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詭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狄青心思飛轉,可一時間也猜不到身邊會有哪個人到過香巴拉。種世衡沒有賣關子,徑直說出了答案,「那個人叫做趙明!」

    狄青怔了下,突然想起一人,急道:「是曾經鎮守馬鋪寨的藩人趙明?」他腦海中浮出那個自卑而又殘廢的人來。當初修建大順城時,就是此人負責查探地勢。

    種世衡點點頭道:「是呀,你也記得他?我多方打探,知道他的確去尋過香巴拉,而且好像還進去過。但這人性格古怪,韓笑有次試圖接近他詢問,反倒差點和他打起來……我方才就是怕他看見你我嘀咕,對你有戒備,因此才拉你到這沒人的地方。我覺得你去問問趙明,說不定會有效果。」

    狄青心道以韓笑的為人,趙明都能和他打起來,可見趙明不好相處的。不解問道:「我和趙明也不熟啊。我一直在作戰,他一直默默的修城。對了,他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樣子呢?」

    種世衡輕輕嘆口氣道:「這個人其實也很慘。他曾在獄中呆過,是範公將他放了出來……」

    「他犯了什麼罪?」狄青吃驚道。

    種世衡道:「聽說他在馬鋪寨的時候,因為腿瘸被宋人瞧不起,又被宋軍搶了婆娘,這才一怒之下找仇家廝殺。他臉上的那刀,就是在那次廝殺中被砍的。」

    狄青想起趙明微跛的腳,不由想起大哥狄雲。

    這些年來,狄青一直和大哥只是書信往來。聽大哥信中說,眼下過的倒不錯,還生了兩個兒子。但狄雲的腳終究醫不好,這件事在狄青心中,總有些遺憾。

    聽聞趙明這般淒慘,狄青也有些惻然,半晌才道:「你又如何確定他去過香巴拉呢?」

    種世衡在狄青耳邊低語了幾句,狄青臉色陰晴不定,良久後才道:「好了,我知道了。這件事我去處理就好,老種,多謝你了。對了,其餘五士訓練的怎麼樣了?」

    種世衡愁眉苦臉道:「眼下為你訓練五士,已是很燒錢的買賣。其餘的……我盡力而為吧。好了,你自己小心。」說罷轉身離去。

    狄青望著種世衡略有消瘦的身形,突然道:「老種……」種世衡止住腳步,回望道:「有什麼事?」

    「天冷,記得多加件衣服。」狄青真誠道,「西北缺不了你!」

    種世衡臉上露出了笑,望著狄青半晌才道:「好的,我知道了。你也是,拼命的時候小心些,西北一樣缺不了你!」

    二人目光中,都有關懷之意。半晌後,種世衡點點頭,緩步離去。狄青佇立沉思良久,悄然向趙明住的地方行去。

    天已黑,趙明住的帳篷內,無燈。狄青依著一棵大樹等了半晌,聽腳步聲傳來,扭頭望過去,見趙明一瘸一拐的走過來。

    趙明並沒有見到狄青,只是走到帳前的木凳旁坐下,伸手從懷中取出饅頭慢慢的吃著。從狄青的方向望過去,只感覺趙明有著說不出的孤單。想著種世衡告訴他,「聽說此人是去香巴拉後斷的腿,很忌諱旁人提及香巴拉三個字……」

    狄青望著那孤單的身影,滿是悵然。

    趙明吃完饅頭,摸索的從懷中取出個鐲子,呆呆的望著,不知為何,眼內有了淚光……

    清冷的月色照在那幽綠的鐲子上,泛著淒涼的光,映得趙明臉上滿是悲傷。

    狄青默默的望著趙明許久,終於還是忍住了詢問的念頭,轉身離去。

    天明時分,狄青才起身,就有兵士入內道:「狄將軍,范大人請你過去。」

    狄青徑直到了范仲淹的營帳,見到他眼中有了血絲,還在看著卷宗沉吟,知道范仲淹又是一夜未眠,低聲道:「範公,你又是一夜未睡,這般辛苦?你找我有事?」他知道范仲淹忙於處理西北政事,很多時候都是通宵達旦的做事,倒有些擔憂范仲淹的身體。

    范仲淹伸個懶腰,微笑道:「我這比起你們,算不了什麼。你昨日才惡戰一場,我這麼早就叫你過來,也是逼不得已。」他和狄青並不客套,開門見山道:「我詳細看了你從慶多克用那裡搜來的軍文,認為元昊的確做了很多準備,出兵勢在必行,而且夏軍這次的目標很明顯,就是要攻打涇原路!狄青,你有什麼看法呢?」

    狄青略作沉吟,就道:「元昊此人雖殘暴,但做事堅忍。他當初打保安軍是試探、去年進攻鎮戎軍亦可能是試探。他目標是盡取隴右、關中之地,三川口一戰,他蠶食了延州的大片土地,這次要攻涇原路,無非也是壓迫我們在西北的空間,為他日後進取關中之地做準備!我們必須要頂住他這一擊!」

    范仲淹贊賞的點點頭,心中暗想,「種世衡推薦的極好,狄青有勇有謀,難得的是思路清晰,大局觀極佳。從白豹城、葉市、金湯城幾戰來看,他胸中自有丘壑,我當要盡力支持他,盡展他的才華,才是天下的幸事。」

    想到這裡,范仲淹道:「狄青,你分析的很好,和我、種世衡的看法相近。夏軍雖猛,但他們攻城並不在行,因此他們一直希望把我們拉到平野作戰,只要我們小心應對,應無大礙。眼下鄜延路有轉運使龐籍龐大人和種世衡、周美等人堅守,夏軍沒有機會。我在環慶路守備,有狄青你的幫手,銳氣正盛,夏軍一時間也無隙可乘。遠些的如熙州、河州,眼下有劉滬和吐蕃將領聯盟防守,元昊應不會主動和吐蕃人開戰,因此無論元昊怎麼出兵,我最擔憂的只有涇原路。」

    范仲淹鎖緊雙眉,心中忖度,鎮守涇原路的韓琦心高氣傲,尹洙紙上談兵,從上次白豹城一役來看,任福也有些矜誇浮躁,這三人無不例外的主戰,這次若和元昊交鋒,只怕……他知道尹洙、韓琦二人不會聽他的勸告,眼下西北軍情若火,又無法對朝廷說起此事,因此憂心忡忡。

    狄青知道,自三川口一戰慘敗後,朝廷將永興軍、秦鳳兩路細分為鄜延、環慶、涇原、秦鳳四路。朝廷的用意是,誰的地盤誰做主,誰的地盤誰負責。見范仲淹為難,狄青明白他的心意,問道:「範公,既然我們知道元昊的用意,就要向韓公示警。範公找我來,是否想讓我親自將這個消息告訴韓公呢?」

    范仲淹輕嘆一口氣,緩緩道:「狄青,我早知道你不是個意氣行事的人了。你對戰事在行,這件事你去說說最好了。當然了,我也有一封書信,你帶著這信,立即啟程去見韓琦,將信交給他,也將今日所言委婉說一遍,盡我等職責。」心中卻想,「狄青為人沉穩,韓琦和他沒有過節,只要狄青將事情說給韓琦,想韓琦總能對元昊有所戒備了。至於我的信,不知道韓琦會不會看呢?」

    狄青當下接令,心思微轉,說道:「範公,我這次前去,除了帶些十士跟隨,還想帶一個人跟隨。」

    范仲淹問道:「是誰?」

    狄青道:「我想帶趙明前往。」

    范仲淹有些詫異,不解狄青為何要帶趙明一路,但他並沒有多問,只是道:「好。大順城建的已差不多了,趙明也可以稍微歇息幾日。你帶著他去,早去早回吧。」

    狄青出了營寨,命韓笑、戈兵二人帶些兵士跟隨前往涇原路。

    如元昊八部般,狄青手下十士也是各司其能。死憤多是用來死戰,勇力是來鏖戰,寇兵是用巧戰,而陷陣多用來沖戰。

    待命也和戰有關,卻是用來布戰。韓笑的待命一部,均是機巧靈便,擅於挖掘消息的人。

    韓、戈二人聽到狄青調令,很快準備就緒。趙明一瘸一拐的走來時,難掩眼中的驚詫,像是不解狄青為何要帶他跟隨,他和狄青,本來沒什麼交往。

    狄青拱拱手道:「趙兄……有勞了。」

    趙明回了一禮,啞聲道:「不敢。狄將軍若喜歡,稱呼我老趙就好。」

    韓笑一旁見了,感覺趙明口氣雖淡漠,但對狄青也算是客氣了。要知道當初韓笑那麼笑臉問趙明香巴拉一事,差點被趙明飽以老拳,可見趙明脾氣並不算好。

    狄青點點頭道:「那好,出發吧。」

    韓笑當先離去,戈兵隨後出發,他們都知道,狄青需要的不是保護,而是需要得到各種消息,做出盡可能正確的決定。

    韓笑、戈兵一負責消息,一負責軍情,只為了保證狄青不走錯路,儘快的見到韓琦。

    范仲淹給的消息是,韓琦正在渭州,但那已是十天前的消息了。

    范仲淹在擴建大順城,積極讓環慶、鄜延兩路防備敵軍的時候,韓琦只有一個目標。

    那就是進攻!

    韓琦雖是文人,但比武將還要崇尚進攻,這段日子來,韓琦不停的招兵買馬,就算狄青也知道韓琦還沒有放棄進攻西夏的念頭。

    這樣的韓琦,又怎能在渭州呆得住呢?

    狄青從大順城出發,一路奔西南的渭州。果不其然,才到半途,戈兵就已接到了韓笑的消息,韓琦不在渭州,具體去了哪裡,正在打探。

    狄青苦笑,心道傳信的活兒,也不是那麼好做。一路上,狄青和趙明同行。趙明似乎滿懷心事,一直低著頭,沉默無言。

    這時春暖花開,繁花似錦,整個邊陲都已復甦過來。一路上,遠望青山如戟,大河似帶,狄青心中只想,這般的美景,只怕很快就要被兵戈烽煙所摧殘。我怎麼開口詢問,才能不讓趙明反感呢?

    狄青雖勇,但心細如髮。他知道趙明的腿好像是從香巴拉回來後受傷的,而趙明後來一切的不幸,又和傷腿有關。昨晚見趙明滿是孤寂,狄青有些不忍舊事重提,再揭開趙明的傷疤。

    不想趙明突然道:「狄將軍,你找我有事吧?」這是趙明路上說的第一句話。

    狄青微有錯愕,不想趙明竟看出他的用意,翻身下馬道:「奔波了這麼久,休息會吧。」

    趙明遲疑下,也跟隨下馬,一瘸一拐的。見狄青看著他的腿,趙明垂頭道:「我走路不利索,耽誤狄大人的行程了。」

    狄青嘆口氣道:「看到你,我想到了我大哥。我大哥也瘸了腿,但我這一輩子,只有他照顧我,他從未拖累過我。」

    趙明眼中閃過分暖意,轉瞬又恢復了暗暗的表情。他扭頭望向了遠山,低聲道:「狄將軍,你找我來,是不是想問香巴拉的事情?」

    狄青微震,沒料到趙明這般敏銳,良久才道:「我一直在找香巴拉,你若知道些事情的話,不知道……能否話於我聽呢?」

    狄青滿是忐忑,並沒有抱多大的指望,暗想種世衡說趙明不想提往事,讓趙明開口很難。不想趙明點點頭道:「好。」

    狄青驚喜交集,見趙明神色漠漠,只能道:「那謝謝你了。」

    趙明澀然一笑道:「可我說了,也不見得對你有幫助。」狄青心頭一沉,就見趙明眼中閃過分陰霾,緩緩道:「狄將軍或許不知道,我出生在藏邊,也算是半個藏人。我母親是藏人,父親是中原人。」趙明醜陋的臉上,露出少有的追思之意。

    狄青雖很想知道香巴拉的事情,可見趙明如此,只是靜靜的傾聽。

    「其實藏邊,一直流傳著很多神話,香巴拉就是其中之一,但從未有人找到過它。或者說……找到的人從未回來過!」趙明終於進入正題,不知為何,提及香巴拉的時候,他身軀微顫,眼中竟有了驚怖之意。

    狄青聽到這裡,望見趙明的表情,心中隱約有分不安。

    「那一年,我娶了親。女人長得水靈,誰見到我,都會羨慕的讚一句,說我走了運。我也是這麼認為。我無憂無慮的過活,本來不應該奢望什麼。但有一日……族中來了個商人,說姓歷,經歷的歷。這個姓……比較古怪……那人更是古怪,說是商人,可我總感覺那人壯實得很,甚至像個大鐵鎚。」

    狄青聽趙明突然說了些閒事,知道多半和香巴拉有關,耐心的聽下去。他也從不認識歷姓的人,聽趙明這麼形容一個人,感覺有些奇怪。

    一個人,怎麼像個鐵鎚?

    趙明繼續說道:「那人出手豪闊,給了族中萬事通一錠金子,讓他幫忙找十個小夥子去做事,每人每天給二兩銀子。二兩銀子已夠那時的我舒舒服服的過上一個月,族中的兄弟,均是踴躍上前。我‘幸運’的入選了。」

    狄青見趙明說到「幸運」兩字時,眼中滿是後悔,已知道這二兩銀子不是那麼好賺的。

    「我們從藏邊出發,直奔沙州……」

    趙明說到這裡的時候,留意到狄青臉色微變,忍不住道:「狄將軍,你怎麼了?」

    狄青搖搖頭,心中驚異中帶分振奮。是沙州,香巴拉就是在沙州!可為何趙明提及這件事的時候,眼中除了恐怖外,還有深切的悲哀?

    趙明不再追問,繼續說道:「本來很多人都不願意離開族落,但歷姓那人每天支付二兩銀子,絕不食言。為了那銀子,我們又都堅持了下來。沙州本來是歸義軍所有,後來被曹氏佔據。」

    狄青聽種世衡說過歸義軍,聽趙明還特別提到了曹氏,想起曹氏關於香巴拉的地圖,感覺所有的一切好像貫穿了起來。

    沙州荒蕪,往事如那大漠塵沙,不知掩藏著多少心酸血淚。

    就狄青所知,沙州被漢人和吐蕃人反復爭奪,後來又被元昊佔領。這塊土地,恁地這般多磨?

    狄青疑惑的是,如果香巴拉真的在沙州,野利旺榮是因為香巴拉而死,元昊為何把野利遇乞派去鎮守沙州呢?

    種種謎團糾纏不清,趙明已繼續說道:「我們入了沙州,就向三危山的方向行去,不久,到了敦煌!」

    狄青微震,喃喃道:「敦煌?香巴拉難道就在敦煌?」

    敦——大也;煌——盛也。

    敦煌輝煌盛大,歷史悠久,中原歷代,不知道在這裡留下了多少輝煌、血淚和傳說。

    「香巴拉在敦煌嗎?或許吧?」趙明喃喃道。

    狄青又有些疑惑,不明白趙明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到了敦煌後,進入亂山之中,那裡好像靠近了三危山。」趙明神色有些恍惚,「群山莽莽,那歷姓商人對那裡異常熟悉。他帶我們鑽山越嶺,很快到了一絕壁之旁。我記得過了那絕壁東,應是蒼蒼的沙漠。那絕壁頂,有一瀑布奔騰而下,很是壯闊。我們到了一叢灌木前,歷姓商人撥開了灌木,露出其中的一個洞穴。」

    狄青心跳不已,本想問趙明若再去,能否找到那地方。可見趙明神色恍惚,暫壓下這個念頭。

    「我們見洞穴黝暗,都有些害怕。不想……歷姓商人當先行進去,吩咐我們跟隨。我們見他如此膽大,想那洞穴中應該沒有危險,都跟了進去。同時我們也在琢磨,歷姓商人帶我們到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

    狄青不解道:「當時你們知道……要去什麼地方嗎?」

    趙明搖搖頭,「當時不知道,後來知道了。但就算知道了,其實也不算明瞭。」

    趙明神情恍惚,說的前言不搭後語,讓狄青只能苦笑。但他怕趙明不說,並不追問。

    「我們順著那洞穴走了不久,前方霍然開朗,原來又入了一個很大的石窟。石窟對面,又是一個洞穴。那石窟應該是天然形成,頂端有裂縫,竟有陽光透進來,那石窟也就不顯得黑暗。我們才進了那石窟,就聽有人道,‘你來晚了。’」

    趙明聲音變得有些尖銳,狄青心頭一跳,暗想當初那情形,突然有人說話,的確讓人心驚。

    「歷姓商人沒有吃驚,只是說,‘來晚了,總比不來的好。’我這時才看到,對面的洞穴站著一個人,黑衣黑褲,黑巾蒙面,只露出一雙精光閃閃的眸子。那人道,‘沒想到你還帶些幫手來。’歷姓商人道,‘他們不是我的幫手,我豈需要幫手?’那人打量著我們,眼中的光芒和毒蛇一般,良久才道,‘我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到。你要做的事情,可曾辦好?’」

    狄青聽到這裡,心中已有個大致的輪廓。歷姓商人顯然和洞穴那人聯手要做件事情,這才約定在那裡相見,如果那洞穴關係到香巴拉的秘密,這二人要做的事情,當然就和準備入香巴拉有關?但歷姓商人帶趙明等人前往,又是為了什麼?

    趙明已陷入回憶,又像是夢囈般,低聲道:「歷姓商人道,‘我查了很久,並沒有尋到五龍的下落。’」

    狄青一震,失聲道:「五龍?」

    趙明微驚,回過神來,見狄青臉色古怪,問道:「狄大人,你怎麼了?」

    狄青搖搖頭道:「沒什麼。你……繼續說吧。」心中暗想,「為何歷姓商人要尋五龍呢?看來五龍的確和香巴拉有很大的關係!」

    趙明看了狄青半晌,又道:「蒙面那人冷笑道,‘沒有五龍,你還來做什麼?沒有五龍,進了香巴拉也沒用!’」

    狄青現在聽趙明說的每句話,都如沉雷滾滾,啞聲道:「為什麼?」

    趙明搖搖頭,「我根本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但終於明白,原來這裡就是香巴拉……」他嘴角露出嘲諷之意,「都說香巴拉美輪美奐,是人間仙境,我從未想到會在這種地方。本來以為那蒙面人是說笑,但看那蒙面人極為慎重的樣子,又覺得不像是兒戲。歷姓商人道,‘但我們總要試試了。’他走過去,在蒙面人耳邊說了幾句話,蒙面人就打量著我們,半晌才道,‘無論如何,我等了這些年,總要試試。’他對我們喝道,‘這裡就是香巴拉的入口,你們都聽過香巴拉吧?只要能進去,每人都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他從懷中掏出個錢褡褳,一抖,裡面竟掉出了十來塊寶石,說道,‘這就是我從香巴拉拿的,你們每人選一塊吧。一會進入香巴拉,還有好多寶物供你們拿!’那寶石都有鴿子蛋大小,我們當時……眼都直了,從未想到會有這種好事。」

    狄青皺眉道:「此人無端以重金引誘你們,不用問,裡面肯定有危險!」

    趙明澀然一笑,嘆口氣道:「狄將軍,你說的很對。但我們當時看到那些珠寶,怎麼會想到很多?聽說洞穴中還有更多的珠寶,很多人眼都綠了,不等吩咐,已紛紛向洞穴湧去。歷姓商人早就準備了火把,給我們一人一隻,說道,‘先找到香巴拉入口的,就可分其半數的財富。’」

    狄青不解道:「那個洞穴難道還不是香巴拉的入口嗎?難道說……裡面還別有洞天?」

    趙明點頭道:「不錯。那洞穴竟四通八達,好像貫穿了整個山嶺。若是驀地進入,只怕會迷失其中。不過裡面竟有人工雕琢的痕跡,石壁旁還刻有箭頭,指引方向。我們一夥人,循箭頭而入,走了數里多的路程。」

    狄青駭然想到,「開山工程如此之巨,沙州左近,只有歸義軍的曹家才能做出此事了。」

    趙明續道:「走了這遠,我們心中都有些畏懼,想要返回,不想前方有一人叫道,‘寶石,這岩壁上有寶石。’我們抬頭望過去,就見到頭頂的岩石上,赫然鑲嵌著幾顆寶石。那寶石瑰紅若血,雖是幾顆,但在火光下,也璀璨奪目。大夥嘩然而叫,都和瘋子一樣。」

    狄青卻一直想個問題,那歷姓商人帶了這十個藏人前來,到底包藏著什麼禍心?

    「歷姓商人一直跟在我們身後,見狀道,‘少見多怪,前面還有大把的寶石。’這下不等他催促,那些人已經一窩蜂的趕過去。我才娶了老婆,也不算貪婪,稍微猶豫下,暗想若能取得石壁上寶石,這輩子也夠花了。就是這轉念之間,我比他們慢了幾步……」

    趙明臉上突顯出瘋狂、淒厲和驚怖之色,他本長得醜惡,如此一來,直如惡鬼。狄青見狀,心中一凜,已知道定有可怕的事情發生。

    「那時候甬道中的瘋狂難以言盡,我猶豫的時候,突然腳下一軟,跌到了甬道旁的一道石縫內。前面火光忽然轉彎,突然就滅了,甬道中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趙明臉頰抽搐,劇烈喘息道:「緊接著……甬道中就響起了尖銳的呼嘯聲。然後我就聽到前面的那些族中兄弟紛紛驚叫著,‘莫要抓我,莫要抓我!’」

    莫要抓我!

    趙明幾乎是用盡全身的氣力喊出了這幾個字,那聲音如同鬼哭狼嚎,幽靈泣訴,滿是深深的絕望之意。

    雖是晴天白日,春風暖暖,狄青見到趙明扭曲的面容,周身也不由泛起股徹骨的寒意。

    莫要抓我?這是什麼意思?

    那甬道的盡頭,究竟有什麼古怪,難道藏著洪荒怪獸,八爪章魚,片刻間將這些人統統抓住?還是那甬道中,有著無窮無盡的冤死之鬼,來抓活人轉世投生?

    天地淒迷,已滿是驚悚之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