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同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如瑤明月還在笑。她的笑容在夕陽下看起來那麼的燦爛,但葉雨荷見了只感覺心冷,這個東瀛女子的心思,她竟從未猜對過。

    方才藏地擊蒙對秋長風出手、葉雨荷攔截出劍、如瑤明月趕到,誰都以為她會阻擋葉雨荷,不想她竟放過葉雨荷,反倒出手重創了藏地擊蒙。

    如瑤明月這次用的兵刃似一根長絲,從藏地擊蒙後背穿到前胸,實在讓人意料不到。不過藏地擊蒙也是極為彪悍,知道受人暗算便立即全力反擊,竟還能拼命遁走。

    如瑤明月秀眸一轉,略帶些俏皮的味道:「秋大人這麼聰明,為何不猜上一猜呢?」

    秋長風只是搖頭道:「我猜不出。」他回答的時候,早就心思飛轉,腦海中在片刻間分析形勢,猜出了七八種可能,但他終究沒有說出口。

    沒有把握的事情他很少做,沒有定論的事情他也很少說。他更加知道,如瑤明月會給他理由,儘管這理由難分真假。

    如瑤明月咯咯地又笑了:「其實我的用意很簡單,我不過是想救秋大人罷了。」說話間,她收斂了笑容,神色肅然道:「葉捕頭既然應了承諾,我如瑤明月一言九鼎,自然會想辦法解了秋大人中的青夜心之毒。既然如此,就絕不能讓藏地擊蒙先殺了秋大人。」

    秋長風目光一轉,從葉雨荷身上掠過,神色複雜。他隱約地猜到葉雨荷行刺朱棣是為了他,這刻從如瑤明月口中得知詳情,忍不住心中激盪。

    葉雨荷卻未留意秋長風的神色,聽到如瑤明月的許諾,一顆心震盪不休,難以相信竟有這種好事發生,顫聲道:「你說得是真的?」

    如瑤明月改容而笑道:「當然是真的。」她剛才還嚴肅得如同忍者宗主,這刻一笑,又讓人如沐春風。

    秋長風心中暗想,這個如瑤明月時而無情、忽而有意、有時肅然、有時俏皮,做事突而堅決,倏然狠辣,端是變幻無方,讓人難以揣摩。

    秋長風聽到如瑤明月說可以救他,並沒有任何歡喜之意,只是輕淡地道:「你信我會信你嗎?」

    如瑤明月笑容微凝,半晌才道:「我來救秋大人,難道也有錯?」

    秋長風笑笑:「當然有錯。無論怎麼來算,你都不該救我的。」

    如瑤明月蹙眉不悅道:「這世上看來好人難做,秋大人以……」說話間搖頭不已。看來她本想說秋長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終究沒說下去。

    葉雨荷幾番要催問如何救秋長風,卻被秋長風止住,聽秋長風道:「這世上看似救人、實則害人的事情多了,我不能不防。離火絕不可能在你的手裡,你憑什麼救我?」

    如瑤明月凝望秋長風良久才道:「你說得不錯,離火不在我手。但我知道在誰手上,而且我能帶你找到離火。」

    葉雨荷悚然動容:「那人是葉歡?你能找到葉歡?」她並非無的放矢。事實證明,葉歡和捧火會有極大的關係。蒼茫的大海上,要找捧火會的老巢,無異於海底撈針,但若能找到葉歡,一切問題顯然迎刃而解。

    如瑤明月避而不答,只是道:「你們只要知道我能找到離火就好。」她那一刻倒是極為自信。

    秋長風卻仍舊不動聲色道:「我倒相信你能找到離火……可你是否相信,有些人註定不會一路?」

    如瑤明月秀眸睜大,滿是驚詫:「你……這是什麼意思?」

    秋長風緩緩道:「我的意思很明白,我不會和你一路。」

    葉雨荷的身軀晃了晃,心中一陣惘然。她最先明白了秋長風的意思,若在以前,她也認同秋長風的選擇,但如今卻是難以承受。

    如瑤明月沉默了許久,這才低聲道:「秋長風,你中了青夜心,如今只有兩個方法解救,一個是找到離火,一個是用金龍訣改命。但這兩者實則合二為一。據我所知,離火和金龍訣均在葉歡之手。你要找葉歡,必須跟我一路。」

    秋長風笑笑,淡淡道:「你錯了,我不見得一定要去找葉歡。」

    如瑤明月愕然,難以置信地看著秋長風道:「秋長風,我真的難以理解你的行為,也難相信有你這種人。難道說,你從未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

    秋長風凝聲道:「你們不理解,並不代表這世上沒有這種人。我一直都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但我早就對你說過,有些事情比命要重要。」

    如瑤明月想起昨晚秋長風所言,目光復雜地道:「不錯,你對我說過,那叫‘道’。可我當初以為你不過是眷戀榮華富貴,我以為你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就會和我們在一起,看來我想錯了。你不和我一路,只因為我本是東瀛人。」

    秋長風笑笑,點頭道:「不錯,我知道這天下沒有平白無故的好處。我殺了你那麼多的手下,你非但不記恨,還不惜和手下翻臉來討好我,藉救我之際,肯定有事要我去做……你們要做的事情,我如何會做?」

    如瑤明月截斷道:「你認為我讓你做的事,肯定不是好事?」

    秋長風瞥了葉雨荷一眼,緩緩道:「你們利用我中毒一事,要挾葉雨荷為你們行事,這難道是好事?這種事本不該做的。」

    葉雨荷一陣恍惚,握劍的手忍不住發抖,心中暗想,難道……我做錯了?可是……她只感覺肝腸寸斷,緊抿嘴唇不發一言。

    如瑤明月冷笑道:「她是做錯了,可她是為了救你。」見秋長風無動於衷的樣子,如瑤明月突然帶分激動道:「一個女人為了救最親近的人,無論做什麼,我都不覺得過分。」

    葉雨荷心中激動,那一刻,她對如瑤明月竟有了說不出的好感。畢竟……秋長風或許不解,但終究有人明白。

    秋長風亦是沉默下來,又看了葉雨荷一眼,終於道:「不錯,一個女人為了救最親近的人,無論做什麼,都可以讓人理解的……」

    葉雨荷忍不住扭過頭去,望向遠方,不想讓秋長風見到她幾乎奪眶而出的淚水。聽到這句話,她感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無論如何艱辛。

    如瑤明月意識到失態,用手指輕輕盤玩著垂下的髮絲,嫣然笑道:「秋大人這麼善解女人心,實在讓我意料不到。可秋大人為何總把我往壞處想呢,說不定我這次請秋大人做的事情,對你來說是好事呢!」

    秋長風不再猜謎,徑直道:「你要我做什麼事?」

    如瑤明月卻有些猶豫,半晌才道:「這件事我可以暫時不對秋大人說嗎?」

    秋長風故作輕淡地道:「當然可以,這件事我也可以不為如瑤小姐做的。」

    如瑤明月忍不住地笑:「看來秋大人果然架子大,任何時候都不會求人的。我請秋大人做的事情,其實可暫時放放,眼下我只想請秋大人和我去見一個人,這總可以吧?」

    見秋長風沉吟不語,如瑤明月輕歎道:「我也不想讓秋大人做什麼壞事,秋大人何必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就算秋大人不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總要考慮下葉姐姐的心了,見一個人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若是想對秋大人不利,方才就已經出手了。我雖不敢保證有十足的把握,但七八成總是有的。」她話鋒一轉,突然落在葉雨荷的身上,倒顯得頗為親切。

    葉雨荷本是心酸,聞言,她的臉卻有些發熱,但終究沒說什麼。她不想干擾秋長風的判斷。

    秋長風又看了眼葉雨荷,終於點頭道:「怎麼去見?」

    葉雨荷立即感覺有了希望,心中很是歡喜。如瑤明月也長舒了一口氣,笑道:「要請秋大人,真不是容易的事情。要見那人,其實也不容易,最少要突破眼下的封鎖。」

    秋長風道:「這點我想應該不用我費心了。如瑤小姐能在左近行走無忌,顯然早有了張良計。」

    如瑤明月盈盈笑道:「秋大人猜得不錯,請跟我來。」她向那廚房處看了眼道:「這兩人怎麼處置呢?」她說的兩人一個是老爹,另外一人當然是還在昏迷的姚三思。

    葉雨荷的心頭一凜,目不轉睛地望著秋長風。

    秋長風反問道:「如瑤小姐認為怎麼處置的好?」

    如瑤明月抿嘴一笑道:「若依我看,不如都殺了了事。」見葉雨荷臉色一變,如瑤明月又道:「可我們的秋大人宅心仁厚,當然不肯這麼做了。這樣好了,讓這位官人就躺在這裡,隨他去吧。這位老丈嘛……」

    那老漢一直在靜靜地聽著,聞言道:「長風,你自去行事,我自有主張。」

    如瑤明月笑道:「好了,現在這個也不用費心了。」

    秋長風猶豫了片刻,望著那老漢道:「那你自己保重。」轉望如瑤明月道:「走吧。」他態度堅決,甚至再不望那老丈一眼。

    既然無法做主的事情,他也不會再拖泥帶水。那老漢欲言又止,終究只是輕嘆了一口氣。

    如瑤明月不再廢話,立即轉身,竟向鶴鳴集的方向行去。

    葉雨荷看了秋長風一眼,伸手過去握住秋長風的手,帶他前行。她知道秋長風眼下極為虛弱,因此伸手攙扶。

    如瑤明月如同背後長了眼睛一般,嬌笑道:「好體貼的葉捕頭。」

    葉雨荷臉色一紅,卻未放手。前途未卜,或許這一去就是碧落黃泉,但她義無反顧,絕不會放棄——無論生或死。

    三人一前兩後,將近鶴鳴集的時候,葉雨荷見前方有幾個下人正抬著一頂轎子前來,轎旁還跟著個丫環。她也不在意,卻忍不住開口道:「要見的人,就在鶴鳴集嗎?」

    如今那木屋和鶴鳴集,顯然是官兵搜查的盲點,因為就算是沈密藏,當時見秋長風未去鶴鳴集,也會認為秋長風已遠遁他處,而暫時不會將搜查的重點放在此處。若在這裡相見,顯然暫時不會有問題。

    如瑤明月回眸一笑,不待說話,秋長風就問道:「我們要坐轎子走?」

    如瑤明月的臉上現出驚奇之意,忍不住道:「秋大人知道我的計劃?」

    秋長風道:「如瑤小姐好計策,備周則意怠,常見則不疑。你當然知道逃命的要訣不在躲藏的隱蔽,而在乎常見不疑。我們若稍加裝扮,喬裝成尋常雜役跟公子小姐出行,只要路引在手,搜尋的官兵定然會大意放過。」

    葉雨荷聽秋長風一解釋,立即明白那轎子竟然是奔他們來的,如瑤明月這麼護送他們離去,倒真是個好計策。不過這計策秋長風其實也用過,但是要像如瑤明月這般運用,必須有人手配合才好。

    如瑤明月嘆了口氣道:「秋長風,難道真的沒有什麼能瞞過你的眼睛?可我到現在並未說出那轎子就是為我們而來,你焉知那轎子不是路過呢?」

    秋長風隨意道:「轎子是空轎,旁邊卻配個丫環,如同碗筷擺上、不盛飯菜一般的彆扭。」

    如瑤明月笑道:「秋大人這麼說,可是餓了?秋大人的武功高明,從僕人走路的步伐就看出是空轎並不稀奇。但秋大人恐怕沒有想到過,這轎子可能是去接回娘家的夫人?」

    秋長風道:「這種可能也是有的。但這種人家,若接回夫人,夫婿不隨行,亦是不符合常理。」

    說話間,轎子已然停在三人面前,那僕人丫環均是一聲不吭,如同木頭人一般,顯然是如瑤明月的手下。如瑤明月心中駭然秋長風的心思縝密、分析入扣,只能嘆道:「我本來覺得這計策不錯,但不想還是不入秋大人的法眼。不錯,要接回娘家的夫人,夫婿不跟著,實在說不過去。」向葉雨荷嫣然一笑,舉手做請狀:「葉捕頭請上轎換裝扮作夫人,方好啟程。至於這如意夫君嘛,就要請秋大人代勞了。」

    如此亡命途中,如瑤明月竟好整以暇地開起玩笑。葉雨荷又是臉一紅,心中不知是喜是酸,她為救秋長風反拖秋長風下水,至此後一直都會亡命天涯無從處置,若能像人家一樣夫唱婦隨,只怕此生難得了。

    葉雨荷無從退避,才要上轎,秋長風突然道:「喬裝成丫環就好。」

    葉雨荷一聽,心中微震,不由得惘然若失。

    如瑤明月只一尋思,立即佩服道:「秋大人果然高明,若遇官兵查看,說不準要搜轎子,葉捕頭在內反倒更加危險,容易露出破綻。」

    世人常見則不疑,他們總喜歡對隱蔽的地方追查不休,反倒對眼前的東西極為疏忽。葉雨荷扮作丫環,雖處在明處,反倒讓人容易忽略。

    如瑤明月也是極具心機,因此對秋長風的用意一猜就中。葉雨荷卻是有些汗顏,她雖也不差,但置身其中,總是患得患失,反倒少了平日做捕快的精明。

    如瑤明月當下先上轎幫葉雨荷喬裝,等葉雨荷下轎後,已變成了一個姿色平庸的丫環,連衣服都已換過。

    秋長風見了,心中暗嘆,忍者術雖在很多人眼裡如左道三千,但變幻莫測,也是難防。

    如瑤明月自轎中招手笑道:「秋大人,葉捕頭做不了夫人,但你這夫君的角色,可逃不了的,我知道你也有喬裝的本事,不過你可有興趣看看我的本事?」

    秋長風上了轎子坐下。那轎子並不寬敞,秋長風坐在其中,幾乎和如瑤明月呼吸可聞。如瑤明月若有意若無意地吐氣如蘭,實讓人心馳遐想、難以鎮靜。

    秋長風卻如石頭一般地坐著,任由如瑤明月裝扮。如瑤明月纖嫩細指從身側取出個小袋,展了開來,裡面的東西千奇百怪,但均小巧精細,有些東西竟連秋長風也不認識。

    如瑤明月初次離秋長風如此之近,盯著秋長風的臉龐,一時卻不下手,輕聲道:「其實喬裝亦是門藝術。若真變成你熟悉的人,並不可能,可變成一個大家都不認識的人,卻非難事。一些手段可加高鼻子、增廣眼眶、豐潤臉頰,將你變成完全不同的人。但遇到高手時,這些手段卻容易被人發現破綻。」

    秋長風微微點頭道:「不錯,鄭和手下很有些高手,我當初粗略喬裝能騙過他們,實屬僥倖。」

    如瑤明月嫣然一笑道:「對秋大人來說,任何事情都是千思百算,從未有僥倖的時候。但小女子就差了許多,因此還需要用一種特別的藥物來輔助易容,這藥物叫做‘紅妝’。」她伸手從那小袋中拿出個白玉瓶,輕啟瓶蓋,那白玉瓶中透出似蘭似麝的香氣。

    她輕舒玉指,從玉瓶中沾了些水滴般的液體,突然問道:「秋大人博學多才,可知道這‘紅妝’的來由?」

    秋長風搖頭道:「未曾聽過。」他這句話倒是真的。忍術繁雜,他雖是鑽研許多,但也不可能盡知,更何況看那玉瓶所裝的液體,極似女孩的日常所用,他如何認得?

    如瑤明月不知為何,輕嘆一口氣道:「這‘紅妝’本是小女子自己起的名字,也怪不得秋大人不知道……」

    如瑤明月忽笑忽怨,不急於化妝,只是說著閒話。若是旁人,只怕忍不住催促,秋長風卻只是坐在那裡,並無絲毫不耐之意。

    如瑤明月望著那近在咫尺、看似蒼白卻極具性格的臉龐,突然若有期冀地道:「秋大人可知道李山甫嗎?」

    她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問出來,本以為秋長風不知下文,不料想秋長風揚了下眉頭道:「‘鏡裡只應諳素貌,人間多是重紅妝。’原來如瑤小姐把這喬裝之物叫做‘紅妝’,是借用這詩的意思?」

    如瑤明月纖指凝在半空,眼中有異彩飛揚,真心讚嘆道:「秋大人果然極具見識。小女子不知為何,就喜歡李山甫的這首詩。當初研製出這種易容液後,就彷彿看到了紅妝明豔卻隨水凋謝,伊人西風下殘照無依,因此將這物叫做‘紅妝’。」

    她說完後,笑容中也帶著幾分伊人獨立夕陽下的孤寂。她用那細膩柔滑的纖指從秋長風的臉頰撫摸下去。

    秋長風的皮膚奇異般如流年變化,轉瞬變了顏色。

    如瑤明月的動作極快,不多時已用「紅妝」塗抹了秋長風的臉龐,她的如春蔥般的手指到了秋長風的喉結時,稍稍停頓了片刻,神色似乎有些異樣。

    她看起來像是柔弱多情的女子,但她亦是東瀛忍者部如瑤藏主之女,手段狠辣。若是這麼一抓下去,秋長風饒是再高的武功,也躲不過這致命的一擊。

    秋長風穩如磐石,似乎沒意識到生死一瞬的緊迫。如瑤明月手指又動,為秋長風塗抹了脖頸的膚色,讓他的臉頰和脖頸膚色無異。

    片刻後,如瑤明月收手,取出畫筆,在秋長風的面上如繪畫般勾勒。再過片刻,她收筆道:「好了。」說罷遞過一面銅鏡。

    秋長風只是斜睨了一眼,見鏡子中竟是個油光滿面、略帶暗瘡的不堪男子。他笑笑道:「好手段。」說罷就要換衣下轎,如瑤明月突然道:「秋大人剛才真的對小女子沒有戒備之心嗎?」

    秋長風淡然道:「我們現在還在一條船上,我既然還有被利用的價值,如瑤小姐就沒有道理下手。」

    如瑤明月嘆口氣道:「這麼說,秋大人一直不肯將我當作朋友了?」

    秋長風道:「把你當朋友並非愉快的事情。」

    如瑤明月訝然問道:「為什麼?」

    秋長風暗諷道:「因為那必須要在背後長一隻眼睛,才不會有藏地擊蒙一樣的下場。」言罷,已換好裝束下了轎子。

    如瑤明月坐在轎中,臉色瞬間數變,但終究哂然地笑笑,看著自己的纖細五指,喃喃道:「‘鏡裡只應諳素貌,人間多是重紅妝。當年未嫁還憂老,終日求媒即道狂。’秋長風,你既然知道這詩,是否也知道我的意思呢?」

    她言語幽幽,神色間帶分困惑。因為這時不要說秋長風,就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何突然提及這首詩了。

    葉雨荷見秋長風從轎子下來後,竟變得有些面目可憎,啞然失笑的同時,又放下了心事。她倒沒有想過秋長風和如瑤明月在轎中會有別的糾葛,卻只是怕秋長風中了如瑤明月的暗算。

    二人喬裝完畢,天已擦黑。如瑤明月倒不著急,只是命轎夫回返鶴鳴集,在一王姓商賈人家住了一夜,第二日才啟程向西,中途折南而走。

    果不其然,官兵顯然沒料到秋長風竟折返鳴鶴集,當夜只是有少許官兵例行查問有沒有陌生面孔。他們當然是一無所獲。

    秋長風見那王姓商賈家有幾十口人,對如瑤明月來去如視而不見,心中暗自震驚。轉念間也想明白了,這些忍者亦是中隱於市,竟慢慢地融入到沿海居民中,怪不得朝廷幾次大張旗鼓地搜尋,也搜不到這些人的蹤影。

    如瑤明月南行而走,卻是不急不緩。中午時分,他們到了一個市集,竟還有閒暇去打尖休息。

    葉雨荷的心中倒佩服這些人的鎮靜,可是不明白如瑤明月究竟要去哪裡。用過飯後,秋長風故作恩愛般將如瑤明月送到轎子內,然後吩咐轎夫起轎趕路。他雖傷重難癒,但仍堅持步行。

    就在這時,前方馬蹄聲響,竟有一隊官兵迎了過來。

    葉雨荷一見,臉色微變。她認得為首那騎竟是孟賢!

    秋長風也有些意外,不想孟賢竟會這麼快地向東方搜來,但他還能保持鎮靜,跟在轎子旁迎了過去。他久經陣仗,當然知道這時候閃避徒惹懷疑,只是向葉雨荷使個眼色,示意她莫要出聲。

    雙方就要錯過之時,孟賢突然喝了聲:「站住。」

    官兵倏然圍了上來,將轎子圍住。孟賢策馬過來,滿是血絲的眼眸惡狠狠地瞪著秋長風。

    葉雨荷暗自心驚,以為孟賢發現了秋長風的破綻。秋長風平靜依舊,神色帶著幾分畏懼道:「這位大人,何事吩咐?」

    秋長風說話時,聲調一改平時的低沉平靜,變得短促急迫,如同隨時要嚥氣一般。

    如瑤明月在轎子中聽到,不由得好笑,她感慨秋長風真的不簡單,裝人是人、裝鬼是鬼,單憑說話之聲,絕對讓人聽不出任何破綻。

    孟賢瞪著秋長風,喝道:「轎子裡面是誰?」原來,孟賢倒不是發現了秋長風的破綻,而是一夜無眠,滿是煩躁,見前方有轎子出現,暗想秋長風詭計多端,可別藏在轎子中蒙混過關。他倒沒想過,秋長風就在他面前。

    秋長風喬裝成個油光滿面、面目可憎的人兒,一舉一動要多討厭有多討厭,「不瞞大人,轎子裡是賤內。賤內想家,因此草民帶著她趕著去前面的王莊娘家。」

    孟賢冷冷道:「打開轎簾看看。」

    秋長風故作為難道:「這……只怕不妥吧。」

    孟賢頓生懷疑,不看身邊的秋長風,更沒有留意化妝成丫環的葉雨荷,只感覺轎子很有問題,揮動鞭子喝道:「讓你掀開你就掀開!」

    秋長風故作受驚嚇地倒退兩步。不等他有動作,就見到一雙如玉纖手從轎中伸出,掀開轎簾。如瑤明月露出如畫如花的面容,微笑道:「相公,大人說要看就讓他看好了,奴家又不是不能見人。」言罷,對孟賢明媚一笑。

    孟賢只感覺眼前一花,見到那脫俗出塵的面容,竟然呆在了當場。半晌,他才向秋長風問道:「這是你的髮妻?」見秋長風忙不迭地點頭,孟賢只能感慨,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

    又是不滿,又是鬱悶,孟賢望了眼前這「豬」兩眼,只盼天下有情人均無歸屬。正待找些事端,忽聽身後有人道:「孟千戶,何事?」那聲音中帶分笑意,孟賢聞言,卻是立即收斂狂態,回身道:「沈大人,在下正在盤查秋長風的下落。」

    笑著說話的那人並不是沈大人,只是沈大人身邊那個如同傳聲筒般的笑臉侍衛,叫做皮笑。沈大人當然就是沈密藏。

    葉雨荷一見沈密藏,一顆心不由得怦怦大跳。她雖未見過沈密藏的本事,但總覺此人氣勢沉凝,深不可測。她見沈密藏突然前來,心中不由得暗想,這次若能再避過,那真是老天開眼。

    沈密藏耷拉著眼皮,不看如花似玉的如瑤明月,目光反倒落在秋長風的身上。

    秋長風站在那裡,露出茫然的神色,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半晌,沈密藏擺擺手,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皮笑明白,代問道:「查出什麼了嗎?」

    孟賢不敢多事,立即道:「這些人沒有問題。」他知道,如今大夥兒都在全力緝拿欽犯秋長風,他無事找事本有問題,若被沈密藏扣個調戲良家婦女的帽子,那才是真的冤枉。

    沈密藏從秋長風身上移開了目光,擺擺手。皮笑立即道:「沈大人說,有快馬來報,鳴鶴集有疑似秋長風、葉雨荷的人物出現,我們立即趕去追捕。孟千戶這次見到秋長風,應該不會錯過了吧?」

    孟賢的心中暗想,都說一塊石頭上絆倒是情有可原,兩次絆倒那就是蠢人,我孟賢怎麼會那麼愚蠢?他咬牙切齒地道:「這次若見到秋長風,絕不會認不出來。」

    沈密藏的嘴角突然帶了分難測的笑,策馬前行。孟賢不敢耽擱,緊緊跟隨,轉瞬間一路煙塵,走得遠了。

    葉雨荷暗擦了一把冷汗,心中難免有些詫異,奇怪鳴鶴集怎麼會有他們出沒的消息?如瑤明月坐在轎子中,突然輕笑道:「相公,你說鳴鶴集怎麼會有秋長風的消息呢?」她說話聲音溫柔婉轉,倒真像多情的妻子在召喚夫君。

    秋長風看了葉雨荷一眼,平靜地道:「這多半是如瑤小姐故作迷局,找人假扮我們,混淆官兵的視線了。」

    如瑤明月不由得又笑,讚道:「全中。」轉瞬有些蹙眉道:「那個沈大人看起來有些門道,難道是鄭和手下的沈密藏嗎?」

    秋長風輕歎了口氣道:「不錯,他就是鄭和手下的沈密藏,聽說此人極為厲害。他若不是沒有見過我的話,只怕這次難以逃過他的眼睛了。」

    如瑤明月微微一笑:「看來盛名之下其實難副,依我看,沈密藏也不過如此了。」

    秋長風皺了下眉頭,卻不多說,只是看了葉雨荷一眼,默默地繼續向前行去。

    眾人到了王莊後,並未停留,逕直趕路,卻是奔向青田的方向。葉雨荷見要舊地重遊,不由得暗自琢磨,搞不懂如瑤明月究竟要帶他們去哪裡,要去見誰。

    可未及青田時,如瑤明月就已換路西進,加入一隊商隊中。他們趕了幾天路,竟出了浙江省。葉雨荷襲駕、秋長風叛逆,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沈密藏他們眼下只是在浙江各府嚴查,別的省雖也暗中通緝秋長風、葉雨荷,但畢竟鬆懈了許多。眾人一出浙江省,均是心情稍寬。如瑤明月很快脫離了商隊,換了馬車,晝夜不停地趕路。

    等到了襄陽後,馬車折行向北,途中並非一日。這一日,正是寒風如刀、雪花似席的時候,三個人到了黃河邊上的渡口。

    葉雨荷暗自納罕,搞不懂如瑤明月要把他們帶到哪裡去。本來他們被朝廷通緝,能躲避得遠遠的自然最好,可如今的秋長風中了青夜心,日子卻是過一日少一日。葉雨荷見到秋長風手臂上的那條青線早已過了臂彎,心急如焚。她見如瑤明月竟像是要過黃河的樣子,不由得問道:「如瑤小姐,我們究竟要去哪裡?」

    如瑤明月笑道:「秋大人都不急,葉姐姐急什麼呢?」

    秋長風果然不急,他的內傷看起來已經好了些,但中的毒顯然更深了些,去了「紅妝」的臉看起來不但蒼白,而且更顯憔悴。聽如瑤明月這麼一說,秋長風輕淡地道:「如瑤小姐都不急,我們又急什麼呢?」

    如瑤明月聞言神色微變,若有所思地望向秋長風。秋長風卻透過馬車上的窗子望著外邊的飄雪,日漸憔悴的臉上沒有焦慮,有的只是冬一般的冷靜。

    葉雨荷也知道秋長風說得不錯,如瑤明月不惜和手下人翻臉也要和秋長風結盟,如此日夜兼程地趕路,肯定是要做一件只有秋長風才能做到的事情。葉雨荷當然不是天真的雲夢公主,絕不會被如瑤明月的假象迷惑。她知道,直到目前為止,他們和如瑤明月的關係不過是互相利用罷了。

    秋長風只要還有被利用的價值,如瑤明月就不會讓秋長風死。這些事情,葉雨荷何嘗不明白?但關心則亂,她無論如何都不能同秋長風一般冷靜。

    天寒地凍,黃河結冰,馬車長驅而過,繼續北行,像要一直奔到天邊一樣。在如此雪天趕路本來極為辛苦,駕車的馬兒雖是神駿,但也疲憊不堪。如瑤明月早把這些算計在內,路上竟有良馬、車夫替換。又考慮周到,為葉雨荷、秋長風準備了裘皮暖衣,仍舊不間斷地趕路。

    葉雨荷身在江南,雖去過塔亭,卻從未到過這般風雪之地。她只知道眼下身在山西,一路向北。

    這一日,風雪飄搖中,葉雨荷到了一個關隘處,見關口上書「雁門」兩個大字,暗自吃驚。她雖不熟悉這面的地形,但也知道一過雁門關不遠,就要進入韃靼之境。

    雁門關歷史極久,亦是象徵草原民族和中原的分水嶺。如瑤明月如此奔波,竟然要趕赴草原?

    知道問了也是沒有答案,葉雨荷索性不再詢問。一路行來,秋長風益發的沉默,甚至和葉雨荷之間也少話說。

    葉雨荷不知為何,也是少了話語。她和秋長風之間本來經歷生死磨難,應該更加親近才對,葉雨荷卻始終感覺,她和秋長風之間又有分難以逾越的溝壑。

    她一直覺得自己拖累了秋長風。這次不離不棄的跟隨,只希望能竭盡所能解了秋長風的毒。可就算解了秋長風的毒以後怎麼做?葉雨荷一念及此,不由得茫然。

    馬車出了雁門關後,折而繼續向西,不到數日,就進了蒼茫草原。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葉雨荷早就從草原民歌中知道了草原的壯闊如海。可她盡目望去,只見到無邊的雪,雪蓋枯草。原來這草原有時候並不如詩詞中說得那麼美好,甚至還帶了分冷酷無情。

    或者說,人想的總和看到的有些分別。葉雨荷這麼想的時候,馬車接近一處山腳,終於緩了下來。

    山腳處搭著幾頂氈帳,風雪中有點孤單落魄。葉雨荷一路行來,知道這是草原人的氈帳,雖說眼下游牧民族和大明交惡,但草原人極為好客,他們一路行來,倒是受了不少草原人的接待。

    本以為這次停車不過是休息片刻,不想如瑤明月突然道:「到了。」

    葉雨荷一路趕路,心中茫茫沒有著落,聞言反而一怔道:「什麼到了?」

    如瑤明月又露出習慣的媚笑,可笑容中多少帶分期冀之意:「當然是目的地到了。」

    秋長風望著那營帳,目光中露出沉思之意,緩緩起身下了馬車。風刀雪箭中,他裹著皮裘,緊了緊衣領,有些不堪寒冷之意。

    葉雨荷隨即躍下車來,輕輕卻堅定地立在秋長風的身邊。

    如瑤明月下了馬車,當先領路,向幾頂帳篷的正中那頂行去。雪厚沒足,咯吱作響。

    葉雨荷只感覺那一步步聲響都是驚心動魄,心中那時只想著一個念頭:如瑤明月要秋長風見的那個人究竟是誰?難道就是葉歡嗎?她一想到,如見葉歡,難免有番惡鬥,忍不住握了一下身畔的長劍。

    秋長風好像在沉吟,又像根本什麼都沒想,徑直到了氈帳前,見如瑤明月掀開氈帳做了個請的手勢,便逕直入內。

    葉雨荷緊緊跟隨進入了氈帳,只見到帳內簡陋,有個火爐燃著,卻無法驅散天地間的冷意。帳中一人背對著他們,聞腳步聲響也不回頭,只是道:「秋長風,你終於來了。」

    那人威嚴的聲音中又帶了分落寞,雖未轉身,可看其氣勢威嚴,孤高更甚。秋長風忍不住眉頭一挑,似乎很有些驚詫。

    葉雨荷望著那人的背影,依稀已覺得眼熟,聽到那人孤傲的聲音後,忍不住失聲道:「怎麼是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