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真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風蕭蕭,有落葉凋謝,似乎被榮府中隱泛的殺機所催動,靜然屏息地落在院中的青石磚上。

    晚秋,更寒。

    葉雨荷心冷,手更冷,纖細冰冷的五指緊握冰涼的劍柄,警惕的眼神中帶著分疑問。

    葉歡怎麼會出現?這本來是個圈套?他有什麼目的?榮府究竟有什麼玄機,讓秋長風刻意來此?

    有略帶暖意的手,輕輕按在葉雨荷的手背上。

    手是秋長風的手。

    秋長風望了葉雨荷一眼,只是低聲道:「你自己小心,我只怕照顧不了你了。」他只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就向前堂走去。

    踩著那枯黃的落葉前行,落葉輕輕地呻吟,似乎已預見山雨欲來的變天。日頭高照,但照下來的陽光,似乎都帶分冷意。

    葉雨荷心中卻暖了起來。當她看見葉歡時,極為震驚,感覺落入到了一個前所未見的迷局之中。這個迷局牽扯之廣、詭異迷離,是她無法想象的。她原有的孤單、迷惑,甚至驚懼,都隨著秋長風的一句話化作過眼雲煙。

    她不再感到孤單。她知道,無論如何,秋長風總是和她在一起。

    那一刻,不知為何,她就知道——秋長風原來一直都在關心她。可他為何從來不說,反倒壓抑自己的情感?

    飛快地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背,感覺手背有些熱,臉也有些紅。葉雨荷長吸一口氣,緊緊跟在秋長風身後。那小乞丐亦是不遠不近地跟著秋長風,眼中滿是肅殺之意。

    葉雨荷見了,不由得暗自為秋長風擔心。她早就看出小乞丐絕非等閒人物,那麼他跟來此地,又是為了什麼?

    葉歡終於轉過身來,一樣的散漫不羈,一如既往地略帶倨傲。見到來人居然是秋長風,他竟沒有半分詫異,只是笑道:「秋兄,一別多日,一向可好?」

    他似乎對金山一行,全然忘記。葉雨荷若非親歷了金山血案,又推斷出葉歡可能和忍者是一夥的,怎麼也想不到這人竟是狠辣如斯。

    秋長風竟然也笑了,笑容中帶著分說不出的曖昧,「自從與葉公子金山一別,真可算是日思夜想,不曾想今日能在榮府再度重逢,實乃幸事。」

    葉歡還是安然坐在那裡,見秋長風走到他身前丈外就站住,笑問道:「不知秋兄想我作甚?唉……當初金山之亂,我真沒想到會惹禍上身,如不趁亂趕快開溜,不然真要死的不明不白了。不知後來怎樣了?」

    他態度平和,很是茫然的樣子,葉雨荷見了,幾乎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若葉歡真的是兇手,怎麼還會這麼淡定自若,難道事情還有隱情?

    秋長風收斂了笑容,環看眾人一眼,說道:「後來嘛……燕勒騎死了三十七個,公主失蹤,就連上師都死在了那裡。這個答案,葉兄可滿意?」

    眾人臉色劇變。榮公子亦是駭得面無人色,顯然也沒有想到事態如此嚴重。

    金山之變發生不過數日,消息當然不會這麼快傳到常熟。更何況鎮江知府早就封鎖了這個消息,等閒人等如何能知?

    榮公子顯然沒想到,幫雷三爺出頭,居然得罪了秋長風。方才只是想著補救的方法,哪曾想,秋長風一來就盯上了葉歡,如今又知道上師死了,榮公子如何還敢插話?

    前堂風更冷。

    葉歡竟然還是笑容不改道:「哦……那真是太遺憾了。」

    秋長風心中冷笑,暗想,看榮華富的表情,他顯然不知道金山之事。這個葉歡倒很鎮定,可能早就知道了金山血案的結果。這人身份神秘,究竟是誰?葉歡如此有恃無恐的樣子,顯然是有底氣,可他的底氣究竟何在?

    秋長風心思飛轉,目光從眾人臉上掠過,緩緩道:「雖是遺憾,但今日能見到葉公子,遺憾也能減輕些。」

    葉歡很是秀挺的眉毛聳動了下,神色訝然道:「秋兄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懷疑我是兇手?」

    眾人的心都提了起來,榮華富更是面容駭然。

    秋長風嘴角帶笑道:「你當初也在金山,我若說不懷疑,那是假的。葉公子也知道我很難做,無論如何,也得表示一下。」陡然提高了聲調,「鄭捕頭,把葉公子鎖回衙門問話!」

    他斷然一喝,變臉可說是比變天還快。

    眾人失色,就連葉歡亦是眼中寒光一閃,握著茶杯的手微緊,竟還沒有發作。

    鄭捕頭一直跟在秋長風身後,聞言雖有些錯愕,還是持鎖鏈欲上前捕人。榮公子見狀,急忙走過來道:「秋大人,誤會,恐怕是誤會。秋千戶,葉公子是正經商人,怎麼會和兇案有關呢?」

    鄭捕頭持著鎖鏈,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秋長風笑了,笑容中帶著少有的憎惡之意,「榮公子果然不同凡響,錦衣衛辦案,你竟然也會質疑?松江府的榮家,只怕是嫌自己太富貴了吧。」

    榮華富臉上失色,心中有苦難言。原來葉歡和雷三爺幾乎同時前來榮府,要和榮家做筆買賣。那雷三爺本是華州雷家的主事人,也是當初秦淮河雷公子的父親。榮華富結交雷公子,也無非是想將生意做大,若能和葉歡、雷三爺搭上關係,松江府的布匹在塞北、關外可算是都有了門路。

    這對榮華富來說本是好事,哪裡想到轉眼變成了大禍。

    葉歡如果真與上師之死有關,他榮家如何逃脫了關係?

    一想到這裡,榮華富昂首道:「秋千戶,在下不敢質疑你辦案,但有話好好說……」

    秋長風目光陡寒,緩緩道:「你還太年輕,想和我好好說話不夠資格,你不妨找個能和我說話的出來。」

    榮華富一怔,挺胸道:「榮家的事情,在下還是能擔得起的。」他一直對秋長風忍氣吞聲,可畢竟也是年輕人,見秋長風行事倨傲,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忍不住地來氣。

    秋長風笑了,笑容如針,「你擔得起?你拿什麼擔當?腦袋嗎?當初李碧兒的命案,一屍兩命,若非有人為你求情,你多年前就被流放海外,客死他鄉了。這件事不知道你是否也擔當得起?」

    榮華富臉上頓失血色。

    原來,李碧兒本是順天府一個名門千金。當年榮華富在順天府時,偶遇李碧兒,結下一段姻緣,甚至讓李碧兒珠胎暗結。榮華富結識李碧兒,本是看中了李碧兒的背景,可李碧兒的父親不久之後被貶,榮華富見狀竟將李碧兒拋棄。李碧兒含羞帶憤,竟然懸樑自盡,一屍兩命。

    李父雖被貶,但在朝廷還有人脈,斷然狀告榮華富。朝廷追究,幾乎要因此將榮華富流放,此事在當時雖掀起了軒然大波,但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榮華富自此以後收斂了很多,但每次念及此事,都是心有餘悸。是以當初在秦淮畫舫上,秋長風提起順天府的李碧兒,他才驚懼不已。

    聽秋長風再次提及舊事,榮華富當然知道秋長風的言下之意。案子雖結,但秋長風身為錦衣衛,想要翻案並不困難。

    李碧兒雖是懸梁自盡,但真要追究下來,榮華富也有罪過。

    汗水驟然而出,順著額頭流淌,榮華富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在這時,庭院外有個聲音道:「他擔不起,卻不意味著你可以肆意妄為!」

    眾人詫異,不想這時候居然會有人指責秋長風行事。眾人均向院落望去,只見一個人從院落那頭走過來。

    葉雨荷見到那人時,神色詫異。她雖也算見過不少怪人,但真的從未見過那種怪人。

    那人看起來竟是方的。

    四四方方的一個人。

    那人國字臉,腦袋看起來稜角分明,肩很寬,手臂亦很長,垂下來幾可過膝,也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如同門框。那人走起路來,每一步好像都用尺子量過,一點不多,一點不少。

    他就那麼緩緩地走過來,走到秋長風的面前,方正的臉上不帶一絲表情,可他的眼中,卻帶著無邊的仇恨。

    葉雨荷見到那人眼中的恨意,不由得心中泛寒,因為那恨意顯然是從骨子裡面流露出來的。她實在不明白,這樣的一個人,為何會對秋長風如此痛恨?

    秋長風也在望著那個人,從頭看到腳,從腳看到手,這是他一貫的看人方式。他素來白皙的臉上,又像去了一分血色,更加的蒼白。

    葉雨荷早就留意,秋長風臉色越白,代表事態越嚴重。秋長風如此謹慎,難道他已看出眼前這人並不簡單?

    這人有什麼來頭,居然連朝廷的錦衣衛都不放在眼裡?

    榮華富眼中也露出詫異,他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不知道這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榮府,而且會為他出頭?

    那人盯著秋長風,一字字道:「你說,我說得對不對?」

    秋長風又笑了,他什麼時候都能笑得出來,因為笑本來也是他的一種武器,也是一種掩飾。

    「你說得很對!」秋長風緩緩道,「榮華富擔當不起,我也不能肆意妄為。不但是我,大明律例下,誰都不能肆意妄為!」他目光凝冷,盯在那人的臉上道:「排教的莫四方也不能!」

    葉雨荷微驚,沒想到眼前這個四四方方的人,居然就是排教中權位僅次於教主的排法,亦是和喬三清、簡五斗、牧六御並稱的排教四大排法之一——莫四方。

    莫四方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榮府?葉雨荷越想越是奇怪。莫四方聽秋長風道破他的名姓,有些長方的眉毛不由得聳了下,「榮華富的罪過,多年前就已經贖了,這點你不會不知道。你身為錦衣衛,就算想翻案,只怕朝廷也不會同意!」

    秋長風微笑道:「你莫四方只是排教的排法罷了,大明律例,不是你們排教的規矩。」他笑容中漸漸帶著難言的冷意,遽然道:「鄭捕頭,將榮華富一塊兒拿下!若有不聽號令者,以違抗朝廷旨意論處,格殺勿論!」

    鄭捕頭早就心驚膽寒,他當然知道排教不好惹,可更知道錦衣衛的犀利。

    錦衣衛行事,素來都是代表天子的旨意,這是大明天下,排教眼下雖算大明第一教,可如何能對抗朝廷?

    一想到這裡,鄭捕頭立即出鏈,硬著頭皮就向榮華富的脖頸上套去。

    莫四方神色一凜,手指突然一彈。

    前堂忽然有聲雷響。

    那聲雷響得十分突然。雖過了晌午,日頭偏西,但蔚藍的天空沒有半點烏雲,怎麼會突然有雷響?

    葉雨荷微驚之際,就見到一道藍光從莫四方的手上射出,射在那鐵鏈上。鐵鏈倏斷,那藍光射斷鐵鏈後並不停留,眼看就要射到鄭捕頭的喉間。

    鄭捕頭大驚失色,甚至連反應都沒有,只能等死。陡然間,有道綠絲突現,後發先至,居然纏上了那道藍光。

    然後就是「啵」的一聲響,綠絲炸裂成灰,可那藍光色澤一黯,回到了莫四方的指尖,消失不見。

    鄭捕頭額頭見汗,還是有點茫然,不知道那藍光驚雷究竟是怎麼回事,但他知道是秋長風救了他一命。

    灰燼散落,可方才的光電似乎都落到了秋長風和莫四方的眼中。

    莫四方雙眸中寒光閃動,恨意更濃,但也帶了分驚懼之意。他實在沒有想到,這個錦衣衛,一出手就能破了他的藍電!

    他看得明白,秋長風用的不過是尋常馬藺葉子。可就是這尋常的葉子,用在秋長風之手,居然有如此神通?

    排教中四大排法各有所長,喬三清以盤水、行雲、布雨等絕技稱霸水上,莫四方卻以驚雷、藍電、洞天之術稱絕排教。

    當年莫四方只以驚雷、藍電之法,就連殺昔日與排教爭奪水路控制的十七大敵,甚至連當年洞庭湖號稱「天上猖狂、湖中龍王」的江如龍都被他藍電擊心,一擊而殺。

    莫四方剛才就是用驚雷之法先聲奪人,然後藍電擊出。殺鄭捕頭用這種法術,倒是殺雞用牛刀,但他更想先聲奪人,警告秋長風,這裡畢竟是江湖,並不是錦衣衛隨便插手的地方。

    不想,秋長風竟用一條馬藺葉就破了他的藍電。

    莫四方神色沉冷,可心卻忍不住地狂跳。他終於發現,眼前這人不但是錦衣衛,而且是個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秋長風破了藍電,神色中反倒帶了分肅然。他緩緩道:「莫四方,我知道你不差。」

    莫四方只是冷哼一聲,知道這時候秋長風絕不會沒事讚他,他在等秋長風的下文。

    果然,秋長風又道:「你雖不錯,但驚雷、藍電、洞天之術,也奈何不了我的。你除非能殺了我。不然,此事傳出去,你們就是在和朝廷作對,我只怕排教會因此事有滅頂之災。你真的還如此自負,要把一切後果擔起來嗎?」

    莫四方變了臉色,他似乎也意識到後果的嚴重,忍不住遲疑。

    秋長風斜睨向葉歡,見葉歡還和沒事人一樣坐著,緩緩道:「今日我只拘葉歡、榮華富二人回衙門問話,與旁人無關。榮華富若是無罪,自然會放……」

    葉歡臉色變冷,竟還能一聲不吭。

    秋長風有些詫異,搞不懂葉歡為何還能如此鎮靜。秋長風正待開口,就聽一蒼老聲音道:「莫四方一個人的確留不住秋大人,可若是加上我這個老頭子呢?」

    那聲音從庭院處響起,眾人又是一驚,向庭院處望去,只見到庭院裡空空蕩蕩,除了立著那個年邁的管家外,再無他人。

    方才是誰說話?

    難道竟是那七老八十、駝背白髮的管家?

    葉雨荷有些不信,卻見榮華富又驚又奇,正望著那白髮蒼蒼的管家。別人聽不出那蒼老聲音是誰傳出,可榮華富自出生就聽過這種聲音,如何分辨不出?

    說話的正是那駝背斜肩的蒼老管家!

    秋長風也在望著那管家,瞳孔突然暴縮,許久才道:「牧六御?」

    那管家本躬身彎腰,看起來頭都快要垂到地面了,聞秋長風發問,陡然放聲長笑,挺直了腰身道:「不錯。不曾想這麼多年來,還有人認得老夫!」

    他一挺腰身,才顯出身材高大,竟如天神。臉上雖還是皺紋如木,但豪氣飛揚,哪裡還有方才垂暮管家的半分影子?

    就算榮華富見到,都是駭然失色。他自記事起就知道,這管家一直在榮府,從未見到這管家直起腰身。他父親一直留著這管家,榮華富很多時候還以為父親是在可憐這管家,哪裡想到過,這個老人竟是排教的牧六御!

    牧六御為何屈身榮府,榮華富也想不明白。

    秋長風目光已經瞇成線,看看莫四方,望望牧六御,緩緩道:「不過這些年來,你等和朝廷一直相安無事,為何老了老了,偏要和朝廷過不去呢?」

    莫四方怒道:「是你們和我們過不去,竟還倒打一耙!」

    秋長風目光閃動,略帶奇異,「我們和你們過不去?」

    牧六御突然一擺手,阻止住莫四方的下文,說道:「秋大人,當年榮華富的確不對。但他早就受了懲罰,老夫不到不得已,也不想和秋大人動手。」

    他本是狂放,遽然間變得恭敬起來,不由得讓葉雨荷感覺很是奇怪。

    秋長風淡淡道:「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也不想和你們動手。但你們若是阻撓朝廷辦事,什麼事情就都說不準了。」

    莫四方才待怒喝,牧六禦長吸一口氣,突然道:「難道秋大人不肯放過榮華富?」

    秋長風眼中厲芒一閃,緩緩道:「我並非想要為難他,只想鎖葉歡回去問話罷了。榮公子若阻撓官家做事,我就會鎖他回去。」

    牧六御道:「他若不再阻撓秋大人呢?」

    秋長風嘆口氣道:「我其實很忙,並沒空管太多的閒事。」

    牧六御極為老辣,如何聽不出秋長風的言下之意,立即道:「那請秋大人走吧。帶葉歡走。」

    葉歡倏然變了臉色。

    莫四方叫道:「老牧,你這是什麼意思?」

    牧六御臉色一沉道:「事實未明之際,我不想節外生枝。四方,你難道不知道和朝廷作對的後果嗎?」

    莫四方雖是憤然,但好像對牧六御頗為敬畏,竟不再反對。

    秋長風一笑道:「牧老果然明白事理……」轉望葉歡,秋長風目光如錐,才待開口,就聽到咚的一聲大響,忍不住回頭一望。

    榮府的兩扇大門倏然倒了下去,一人走了進來。

    葉雨荷望去,眼中不由得又露出訝然之意,莫四方固然很怪,可進來那人比莫四方更怪。莫四方怪在長相,那人卻是怪在舉止。

    那人竟扛著根木頭走了進來。

    木頭長約丈許,合抱之圍,一眼看去,只怕有數百斤的分量。兩個彪形大漢扛這木頭,恐怕都要踉踉蹌蹌,可那人扛在肩頭,竟行若無事。

    長木上還有水滴流淌,似才從水中撈出來一般。

    那人扛著木頭,一直走到了前堂,將那巨木豎起,砸在了地上。青石磚面陡裂,那木頭竟然戳入地面半尺,立在了地上。

    那人卻不魁梧,臉上白一塊、黃一塊,戳木立地後,一字一頓道:「誰都不能走,秋長風更不能走!」

    秋長風眼中閃過分驚凜,半晌才道:「喬排法上次匆匆一別,這次也要留客嗎?」他早已看出,扛木前來那人,正是在江上和捧火會激戰的喬三清!

    葉雨荷又是一震,臉露詫異之意。入榮府之前,她還只是以為秋長風小題大做,可這一炷香的工夫,榮府竟接連來了排教的三大排法,實在讓葉雨荷意料不到。

    喬三清、莫四方、牧六禦齊聚榮府,難道說,排教本身,就有驚天的事情發生?不然這平日難見一個的排法,為何竟有大半數聚集此地?

    喬三清冷望秋長風道:「你不是客!」

    秋長風緩緩地吸氣,還能笑得出來道:「不是客是什麼?」

    喬三清五指如鉤,用力一握,深入那巨木之中。他凝望秋長風,臉色突轉激動,厲聲喝道:「你是敵人!我們排教的敵人!眼下排教上上下下,無不想食你肉,啃你骨。你今日要想離開這裡,勢比登天還難!」

    他聲音淒厲森然,就算葉雨荷聽到,都不由得心中泛寒。她不懂喬三清為何對秋長風這般痛恨?

    秋長風也是不懂,但還能鎮靜地問:「為什麼?難道是因為我對榮華富不客氣?」

    喬三清目光厲然,冷笑道:「秋長風,事到如今,你何必還在這裡裝模作樣?你殺了我教教主,還敢來此,難道真的視我等於無物?」

    一言既出,四座皆驚。

    排教的教主死了?秋長風殺了排教教主?這怎麼可能?

    那雷三爺震驚當場,葉雨荷亦是難以置信此事。葉歡只是看著那小乞丐,皺著眉頭,因為他也弄不懂秋長風帶那小乞丐前來的目的。那小乞丐卻只是望著腳麵,但衣袂無風自動,顯然心情極為激動。

    葉雨荷震驚中回過神來,望見那小乞丐的舉止,更是奇怪。她暗想,那小乞丐本來是要請秋長風帶他來見牧六禦的,為何牧六御現了真身,那乞丐卻不去相認?

    看起來,這裡的所有人,竟然都有秘密。葉雨荷想到這兒的時候,心中更是凜然。可不由得又想,我其實也有秘密,只是不能對旁人說罷了。

    見到面對三大排法、略顯孤單的秋長風,葉雨荷突然想到,若秋長風真的殺了排教教主,這三大排法肯定要取秋長風的性命。秋長風雖然武功高強,但如何能面對這三人的圍攻?到時候,秋長風有難,她該如何選擇?

    幫是不幫?

    低頭望了下手掌,心中還能感覺那掌背的熱力,葉雨荷有些發呆,可早就有了決定。

    秋長風立在那裡,似被喬三清所言震驚。沉默半晌,忍住向那小乞丐望去的衝動,終於道:「我為何要殺排教的教主?」

    他見牧六御皺眉、莫四方雙拳緊握、喬三清憤然,只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排教教主死亡的消息確實無誤,而且這幾人顯然早已知情。他見到那小乞丐的時候,就意識到排教有大事發生,卻根本沒有想到過,排教的教主竟然死了。

    他肯幫那小乞丐,只因為那小乞丐交給他的信上雖沒字,但信紙卻是朝天紙,而那朝天紙內獨有的暗紋在告訴他一件事,一定要幫這乞丐。

    這是秋長風的秘密,和一個人早就約定的秘密,他並沒想到會在這時看到這個約定,但他義無反顧地執行,因為他知道那人如此行事,必定有那人的用意。

    正盤算時,喬三清冷笑道:「你何必故作不知?你要殺我教教主,不過是奉上命行事,因為你們要取一件東西……」

    秋長風皺眉問:「要取什麼?」

    只是頓了片刻,喬三清就一字字地吐出了答案:「那件東西就是——夕、照!」

    夕照?又是夕照!

    葉雨荷本來一直沉默,聽到這裡,終於忍不住問道:「什麼是夕照?」

    喬三清冷然不語,莫四方、牧六御亦是肅然的神色。在葉雨荷正以為絕不會得到答案的時候,葉歡突然笑道:「在下倒是知道夕照的。」

    葉雨荷微怔,見眾人沉默,還是不由得開口道:「你知道?說來聽聽。」她一方面倒真的想聽聽夕照是什麼,另一方面卻是想為秋長風拖延時間,可同時她又奇怪,這個葉歡究竟是什麼來頭,怎麼會無所不知?

    葉歡聞言,斜睨秋長風一眼,微笑道:「我倒是想說,但怕有人不會同意。」

    莫四方悶聲道:「你若知曉,不妨說說,也讓秋長風死得心服口服。」

    葉歡微笑道:「其實,秋兄想必早就知道了夕照,不然為何會到這裡?秋兄若不說,我不妨說說了。」

    秋長風依舊平靜道:「我其實什麼都不知道。葉公子若能破解謎團,當然更好。」他被指責殺死排教教主,說不定立即就會被人殺死在這裡,竟然還是鎮定如初,在場眾人除葉雨荷外,無不感覺此人深沉老辣,迥異常人。

    莫四方見秋長風如此,喝道:「你還在故作糊塗嗎?你若不知夕照何用,為何會殺死教主?」牧六禦低聲道:「先聽葉歡說完再說。」

    原來排教教主被害只是不久前的消息。牧六御得知消息後大驚失色,傳出排教密令,找排法商議對策。牧六御遠在蘇州府,排教教主卻是在川中遇刺,兇徒究竟是誰,牧六禦開始並不知情,但牧六御隨後接到喬三清的千里傳訊,說此事只怕和捧火會抑或朝廷有關!

    牧六御聞言失色,不解究竟,這才約喬三清、莫四方等人在此見面,至於為何會選在榮家,這三人倒均是心知肚明。牧六御在排教中資格最老,對夕照也有所聞,因此他聽聞朝廷可能參與其中,更是謹慎。

    誰都知道,無論排教、捧火會還是青幫,就算人數眾多,但遠不能和朝廷作對。若朝廷真的下旨剿滅,任憑哪個幫會,絕不可能存活下來。

    因此,牧六御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並不想和秋長風鬧翻。可喬三清、莫四方看起來早認定此事是朝廷所為,又覺得秋長風必定參與此事。牧六禦心中有所擔憂,還盼藉此拖延一下時間,再做出更有利於排教的決定。

    葉歡見眾人不再反對,手指輕叩桌案,微笑道:「夕照是和金龍訣有關的。金龍訣一事,我在金山已說過一段,但只說結果,卻沒說源頭,想必葉姑娘並不知情。」

    他只說葉雨荷不知情,言下卻暗指秋長風對很多事情清晰明瞭,謀殺排教教主一事,也是秋長風受命朝廷所為。

    眾人又變了臉色,只有秋長風還立在那裡,神色不變。無論多麼險惡的環境,秋長風只明白一點,冷靜最為重要。

    葉雨荷聽出了葉歡的言下之意,想向秋長風望去,終於強自忍住。她驀地察覺,直到如今,她對秋長風並不知曉多少。

    葉歡繼續道:「金龍訣可以改命一事,葉姑娘當然知道了。但金龍訣如何改命,又如何落在明太祖手中,葉姑娘恐怕並不知曉。」

    葉雨荷悚然動容道:「難道你知道?」秋長風固然秘密不少,但眼前這個葉歡看起來,藏有的秘密還在秋長風之上。

    葉歡緩緩點頭,又搖頭笑道:「我知道的不過是傳說,究竟如何,卻不敢肯定。」他頓了下,繼續道:「世人只知曉明太祖能取天下,文臣仗著劉伯溫和宋濂等人,武將依賴徐達、常遇春等人,卻罕有人知曉,除了這些世人知曉的人物外,還有一群神秘的奇人異士幫助太祖出謀劃策,這才讓明太祖取得天下。」

    葉雨荷錯愕,只覺得往事悠悠,自有詭異,半晌才道:「還有哪些高人幫助太祖呢?」

    葉歡目光閃爍道:「其中就有劉伯溫的師父——九江道人黃楚望,袁珙的師父——一個詭異的僧人別古崖,武當真人張三豐,冷謙、彭瑩玉和張鐵冠等人。」

    葉雨荷吸了口涼氣,半晌無言。

    葉歡說的這些人物,她雖對一些人很是陌生,但其中的一些人,卻是大名鼎鼎、如雷貫耳。

    且不說誠意伯劉伯溫、武當真人張三豐,就說袁珙,也是大明的一個赫赫有名的術士。傳說袁珙幾年前死去,也有人說袁珙得道成仙屍解,具體下落,眾說紛紜。但袁珙此人的相人之術,的確駭人聽聞。他相人一面,就能斷其生死富貴,百相百驗,被人稱作活神仙,這樣一個人的師父——別古崖,也幫過太祖取天下?

    葉雨荷一時間只感覺往事如煙,心情激盪。但她早就想到,葉歡不會無的放矢,說的這些人,肯定和金龍訣、夕照有關。

    葉歡道:「不過除了張三豐外,餘眾反倒不如劉伯溫、袁珙有名,事蹟更是寥寥,甚至只有個名字流傳下來,想必你很奇怪此事吧?」見葉雨荷不語,葉歡徑直說道:「這些事說奇很奇,但說穿了,無非是因為明太祖的緣故。明太祖取了天下,黃楚望等人怕太祖猜忌,這才紛紛歸隱,明太祖刻意掩蓋金龍訣的往事,又在洪武四大案中,屠殺了許多知道這些事的人,因此後人噤聲,知道往事的越來越少,甚至對黃楚望等人的事蹟都不明了。」

    葉雨荷臉色微變,半晌無言。她當然也知道洪武四大案,知道那四大案中,死了十數萬人,大明朝中重臣更是傷亡慘重,別人都說那是朱元璋為了鞏固江山所為,葉雨荷哪裡想到過,此事竟和金龍訣有關。

    葉歡見葉雨荷臉色迷惘,笑道:「我知道以葉姑娘的聰明,肯定猜出我說的那些人,和金龍訣有關。我不妨再直接一些,告訴你一件事情,劉伯溫的師父黃楚望,別人都知道他是九江道士,神出鬼沒,卻從不知曉,當年黃楚望曾是排教的教主!」

    葉雨荷失色,忍不住啊出聲來。

    那一刻,她心中震驚無與倫比,從這一句話中,陡然想到了太多的事情。不待她多說,葉歡就逕直又說出了幾個真相:「而袁珙的師父別古崖,聞言卻是青幫的頭領,張鐵冠、冷謙二人,亦是青幫的首腦人物!」

    葉雨荷不由得道:「那彭瑩玉、張三豐呢?」

    葉歡笑笑,「那彭瑩玉本是捧火會中人。至於張三豐,倒是和青幫、捧火會、排教沒有關係,他一直置身在外,很少有人探得他的底細。但毫無疑問,對於金龍訣,張三豐卻是最知曉的一人。」

    葉雨荷心中震顫,幾乎不能言語。她也知道,張三豐還活著,幾乎有兩百歲的年紀。她還聽說天子朱棣曾幾次召見此人,張三豐卻均是不見。難道說朱棣要見張三豐,也和金龍訣有關?

    傳說中,彭瑩玉本來食素捧火,曾推舉徐壽輝起事。葉雨荷聽葉歡說及往事的時候,就意識到彭瑩玉可能和捧火會有關,哪知這些人聚集在一起,竟都和金龍訣有聯繫,又怎能不讓葉雨荷怦然心動,只想聽個究竟?

    葉歡點頭,斜睨秋長風一眼,緩緩道:「不知道這些事情,秋兄是否知曉?」

    秋長風竟還能鎮定如常,淡然道:「今日蒙葉公子揭穿,這才知曉更多。但我實在不解,這些事情,葉公子如何知曉?」

    葉歡哈哈一笑道:「我如何知曉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多事情,你們雖想隱瞞,但天日昭昭,終究有真相大白的時候。當年黃楚望、別古崖、彭瑩玉三人,均是世間罕見的奇人。大元鐵騎之下,為穩固江山而禁止中原人習武藏械,屠殺天下武人,天下幫會本來勢微,但這三人橫空出世,分別重振排教、青幫和捧火會,以長江、黃河等元朝很難控制的地方為基地,逐漸割裂元朝的命脈,這才能讓劉福通、徐壽輝、張士誠、朱元璋等人的勢力逐漸擴大,以爭取天下。而黃楚望、別古崖、彭瑩玉三人雖均有大才,卻無稱王稱帝之心,於是決心選出一人為帝。彭瑩玉選的是徐壽輝,別古崖因為朱元璋曾經師從於他,倒是很看好朱元璋的。請你們不要忘記了,朱元璋本來也是個和尚。」

    就連牧六御、喬三清等人,也被往事吸引,神色各異。他們雖是排教的排法,對於這些往事,或有所聞,但知之皆不詳。

    葉雨荷更是吃驚,暗想,怪不得朱元璋在短短數年就能縱橫天下,所向披靡,原來曾得青幫的幫助。

    葉歡又道:「朱元璋、徐壽輝分別得青幫、捧火會的幫助,勢力漸大。其實當年捧火會亦是遍佈中原,食素捧火,聽說源自宋朝方臘一部,早在隋唐就有淵源,勢力剽悍,一時無二。」

    葉雨荷皺眉道:「可他們後來為何都流落海外,在中原反倒不聞其消息呢?」

    葉歡冷笑道:「這當然要拜朱元璋所賜了。」他初時稱呼明太祖,現在轉稱朱元璋,明顯帶分痛恨之意。

    秋長風本來如同入定的老僧,這時聽了,心中微動,突然想到,這人口口稱呼明太祖,若是中原人,不必非得加個「明」字。他早就懷疑葉歡並非中原人士,亦不太可能是朱允炆的人。朱允炆雖被朱棣趕出金陵,畢竟是朱家子孫,他的手下怎麼會對朱元璋如此痛恨?難道說……這個葉歡是異族之人?這般舉動是想對大明不利?

    秋長風心思飛轉,琢磨著局勢,聽葉歡又道:「本來徐壽輝勢力坐大,隱成天下的霸主。這時候大元勢衰,眼看爭鬥就要轉到朱元璋、徐壽輝的身上。排教黃楚望不忍見中原百姓相殘,這才想要調停朱元璋、徐壽輝等人,可天下只有一個,誰肯出讓呢?這時排教勢力掌控長江流域,也正是徐壽輝、朱元璋要爭奪的領域,排教的黃楚望,居在中立,對兩股勢力的強弱均衡,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因此徐壽輝、朱元璋均要爭取黃楚望的支持。」

    葉雨荷早被往事吸引,雖然知曉了結果,還是忍不住地問道:「結果黃楚望就幫助了朱元璋嗎?」

    葉歡笑容中帶分哂然:「葉姑娘果然聰明……」

    葉雨荷聽葉歡對自己一直很是客氣,微有奇怪。雖對葉歡還有警惕之意,但對他的敵意卻少了很多。

    秋長風突然冷冷道:「葉捕頭再聰明,可還是個捕頭。你擾亂大明江山,殘害天下百姓,我等就要將你繩之以法,絕不姑息!」

    葉雨荷心中一凜,知道秋長風提醒她,莫要被葉歡麻痺。

    葉歡留意著葉雨荷的臉色,微微一笑道:「清者自清,何必多言。」他又回到原先的話題,繼續說道:「當初黃楚望的弟子劉伯溫並未出山,顯然也是和黃楚望一樣的心思,不想陷入爭霸之變。但朱元璋顯然早知道劉伯溫和黃楚望的關係,因此虛假地效仿當年三國劉備的舉動,三顧茅廬,請劉伯溫出山。劉伯溫被朱元璋假意所動,因此在左右排教的事情上,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葉雨荷早知道結果,可對其中的關鍵還是不明了,不由得道:「那金龍訣呢,和這事有什麼關係?」

    葉歡解釋道:「金龍訣有改命之用,而黃楚望當時就掌控著金龍訣!」

    葉雨荷震撼,終於知曉金龍訣的來由,聽葉歡又道:「黃楚望被劉伯溫說動,因此聚彭瑩玉、別古崖一起,在采石磯請金龍訣一斷天下的命運。但請金龍訣,涉及命數一說,是以折壽為代價的。黃楚望為了天下,甚至不惜折壽,終於打動了彭瑩玉、別古崖。三人決定,在采石磯用金龍訣照出真命天子,決出天下的命運。真命天子若出,餘眾不得違逆,一定要投靠真命天子,共抗大元。」

    葉雨荷不由得道:「後來金龍訣出現,就認定朱元璋是天命所歸的真龍天子了嗎?」她是想當然地一問,不想葉歡的答案出乎她的意料:「你錯了,真龍是徐壽輝!因為當初徐壽輝紀律嚴明,手下精兵能將無數,得天下所望。」

    葉雨荷出乎意外,蹙眉道:「可事實證明,是朱元璋坐擁了天下。」

    葉歡冷笑道:「這當然要拜黃楚望所賜。因為當初劉伯溫苦苦哀求黃楚望,說朱元璋才應是天子,眾望所歸,若能一統天下,是天下百姓的幸事!而朱元璋一統天下,肯定能善對排教,黃楚望被劉伯溫打動,為排教著想,雖在采石磯知道徐壽輝是真主,但不顧盟誓,竟然動了手腳,通過金龍訣改動了朱元璋、徐壽輝的命運!」

    葉雨荷聽得目瞪口呆,幾乎和聽神話一樣,再不能言語。

    改命,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原來真的會存在?金龍訣不但改了人的命運,還改了江山的命運?

    良久後,葉雨荷回過神來,苦澀道:「那後來呢?」

    葉歡淡淡道:「後來的事情,想必葉姑娘都已猜出來了。徐壽輝勢力本來極為強大,但採石磯一事後,立即勢道衰退。捧火會的宗主彭瑩玉因黃楚望所為激憤,和朱元璋死戰,結果被朱元璋所敗,戰死疆場。徐壽輝憤然為彭瑩玉報仇,和朱元璋決戰採石磯,被朱元璋派高手行刺,死在采石磯。」

    葉雨荷知曉往事,辯解道:「可人家都說,是陳友諒在采石磯弒主殺了徐壽輝。」

    葉歡冷笑道:「人家都說的,就是真的了嗎?朱元璋自詡是真命天子,天命所歸,當然要對往事掩蓋,將徐壽輝說得昏庸不堪,將陳友諒說得大逆不道。這歷史,本來就是勝利者所書罷了。朱元璋本性殘忍好殺,若是陳友諒取得天下,估計朱元璋的身後史記,絕不會比陳友諒強到哪裡。當初,朱元璋擁韓山童為天子,後奉韓山童之子韓林兒為帝,可朱元璋後來淹死舊主韓林兒,製造洪武四大案,冤殺十數萬無辜的子民,這樣的人,誰能說是仁君?」

    葉雨荷默然,感覺葉歡說的雖偏激,但也不無道理。往事曲折如煙,迴旋動魄,雖是和她無關,但她也被其中玄秘吸引,不由得聽了下去。可聽所有的往事講完,葉雨荷突然想起最關鍵的一事:「金龍訣又和夕照有什麼關係?」

    葉歡看了秋長風一眼,並不徑直回答,只是說:「捧火會自朱元璋稱帝後,一蹶不振,被朱元璋大肆殺戮,退居海外。可朱元璋畢竟是改命所為,品性殘暴,只怕黃楚望又會改命,動搖他的江山,因此暗中亦對排教下手。當初洪武四大案,牽連無數,其中官員卻有大半人本身和排教之人有關聯。」

    葉雨荷聽得心驚肉跳道:「那黃楚望就坐視朱元璋下手嗎?」

    葉歡冷笑道:「黃楚望作繭自縛,雖想再次改命,卻有心無力。因為改命不但要有金龍訣在手,而且還要三物輔助才能發揮作用。」

    「哪三物?」葉雨荷立即問道。

    葉歡臉上現出詭異神秘之意,凝聲道:「那三物就是……夕照、離火和艮土!」

    葉雨荷錯愕,震驚金龍訣果然和夕照有關,可夕照是什麼,她還是一無所知。幸好葉歡繼續說了下去:「夕照和金龍訣一直都在黃楚望之手,而艮土是在青幫別古崖之手,離火本是彭瑩玉掌控。金龍訣改命之能雖是不可思議,但必須夕照、艮土、離火齊聚才能發揮作用。那時候彭瑩玉早死,離火流落海外,黃楚望想改命,也是不能了。」

    葉雨荷忍不住向秋長風望了一眼,見他居然還是無動於衷,真搞不懂他是不信,還是早知道這些事情。

    陡然想到疑點,葉雨荷質疑道:「朝廷若真對排教下手,為何如今排教還是如此興旺?只怕你說的也是大有問題。」

    葉歡哈哈一笑道:「葉姑娘能有此問,可見極有頭腦。其實這其中還另有玄機罷了。當初黃楚望雖為朱元璋改命,但始終不肯盡信朱元璋為人,因此留下後手。在這之前,已經讓朱元璋立誓,稱帝後,必須善待青幫、排教,甚至對捧火會也不能趕盡殺絕,不然必遭天譴。朱元璋不聽,亦不相信,暗中對排教下手,因此他就遭到了報應。他遭到報應後,終究不敢再逆天行事,只能和排教、捧火會及青幫達成默契。自此後,不再對這幾個幫會下手。」

    葉雨荷駭然道:「他遭到了什麼報應?」

    葉歡望向秋長風道:「這點秋兄應該知道了。」

    秋長風一直沉默,聞言還是搖頭道:「我還真不知道太祖有什麼報應。」

    葉歡大笑道:「你不是不知,而是知道了也不敢說罷了。朱元璋倒行逆施,因此他的親生兒子……太子朱標英年暴死!朱元璋本寄託了畢生心血,希望朱標能得承大統,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這還不算報應嗎?他不肯認命,又立了朱標之子——朱允炆繼承大統,但不過幾年的光陰,朱允炆又被趕走,不讓朱元璋如願,這也算是報應吧?日月歌第二句說的‘千金易求諾難改……’就是說的這件事情,朱元璋雖有天下千金,但要改諾言,還是難於登天!」

    葉雨荷又驚,秋長風也變了臉色。

    日月歌將這些事情說得如此神準,實在不可思議。原來冥冥中,都不過是天意早定。

    葉歡笑聲不止,對葉雨荷道:「我還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你若知道後,就明白所有的一切了。」

    葉雨荷忍不住道:「什麼秘密?」

    葉歡道:「你恐怕還不知道,大明的黑衣宰相姚廣孝,本來是黃楚望臨死前收的弟子,亦是別古崖的門下。因此他一直是亦僧亦道的打扮,以示不忘師恩。對於金龍訣的一切,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當初在金山寺,其實對一切早就心知肚明,故作不信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

    葉雨荷臉上變色,對葉歡所言的一切難以置信,但不能不信。

    金龍訣之事,已近神話,改命之說,更是荒誕不稽。

    可更荒誕的是,這些事雖是離奇,卻均是有根有據,曾經發生,但從未有人將所有的事情串聯起來。

    一想到這裡,葉雨荷就忍不住地渾身發冷。

    葉歡笑聲收斂,冷望秋長風道:「秋千戶,到現在,不知道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秋長風是聰明之人,聽到所有的一切,心中的震駭亦是不言而喻。

    所有的一切,他到現在終於想明白了。

    可越明白,越震駭。

    金龍訣的確有改命效用,但必須要夕照、離火和艮土加在一起,才能發揮。

    夕照在排教,離火在捧火會,艮土卻在青幫之手。

    金龍訣最終還是落在朱元璋之手,究竟怎麼落在朱元璋的手上,應該還有波折。或許黃楚望和朱元璋達成協議,黃楚望以金龍訣獻給朱元璋,以示從來沒有爭奪天下之心,或許朱元璋是從黃楚望手中搶了金龍訣,不想別人再改他大明江山的命運。

    但無論如何,金龍訣還是落在朱元璋手上。朱元璋遭到黃楚望的警告、被命運所攝、因為太子朱標之死,不敢再對青幫、排教和捧火會下手。

    可朱元璋為何不索性毀去金龍訣呢?

    或許因為誓言約束,或許因為他不捨得,或許因為他還想把金龍訣留給子孫。

    沒有誰的基業能萬代長存,朱元璋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因此他還是把金龍訣留給了朱允炆。朱元璋因為改命得到天下,因此他希望後代子孫若是碰到了危機,還能依仗金龍訣再扭轉命運。

    朱允炆明白這個秘密,姚廣孝也知道這個秘密,自然而然,朱棣也知道這個秘密。

    朱允炆或許本來不信的,因此他一直沒有動用金龍訣。或許是還來不及動用的時候,就被叔父朱棣搶了江山,逐出了金陵。但朱允炆還是期冀用金龍訣改命,重新取得江山。

    姚廣孝雖然幫朱棣趕走了朱允炆,取得了天下,但當然知道還有隱憂!

    這隱憂就是金龍訣。

    這些年來,大明風平浪靜,一直相安無事。誰知道日月歌一出,揭發了當年的事情,緊接著所有的事情就如火山噴發一樣,難以遏制。

    劉伯溫當年也參與了采石磯改命之事,或許就是從中得到了什麼啟示,才寫下了能預言後事的日月歌。

    姚廣孝一直尋不到朱元璋的金龍訣,但他從所發生的事情中猜到了朱允炆的用心,立即趕赴金山,本想阻止預言再現,不想適得其反,反倒重現了金龍訣。

    日月歌預言天命,姚廣孝也不能違背天命,因此身死。但姚廣孝臨死前,知道要保朱棣江山、遏制金龍訣改命的關鍵是在三物。

    夕照、離火和艮土。

    不能得到金龍訣,索性毀了它。因此姚廣孝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讓秋長風毀了夕照。或許姚廣孝毀了夕照的念頭,並非一朝一夕,但他知道此事必會引發軒然大波,因此一直沒有下手。姚廣孝留下遺命前,或許早就讓人去排教教主那裡,索要過夕照。

    只要夕照在手,朱棣、姚廣孝就不怕朱允炆翻雲覆雨。

    可排教教主多半不肯,他們留著夕照,還能遏制朱棣,若是送了夕照,只怕朱棣就下手毀了排教。

    所以,朱棣就派人殺了排教教主,不想金龍訣改命!這本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莫四方、喬三清多少知道些往事,因此才認定是朝廷要對排教下手了。

    秋長風想到這裡,只感覺雙肩擔負著山岳,壓得他幾乎直不起腰來。

    莫四方雙拳緊握,惡狠狠地望著秋長風道:「你其實都知道的,是不是?我教教主,就是你們殺害的,是不是?你們早想對我們排教下手,斬草除根,是不是?」

    他一連三問,咄咄逼人,秋長風一個都回答不出。就算是葉雨荷,也感覺這件事是朝廷所為,秋長風在其中,不過是枚棋子罷了。

    秋長風突然笑了,笑容中帶分譏誚:「我知道現在怎麼說,你們都不會信我,對不對?」

    牧六御不語,喬三清沉默,莫四方立即道:「不錯。我們只信事實,因為別人實在沒有要殺教主的必要。」

    秋長風嘆口氣道:「你們這麼想,我也理解。我不想多說什麼,但我只想提醒你們一句,這件事極為隱秘,甚至連我都不知道,朝廷就算派我行事,當然也不會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及,葉歡怎麼會知道所有的事情呢?」

    眾人一怔,不由得都望向了葉歡,目光存疑。

    不錯,這一切真的是極為隱秘,就算牧六御等人,對於這些事情,也不過只知道少許,難以得知全貌。

    知道這件事的人,多半已死了。

    恐怕眼下知道這件事的,只有捧火會、排教和青幫的首要人物,還有朱允炆、朱棣和姚廣孝。葉歡年紀輕輕,為何能知道這麼多的隱秘?

    秋長風看到眾人存疑,淡淡道:「這些隱秘,我其實很多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件事情,葉歡蓄意和大明作對一事,應和東瀛有關……」

    眾人凜然,牧六禦更是臉上色變,嗄聲道:「此事當真?」

    葉歡臉色微變,秋長風卻不待他多言,就道:「葉歡知道金龍訣一事,因此勾結東瀛,在金山殺害上師,搶走金龍訣,用意卻是為亂中原。你們排教教主死了,我很遺憾,真凶是誰,還待推敲。但無論排教教主死活,有件事你們一定要想清楚,和葉歡一路,就是勾結外邦,攪亂中原,終究會被後人唾棄,讓祖宗蒙羞。」

    牧六御等人面面相覷,一時無言。

    葉歡也變了臉色,不想說了許多,被秋長風幾句話就扭了頹勢。

    秋長風冷望著葉歡道:「葉歡,你說了這麼多,用意無非一個,就是想讓他們相信,朝廷要對排教下手罷了。但如今的天子英明,如何會做這種事情?牧六御等人都是堂堂男兒,無論如何不滿,都不會和你做那遺臭萬年的事情!排教教主的死因,我終究會查得出來,可今日始終是你我的事情,與旁人無關!」

    牧六御等人神色猶豫,聽秋長風的口氣,此行並非要和排教作對,一時間倒不知如何決斷。

    葉歡倒吸了口氣,不待多說,就聽到有人大聲道:「不錯,遺臭萬年的事情的確不能做。但光復祖業的事情,不妨一試。秋長風,你錯了,今天的事情,還和我等有關。」

    那聲音洪亮,豪氣萬丈。

    聲到人到,一人已到了眾人的面前。

    只見那人白鬚白眉,頭頂禿亮,也是個和尚,但那人顯然是個極不安分的和尚。

    葉歡、秋長風聞言,均是變了臉色,心中惴惴。因為他們都知道,此人一來,事情將會再生變化,決定權就不在他們手上了。

    牧六御又驚又奇,看到來人,臉上現出激動之意。

    天底下,能讓秋長風、葉歡、牧六御等人都失色的人實在不多。

    或者唯有此人。

    天下第一英雄,從前是,如今亦是。英雄垂暮,但霸氣、囂張不減。

    來人當然就是——張、定、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