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痛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屠萬戰雖勇,但狄青以更快、更猛、更犀利的一刀斬了回去。狄青一刀斬後,有人驚呼叫嚷,似乎見到了比狄青斬了屠萬戰更驚懼的事情。

    他們驚叫,又是為了什麼?

    兩軍潮湧,已向陣前奔來。

    遽然間,狄青察覺到更大的危險,兩騎就在屠萬戰落馬之際,已逼到了狄青的兩側。那兩人的殺氣,更甚屠萬戰!

    只有兩個人才能這快的逼近狄青,那就是屠萬戰身後的孿生兄弟。

    屠萬戰不過是個誘餌,那兩人才是真正的殺手。這本是一場布局,誘殺狄青的局。

    狄青想到這裡的時候,那兩人已出手。

    「咄」的聲響,持槍那人長槍碎空,已刺向了狄青的胸膛。

    狄青退,可他斬屠萬戰落馬,卻是倒騎在屠萬戰的馬上。他刀已染血,戰意正弱,眼下他速度氣勢已差。

    對手就趁這時出招,顯然極能把握機會,絕非等閒之輩。

    提杵那人亦是同時出招。

    鐵杵狂舞,殺氣漫秋。黃葉悲旋,碎影凌亂。

    狄青長嘯聲中,再次出刀,「當」的聲響,刀槍相抗,火光四射。長槍盪開,鐵杵隨後而至,正中馬背。

    戰馬悲嘶,轟然倒地。狄青閃身空中,不等揮刀,「波」的聲響,持槍那人手臂急震,槍尖倏飛。

    槍尖快如流星,已刺到狄青肋下。

    狄青空中急扭,槍尖擦肋而過,狄青避過突襲,心中反緊。

    原來那槍尖雖過,但陡然急旋,將狄青層層綑住。槍尖後竟有條肉眼難見的細線,狄青沒想到這種變化,已被細線捆住了手臂。

    線雖細,卻極為堅韌,狄青一掙不脫,身形已困。

    就在這時,鐵杵又到。

    狄青狂呼聲中,已被鐵杵擊的凌空飛起。可生死關頭,雙臂劇震,已崩斷束縛,長刀脫手飛出,如雷驚電激。

    持鐵杵那人一招得手,心中才喜,轉瞬一涼。低頭望去,見胸口已被長刀洞穿,身軀晃了晃,栽落馬下。

    狄青同時摔在地上。

    就在此時,一馬疾到,一手伸來,叫道:「狄將軍。」那人正是封雷,他見夏軍兩將偷襲之際,就已催馬上前。等狄青落地之時,及時趕到。

    狄青伸手扣住封雷的手腕,被封雷用力一帶,已上了馬背。持槍那人雖想衝來,但已被兩軍隔擋。

    兩軍相遇,絞殺在一團。

    封雷心憂狄青的傷勢,顧不得再戰,長槍一揮,喝令暫歸。

    夏軍雖趁亂急攻,不過安遠寨守軍早有經驗,以鐵盾、弓箭,配合長槍溝壕,擊退了夏軍的衝擊。

    封雷背著狄青回到營寨後,寨中再無人歡呼,人人臉上沉重冰冷,所有人都想知道一件事情,狄青傷的到底重不重?

    封雷傳令下去,讓全寨兵士嚴防死守不能出戰,妄戰者斬。等封雷放下狄青後,立即找了寨中最好的大夫,給狄青看病,而關於狄青的傷勢,封雷秘而不宣。

    一連兩日,安遠寨上空,愁雲慘霧籠罩。天濛濛,竟下起了毛毛細雨,更增眾人愁緒。

    夏軍接連搦戰,在安遠寨前謾罵,激狄青出戰,安遠寨只是閉寨門不出。寨軍人人惶惶,都明白狄青傷勢肯定十分嚴重。

    狄青若還能作戰,怎會任由夏軍如斯囂張?

    轉眼間,已到了第三日黃昏,安遠寨外的夏軍更見囂張,謾罵嬉笑聲不絕,有的甚至已在寨前嬉笑撒尿,極盡侮辱之事。

    安遠寨眾人一腔怒火夾雜著悲憤,所有人都是義憤填膺。顧山西鎮守寨西,見狀怒容滿面,突然一拍大腿,喝道:「狄將軍傷了,可我們沒有傷。有種的,和我一塊出戰!」

    他霍然站起,寨中軍士早就憋了幾天的怨氣,紛紛響從。

    顧山西才待出戰,一旁的劉刀兒急勸道:「顧兄,不能出戰。封寨主說了,妄自出戰者,死罪的。」

    顧山西嘿然冷笑,斜睨劉刀兒道:「劉刀兒,當初在羊牧隆城前,你就不戰,任由王珪將軍赴死。難道到如今,你還不戰嗎?」他忽然扯開了胸襟,露出胸口一條刀痕,喝道:「顧某在籠絡川隨武大人作戰,僥倖不死,這條命本來就是撿回來的,今日就算死在安遠,也無憾事了。」

    劉刀兒已臊的滿臉通紅。

    原來這二人均是好水川一戰的倖存兵士,如今退守安遠。當初王珪獨自赴死,活下來的宋軍人人自責難安,劉刀兒就是其中一員,是以他聽到說書的爺孫提及王珪之時,忍不住的羞愧。

    顧山西見劉刀兒無語,喊道:「今日就算死,也讓夏人看看,安遠寨的宋人沒有孬種。」他才待出寨,又被劉刀兒一把抓住。

    劉刀兒臉雖紅,意已堅,說道:「顧兄,我當初是怕死不假,可今日就算死了又如何?劉刀兒的這條命,就交給顧兄了。」眾宋軍聞言,熱血激盪,劉刀兒又道:「但無論如何,軍無令不行,我們不能讓這麼多兄弟無端受責,你可敢與我去向封寨主冒死請戰?」

    顧山西喝道:「怎麼不敢?要請戰的,跟我走。」他心中悲憤,但也知道劉刀兒是一番好意,大踏步的向封雷的軍帳行去。

    眾宋軍見狀,紛紛跟隨。

    寨軍迅疾匯成洪流,奔騰到了中軍帳前。人聲鼎沸中,顧山西跪倒在帳外,高聲道:「封寨主,顧山西請帶兵與夏軍一戰。」他知道此舉不妥,甚至可能被封雷斬在當場,但他義無反顧。

    「劉刀兒請戰!」

    二人言出,眾寨軍異口同聲道:「我等請與夏軍決一死戰!」

    群情洶湧,熱血沸騰。狄青雖傷了,但眾人已決定,他們要為狄將軍分擔重任。

    一隻手伸過來,輕輕地扶起了顧山西。那隻手雖看似秀氣,但其中蘊藏的力道決心,甚至比千軍請戰還要雄厚。

    顧山西知道那絕不是封雷的粗糙大手,霍然抬頭,失聲道:「狄將軍?」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幾日未出的狄青。

    狄青臉色有些蒼白,胸口還纏著繃帶,繃帶上有血透出。但他身軀挺直,在黃橙橙的秋日照耀下,顯得高昂偉岸。

    「狄將軍?」所有兵士詫異呼道。

    顧山西喜道:「狄將軍,你好了?」隨即見到狄青的肅然,顧山西一顆心又沉了下去。在眾人的心目中,狄青是宋軍的不死戰神,是宋軍中鬥志激昂,永不言棄的將軍。所有人傳誦著狄青的名字,因為這個名字代表著西北的希望。

    但眼下看來,狄青已要被希望壓垮。

    有飛騎趕來,那寨兵下馬後,說道:「狄將軍……封寨主。」陡然見到眼下這種情況,支吾難言。

    封雷就在狄青的身旁,見狀怒道:「何事?你舌頭被割了?」

    那寨兵咬牙道:「夏軍將領嵬名虛在寨前,請與狄將軍一戰。他說久仰狄將軍的大名,想狄將軍定不會讓他空等。」

    封雷怒道:「這個嵬名虛是什麼東西?他要打就打嗎?那我們多沒有面子!」

    眾人心頭沉重,知道封雷這麼說,就是認為狄青已沒有了再戰的能力。

    狄青傷的不輕!

    那寨兵喏喏道:「那……我們就不理了?」

    封雷喝道:「當然不理了。這幫人,詭計多端,上次說好了單打獨鬥,可卻暗算了狄將軍,和他們有什麼好談的?」

    寨兵轉身要走,神色沮喪。

    狄青突然攔住寨兵道:「等等。你去告訴嵬名虛,一個時辰後,我和他決一死戰!」

    眾人大驚,封雷也露出焦灼之色,喊道:「狄將軍,你傷勢很重,怎能出戰?」

    狄青環望眾人,只說了一句,「狄青可以死,但不能不戰!」

    在場兵士均已熱淚盈眶,望著如山如嶽般的狄青,他們不由想起了武英、想起了王珪、想起了耿傅,想起了太多太多的邊陲熱血男兒。

    邊陲就是因為有了這些男兒,這才能湧出更多的好漢。

    原來狄青還是狄青!

    一個時辰後,狄將軍要與夏軍將領嵬名虛一戰!

    消息傳開,安遠寨再次沸騰,沸騰中,夾雜著難言的悲壯和深深的憂心……

    誰都知道,狄將軍這次不能再輸。狄青身受重傷,再輸,就可能把性命輸出去!夏軍詭計多端,這一次,會不會還和上次那樣,偷襲暗算?

    嵬名虛是誰?很多人都不知道,狄青卻是知道的。

    嵬名虛——元昊八部中,夜叉部中最神秘的高手。就算是狄青,也不過聽過他的名字,此人是虛空夜叉的頭領。

    往事如電,宋軍好漢前仆後繼,不過元昊的八部中,好手折損也是極多。

    今日一戰,折損的到底是宋軍的好漢,還是夏人的高手?

    一個時辰轉瞬即過,狄青再次出了中軍帳,甚至沒有披上鎧甲。難道說,他連負甲胄的氣力都沒有?

    封雷神色肅然,再沒有相勸,只是點齊了寨中最精銳的騎兵。炮聲一響,寨門打開,騎兵側分兩翼,盾牌兵刀斧手已列方陣出行。

    雖說是鬥將,但封雷還是要防備夏軍趁機衝營。

    雨冷,淅淅瀝瀝;鋒厲,殺伐叱空。

    對面的夏軍,早就擺好了陣勢,在兩軍陣前,空出了好大的一片空地。夏軍陣前,這次只策馬而立一人。

    那人黑甲黑馬,臉色發灰,手持長柄單鎚,錘身烏色,似和那人馬融成一色。那人雖在軍前,可已融入秋的暮色。

    雨瀟瀟,天濛濛,狄青望見了那人,只感覺那人仍是飄飄渺渺。

    狄青已戴上了青銅面具,加重了秋意的冷。那面具後,灼灼的眸子,亦像泛著清冷的光。他橫刀鞍前,策馬前行,距嵬名虛數丈的距離,緩緩停下。

    嵬名虛掛鎚抱拳道:「久聞狄將軍大名,今日一見,幸何如之?」

    狄青淡漠道:「幸運不是常有的事情,或許你很快就知道,是幸還是不幸了。」

    嵬名虛長籲口氣,慎重道:「男兒習武,當求揚名天下,能死在狄將軍手下,雖死無憾。在下也知,狄將軍有傷在身。但想就算菩提王都不是狄將軍的對手,在下只能趁狄將軍有傷時,厚顏求戰。」

    「你倒是坦誠。」狄青嘆口氣道,「你當然知道,我不能不戰。」

    嵬名虛眼中有分尊敬之意,沉聲道:「不錯,狄青可以死,但不能不戰!在下卑劣用心,求的……也是揚名天下。一個人為了成名,就算用點卑鄙的手段,好像也說得過去?」

    青銅面具更冷,面具後那雙眼閃過分譏誚。狄青凝聲道:「你說的不錯,一個人只要找到了藉口,做什麼都能求心安的。但我很想告訴你一句話……」

    嵬名虛肅然道:「狄將軍請講。」他由始至終,對狄青的態度都是彬彬有禮。他就算骨子裡面是小人,表面行的仍是君子的事情。

    狄青道:「你有行無奈之事的藉口,我亦是一樣。」

    嵬名虛愕然,眼中閃過狐疑之意,半晌才道:「恕我愚昧,不能明白狄將軍所言。」

    狄青道:「你很快就會知道了。請。」

    他再不多言,手按長刀,凝望著嵬名虛的舉動。嵬名虛心中雖有困惑,但一時間無法多想。

    二人之戰,有如箭在弦上,不能不發。

    嵬名虛提鎚在手,緩緩的吁了一口氣,說道:「請。」他雙腿夾馬,提鎚已向狄青衝來。他始終對狄青帶有分恭敬,等離狄青還有兩丈距離的時候,見狄青竟還不動,嵬名虛已不能不出手。

    嵬名虛出手,一錘就砸在了地上。

    千軍無聲,只望著戰場上的兩人,見嵬名虛出手,眾人都是愕然,不解這招目的何在?

    很快,眾人又都明白了嵬名虛的用意所在。那鐵鎚頓地,霍然爆裂,已冒出黑色的濃煙。那煙擴的極快,剎那間,已將方圓數丈籠罩其中。

    夏人又使詭計,宋軍大怒。

    嵬名虛已衝到狄青的身前,「嗤」的聲響,錘柄凌厲,勁刺狄青的胸口。只一招,石破驚天!

    嵬名虛從出戰時,就開始用計。他先用言語驕狄青之心,後用無奈博取同情,再用黑煙占得地勢,然後蓄力一攻,準備全力取得狄青性命!

    所有的一切,計劃精準,嵬名虛確定狄青已負傷,傷勢很重,因而求此一戰,力圖擊殺西北宋軍的戰神!

    錘柄破空,刺在了空處。

    狄青陡然不見,嵬名虛雖是眼尖,但黑煙中,亦是難以分辨狄青去了哪裡。煙霧瀰漫,遮擋了狄青的眼眸,同樣讓嵬名虛看不到很多事情。

    就在同時,只聽「嗤嗤嗤」響聲不絕,轉瞬之間,對面不知射出了多少弩箭。

    狄青竟用暗器?這怎麼可能?

    嵬名虛一驚,藏身馬腹,就在同時,看到了對面馬腹下、冰冷泛著青光的面具。嵬名虛驀地明白,狄青方才在他一攻之時,就已躲在馬腹下。

    雙馬交錯之際,嵬名虛忽聽到夏軍喧嘩,夏軍竟亂了陣腳?嵬名虛又驚,不知道後軍究竟發生了何事?

    夜月風同樣不知道發生了何事,夜月風就是三日前和狄青交手的兩兄弟之一。

    風林山火,夜叉四絕。

    夜月風很恨狄青。當初狄青才到邊陲,就殺了他的兩個兄弟夜月山和夜月火,夜月風一直伺機報仇,因此在知道狄青到了安遠的時候,立即搦戰。

    夜月風以高手地夜叉第一高手屠萬戰為引,然後夥同兄弟夜月林夾擊狄青。本以為此戰必勝,哪裡想到只是擊傷了狄青,反倒又折了屠萬戰和夜月林。

    但狄青終究傷了。

    夜月風將此事急報給南下的靈州太尉竇惟吉,元昊在好水川大勝後,已和張元回返夏國,命竇惟吉全權處理涇原路一事,伺機進攻關中。竇惟吉一聽,立即令嵬名虛前來安遠求戰,同時移兵南下,要殺狄青、克安遠。

    殺了狄青,比取宋軍十餘堡寨還要振奮人心。狄青若死,西北再無夏軍畏懼之人。

    夜月風見嵬名虛出手之際,恨不得親身參戰,但他要壓住陣腳,提防宋軍衝擊。他們既然可施展詭計,宋軍也不見得坐以待斃。

    果不其然,嵬名虛才一出手,宋軍那面,已有移軍的跡象。

    夜月風已傳令夏軍準備出擊,就在這時,後軍突然亂了起來,夜月風急怒,扭頭望過去,見篝火雖起,照不到沉沉遠處。冷風勁吹,掀起浪潮湧動。

    那湧動的浪潮,如水面波紋般,一圈圈的向夏軍中擴展。

    夏軍的中軍已亂。

    夜月風不明所以,喝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有兵士急急前來稟告,「夜月將軍,突然有敵軍從西南殺了過來……我們擋不住。」

    話音未落,又有兵士奔來,叫道:「夜月將軍,有敵軍從西北殺過來了……我們損失慘重。」

    夜月風心中凜然,已隱約明白什麼,不等下令,就見到身後西北、西南兩向,均起了騷亂。緊接著,夏軍的隊伍如巨石投水,冰刺寒夜般,現出了兩道縫隙。

    有兩隊兵馬倏然冒出,割裂了夏軍的陣勢。

    西北衝來的兵士,均是身著皂衣,手持長槍,斜背利刃,奔勢如箭。暗夜中,長槍勁刺鋒行,排成如滿是尖釘的鐵盾。那由長槍組成的鐵盾每次刺出去,總能帶來無數悶哼慘叫,鮮血嬌豔。

    為首的那人,劍鋒般的目光,已向夜月風望過來。

    那人正是戈兵。

    戈兵已帶十士中的陷陣之士,突破了夏軍在西北向的防禦。

    西南衝來的兵士,全部身著黑甲,手持單柄長鎚,錘頭佈滿了狼牙般的勾刺,背負寬刀。他們在黑暗中,有如幽靈般驀地湧出,手中長鎚揮舞,如雷公行法。

    那些兵士,或許沒有陷陣之兵的銳利,但有磅礴如山崩般的威勢。

    鐵鎚勁落,砸人人亡;鐵鎚揮舞,擊馬馬飛。

    為首那人,手持巨鎚,狂野的目光,同樣向夜月風射來。

    那人正是暴戰。

    暴戰已帶十士中的勇力之士,突破了夏軍西南向的防線。

    夏軍騎兵猝不及防,陣腳大亂,一時間展不開有利的衝擊,落入各自為戰的噩夢之中。

    夢難醒,狂風湧。

    戈兵、暴戰撕裂了夏軍的陣型,已對夜月風形成了合圍之勢。夜月風一顆心沉了下去,他們由布局的獵人,驀地變成了陷阱中的困獸。

    狄青有詐!

    那狄青到底傷了沒有?夜月風很懷疑,但他無法再想下去,因為戈兵、暴戰帶來的沛然的壓力,已讓他如履薄冰。

    狄青絕對有傷,狄青若沒有傷,絕對不會動用弩箭,也不會藏身馬腹。嵬名虛想到這點的時候,戰意高漲。

    殺了狄青,他嵬名虛就可稱霸夜叉部,甚至榮登龍部九王之列!

    兩馬交錯之際,嵬名虛再次出招,黑夜煙籠,蕭蕭朦朦,此刻,正是他出手的絕佳機會。嵬名虛落馬、縱越、陡化三影,已到了狄青的面前。

    嵬名虛是虛空夜叉,這一縱,幻化成虛,以無限的空,罩住了狄青。

    夜叉部各有絕學,嵬名虛這一招,本叫一氣化三清,在霎時間,可幻化三道人影,虛虛實實,讓人無法分辨。

    這本是海外忍術、藏北密教的綜合之法,詭異無邊。

    嵬名虛已聽到了夏軍的騷亂,知道事情有變,他必須盡快、盡力的解決了狄青,才能應付其他。

    他不信狄青能應付他的障眼之術,他的衣衫幻化出的身影,已兜住了狄青的前方。他藉菸凝氣變化的第二道身影,已到了狄青的眼前。

    而他真正蓄力的一擊,就在狄青的身後。

    嵬名虛已到狄青身後,驀地心中微寒,他只見到一件衣裳,一個青銅面具掛在了馬腹下,狄青不在。

    狄青沒有藏在馬腹下?

    嵬名虛想到這裡的時候,就見到一道光。

    光如月、光如冰、光如明月映冰。冰河遼闊,蕭殺蒼茫,就那麼照下來。一切幻影,皆被照滅。

    今晚陰,本無月,哪裡來的這麼寒亮的月光?嵬名虛想到這裡時候,思維斷裂,見到明月染血。

    血是嵬名虛的血,月非月,是刀光,是狄青手上的刀光。狄青目光如刀光,盯著嵬名虛飛起的人頭,只說一句,「你現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咚」的聲響,人頭滾落,嵬名虛的眼睛還是睜著的,似乎已明白。

    狄青沒有傷,若是傷重的狄青,劈不出這麼冷亮的一刀。

    嵬名虛用了一氣化三清之法進攻狄青,狄青亦是用的障眼之法,掛面具於馬腹下,沖天而起,給了嵬名虛致命的一刀。

    嵬名虛一直以為得計,因此已有驕傲,而他,就敗在驕傲之下。他若沉靜下,本能發現那馬腹下,不過是幻影。

    你有行無奈之事的藉口,我亦是一樣!

    嵬名虛死時,終於明白狄青方才說這句話的含義。但他還是沒有閉眼,他不明白,為何狄青好像早知道他如何出手,為何狄青要拖延幾天,為何夏軍眼下已亂?

    可人死了,明白不明白,又有什麼區別呢?

    狄青已飛身上馬、戴面具衝出了濃煙。宋軍見狄青從濃煙中衝出,一顆心劇烈跳動,高聲歡呼,聲動天霄。

    殺出來的是狄青,死了的當然就是嵬名虛,狄青還是大宋的戰神,戰無不勝,就算重傷的狄青,也是一樣!

    本悲氣泣風的宋軍,驀地變得勇氣如虹。

    狄青舉刀向夏軍殺過去之時,封雷早有準備的樣子,喝道:「衝!」安遠寨的宋軍在封雷的帶領下,也向夏軍的陣營殺去。

    夜月風敗逃。

    一招失算,滿盤皆輸。夜月風本還希望剿殺戈兵、暴戰二人,挽回頹勢,但聽宋軍歡呼之聲,見狄青穿出黑霧之時,夜月風就決定逃。

    他無再戰的勇氣。

    夏軍無首,見主將一被斬,一敗逃,再沒有抵抗的勇氣,呼嘯聲中,撥馬狂奔,已向北敗去。

    夜更沉,雨漸緊。馬蹄錚錚,激起秋雨淚飛,踏破風鳴夢碎。

    夜月風一路狂奔,已逃出數十里。

    可馬蹄聲仍在身後,宛若下一刻,隨時要殺到他身後的樣子。

    狄青的追兵並不放棄,這一追,看似要將數載的恩仇一朝了斷,追回昔日悲血,萬里山河。

    前方就到雞川寨。夜月風心中悲喜交集。悲的是,數千夏軍鐵騎,一朝散盡,喜的是,竇惟吉的萬餘大軍就在雞川寨。

    只要見到竇惟吉,重整旗鼓,仍能和狄青一戰。夜月風不服,輸的很不甘心。狄青狡詐,竟詐傷誘他們掉以輕心,用決戰之名,行突襲之事。

    狄青言而無信。

    此非戰之罪!

    夜月風想到這裡的時候,帶數百騎兵已到了雞川寨前。有夏兵呼喝道:「是誰?」夜月風急道:「快去稟報竇太尉,宋軍來襲。全力備戰!」

    那夏軍還有些不信,笑道:「竇太尉才移兵這裡,明日前往安遠……」話音未落,陡然變了臉色。

    夜月風身後處,遽然狂風湧動,鐵騎雷鳴。

    暗夜處,已殺出一隊兵馬,衝到了夜月風所率兵士之後,手持長刀闊斧,放肆屠戮。夜月風大急,怎麼也想不明白對手為何來的如此之快?顧不得廢話,策馬入營躲避。

    寨外的夏軍亦是保命要緊,只覺得雞川寨才是最安全的所在,跟著夜月風蜂擁衝到寨中。追殺過來的宋軍見狀,毫不猶豫的跟隨殺入。

    守寨的夏軍見那些持刀擎斧的宋軍,隨著怒風狂捲,夾雜暴雨雷鳴衝來,均是臉色大變。

    夜月風已衝到了中軍帳前。

    竇惟吉迎上來,喝道:「何事?」見夜月風狼狽不堪,又聽雞川寨瞬間就是殺聲四起,一時間不知道來了多少敵人,臉色巨變。

    夜月風嘶聲道:「竇太尉,大事不好,嵬名虛死了,狄青殺過來了。你要快些備戰。」

    竇惟吉心頭狂跳,叫道:「你……」他本想呵斥夜月風胡說的。

    這怎麼可能?

    夏軍自從好水川大勝後,一直挾餘威擄掠,攻破三川寨,圍困羊牧隆城,揮兵南下,沿途宋軍堡寨,紛紛自危,或被破,或避而不戰。

    這時候有消息傳出,狄青臨危受命,主戰徑原路,負責徑原路的一切兵馬調度。狄青到了徑原路不久,轉去秦鳳路的安遠。

    夜月風設計挑戰,重創狄青。消息傳來,夏軍轟動。竇惟吉更是急派夜叉部高手嵬名虛前去挑戰,明日竇惟吉就準備親自領兵南下,圍困安遠,畢其功於一役。

    殺了狄青,取了安遠,擊穿秦鳳路一線,不久就可打通前往關中之路。竇惟吉正蓄力之時,驀聽噩耗,狄青竟反殺回來,也就難怪他不信。

    但就這會的功夫,雞川寨殺聲四起,有如宋軍四面圍困的架勢。夜月風聽了,臉色更寒,心道宋軍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手,又如何能這快的就追過來?

    竇惟吉無暇多問,喝道:「備馬!」

    有兵士牽馬而來,到了竇惟吉的身邊。竇惟吉才待上馬,驀地心中微凜,爆喝聲中,已拔刀怒斬。

    刀落處,血光飛雨,寒光耀面。那牽馬的兵士一個翻身,已沒入了黑暗之中。那兵士臨行之前,回頭望了眼,眼泛死灰之意。

    那人竟是狄青手下的死憤之士——李丁!

    夜月風大驚,急問:「竇太尉,怎麼回事?」陡然見到竇惟吉的左肩頭,已插著一枝弩箭,臉色又變。

    原來李丁不知何時,趁亂到了竇惟吉的身邊,藉送馬之際,刺殺竇惟吉。

    竇惟吉畢竟身經百戰,又為洪州太尉,整日在刀頭謀生,就在李丁出手的那一刻,幡然驚醒,避開要害,揮刀反擊。

    李丁一擊不中,全身而退。竇惟吉肩頭痛,心中更痛,怒視夜月風。

    夜月風很快明白,方才他衝入了軍營,宋軍順勢殺入,李丁肯定就是那時候混入,殺了夏軍,然後換衣牽馬接近竇惟吉。

    這人竟這般心機計劃?

    所有的一切已很明顯,這次攻擊,絕非宋軍趁勢掩殺,而是蓄謀已久!

    竇惟吉上馬,才待催馬備戰,馬兒悲嘶,「咕咚」倒地。竇惟吉斜睨過去,見馬兒口吐白沫倒斃在地,更是急怒攻心,不等再次索馬,就見到迎面衝來一人,怒衣鐵斧,一斧砍來。

    雨寒斧厲,夾雜風雨,斧未至,寒風擘面。

    竇惟吉急閃,滾到一旁,奮力躍起,將一個手下撞落馬下。搶了手下的戰馬,竇惟吉顧不得迎戰,喝令手下抗住來襲之人,策馬高喊道:「跟我出寨一戰。」

    出寨一戰!

    夏軍的犀利,本不在守寨。夏軍的威勢,在於充分利用騎兵的優勢,平原捭闔,對攻對沖!

    竇惟吉號召兵馬,準備出寨和宋軍對戰,挽回頹勢。竇惟吉喝令聲中,夏軍終於找到方向,紛紛向竇惟吉聚過來了,並肩一沖,已殺出了自己的營寨。

    可才到寨外,竇惟吉臉色又變。左右黑暗處,又衝出了兩隊騎兵,以比雷緊,比雨急的攻勢殺過來。

    一隊持槍,槍鋒如林。一隊擎斧,斧勢若山!

    那兩隊騎兵挾無邊的銳氣、磅礴的殺氣、澎湃的勇氣衝出來,竇惟吉的騎兵被對手一沖,已四分五裂,潰不成軍。

    萬餘的夏軍,已如無頭蒼蠅般,四處奔走逃命。

    竇惟吉見敵勢如潮,駭然對手的準備充足。無心、亦無力聚戰,認準方向,帶餘眾向北逃竄。只要過雞頭山,奔冶平寨,聚集那裡的夏軍,還能站得住陣腳。

    只要能站穩,竇惟吉相信,終究還能與宋軍一戰。

    他還是不信宋軍有那麼快的攻勢,亦不信宋軍竟在騎兵上擊敗了他們。

    馬顫秋風,風雨夜來。

    竇惟吉片刻後已到了雞頭山的蜈蚣嶺,知道過了嶺下小路後,很快一馬平川,任由馳騁。就在此時,前軍驀地止步。

    竇惟吉怒道:「何事?」不等再問,他就知道發生了何事。山中要道處,橫著一隊人馬。豎盾如牆,死死的扼住了山中要道。

    此路不通。

    「衝過去!」竇惟吉喝道。

    夏軍上前,只是山道狹隘,騎兵的作用大是削弱。眾人衝上,威力大減,遠沒有平原馳騁的快意逍遙。

    堪堪到了鐵牆之前,夏軍已有猶豫。他們雖是勇猛,但要如何衝破這厚重的盾牆?將停未停之際,盾牆霍然裂開,斧光劈出,凶悍有如洪荒怪獸。

    戰馬悲嘶,夏軍慘叫,有的人竟被巨斧一劈兩半,血流成河。

    堵路的是披堅!

    狄青手下十士的披堅之士!

    披堅身著重甲,持鐵盾,舞鋼斧。斧泛青光,有如車輪般的滾動飛舞,牢牢的扼住山中要道。夏軍幾番衝鋒無果,只聽一聲炮響,山嶺兩側伏兵四起,長箭如雨,滾石似雷,傾瀉而下。

    夏軍大亂,竇惟吉撥轉馬頭,另覓山路,好不容易衝出了埋伏,淒慘慘的到了山外,跟隨他的夏軍鐵騎,已不過數百。

    竇惟吉仰天長嘆,才待策馬北歸,就聽北方馬蹄急驟,有一騎快如風,急如電的破了黑暗,向他迎面衝來。

    暗夜中,只見那人青面獠牙,散髮凌亂。

    狄青?

    是狄青!狄青怎麼會在這裡出現?竇惟吉心悸神飛,想要上前迎戰,可士氣早落,想要退後逃命,為時已晚。

    那人長刀倏起,驚夢碎夜,伴隨一聲爆喝斬落。

    狄青在此!

    聲到馬到,馬到刀落,刀落頭落!

    狄青策馬狂追夏軍二百里,暗夜殺出,手起刀落,一刀就砍了靈州太尉竇惟吉。

    夏軍狂亂,四散逃命。

    狄青力斬了竇惟吉,終於稍有止歇。立在雨中,望著夏軍四處逃竄。早有騎兵衝出追擊,狄青卻像在等著什麼。

    雨淅淅瀝瀝的敲打著枯葉、流淌在清冷的面具上,帶著冰涼的光。

    血已淡,雨如淚,那猙獰的面具望著北方,凝思的舉動,讓駭人的面具少了分冷意,多了表情。

    一人策馬奔來,面帶笑容,和那猙獰的面具倒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來人是韓笑,韓笑笑容中,帶著分自豪,「狄將軍,雞川寨已被破,夏軍四處逃竄,陷陣、勇力、寇兵三隊已如約兵分三路,再次出擊。披堅負責掃清後方,執銳全部準備就緒,隨時準備和將軍再次出戰。」

    秋雨中,有一隊兵馬靜靜的立在狄青的身後,有如幽靈。

    那隊人馬各個手持利刃,或長刀、或闊斧、或利戟……

    他們正是第一波衝擊雞川寨的那隊人馬,這隊人馬叫做執銳。

    他們手持的兵刃或許各不相同,兵刃上所泛的寒光,卻是一樣的冰冷。刃冷無血,血不沾刃。

    這是種世衡為狄青準備的第七種人馬,也可以說是狄青的第七種武器。

    執銳!

    以銳氣取勝,以利刃衝鋒。

    死憤、勇力、陷陣、寇兵、披堅、執銳、待命七士悉數到齊,參與此戰。嵬名虛若是不死,多半會明白,狄青詐傷,不過是在拖延時間,等七士人馬糾集,對夏軍發動雷霆反攻!

    在狄青詐傷的幾天內,陷陣、勇力兩部悄然移兵,已對嵬名虛部形成剿殺之勢。而寇兵、執銳、死憤三部早就如約移兵百里,虎視雞川寨。三士之兵等嵬名虛部敗退之際,趁亂進攻竇惟吉部。

    這些事情,在狄青出戰屠萬戰之前,已和韓笑商議妥當。

    為了這一晚,狄青準備了半年,甚至可說,才到邊陲的時候,他就期待這麼一戰。

    見諸軍待命,狄青點點頭,命令道:「那好,按照原計劃,繼續追擊。這次的目標,就是靜邊寨!」

    靜邊寨又在雞川寨北數十里外,宋軍今晚已大獲全勝,狄青卻根本沒有收手的打算!這一仗,要踏破關山,收復山河!

    鐵騎錚錚鳴亂,秋雨蕭蕭不停。

    暮戰安遠奮起,血染關山橫行!

    狄青安遠奮起,力斬夏軍嵬名虛、屠萬戰、夜月林三名高手,對入侵涇原路的夏軍發起了全面的反攻;宋軍雞川寨大勝,擊潰夏軍南下主力騎兵萬餘,洪州太尉竇惟吉斃命;宋軍急攻靜邊寨,收復失地……

    宋軍戰銅家堡,宋軍取威榮城。

    宋軍幾天內,已將逕原路失地收復大半。

    夏軍聞風北逃,甚至不敢和狄青一戰。西北戰神狄將軍有令,逕原路兵馬悉數配合此次行動,劫殺北歸的西夏鐵騎。

    徑原路全民皆兵。

    狄青鐵騎錚錚,三日大小十一戰,逢戰必勝,高歌橫行!

    紅日出,秋霜凝,有長空孤雁,伴烽煙同行。

    蕭殺清冷中,狄青已殺到三川口。昔日那數萬的冤魂已渺,深秋的塞下,冷冷清清。往日難追,縱然憶得了風雨,亦是回不到當年。

    狄青催馬而行,已去了青銅面具。面具後,只有比深秋更蕭瑟的面容。

    面容冷,眼多情。狄青立在空曠蕭條的三川口,眼簾已有濕潤。

    青山依舊人易老,人已不再山有情。

    望著那蒼穹同色,煙波天闊,他彷彿見到武英揮兵血戰,落寞道:「英乃武人,兵敗當死」。他有如見到了王珪東向而跪,悲涼道:「臣非負國,實則力不能也……臣不敢求旁人赴死,只能獨死報國!」

    往事如刻,歷歷在目。

    怎能忘記眾兄弟的醉酒狂歌?怎能忘記眾兄弟的情深意重?此去經年,風刀雨箭流年如電,白骨荒山悲歌熱血。那曾經的兄弟、曾經的朋友,就此再也不見……

    兒須成名重橫行,兒已揚名夢未成。

    一想到這裡,忍不住的心酸、忍不住的淚下、忍不住扼腕長歎……

    羊牧隆城內的守軍早就歡呼沸騰,城外圍困的夏軍已一夜散盡。狄將軍從秦鳳路戰起、大戰徑原,已破夏軍主力,戰雞川,收靜邊,三天內轉戰數百餘里,攻回到三川口,盡復大宋這一年來的失地。

    狄將軍已兵近羊牧隆城。

    羊牧隆城——那是徑原路自好水川一戰後,還在屹立的孤城。

    沒有了畏懼,沒有了固守,守城的兵士早早的出迎,迎接他們心目中的將軍英雄!馬蹄雷動,歡聲如虹!

    狄青只望著那衝霄的煙,如羽的雲。浩瀚蒼茫中那失群的孤雁,飛向那紅日染霓的天空。

    彩雲湧動中,似乎現出一個熟悉的身影。那身影淡淡,若隱若現,只緣感君凝眸,相思朝暮。

    雲彩隨風飄盪,狄青耳邊宛若又聽到了一個聲音。

    那熟悉的聲音多年依舊,輕柔情濃。

    「狄青,好好的活下去,讓我知道……我不會看錯我的英雄!」

    天地無言,關河蜿蜒。三千癡纏如弦斷花落,寂寂長歌。原來所有的一切,從未離去,亦未變過。

    狄青眼中已有淚,滿是滄桑,望著天空那霓裳般的雲,心中自語道:「羽裳,你不會看錯你的英雄!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前往香巴拉了。你……一定要等我!」

    紅彤彤的秋日衝破了浮雲,撒下了金黃的光線。光線暖暖的落在路邊秋晚經霜的野花上,溫柔的有如情人的手,輕輕地撫摸著花瓣上殘餘的露珠。

    青葉上的露珠清如淚,陽光下閃閃的晶瑩剔透,執著不捨的伴著那如少女笑靨般的花朵……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