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殺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張定邊也來到了榮府。

    他忽然而來,就如當初他在金山倏然而去一般,無人能攔,無人可擋。

    牧六御一見張定邊,倏然而拜,激動道:「張將軍!」他是排教的排法,地位至高,可見到張定邊,竟還拜倒當場,讓喬三清、莫四方二人不由得悚然動容,失聲道:「張將軍?」

    喬三清二人並未見過張定邊,只因為他們成名之時,張定邊早已歸隱。

    但是,天底下還有哪個張將軍?

    能讓牧六御俯首跪拜的也只有一個張將軍。

    喬三清等人都知道,張定邊本來是個將軍——天下無雙的將軍。張定邊本來也是排教中人,黃楚望雖讓排教支持朱元璋稱帝,但張定邊憤於黃楚望當年所為,還是投靠了徐壽輝,置身陳友諒帳下。

    張定邊雖是陳友諒的手下,但陳友諒從來不將張定邊當手下,他一直當張定邊是兄弟——生死不渝的兄弟、同生共死的兄弟。

    張定邊也沒有辜負這個兄弟之名。

    當年,他為陳友諒出生入死,身經百戰,縱橫長江、鄱陽湖等水域,就算排教之人望見張定邊,也是偃旗息鼓,不敢正攖其鋒。陳友諒有了一個張定邊,就可笑傲半壁天下,重整徐壽輝旗鼓,甚至差點改了命數。

    當年鄱陽湖水戰,張定邊幾乎改了天命。可只差了那麼半分。

    天意難違。

    陳友諒戰敗身死。

    那時候的張定邊已身披百矢,臉上也中了一箭——常遇春的一箭。可他沒有死。他非但沒有死,還趁夜駕小舟載著陳友諒的屍身和陳友諒之子衝出了鄱陽湖。他對得起陳友諒這個兄弟。

    誰都不知道張定邊是如何殺出去的,但誰都知道,天下無人能攔得住張定邊。那一戰之前,張定邊已是天下第一英雄,那一戰之後,他仍舊是天下第一英雄。

    他之敗,非戰之過,而是抗不過冥冥命運。

    牧六御當初就是排教的高手,幫助朱元璋在鄱陽湖一戰,卻敗在了張定邊的手下。牧六御雖敗,可心服口服,他不如張定邊,此生不如。

    張定邊沒殺牧六禦,因為他們本是兄弟,雖是立場不同,但張定邊從來不殺兄弟,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對兄弟下手。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陳友諒戰敗後,還在維繫著陳友諒的江山。可陳友諒之子卻如蜀後主劉禪一般,獻城而降。之後,張定邊轉戰荊襄,終於有一日突然不見了。誰都以為他死了,哪裡想到他還活著,而且當了和尚。

    這樣的人物,雖過了多年,牧六御見了,還是要俯首,俯首跪拜。

    這樣的俠氣英姿,就算秋長風、葉歡二人見了,都是感慨唏噓,不敢怠慢。

    張定邊老了,但威勢不減,雙目一睜,目光射向秋長風道:「你當然知道我來何事?」

    秋長風只能嘆息,碰到了這種人物,秋長風不得不嘆:「你要找金龍訣,金龍訣應在葉歡之手。」

    葉歡微震,眼中精光大盛。眾人聞言,均是心顫,從未想到過那神奇的金龍訣,如今卻落在了葉歡之手。

    張定邊感慨道:「我本沒想到能見到葉歡。但既然見到了他,當然要拿回金龍訣。當初在金山讓他跑了,這次當不會讓舊事重演。可你莫要轉移話題,我來此,卻是要殺你!」

    秋長風倒吸一口涼氣,臉色益發的蒼白,緩緩道:「你要殺我,所為何來?」

    張定邊仰天長笑,笑容中卻有著說不出的蕭索與落寞:「排教教主陳自狂本來是我的兄弟。你們朝廷為了夕照殺了他,我怎能罷休?」

    秋長風皺眉,仍不緊不慢道:「你聽誰說是朝廷下手?」

    張定邊雙眸一瞪:「老夫不用聽說,除了你們的皇帝,還有誰會對陳自狂下手?」他這一說,連牧六御都變了臉色。

    牧六御本來還不敢確定朝廷是殺死教主的主謀,聽張定邊一言,不由得心頭狂震,對秋長風亦是怒目而視。

    轉瞬之間,秋長風已是四面楚歌,只有葉雨荷還立在他的身旁。

    葉雨荷也知道事態的惡劣。秋長風雖是武功高強,可只是排教的三大排法,他就不見得能應付得來,更何況還要對付天下第一高手張定邊。

    秋長風凶多吉少!

    葉歡眼中光芒閃動,雖知道張定邊也絕不會放過他,但顯然眼下排教的第一大敵是秋長風,他大可如在金山般,坐觀好戲。

    秋長風斜睨到葉歡的表情,心中凜然。到現在為止,他根本未見葉歡展露半分武功,其實也未見他有何不利大明的舉動,但秋長風心中早認定,此人的奸詐狡猾、用心險惡,是他生平僅見。

    心思飛轉,秋長風環望四周,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他少有笑得如此放肆的時候。張定邊見了,略有詫異,皺眉道:「小子,你笑什麼?」

    秋長風笑容轉成嘲弄,一字一頓道:「我本來以為,張定邊實乃天下第一英雄,如今看來,不過是徒具勇力的一介武夫!」

    眾人幾乎不能呼吸,不信秋長風竟敢對張定邊如此輕蔑?

    張定邊反倒笑了,淡淡地道:「不錯,張定邊不過是一介武夫。當初金山一戰,張某得見秋大人的武技,恨不能多過幾招,今日再見,當要討教。」

    他說得雖客氣,但上前一步,立在秋長風身前時,雙眸中寒光閃動,殺機泛起。

    眾人悚然,葉雨荷更是心戰。她當初就傷在張定邊的手下,當然知道張定邊的手段。

    可如今……張定邊竟向秋長風討戰?

    秋長風可敢接招?此情此景,秋長風怎能不戰?

    張定邊又向前邁出一步。葉歡都忍不住地退後一步,就算喬三清、莫四方兩人,也忍不住退後,這個昔日第一英雄的鋒芒,畢竟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

    秋長風未退,他的臉白得近似透明,裡面的血脈似乎可見,但他沒有退。

    他只是凝望著張定邊,輕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張定邊目光中厲芒炸動,緩緩道:「你明白?」他凝如山岳,氣勢壓人,但卻沒有出手。

    秋長風嘴角譏誚:「你當然也知道我不是兇手,朝廷也不見得是,可你一定要把這筆爛賬算在我們身上。」

    葉雨荷錯愕,她聽秋長風說他不是殺死排教教主的兇手,暗中舒了口氣,她信秋長風。可正因為這樣,她反倒不明白,張定邊為何非要認定秋長風是兇手?

    張定邊目光凝冷,輕輕地吸氣,驀地發現,眼前這小子不但武技高明,而且心思更勝常人。

    知道張定邊不會回答,秋長風嘆息道:「因為你想反。你知道金龍訣復出的時候,你就想反了。你知道的當然也比別人要多得多,也知道金龍訣的神力,你一直對當年鄱陽湖一戰耿耿於懷……」

    張定邊終於開口,開口滿是百年滄桑落寞:「不錯,我不服!」

    我不服!

    只是一個「我不服」,就可以道出張定邊多年的心境。

    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很多人一輩子或許只是在爭一口氣,就算天下第一英雄,也不例外。

    秋長風目光也有分感喟,終於點頭道:「我若是你,恐怕也不會服的。」張定邊聞言,微有錯愕,從未想到過秋長風竟會明白他的心境。秋長風目光陡然變寒,森然道:「可你因為一個不服,就要勾結外邦,亂我中原,甚至不分是非地誣陷朝廷殺了陳自狂,不想為兄弟報仇,只想挑動朝廷和排教的紛爭,進而陷黎民於水火、百姓於倒懸,這等行徑,讓我等怎服?」

    他言語鏗鏘,凜然有力。眾人聞之,不由得動容。

    張定邊斜睨了葉歡一眼,緩緩道:「我張定邊不是和他一路,你秋長風要死,葉歡也一樣!」

    葉歡微震,竟還是安坐不動,此人似乎也有鐵打的神經,面對天下第一英雄張定邊,居然也沒有逃避之意。

    秋長風冷笑道:「你認定朝廷是主謀了嗎?你不覺得太過魯莽了嗎?」

    張定邊淡淡道:「能有人證明你們不是殺死陳教主的主謀嗎?」他反問一句,本以為秋長風根本無法置辯,不想秋長風立即道:「有!」

    眾人又驚,葉歡聳眉,就連張定邊都帶分詫異,不解道:「誰?」

    一人輕聲道:「我!」

    眾人望見說話那人,神色中均帶了訝然之意,顯然從未想到過,那人在這種情形下,竟敢站出來講話。

    說話的卻是一直躲在秋長風身後的小乞丐。

    那小乞丐又髒又瘦,年紀不大。他躲在秋長風身後時,別人雖都覺得奇怪,可對其並不留意,但見他站出來昂首的時候,牧六御等人眼中突然現出怪異之色。

    張定邊斜睨著那小乞丐半晌,忍不住皺眉道:「你能證明什麼?」

    那小乞丐站在張定邊面前,沒有絲毫畏懼之意,他雙手一搭,擺出個極為奇怪的手勢。張定邊一見那手勢,目光陡寒。牧六御一見那手勢,臉色劇變,顫聲道:「你是誰?」

    那小乞丐凝望牧六禦,突然一翻手,亮出一面晶瑩剔透的玉牌,那玉牌正面有四尊神獸,反面刻有二十八星,倏然而出時,照得那小乞丐髒兮兮的臉上,突然現出瑩玉的光芒。

    就算是瞎子,都能感受出那玉牌價值連城,絕非等閒之物。可那個小乞丐,怎麼會有這種玉牌?

    張定邊見到那面玉牌,亦是悚然變色。能讓這位老人都變色的玉牌,當然更不簡單。

    那小乞丐只是望著牧六御,森然道:「江上人王,雲中龍王,二十八星,唯我自狂。牧六禦,排教教主星河玉牌一出,如教主親臨,你等見了,還不跪拜?」

    牧六御身軀一震,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可還是屈膝跪倒道:「屬下遵命。」

    莫四方、喬三清見狀,神色猶豫,但也是單膝跪倒,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那小乞丐。

    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那小乞丐使出的是教主親臨的手勢,拿出的是排教中至高無上的星河玉牌,說出的更是排教教主陳自狂當年稱雄排教的口號。

    持星河玉牌者,一直都是排教教主。這小乞丐是何身份,怎麼會擁有排教的星河玉牌?所有人都想不明白。

    可葉雨荷已聽出那小乞丐露出了川中口音。記得秋長風曾提及那小乞丐姓陳,不由得微微變色,暗中想到,難道說這個小乞丐是陳自狂的兒子?

    是陳自狂身死,這小乞丐逃出,來找排法牧六御緝兇?可他為何不直接去找牧六禦,反倒要找到秋長風?葉雨荷想不明白。

    那小乞丐玉牌在手,就如換了個人一般,沉聲道:「牧六御,我以星河玉牌立誓,這次殺死我父陳自狂之人,絕非朝廷主使。」

    牧六御等人聳然動容,不想這人竟是教主之子。

    他們均知道教主有個兒子,可陳自狂多年前早就隱居,他們亦是從未見過陳自狂的兒子,此刻遽見,暗自心驚。

    星河玉牌下,牧六御等人雖有懷疑,但不敢質疑。因為在排教中,若敢對星河玉牌不尊,要受到極為殘酷的詛咒和懲罰。

    喬三清目光閃動,森然道:「如果不是朝廷下的手,又是誰殺害了教主?」

    那小乞丐目光一轉,已落在了葉歡身上。葉歡見那乞丐的目光望過來,不以為意,忍不住笑道:「你看我作甚?」

    那小乞丐目光如火,一字字道:「因為你就是殺死我父親的兇手!」

    眾人大驚。喬三清、莫四方身軀劇震,臉上均露出驚駭欲絕的表情,可瞬間已站在葉歡的兩側,對葉歡形成夾擊之勢。

    葉歡臉上笑容僵硬,亦是不敢相信道:「你說什麼?」

    那小乞丐咬牙道:「捧火會因當年金龍訣改命一事,一直對我排教心懷不滿,被逐到海域時,從未放棄想要報復的念頭。你勾結捧火會,去見我父,暗中下手,然後害死了他。這次前來榮家,裝作做生意的樣子,卻是想要併吞排教的產業。你早就知道,榮家本是排教在海口的根基,是不是?」

    葉歡臉色遽然變得極為難看,喝道:「你胡說什麼。」他手腕一抖,手上的茶杯就向那小乞丐打去。

    那茶杯倏然而出,快如流星,其中還有茶水滿溢,看起來要盡數潑在那小乞丐的臉上。

    不想有一長袖閃電般捲出,將那茶杯倏然吸在長袖之中。

    喬三清出手了,一出手就收了葉歡的茶杯。他那黃白交錯的臉上,露出憤怒的笑容:「原來你是捧火會徒,竟還敢來此,傷手持星河玉牌之人,看來真的是不把我等放在眼中。」他長袖一抖,方才那股茶水倏然噴出,就要衝到葉歡的臉龐。

    那茶水本是綠油油的顏色,但從喬三清袖中噴出,遽然變成黑色。

    葉歡臉上亦黑,倏然爆起急退,差點撞在了牆上,嗄聲道:「你們不要聽他胡說。這是朝廷的詭計。他們殺了你教的教主,取了玉牌,然後故意找個乞丐來混淆黑白,挑撥是非。你們怎能中了他們的詭計?」

    喬三清一怔,一時間無法決斷。就算牧六御,暫時也分辨不出究竟誰是誰非。

    張定邊見狀,心中陡動,喝道:「牧六御,眼下看來,不是朝廷,就是捧火會殺了我教的教主……拿下這二人,再行拷問,不信問不明白。」

    牧六御聽張定邊陡然又承認是排教中人,又喜又驚。喜的是,如今排教教主身死,敵人不明,若得張定邊幫手,排教實力大增。驚的卻是,若真的拷問秋長風,形同造反,這可如何使得?

    見張定邊鬚眉皆揚,就要出手,牧六御大叫道:「張將軍,此事需從長計議。」

    張定邊仰天一笑,陡然間前堂風起雲湧,風雲鞭已握在他的手上。

    「朝廷若未出手害了教主,你們盡可把一切過錯推在老夫身上。若真的證明是朝廷所為,你們再不出手,更待何時?」

    話落鞭起,張定邊一鞭抽向秋長風,喝道:「我抓此人,你們拿下葉歡。」他早就想要造反,亦已算定無論結果如何,此事都對他造反有利。

    無論是不是朝廷殺了陳自狂,排教總歸要反。他如能再拿下葉歡,奪回金龍訣,改變命運,趁機舉起義旗,糾集前朝義士,還可與朱家一戰。

    當年他敗,但不甘心。朱元璋雖死,但江山還在。他張定邊還要搶回本屬於他們的江山。

    風雲突變,張定邊最先出手。

    張定邊一出手,喬三清、莫四方立即出手,聽張定邊之令,出手就要擒下葉歡。

    排教兩大排法怒火熊熊,顯然認定葉歡就是殺死陳自狂的兇手,也可能和捧火會有關。那小乞丐所言,畢竟還是有理有據。

    喬三清出手、解衣,他動作流暢,脫衣如行雲流水般,衣衫在手,天地一暗,轉瞬間就到了葉歡的頭頂。

    行雲——喬三清的行雲之法。

    喬三清以盤水、行雲、布雨三絕名動江湖。他對葉歡並不小窺,因此一出手,就使用他三絕中的行雲。

    與此同時,有電閃,一道藍色的閃電竟先行雲一步,到了葉歡的面前。

    藍電!

    兩大排法一出手,就是動用排教絕學秘技——行雲、藍電,葉歡如何能擋?

    秋長風根本無暇去考慮這個問題,他自顧無暇。張定邊面前,還有哪個會無視張定邊,而去理會旁人的閒事?

    那長鞭一起,如風捲狂雲,倏然而至。秋長風急退,退之前還對葉雨荷說了一句:「你衝出去!」

    他費盡心力,本想憑自己的能力,壓制住排教的騷亂。但張定邊一來,形勢陡轉。他知道難以挽回頹勢,只能另想辦法,暫時離開榮府,再做打算。

    秋長風倏然對那小乞丐出手。只是一探,就一把抓住了那小乞丐,振臂一甩,早將那小乞丐甩出了前堂,甩到庭院之中。

    張定邊此鞭威勢極大,鞭風已將秋長風、葉雨荷、那小乞丐,甚至將鄭捕頭捲在其中。

    秋長風雖在危急之中,可還要先救那小乞丐。那小乞丐事關重大,他若是死了,只怕排教大亂,再也無法收拾。

    那長鞭已到了秋長風的身前,秋長風再次出手,只來得及拎起一張長椅,投在那如潮的漩渦之中。

    喀嚓一聲響,長椅碎裂。

    鄭捕頭見此威勢,早就嚇得腿腳發軟,閉目等死。

    在鞭影威勢陡頓的間隙,秋長風再次出手,卻是一把抓住了鄭捕頭,扔了出去。鄭捕頭摔落在庭院時,還不敢相信,在這生死關頭,秋長風竟還記得他。

    秋長風連擲兩人,卻已錯過了離去的最佳時機。

    張定邊面前,一次失誤都可致命,更何況是兩次?那鞭影如山,來勢雖被長椅止住片刻,但轉瞬之間,再次噴薄,眼看就要將秋長風捲在漩渦之中。

    葉雨荷出劍。

    一劍就刺在漩渦之中。

    葉雨荷本要退卻,因為她已心寒,她曾敗在張定邊之手,本來信心盡去,再難鼓起勇氣和張定邊作戰。秋長風讓她走時,她也知道,局面很難扭轉,她若離去,對秋長風只有好處。因此她立即就走,她本已退出了前堂……

    可她見到秋長風連救兩人時,她的心陡然間火熱,本是冰冷的面容也忍不住動容。

    原來這才是秋長風——生死關頭的秋長風。

    生死關頭,還想著救無辜之人的秋長風。

    她那一刻忘記了張定邊的威猛,忘記了一切的恩怨,忘記了誰是誰非,只知道這種人還在,她又如何能退?

    她立即縱回,一劍刺出,只想為秋長風阻擋片刻,雖死無憾。

    風起,鞭落,劍斷。

    葉雨荷只感覺一股大力擊在了劍尖,如同雷電陡下,擊在劍尖一樣。那精鋼長劍倏然而斷——寸寸而斷。

    張定邊一鞭,如怒海狂潮般吞噬著世間萬物,葉雨荷擋不得,她非但擋不得,反而將自身也置於渦流中心。

    葉雨荷再次心冷,只感覺自己那一刻如狂風中的小草般無助,她甚至已看到閻王向她召喚……

    可她那一刻只是想,不知道秋長風能不能逃出去?

    陡然間一股力道扯住她的手臂,那股力道不鉅,但極為巧妙,只是一撥,就讓葉雨荷倏然陡旋,遽然脫離了漩渦。

    衣袂飄揚,陽光耀映下,葉雨荷急旋而出,仙子般落向庭院。

    秋長風出手,一出手再次救出了葉雨荷。狂風抖捲,吹得他黑髮皆揚,他連救三人,再無能逃逸,那股狂潮已罩住了他的四面。

    他出刀,不能不出刀。

    刀出如霧如夢,如泣如歌,不見刀身,不見刀光,只聽有清音響動,如珠玉落盤。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絃一柱思華年。

    刀如弦,彈的是千里相思。弦有音,歌的是燕趙慷慨。相思起,刀霧濃,濃得如難解的相思血淚……

    長鞭擊在霧中,秋長風吐血,飛身而出,跌落在庭院的塵埃之中。

    他後背衣裂,現出血痕,血紅如豆——相思的紅豆。

    他雖用錦瑟刀擋住了風雲鞭如山的一擊,但終究沒有躲得過那如潮的尾韻,長鞭鞭梢抽在他背心上,竟將他抽出了前堂。

    葉雨荷色變,縱到秋長風身邊,嘶聲道:「你怎樣?」她以背對著風雲,似乎忘記了危險未除,似乎忘記那長鞭抽來,她就要粉身碎骨。那一刻,她只關心秋長風的生死。

    生同生,死同死。

    雲收,風淡,張定邊一鞭擊出,眼中也有光芒閃動。他那一鞭擊出,心中有悔。

    他不想秋長風竟是這樣的人。

    這樣的人,亦是英雄。

    英雄本重英雄。若是多年前,張定邊遇到這種英雄,端會和他痛飲三日三夜,高歌激昂,因為英雄並不常見。

    可到如今,命運捉弄,他卻不能不使手段,最快地擊敗秋長風。他也想堂堂正正一戰,但他沒有時間。

    唏噓百年,留給他的時間已不多了。他未再出鞭,他的目的已達到,秋長風重傷,排教必反。他還要制住葉歡,奪回金龍訣,重整旗鼓,另圖河山!

    張定邊想到這裡,望向葉歡,臉色微變,他沒想到葉歡還站在那裡。

    喬三清、莫四方同時出手攻擊葉歡,葉歡竟能躲得過行雲和藍電!

    行雲在頭、藍電在前時,葉歡臉色發藍,面對排教的兩大排法,就算秋長風在此,也不敢大意,他葉歡也不敢。葉歡瞬間出手,一出手就掀翻了桌案。

    喀嚓聲響,藍電擊在桌案上,一擊而收,桌案爆裂。

    行雲眼看要罩在葉歡的頭頂,可倏然兜住一物,砰的一聲爆裂,喬三清的臉色遽然變得極為難看,手腕一抖,長衫中有木屑落下,紛紛如絮。

    原來電光火閃間,葉歡竟拿起屁股下的木凳,投入到行雲之中,行雲一經引發,威力極大,但粉碎的不過是一個木凳。

    葉歡已在牆旁,臉色蒼白,退無可退。可他畢竟破了兩大排法的行雲、藍電之法。

    張定邊見了,忍不住感慨道:「好,好,英雄出少年!」

    喬三清、莫四方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他們身為排教排法,傲笑大江,多年前就已稱雄天下,如今聯手出擊,還被葉歡躲了過去,傳出去,顏面何在?

    喬三清持衣之手有些顫抖,似乎還不信葉歡竟能破了他的法術,陡然間大喝一聲,長衫倏然再起,竟如烏雲般飛起壓下,眼看就要將葉歡包裹其中。

    葉歡退無可退,竟不閃避。

    就算張定邊看到,都是不由得訝然,不知道葉歡有何方法招架。

    就在這時,有藍電倏起,一閃而逝,沒入了一人的身體,帶出股血紅。

    前堂陡靜,就算張定邊眼中,也露出了難以置信。

    喬三清踉蹌後退,幾乎要退出了前堂這才止步。他想要伸手去捂後心,卻如何也遮捂不住。鮮血點滴,從他的背心流淌、滴下,落在了地上。

    他不再去看那鮮血,一雙眼只是惡狠狠地望著一個人,一個四四方方的人——莫四方!

    莫四方衣襟有血,神色自若。他的藍電一擊得手,就收回到袖中,但袖子還是染了一點鮮血。

    一時拿不定主意而退到庭院,想要置身事外的牧六御,見狀嗄聲道:「莫四方,你瘋了嗎?」

    牧六御見那小乞丐被秋長風擲出,便立即去保護小乞丐。無論如何,小乞丐手持教主的玉牌,他不能不保護。可他在院中親眼看到,莫四方藍電出手,不攻葉歡,反倒擊中了喬三清的後心,重創了喬三清。

    這是怎麼回事?牧六御想不明白。

    葉雨荷見到堂中的巨變,也是錯愕不已。但她顧不了許多,早抱住了秋長風,見到他嘴角溢血,可還睜著眼睛望她。

    那目光……依稀相識。

    不知為何,她從那目光中,陡然間讀懂了什麼。不待多想,就聽葉歡笑道:「他沒有瘋,瘋的是你們!」他手指尖指的正是張定邊。

    從沒有人敢對張定邊這麼囂張,但葉歡竟敢。

    張定邊居然沒有暴怒,他手握長鞭,凝望葉歡良久,終於道:「那小乞丐說得不錯,你是捧火會的人。」見葉歡不語,張定邊冷冷地望向了莫四方一眼:「他被你們捧火會收買了,暗算了排教的教主?」

    莫四方望見那如電的眼眸,退後一步。

    喬三清嗄聲道:「為什麼?」他神色怨毒,但看起來站立都有些困難。

    張定邊不待葉歡、莫四方回答,就冷冷道:「我知道。這天底下總有英雄好漢,也總有齷齪敗類。莫四方身為排教排法,本來地位就高,投靠捧火會,不用問,不是為錢,就是為色。」

    葉歡嘆口氣道:「張將軍果然料事如神。我要是秋長風,就絕不會和你敵對。」

    張定邊目光凜然,緩緩道:「可我想!」

    葉歡臉色陡凝,皺眉道:「張將軍威震天下,當年不過是被宵小暗算,這才退隱。在下知道張將軍的宏圖大志,本想助將軍成事,不知將軍何出此言?」

    張定邊目光森冷,看了眼院內的秋長風道:「他為朱家出力,所行之事,不管對錯,我都會反對。因為大夥各為其主,敵對本無選擇。但他有句話,我還是贊同的。」

    頓了片刻,張定邊才一字字道:「讓祖宗蒙羞的事情,是人都不會做。」

    眾人遽然靜了下來。

    這時,庭院有葉落,風蕭瑟。葉落歸根,就和某些人一樣。

    某些人豈不也如落葉,雖隨風而逝,雖枯萎凋謝,但這輩子總會歸根——歸到自己一直堅持的根!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