夫明日要出去會聚舊友,恐怕一時不會再回來。這是老夫在天山尋得的瓊漿,可以助你提高功力,你要服下。另外,這個包裹裡還有一本老夫與他人共創的武功秘訣,你可以看看,看完了便將此書毀去,以免流入歹人之手,遺禍武林。」

    言罷,便將瓷瓶鄭重地放到了朱少陽的手中。

    朱少陽捧著瓷瓶,想到與自己相處了這麼長時間的師父要離開自己,心中升起無限潮湧。

    他壓制住此時的心清,向老者深深一拜,哽道:「師父,徒兒與您共處了這麼長時間,您老人家都沒有告訴徒兒您的姓名。如今,徒兒希望您能告訴徒兒,以讓徒兒永記在心。」

    老者聽了朱少陽原一席話,心中暗暗打定主意。

    遂對朱少陽說道:「少陽,你先將此瓶天山瓊漿喝下,老夫待會自然會告知於你。」

    說完讓朱少陽眼下了天山瓊漿。

    朱少陽喝完天山瓊漿之後,覺得體內如火般發熱,老者讓他立即運功調氣,以使瓊漿與內力合二為朱少陽依言而行,動起內功,他只得運起‘氣為兩用’之法加深內力,一次兩次……終於感覺瓊漿匯積到了丹田之處,慢慢地流進了丹田。

    立時他覺得相當舒服,全身心曠神怡,動功行遍周身穴道,感覺到內力有了明顯的增加。

    待他運功結束,他這才發現師父早已不在了,只是在包裹下面壓了張字條。

    顯然是師父留給他的字條,上寫著:「少陽,老夫已經下山了,與你相處的這段時間,老夫感到很自豪,因為能賜造化於你並不辱我‘元聖天尊’在江湖上的稱譽,老夫與‘武究天尊’魏廷貴合稱武林雙尊,他也是老夫的好友,你要找我,可先找他,他知道我的蹤跡。另外,我希望你能在領會包裹裡的武功之後再下山。要知道,江湖險惡,防人之心不可無,習得武功,不可欺凌弱小,而應當懲惡除好,切記!包裹裡這有把劍和衣束錢物你帶著,日後自有用處,咱們相識緣份一場,有緣再見!」

    看完字條,朱少陽心潮激湧。

    他的神智經歷了一次巨大洗禮,原來在遙遠的古代也能遇上如此一位忠厚長者,將一片仁心與厚意完全地送給了自己,只希望自己能不負重託,為天下武林蒼生造福。

    這是一種怎樣的博大胸襟呵!

    這更是一種超越時代的偉大精神呵!

    淚眼模糊之下,朱少陽慢慢地打開了他留下的包裹。

    只見裡面有本名為「元武罡術」的書,還有用了個很奇特的劍鞘裝著的劍與衣束銀兩藥物。此時的朱少陽已暗下決心,按照他老人家的吩咐,等練好「元武罡木」之後再下山,尋找那隻母鼎的下落。

    「元武罡術」乃元聖天尊與武究天尊兩人合各自幾十年武學而創作的武功,裡面匯聚了各自絕學,還兼顧了各個門派的奇絕之處。

    最為奇絕之處是「元武罡術」即可徒手施展,也可以以兵器施展,練到最高境界可以全身產生一道內家罡氣,可以運功擋敵,更可以反震傷敵。

    但裡面最精妙的還是各種武學招式,因此每招每式都讓朱少陽費盡心思,有時朱少陽學一招得花去好長時間。

    對常人來說,他的學武速度可以用突飛猛進來形容,在這些時間裡,朱少陽不僅苦練「元武罡術」,而且將以前所學的「震天掌、天心劍法、飛天心法」

    練得更具火候,也更為純熟。

    朱少陽花了近半年的時間才對「元武罡術」略有所成,但對最後一招「元武歸一」卻始終不得要領。

    在背熟了招式口訣之後,心想對此招日後台以慢慢領悟,於是,將所學武功-一回想一遍,遂將所載武學之書全部毀去。

    看了看自己居住了一年光陰的住所及其美麗的終南山上的景色,雖有不捨之意,但覺得自己應該下山去了,不僅為尋找那隻母鼎的下落,更應為了報還老者的一片厚意,便毅然決定擇身下山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