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告老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韓笑見狄青提及兇手,也是一凜,忙問道:「狄將軍,兇手是誰?」

    以往每次有消息,狄青都會和韓笑商議。這些年來,韓笑雖是下屬,但對狄青幫助多多,狄青早把韓笑當作是兄弟看待,很多秘密,甚至關於香巴拉的很多事情,韓笑也知道。

    但這次狄青出奇的沒有回答,他聽韓笑發問,終於恢復了冷靜,將那信扣在了桌案上,緩緩坐下來道:「韓笑,我想靜靜,天明的時候,我再和你說些事情。」

    韓笑心中有些不安,但還尊重狄青決定,領著那小乞丐走了出去。韓笑心細,又詢問那小乞丐到底是誰送的信。不過那小乞丐也是懵懵懂懂,說送信人的長相無非一個鼻子兩個眼,也沒什麼特別之處。

    韓笑不知道這小乞丐真傻還是裝傻,讓小乞丐離開後,又找個人跟蹤那乞丐,過了幾個時辰後,手下回信,說乞丐並沒有可疑之處。韓笑大失所望,心中極想知道狄青手上那封信是什麼內容。

    如果那信中真的知道兇手是誰,那寄信人是誰實在值得商榷。韓笑想來想去的想不明白,郭逵白日就到了宮中,等到天明時分,竟還沒有迴轉,韓笑很是擔憂。見天光已白,終於忍不住再見狄青。

    再見狄青的那一刻,韓笑突然有種心酸,只是這一夜,他感覺狄青鬢角的白髮似乎又多了些。

    狄青神色很是憔悴,聽韓笑走進來,並沒有抬頭,他只是望著桌案上的那封信,竟一夜未眠。

    韓笑拿了點水和乾糧遞過來道:「狄將軍,你吃點東西吧。」只有他還記得,狄青兩夜一天沒有吃東西了。

    狄青抬頭望向韓笑,突然問了句沒頭沒腦的話,「如果你相信的人騙了你,你會如何?」

    韓笑一怔,但問心無愧道:「我想知道他是有心還是無意的。」心中在想,「狄將軍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狄青喃喃道:「他會是無意的嗎?如果這是真的,只怕早在多年前,他就已決定騙我了。可我不明白,他為何這麼做呢?」

    有些艱難的站起來,狄青道:「信在桌案上,你若想看就看吧。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狄青用布滿血絲的眼望著韓笑道:「你看了這封信後,就燒了它,以後不要向任何人提及。我去見個人。」說罷走出了楊府。

    韓笑望著那封信,心中擔憂又是好奇,終於還是忍不住伸出手去,拿起那封信,只是看了一眼,就神色大變!

    狄青已出了郭府。

    這時紅日未升,露洗古城,開封府內有輕霧籠罩,到處都是朦朦朧朧。

    狄青長嘆了一口氣,舉步向一個方向行去。他越走越快,不久後,已到了八王爺府邸前。

    立在王府門前,狄青神色複雜,可還是堅定的拍了幾下門環。等了半晌,趙管家打開了院門,見是狄青,並不多話,閃身到了一旁。趙官家早就習慣了沉默是,狄青也已習慣了這種待遇,徑直向客廳行去。

    天尚早,八王爺不知何時,已在廳堂內喝起茶來。茶香四溢。

    見到狄青前來,八王爺似乎有些詫異,轉瞬站起來,露出焦急之色道:「狄青,我正想去找你。」

    狄青凝望著八王爺良久,這才道:「我也有些麻煩事,需要八王爺你給我解決。」

    八王爺微愕,感覺到狄青稱呼上似乎有些凝重,嘆口氣道:「這件事雖然棘手,可我畢竟是你的伯父,有羽裳的關係,我定當竭盡所能地幫你。賢侄……先坐吧,我們商量下再做決定。」

    狄青到了桌案對面坐下,看了眼桌面。八王爺道:「喝茶嗎?」見狄青搖搖頭,八王爺皺眉道:「我知道你現在恐怕也沒有心思喝茶,狄青,你這次禍可闖大了。我聽說你私闖夏國使館,又公然對抗王中丞,還打傷了文彥博。」

    狄青皺了下眉頭,「我打傷了文彥博?」

    八王爺道:「是呀,當初文彥博出來勸你放下刀來,你推了他一把,聽說他跌的不輕。文彥博是個御史,你這下可把御史台的人都得罪了。唉……若是前天還好說,但過了一天後,你可就糟糕透頂。」

    狄青淡漠道:「為什麼這麼說呢?」他好像根本沒有把這些事放在心上。

    八王爺沒有留意到狄青的異樣,神色關切道:「狄青,你多半不知道,聖上新法實施以來,罷了呂夷簡的相位,重用范仲淹。王拱辰本是個趨炎附勢的小人,他一心討好范仲淹,以為范仲淹不捨情面才留夏竦在兩府,就參了夏竦一本。不想此舉用意被諫院看破是,歐陽修隨即上書,認為御史台官多非其才,矛頭直指王拱辰。歐陽修是范仲淹的人,他這一本上去,御史台均是惱怒,以為是范仲淹要對御史台下手,聽說要聯手整治諫院、反對新法……」

    狄青悠然的聽,事不關己的樣子。事實上,他對朝廷的權勢傾軋、勾心鬥角的局面很是厭惡,反倒更喜歡西北那種簡單明瞭。

    八王爺又道:「你也算是范仲淹的人,御史台知道暫時扳不倒范仲淹,就有意向你開刀。聽說昨天一天,御史台就先後有王拱辰、文彥博和梁堅三人上書,彈劾的內容都和你有關。大概是阻撓議和、擅闖夏使館、以下犯上,毆打文臣。甚至還有人說,那些京城的百姓到了夏使館前,也是你蠱惑煽動,有意造反!這下麻煩可大了。」

    八王爺連連搓手,神色焦灼,突然發現狄青竟還很是平靜,忍不住道:「賢侄,你怎麼一點也不擔心呢?」

    狄青望著八王爺的雙眼道:「自從太后當權,八王爺你為避嫌疑,是以很多時候隱居府中不出。天子掌權後,八王爺一直也是如此,是吧?」

    八王爺皺了下眉頭,似乎不解眼下火燒眉毛的時候,為何狄青提起這件事?

    狄青道:「可八王爺雖一直隱居在府中,但對朝廷之事,似乎比很多人知道還多。這件事,很有些奇怪。」

    八王爺神色有分異樣,喝了口茶水道:「本王當然是為了你,這才多方打探這些消息了。」

    「是嗎?」狄青目光灼灼,突然泛起了悲憤,一字一頓道:「那你殺了楊念恩,也是為了我嗎?」

    「噹啷」聲響,八王爺手一抖,茶杯掉在了桌子上,摔成碎片。

    茶水肆意流淌,甚至流到八王爺潔淨的衣衫上,八王爺並沒有留意,只是驚詫的望著狄青道:「你說什麼?」

    狄青冷冷道:「我知道你已聽到很清楚。你派人殺了楊念恩,然後誘郭逵去了夏國使館。你知道我的性格,也清楚我得知此事,肯定要去救郭逵,如此一來,宋夏議和難成。到現在,你還假意幫我,但我實在害怕,你會如何幫我?」

    八王爺靜靜的聽,突然道:「說完了?你不覺得好笑嗎?」

    狄青神色寥落,緩緩道:「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我一直在奇怪,為何飛鷹會知道羽裳的事情,為何當初我返京的時候,王則會知道我身上有五龍?進而要搜我的包裹?這些都是你派人告訴他們的,是不是?」

    八王爺道:「知道你身上有五龍的,絕不止我一個。」

    狄青反問道:「知道我身上有五龍的人是有幾個,可我說及王則、飛鷹的時候,你根本沒有絲毫驚奇。我從未對你說過這二人的事情,你又從何得知這些事呢?是不是因為你和他們一直都有聯繫呢?」

    八王爺陡然變了臉色,眼中閃過分陰騭。他無話可說。

    狄青笑了,笑容中滿是苦澀,喃喃道:「當我知道你是兇手的時候,真的很難相信這個事實,但我想了一晚,終於想通了很多事。你其實一直想去香巴拉的,你在羽裳重傷之前,就已開始尋找香巴拉。你不肯告訴我曹姓之人的底細,因為你很怕我從曹姓人身上找到些關於你的事情。」

    八王爺想要端茶,才發現茶杯已碎,嘶啞著嗓子道:「我有什麼事情怕你知道的?」

    「你怕我知道你真正的用意不是救羽裳,而是想希望香巴拉助你篡位。你怕別人知道你一直在和盜匪聯繫。當年和曹姓人去尋香巴拉的歷姓商人,也就是嶺南大盜歷南天,不就是你派去的?」

    八王爺臉色又變,身軀都忍不住的顫抖起來。狄青知道的,遠比他想象的要多。

    狄青道:「當年趙允升對剝奪東宮太子一位耿耿於懷,因此勾結夏人為亂,被天子平叛。你其實和他一樣,都對不能繼承皇位一事懷恨在心。但你顯然更深沉些,行事也就更加隱秘。你怕太后看出你的野心,因此一直避禍不出,等太后一死,就迫不及待的跳出來指責太後,希望藉此能博得天子好感,得掌大權……但據我所知,天子並沒有對你重用,反倒有些疏遠你,你懷恨在心,開始勾結賊黨,尋找香巴拉,希望香巴拉能滿足你稱帝的野心。」

    一口氣說完這些,狄青無奈的雙眸中突然有分怒意,「不過你做這些事情我並不怪你,但你為何一定要殺了楊念恩?」

    八王爺臉色數變,強自道:「狄青,你一派胡言。你想的根本不對,我也從來沒有殺過楊念恩。我是和飛鷹他們有聯繫不假,但我是想利用他們找到香巴拉來救羽裳呀。」

    說到這裡,八王爺眼中有淚,痛心疾首道:「可我真的沒有想到過,你竟會懷疑我。羽裳信錯了你……」

    狄青霍然而起,怒拍桌案道:「你撒謊!你到現在,還要騙我?你殺楊念恩、小月,因為你察覺到他們知道你一個秘密。小月當初來找我,說什麼‘不行,我一定要告訴狄青,把……’我一直以為她想讓我做什麼事情,但她說的不是把,而是八,你八王爺的八!她要說的事情,和你有關,和你的秘密有關!」

    八王爺渾身一震,嗄聲道:「我有什麼秘密?」

    狄青雙眸噴火,緊握雙拳道:「因為楊念恩他們知道,你根本不是羽裳的父親!」

    此言一出,廳中已凝結若冰。狄青憤怒中,夾雜著被欺騙的傷心,原來……他始終沒有幫羽裳找到生父,他從信中得知這點的時候,他只覺得對不起羽裳。

    八王爺臉色灰白,額頭已有汗水,流過鼻翼,流到嘴角,澀澀的酸楚。

    不知許久,八王爺才道:「你……你說什麼?」他啞著嗓子,聲音如哭一樣,「不可能……不可能的。」他也不知道是說狄青說的不可能,還是說不可能有人再知道這個秘密。

    霍然站起,八王爺急道:「狄青,我若不是羽裳的父親,怎麼會在皇儀門前因此和太後翻臉?我若不是羽裳的父親,後來那麼奔波為什麼?」

    狄青冷笑道:「你本是和趙允升一起陰謀反叛的,其實你一直以來都充當個兩面討好的角色。皇儀門之變,趙允升若事成,你有功勞,可當時你看到趙允升事敗,急於脫罪,就用羽裳的身份來掩飾你的罪行,裝成情非得已。趙元儼,到現在你還有什麼可說?」

    八王爺後退一步,搖頭道:「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不可能知道的。」

    狄青冷冷道:「小月愛屋及烏,知道你非羽裳的生父後,怕你對我不利,因此羽裳的緣故這才來告訴我真相,但被你察覺,就派人殺了小月和楊家上下十三口,然後將矛頭引向夏使者。趙元儼,你騙了我,我還能原諒你。但你派人殺了小月和楊家那麼多人,你讓我如何原諒你?」

    八王爺失魂落魄,彷彿沒有聽到狄青說什麼,眼中突然露出深深的畏懼,顫聲問道:「狄青,你不可能知道這些,是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狄青心中其實想知道到底是誰寫的那封信。

    那封信的內容簡單明瞭,只寫著,「趙元儼陰謀造反,應是殺楊念恩的真兇,他非楊羽裳之父!」

    就是這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如雷霆電閃般的轟在狄青的眼前。

    狄青最初看到信中內容的時候,根本不信。但那三句話勾出他太多的思緒,從這三句話中,得出的很多結論順理成章。

    若非信中提醒,狄青只怕一輩子也想不到是趙元儼下的手。但他不敢輕信這個答案,他這次來王府,就是要驗證自己的推論。

    現在事實很顯然,他說的均對。他雖猜中事實,發現真相,但心中並沒有半分喜悅之意。

    那封信究竟是誰寫的,那人把信送給他狄青,用意何在?

    想到這裡,狄青只是道:「誰告訴我的不重要,但你只需要知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趙元儼,眼下有兩條路給你走,一條路是,你將兇徒交出來。方才這桌面上,有一圈水痕,那是茶杯放這裡留下來的痕跡。你雖撤走了茶杯,但忘記了擦去水痕。我知道,現在還跟你聯繫的,就是歷南天!」

    八王爺這才醒悟為何方才狄青會認真的看了桌面一眼。他渾身發顫,牙關也在打顫,喃喃道:「第二條路,當然就是你去告訴聖上真相,你覺得他會信你嗎?」

    狄青冷哼一聲,「聖上就算不信我,但我對聖上說出了這些事情,你還敢留在京城嗎?」

    八王爺緩緩的坐在椅子上,怔怔半晌,突然大聲笑了起來,他笑的前仰後合,笑聲中,滿是詭異瘋狂。

    狄青一直盯著八王爺的舉動,雖不懼八王爺反抗,但見到他這般笑,也是忍不住的心悸道:「你笑什麼?」

    八王爺還是肆無忌憚的笑,良久才止歇了笑聲,說道:「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

    狄青反倒摸不到頭腦,困惑道:「你明白什麼?」

    八王爺望著狄青,半晌才道:「狄青,我無論如何,當年也出面為你作證過……我無論如何,也為你保住羽裳的一線的生機……」

    狄青回憶往事,感慨萬千,「但這些事情,並非是你殺人的藉口。有些事情,做錯了,就算恩情也無法補償!」

    八王爺益發的冷靜,哂然道:「我從來沒有奢求過你在這件事上不管不理,但你若還唸在我為羽裳出過一分力,你能不能給我一天的時間?一天後,我就給你個交代!」他竭力的坐直了身板,神情肅穆莊嚴,像是下了個決定。

    狄青望了八王爺許久,點頭道:「好,那我等你。」說罷轉身離去。他不怕八王爺會耍花招,他知道這種事情已讓八王爺沒有選擇。

    但他終究沒有咄咄相逼。

    八王爺騙了他很多事情,但八王爺畢竟做過一件讓他狄青感激的事情。只此一件,已讓狄青不會趕盡殺絕。

    才回到郭府,韓笑已迎了上來,低聲道:「狄將軍,閻士良一直在等你。聖上招你入宮。」

    狄青並不意外,徑直入府去見閻士良。閻士良見到狄青,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道:「狄青,有御史台參你一本,聖上招你入宮解釋。」

    狄青早料到今日,當下跟閻士良入宮直奔文德殿。狄青到了殿前,微有吃驚,只見殿上雖無百官,但也有不少重臣。

    群臣分為兩派,范仲淹、歐陽修等人神色肅穆,眉頭緊鎖。而王拱辰、文彥博立在范仲淹對面,王拱辰正慷慨陳詞。

    狄青到了殿外,只聽到王拱辰道:「張亢、滕子京、種世衡、狄青四人身擔西北要職,竟知法犯法,在朝中影響惡劣,若不嚴懲,被邊陲將領悉數效仿,後果堪憂!」

    狄青皺了下眉頭,意識到王拱辰說的是公使錢的問題。這個問題,他曾聽八王爺說過。可他沒有想到這個問題竟然牽扯許多人進來。

    滕子京以往是涇原路副安撫使,而張亢本是涇原路都部署,在西北時,這二人官職都在狄青之上。不過滕、張二人均是文臣,不懂用兵,是以將軍事調動一權放手給狄青施為,而這二人均竭盡所能助狄青行事,在公款調動上,自然先保證用兵需求上,難以盡查,不想這竟成為被參的藉口。

    狄青緩步入了殿中,見范仲淹臉上竟也有些罕見的怒容,心道一切均由我狄青而起,那不如由我狄青了結算了。正要開口之際,歐陽修出列道:「我朝自西北用兵來,赴邊將士難以盡數,但能堪大用之人只有狄青、種世衡二人!狄青忠勇無雙,天下可見,他一心作戰,就算有濫用公使錢之行,也絕非有意。臣以為,非常之人,不能用常人之眼光看待,還請聖上明察,莫要將此事牽扯太多,引發邊陲戰士的不安。」

    狄青倒沒有想到歐陽脩和他素無瓜葛,竟然會為他說話,不由心下感激。

    原來狄青來之前,眾人早就唇槍舌劍,爭辯多時。

    王拱辰雖在御史台負責糾察官邪,肅正綱紀,但本人心胸不寬,可說是錙銖必較。他參夏竦一本,本自恃功勞,認為范仲淹會因此賞識他,不想歐陽脩竟上書說御史台多非其才,這一下子可惹惱了王拱辰,正逢鄭戩調查西北一事回轉,涇原路公使錢多不對賬,難以盡言去處,王拱辰當下發難,暗想你范仲淹要打擊我們御史臺,我就拿你的親信開刀。

    狄青和范仲淹在西北配合默契,種世衡是范仲淹賞識之人,滕子京是范仲淹舊友,而張亢和范仲淹私交甚密。王拱辰發難,就要將范仲淹西北的親信一網打盡。

    適才范仲淹力保滕子京,結果王拱辰以辭職為威脅,趙禎極為不悅,歐陽修知道這件事是因他而起,暗想狄青受無妄之災,實在冤枉,見聖上對滕子京頗有惡感,心道能保一個是一個,又為狄青說些好話。

    文彥博道:「非常之人,更要遵守法令,以示天下。若人人以軍功自恃,認為可免責發,試問法紀何在?」他對狄青那一推,還是耿耿於懷。想大宋文臣素來高高在上,竟有武將敢公然毆打於他,實乃此生之辱。

    范仲淹大皺眉頭,心想這些人完全是為了攻擊而攻擊,簡直不可理喻。趙禎對滕子京不滿的緣故,范仲淹倒是知曉,當年趙禎新政,脫離太后的束縛,沉迷情色,有不理朝政之舉。而滕子京上書直斥趙禎「日居深宮,流連荒宴」。趙禎若對這件事不記得,那是假的。方才他力保滕子京,已引發趙禎的不滿,這刻趙禎已難用伊始銳意進取的目光看待問題,只怕多辯多錯……

    雖知眼下所言在趙禎心中已開始變味,但范仲淹還是不想狄青無辜受到牽連,才待上前分辨,趙禎卻轉望狄青道:「狄青,他們說你貪汙公使錢,你有何辯解呢?」

    群臣一怔,不想趙禎居然這般來問。如今狄青身處嫌疑之地,范仲淹等人越想保狄青,王拱辰等人越想將狄青踩下去。如今張亢、滕子京二人已有八分定論,被貶無疑,文彥博等人正要開始陳述狄青的罪過,趙禎怎麼反倒問起狄青來了?

    在王拱辰等人看來,這裡根本沒有狄青說話的地方。

    狄青的目光緩緩的從范仲淹等人臉上掠過,見到的都是激昂忿忿,心道範公這麼平和的一個人,原來爭辯起來,也如此的倔強激烈。範公沒有變,當年那個不默而生的范仲淹沒有變。

    可他狄青變了。他狄青已有些心灰意懶。

    目光又從王拱辰等御史台官臉上望過去,只見到憎惡和不屑。狄青心道,「難道說,我狄青戎馬多年,竟如此遭他們厭惡?」

    上前一步,屈膝跪倒,狄青淡漠道:「聖上,臣有罪無罪,不想自辨,貪汙公使錢之罪,不如盡數算在臣頭上。既然天下已無戰事,臣請……告老還鄉!」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