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殺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葉市地處白豹城、金湯城之西,近橫山、北望白於山。夏人每攻延州之時,均從白於山賀蘭原而出,經葉市,或分兵北上去取土門,或逕直東行來攻大宋的保安軍。

    如果說白豹城、金湯城是夏人進攻大宋的利刃,那葉市無疑就是利刃的刀柄。

    葉市因有白豹城、金湯城在前,又經營多年,極為安定繁榮。若論交易規模,早遠超大宋邊陲的榷場。是以西夏和大宋交兵後,雖榷場交易斷絕,但這裡還是繁榮依舊,吸引了四方來往的客商。

    葉市最繁華的一條街,叫做葉落。

    能在這裡經營的人,可說是終日刀頭舔血,彪悍非常。元昊好武,也不禁在這裡交易的人動武,是以在這條長街死去的人,就如落葉般的尋常。

    馬蹄聲急如驟雨,踏破了葉落街的繁華,只見長街盡處,突然馳出一隊騎兵,雖不過十數人,但眾馬疾馳的聲勢,有如千軍。

    長街兩處的買賣人見狀,紛紛肅立兩旁,買賣都不敢做了,看他們的神色,就算白天見鬼都沒有這般驚怖。

    來的不是鬼,而是葉市團練保旺羅。

    誰都知道最近保旺羅不開心,前幾個月,骨咩三熊竟同時斃命,葉市幾次出兵攻打大順城均是損兵折將。

    所有的不順都是因為一個人,那人叫做狄青!

    保旺羅不怕狄青,他只想找到狄青,痛痛快快的戰一場,一解怨氣。不過他身為葉市團練,不能輕離,只能將一腔憤怒發洩在旁人的身上。

    保旺羅身後跟著十數個手下,每人的戰馬後,均拖著一個宋人。那些人被一路拖過來,早奔得筋疲力盡,有幾個已踉蹌栽倒。只要一倒下,就再也沒有爬起來的可能。

    百姓卻早就司空見慣。

    党項人每次若逢戰敗或者發怒,均會玩這種把戲,號曰「殺鬼招魂」。傳說中,這種方法能夠磨礪勇氣,保佑下次作戰順利。

    保旺羅行到長街正中,陡然勒馬,他的十數個手下也齊齊勒馬,有幾個宋人還在勉力奔行,馬勢一停,徑直被拋了出去,重重的摔在青石街上,多數被摔得腦漿迸裂。

    但那些宋人中,竟還有一人掙扎站起,就要逃命。不想一箭飛來,刺穿了他的背心,將他釘在了土牆上。

    一抹艷紅的血,順著土牆流淌而下,觸目驚心。保旺羅手持弓箭,雙眸通紅,看起來還沒有殺過癮。淬厲的目光一掃,長街兩旁的人紛紛低頭。保旺羅嘴角帶著分獰笑,叫道:「誰告訴老子狄青在哪裡,我就賞他一百兩銀子。誰敢幫助狄青,我就要他的命!」

    無人應聲。保旺羅還待再吼,長街對面馳來一匹快馬,看其行裝,是夏兵的打扮。那人高喊道:「團練大人,王爺讓你立即前往通化樓。」

    這裡只有一個王爺,那就是龍部九王之一的天都王野利遇乞!

    龍部九王,八部至強。天都無界,山訛守疆!

    夏軍五軍中,以騎兵中的鐵鷂子和橫山的山訛軍最為犀利。天都王野利遇乞領山訛軍鎮守橫山多年,就算元昊見了,都要給幾分面子,保旺羅再是囂張,聽到野利遇乞相招,亦是不敢怠慢,忙道:「好,我馬上就去。」通化樓是葉市最大的一個酒樓,保旺羅暗想野利遇乞找他去那裡,多半是要商議攻打大順城一事。

    那騎已到保旺羅的面前。

    保旺羅突然有了種心悸,察覺到有些不妥,厲喝道:「你是誰?」他驀地發現,那兵士只是葉市尋常夏兵的打扮,並非野利遇乞身邊的親兵。

    若非野利遇乞身邊的親兵,如何會被派出來傳訊?

    那馬上騎士低聲道:「這是……王爺……的令牌……」他說得斷斷續續,手一伸,掌心上多了面令牌,金光閃閃。

    保旺羅定睛望去,看不懂那是什麼。

    陡然間,一道寒光從那人的袖口打出,直奔保旺羅的咽喉!

    眾人大呼,不想那騎士竟是個刺客。變生肘腋,保旺羅怪叫聲中,奮力向左避去。那刺客暗器打得急,但保旺羅身手矯捷,竟避開了這必殺的一擊。

    可那刺客暗器才出,人已騰空而起,手臂急揮,單憑手中金光閃閃的令牌,就劃破了保旺羅的咽喉。

    保旺羅摔落馬下,眼如死魚般,盯在刺客的臉上。他到現在為止,還不明白那人為何要殺他。保旺羅只見到對手面如死灰般的臉。

    那人空中翻身,已騎到保旺羅的馬上,高喝道:「殺人者——狄青!」

    長街眾人聽到「狄青」二字,悚然驚呼。

    那人高喝聲中,策馬前奔,一騎絕塵。保旺羅的護衛這才清醒來,驅馬急追,不想前面長街處,左右各衝出兩人,橫端巨木撞過來。

    那巨木碗口粗細,長達數丈,橫過來,已塞住了長街。

    狂呼聲中,馬兒慘嘶,竟被那巨木擊折了四肢。那些護衛躲避不及,紛紛落下馬來。

    一護衛身手不錯,還待翻身而起,就見到有缽大的拳頭擊過來。「砰」的一聲巨響,那護衛慘叫聲中,竟被一拳擊飛了出去。

    那護衛人在空中,鮮血狂噴,只見到一人拳頭帶血,嘴角帶笑,輕聲道:「我……就是狄青!」

    落葉街已亂,那護衛暈過去的時候,還想不明白,為何又冒出個狄青?

    持巨木的四人連殺數人,止住了追擊,紛紛閃身進了附近的店鋪,不知所蹤。這時長街上示警號角長鳴,紛亂四起。

    拓跋摩柯快步走出府邸時,正聽到號角長鳴,不知發生何事。他本是嘉寧軍司的監軍使,奉命從宥州過橫山前來葉市,隨時準備進攻大順城。

    野利遇乞方才讓人傳令,命他急赴通化樓。

    拓跋摩柯聽王爺相召,不敢怠慢,早就命手下準備車馬,他到了府外,身邊的十二勇士已整裝待命,神色肅然。

    那十二勇士有如標槍般的戳在那裡,冷酷、鎮靜。

    拓跋摩柯很滿意,知道這十二勇士到了哪裡,都有領軍的資格。他有這些人的護衛,可謂是高枕無憂。任何人想要擊敗這些勇士,衝到他的面前,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更何況,就算有人衝過了那些勇士的防衛,也擋不住拓跋摩柯的開山巨斧。

    拓跋摩柯身為監軍使,勇力無敵,一把巨斧,也不知道要了多少人的性命。

    遠遠處,長號響聲不停,竟似有敵來襲,拓跋摩柯到了馬前的時候,皺了下眉頭,心道保旺羅在這裡坐鎮,出了事情,怎麼不趕來知會一聲?

    拓跋摩柯沒有多想,認為這是葉市,就算有敵,人也不會太多;就算有敵,保旺羅肯定也能搞定。拓跋摩柯上了馬,在十二勇士的簇擁下,沿著青石長街向通化樓的方向行去。

    馬兒輕嘶,拓跋摩柯正在琢磨天都王用意的時候,感覺到微風盪漾。抬頭望過去,見到樹上很有幾分綠意。

    原來春已到了。

    拓跋摩柯不待再想下去,就見到高樹上突然飄下了一片落葉,遮住了日頭,向他飛了過來。拓跋摩柯一驚,隨即已發現,那不是落葉,而是一個人!

    一個身著灰衣的人。

    那人衣著顏色和枯樹彷彿,一直就攀在樹上,若是不加留意,只以為那是段枯枝。那人轉眼間掠過拓跋摩柯的護衛,已到了拓跋摩柯的頭頂。

    拓跋摩柯大驚,喝道:「抓住他。」

    十二勇士呼喝連連,紛紛向拓跋摩柯湧去。可那人從空而降,繞過護衛,十二勇士一時間鞭長莫及。

    拓跋摩柯見那人已到頭頂,怒喝一聲,揮斧劈去。巨斧極重,足有五六十斤的分量,這一斧頭下去,就算石頭,都能被他砍成兩半。

    可抽刀難斷水,巨斧難克柔。空中那人如片樹葉,只是一盪,已避開巨斧。手一揚,一張大網倏然張開,竟將拓跋摩柯罩在網中。

    拓跋摩柯身經百戰,可從未經歷過這種過招。大叫聲中,已被大網束縛的不能動彈。這時候寒光一閃,一柄短刃已透網而過,插在拓跋摩柯的胸膛。

    拓跋摩柯雙目凸出,怒嘶道:「你是誰?」

    那人踢落拓跋摩柯,站在馬背上,冷然道:「我就是狄青!」

    話音未落,那人手腕翻轉,一根繩索飛出,搭在牆頭之上。他藉繩索之力,身形縱起,已上了高牆。手中繩索再飛,纏住樹枝,翩翩而起,盪得遠了。

    十二勇士驚得目瞪口呆,不信世上還有這種身手。

    拓跋摩柯死,十二勇士不能免責,一想到這裡,眾勇士硬著頭皮去追。才過了街口,就見轉角巷口處衝來十數人。個個手持短槍,犀利扎來。

    那十二勇士猝不及防,竟被扎翻了半數,餘眾一聲喊,紛紛退後。手持短槍那些人並不追趕,身形閃動,已再藏身巷中,消失不見。

    不知多久,才有勇士壯著膽子去看,巷中早沒有了人跡。那巷子的白牆上,塗著幾個鮮紅的血字——殺人者、狄青!

    殺人者狄青!狄青來到了葉市!

    這個消息風一樣的傳遞,雷一般的鳴響,只用了半天的功夫,已傳遍了整個葉市。

    狄青威震西北,大鬧興慶府,甚至殺到了玉門關,夏人對他竟無可奈何。

    狄青協攻白豹城,殺骨咩三熊,橫刀金湯城前,竟無人敢出城一戰。

    狄青守大順城,數月五戰,斬七將,大破葉市來敵。

    這段日子,狄青這個名字早就傳遍西北,如日中天。

    夏軍三川口的大勝,似也掩不住狄青兩字的光輝。

    狄青這個名字,在西夏人心目中,已越來越沉,越來越神秘。誰都聽說過狄青,可見過狄青的卻少之又少。有人說他玉樹臨風、有人說他青面獠牙,有人說他身高丈許……每個人說的版本都大不相同。

    而傳到野利遇乞面前的狄青版本,也有三四個之多。

    已黃昏,野利遇乞正在通化樓。

    野利遇乞的確傳令讓葉市眾軍將趕來,可傳令一個時辰後,所召的七人中,竟然只有三人趕過來。

    不聽天都王的號令,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不過那不聽號令的四人顯然已不必害怕,又過了一個時辰,他們橫著就被抬了進來,四人已死。

    每一人眼中都是惶恐難以置信的表情,當然是不信會有人在葉市殺了他們。

    屍體中有葉市團練保旺羅、有嘉寧軍司的監軍使拓跋摩柯,另外兩人,衣著華貴,顯然也是葉市的要人。

    野利遇乞坐在高位,冷漠的看著那四具屍體問道:「教練使,你可查出兇手是誰?」野利遇乞額頭突兀,雙眸深陷,鼻子顴骨高聳起來,整個面容如天都山般,有峰有谷,很是奇特。

    但沒有人敢笑他,甚至沒有人敢看他一眼。所有人都知道,野利遇乞本性殘暴,自從野利旺榮死後,他更是陰冷非常。若有半言觸怒野利遇乞,說不定就會惹上殺身之禍。

    野利遇乞問的是左手處的一個藩人。那藩人身材彪悍,臉色蠟黃,聞言喏喏道:「卑職已在查。兇手……好像是狄青。」

    「好像?」野利遇乞笑了,淡淡問,「你好像也快死了?」

    天已冷,可那教練使汗水不停的流淌,顫聲道:「兇手就是狄青!」

    野利遇乞嘆口氣道:「我聽說,這四人幾乎同一時間死的,有的在葉市東,有的在西。狄青恁地厲害,竟可分身四處殺人嗎?」

    教練使抹汗道:「那就不是狄青了。」

    野利遇乞譏誚笑道:「我是讓你捉賊呢?還是讓你在猜謎?你累了,該休息下了。蘇吃曩……將教練使拖出去砍了!」話音落地,一人從野利遇乞身後閃身而出,一把抓住了那教練使。

    站出那人臉若刀削,身上黑衣剪裁的極為妥帖,襯得身軀如長槍般挺直。眾人都認得,此人就是野利遇乞的近身侍衛蘇吃曩。

    教練使也算魁梧,可不知是畏懼,還是根本無法抵擋,竟被蘇吃曩抓小雞一樣的抓住。

    教練使被拖出去時,慘叫道:「王爺,卑職冤枉。只求你再給我個機會。」

    野利遇乞不語,無人敢言,只怕惹禍上身。

    片刻後,蘇吃曩已端個托盤入樓道:「王爺,請查驗。」盤上盛有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正是那教練使的腦袋。

    眾人想著方才還是鮮活的一個人,轉眼間只餘個腦袋,不由胃中作嘔。可在野利遇乞面前,他們哪敢嘔出來?

    野利遇乞望著那人頭,突然一指不遠處的一人道:「你現在什麼官職?」

    被指那人聲音微顫道:「卑職是軍中侍禁。」教練使職位在監軍使之下,侍禁又比教練使低了級。

    野利遇乞淡漠道:「你現在就是葉市的教練使,負責緝拿兇徒。去吧。」

    那侍禁又驚又喜,喜是莫名被提拔,驚的是,若找不到凶徒,是不是也會和方才那個教練使一樣的下場。可這時已沒有選擇的餘地,那侍禁飛奔下樓,呼喝人馬,開始在葉市全力緝兇。

    野利遇乞端起酒杯道:「來……喝酒。」

    他下手處,只坐著三人,個個面色如土,紛紛舉起酒杯道:「謝王爺。」

    野利遇乞喝了杯酒後,問道:「頗超刺史,群牧司那面,有何消息了?」夏國群牧司主要負責馬匹供給,頗超刺史身在群牧司,眼下負責戰馬調配一事。

    頗超刺史身材稍矮,膚色黝黑,聞言起身道:「王爺,日落後,就會有二千匹戰馬送到葉市。」

    野利遇乞點點頭,問道:「都押牙,各溜的兵力分派的如何了?」夏國都押牙和大宋的兵馬都監職責彷彿,主負責集兵。

    都押牙神色冷峻如冰,沉聲道:「軍令已傳,明日當可聚齊萬餘兵馬。」

    西夏全民皆兵,地方出兵,均是由當地的部落首領來指揮。一個部落的兵士就稱為一溜。軍令一下,各部落必須響應,若不跟從,將有重罰。

    如此一來,夏人負擔遠較宋廷為輕,糾結兵力的速度更是遠勝宋軍。

    野利遇乞聽都押牙回復利落,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們辛苦了。」

    那二人齊聲道:「卑職本分所在。」

    野利遇乞淡淡道:「可有些人,就連本分都做不好了。」他斜睨下手的第三人,輕聲問,「藩落使,馬已運齊,人已積聚,不知你可有了必勝的準備?」

    藩落使詫異道:「王爺,眼下狄青為亂葉市,我們真要出兵攻擊大順城嗎?」藩落使又是各部落聯合的首領,羌人多部,統御困難。元昊立國後,在夏境各要害之地設十二監軍司,由都統軍鎮守。都統軍之下,又有藩落使,都押牙負責指揮召集各部軍馬,以供夏人最快出兵。

    當年三川口一戰,元昊能迅疾集結十五萬騎兵入侵大宋,就是得益這種調兵策略。

    這藩落使本名拓跋守峴,已是葉市左近的最高統領。

    野利遇乞道:「你可知狄青為何要在葉市作亂?」

    拓跋守峴搖頭道:「下官不知。」

    野利遇乞冷笑道:「范仲淹興建大順城,已把刀子捅到夏境。宋廷西北邊防雜亂,難以糾集大軍,因此大順城最多也不過一兩千人在守著。范仲淹知道我絕對不能容忍有這樣一座城池立在面前,也知道我肯定要大舉出兵,他明白大順城堅守困難,這才讓狄青過來搗亂。他們的目的,就是不想我們出兵。既然如此,我們就偏要出兵!」

    拓跋守峴又驚又佩道:「王爺心智非凡,想那范仲淹是萬萬比不上了。下官……雖沒有必勝的把握,但絕不會辜負王爺的厚望。」

    野利遇乞冷哼聲,望著酒杯沉吟不語,心中暗想,「大哥作亂被殺,兀卒最近對我很是冷漠,只怕已對我有了疑心。我這次帶兵攻打大順城,必須成功,不然的話……」不然怎麼樣,他已不敢想下去。

    野利遇乞不語,眾人更不敢多話。

    夜已臨,酒寒風冷。

    華燈初上,從通化樓望過去,只見到長街燈火若星,但這星光下,卻是死一般的沉寂。

    今日葉市兇殺四起,就算再想買賣的商人,都早已迴轉宅中,閉門不出。

    拓跋守峴自從來到通化樓後,大氣都不敢多喘,只喝了幾杯冷酒,又冷又餓,小心翼翼道:「王爺,夜已深了。捉拿狄青一事,自有他們的負責。王爺操勞整日,也該早些休息了。萬一……」他見野利遇乞臉色不善,終於不敢再說下去。

    野利遇乞雙眸斜睨,「萬一如何?」

    拓跋守峴壯著膽子道:「萬一狄青前來行刺,王爺千金貴體,怎能不小心提防?」

    「大膽!」蘇吃曩喝道:「王爺怎會畏懼狄青?王爺在此,就是想讓葉市的人看看,狄青不過是個鼠膽之輩。」

    拓跋守峴心中不滿,心想你不過是王爺身邊的近衛,怎能對我大呼小叫?可見野利遇乞一言不發,拓跋守峴心中發毛,陪笑道:「下官明白了。原來王爺在此,就是要等著狄青前來!他若不來,不過是個無膽鼠輩,他若來了,還能逃脫王爺的掌心嗎?」

    他越想越對,自己都有些佩服起自己來。

    野利遇乞突然道:「我餓了。」

    拓跋守峴一愣,半晌竟不知如何作答。野利遇乞道:「你這麼聰明,難道不知道餓了就要吃飯嗎?」

    拓跋守峴終於醒悟過來,忙喊道:「快上酒菜來,王爺餓了。」話音未落,樓梯上已有腳步聲響起,拓跋守峴心道,「怎麼這菜上得這麼快?」蘇吃曩臉色微變,已閃身到了野利遇乞的身前,神色戒備。有人未經通稟就上樓!

    聽來人腳步,慢慢騰騰,絕不是侍衛,侍衛怎麼敢如此怠慢?可若不是侍衛,進來的難道是刺客?

    可若是刺客,怎麼會走的不慌不忙?

    蘇吃曩想不明白,手按劍柄,眼露殺機。無論來人是誰,他都以保護天都王為重!

    眾人見蘇吃曩緊張,不由駭然變色,紛紛站起。

    只有野利遇乞神色不變,緩緩道:「退下。」

    蘇吃曩微愕,但不敢違背天都王之意,閃身到了一旁,還是全身貫力,虎視眈眈。

    樓梯口,終現一人。

    那人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衣著簡樸到寒酸的地步。春寒料峭,那人卻只穿了件長衫。他臉色紅潤,嘴角似笑非笑。最讓人奇怪的是,他的一張臉很是年輕,可一雙眼已很滄桑。這人就站在那裡,可沒有人能看出他的年紀。

    蘇吃曩鬆開握劍的手,倒退半步,眼中竟露出分驚懼之意。方才他殺人取首級,眼皮都不眨一下,可見到這個平和的人,不知為何,手都有些顫抖。

    那平和的人斜睨眼蘇吃曩,嘴角還是帶著笑,轉望野利遇乞道:「我來了。」

    野利遇乞握著酒杯,皺眉道:「你來做什麼?」

    那人微笑道:「我來告訴你幾件事情。」

    野利遇乞崇山一樣的臉,開始變幻流動,如同被雲層覆蓋,讓人看不出心意。

    那人還是在微笑,就在靜靜的等野利遇乞回話。

    野利遇乞眼中帶分警惕,開口道:「請坐。」他在這通化樓中,終於說個「請」字,可看他的表情,覺得理所當然,這人值得他用個請字。

    那人也不推讓,含笑坐下來道:「有酒無菜,算不上好主人。」

    野利遇乞一拍桌案,喝道:「菜呢,怎麼還不上來?」

    酒菜如流水般上來,卻沒有任何人動筷。那人看了眼酒菜,突然扭頭對蘇吃曩道:「你為何怕我?」

    蘇吃曩臉色蒼白,強笑道:「般若王說笑了,我不是怕你,只是敬你。」

    那人微微一笑,不再言語。頗超刺史和都押牙都是一驚,不想這平和帶笑的人竟也是龍部九王之一。

    來人竟是般若王!

    龍部九王,八部至強。般若悟道,智慧無雙!

    般若本梵語,意為智慧。

    眾人當然都聽過般若王的大名,但很少有人見過般若王。這人本來就少在邊陲活動,聽說般若王一直藩學院出沒,這次怎麼也到了葉市?

    這也難怪野利遇乞也說個請字。

    蘇吃曩見般若王不語,彷彿也鬆了口氣。

    野利遇乞知道最近龍部九王中,菩提王被狄青所殺、野利王自盡、龍野王死在三川口一戰。若說以前,和元昊最近的當然是野利兩兄弟,自從野利旺榮死後,野利遇乞就知道,元昊再不可能和野利家親密無間。

    眼下和元昊走得最近的,卻是這個般若王。

    野利遇乞每次想到這裡,心中都不舒服,見般若王如坐禪一樣,野利遇乞終於忍不住問道:「你說來這裡,要告訴我幾件事?」

    般若王笑容不減,「狄青大鬧葉市,殺了我們幾個領軍的人,天都王當然忿然,就想守株待兔,看看狄青有沒有膽量來殺你。王爺雄風不減,可喜可賀。」

    野利遇乞面沉似水,「那依你的看法,狄青敢不敢來呢?」

    般若王微笑道:「他好像從來沒有不敢的事情,據我們後來推測,當初從天和殿橫梁躍下的那刺客就是狄青。你想他連帝釋天都敢去刺殺,這世上還有他不敢的事情嗎?」

    這本是尋常的一句話,野利遇乞聞言,眼睛眯縫起來,琢磨著其中的深意。當初天和殿叛亂,為首之人就是野利遇乞的兄長,般若王舊事重提,所為何來?

    野利遇乞心思飛轉,還能冷靜道:「如果他敢來,不知會在什麼時候到呢?」

    般若王瞇縫著眼睛,突然望向個端菜過來的夥計,一字字道:「現在!」

    野利遇乞已變了臉色。

    通化樓殺氣遽起。

    眾人被兩個王爺之間的對話吸引,都明白般若王來這裡,絕非為了說閒話,可誰都想不到,還有人敢在龍部兩王的面前出手。

    出手的是那個端菜的夥計。

    夥計端個托盤,上面扣著個銀光閃閃的蓋子,裡面也不知道是蒸魚還是蒸雞。天都王要上菜,通化樓的老闆當然就在不停的上菜,有些菜根本動都沒動,就已原封的端了下去。

    王爺吃的菜,當然不能涼,因此有伙計悄悄換菜,好像也正常不過。

    但就是這個正常的夥計,霍然掀開托盤蓋子,取出了短刀。刀光閃亮,已壓得四壁燭光失色。

    那伙計一定是狄青!

    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只有狄青才有膽子混入這裡,只有狄青才敢這時亮刃。所有人都認為狄青要殺的是天都王野利遇乞……

    可轉眼間,眾人大吃一驚,刺客出手,一刀竟刺向了般若王的喉間。

    短刀獨舞,刀意橫行!

    刺客要殺的竟是般若王!

    刀光耀得野利遇乞臉上變色,他目光中也有了驚恐之意。那人不殺他,他應該慶幸才是,他驚恐又是為了什麼?

    般若王笑容竟然還在,他喉間突然多了個酒杯。那酒杯本在桌案上,他一伸手就取了酒杯擋在喉間。

    短刀刺在酒杯上,叮的一聲響,酒杯四裂,刀勢微頓。碎裂的瓷片不等落下,倏然電閃而出,直奔刺客的喉間。那刺客出手突然,但般若王反擊更是犀利。

    轉瞬間,刺客已陷窘境。他若退,四面受圍,樓上的侍衛在刺客出手那一刻,已倏然衝過來。他若進,就要先挨那瓷片。瓷片若刀,尖嘯銳利。

    刺客陡然倒仰,一腳踢在桌案上。桌案倏然而起,不但擋住了瓷片,還向般若王兜頭砸到。桌上碗筷瓷碟齊飛,呼嘯而出,不亞於飛刀利刃。

    野利遇乞身形一縱,已到了空中。他人在空中,只聽到「波」的一聲響,就見短刀飛穿桌面,取的仍是般若王的咽喉。

    刺客踢飛桌案時,短刀脫手飛出,刺破桌面,仍要擊殺般若王。

    般若王笑容一僵,倏然倒翻而出。那短刀幾乎擦著他的臉龐,刺在了酒樓的梁柱上。刀鋒冷厲,已吹得他遍體生寒。

    樓上兔起鶻落,一切不過是在剎那之間。

    野利遇乞見般若王閃過那一刀,吐口氣喝道:「抓住他。」他已瞥見刺客急衝而出,就要奔下樓去。他空中一個轉身,飛撲而去。

    一擊不中,當求全身而退,那刺客果斷離去,再無停留。

    頗超刺史正守在刺客逃竄的方向,拔刀喝道:「哪裡……」他「走」字未說,單刀已到了刺客之手。刀光一閃,頗超倒地,刀光再閃,脫手而飛,向半空中的野利遇乞斬去。

    野利遇乞一凜,閃身躲避。不待再追,就聽到酒樓「轟」的一聲大響,火光四起,濃煙滾滾。眾人皆驚,已察覺通化樓搖搖欲墜,晃動起來。

    再是一聲巨響,碎屑橫飛,通化樓竟然塌了下去。

    眾人大呼小叫,已顧不得再抓刺客,紛紛跳下樓去。那個都押牙和幾個侍衛躲避不及,慘叫聲中,竟被埋在了樓裡。

    野利遇乞落在樓外時,眼角跳動,鼻尖已有冷汗。

    這場刺殺來得突然,去得突然,塵煙滾滾中,守在樓外的侍衛紛紛圍過來。一時間火把如林,照得樓外已如白晝般。

    眾人驚懼中,見王爺沒事,紛紛舒了口氣。有一人衝過來問,「王爺無恙吧?」那人也是野利遇乞的貼身侍衛,只想討好野利遇乞,不想野利遇乞霍然抽出他的腰刀。

    那人一怔,不等再說,只見到眼前刀光一亮,已倒了下去。那人臨死也不明白,為何會觸怒了王爺。

    單刀帶血,天無月。夜黑風高。

    野利遇乞斬一人後,眼中驚懼更濃。誰都看出他眼中有驚恐,刺客已去,他驚怖什麼?

    眾人悚然,一人微笑道:「招是快招,刀是好刀,可還不如兀卒所賜的無滅刀。」

    這時候還能笑出來的人只有一個,就是那平凡衝和的般若王。般若王手中拿著把刀,刀光不滅,黑夜明火中,熠熠發光。

    刀是寶刀,亦是刺客所用的刀。

    般若王還在笑,好像刺客要殺的不是他,而是旁人。這裡就他不該笑,但他彷彿笑得最開心。

    野利遇乞眼皮有些跳動,盯著般若王手中的那把刀,竟沉默起來。

    般若王緩緩道:「阿那律,本意無滅。阿那律,亦是釋迦摩尼的弟子。此人本是釋尊的表親,從佛後,為佛守夜,晝夜不眠,以致雙目失明,卻得釋尊器重,修得天眼神通。」

    他在這時候,突然說起佛教的一段典故,旁人均有些奇怪。野利遇乞臉色漸趨平靜,只望著自己手上的那柄刀,刀身上鮮血已滴盡,刀身色澤黯淡,這只是快刀,並非好刀。

    好刀殺人是不留血的……

    「天都王鎮守橫山多年,兢兢業業,若論辛勤,可比阿那律。是以兀卒賜天都王無滅寶刀,以示嘉許。這寶刀削鐵如泥,又是兀卒所賜,天都王素來都是奉之若珍,旁人不能輕易看到……」

    般若王慢慢的說,眾人都是奇怪的聽,搞不懂般若王為何不關心刺客,只關心一把寶刀。般若王還是在笑,可笑容在森森夜色中,多少帶了分早春的冷,「我很奇怪,這麼珍貴的一把無滅刀,怎麼會在刺客的手上?」

    眾人臉色皆變,再看般若王手上的刀,表情已各不相同。

    原來刺客拿的竟是無滅刀!

    刺客拿著野利遇乞的無滅刀到了通化樓上,要殺的卻是般若王,這裡面的深意,讓人聽著都驚悚。

    般若王繼續道:「自從野利王死後,天都王好像就少回興慶府,常年在宋境出沒,久久不歸。知道的人都明白,天都王是為國盡忠,可不知道的看到了,難免會想,天都王會不會不滿兀卒賜死他的兄弟,想要聯繫宋人造反呢?」

    野利遇乞竟然還不言語。眾人見了,皆是心中凜然,暗想天都王性子狠惡,脾氣燥厲,如今這般沉默,難道說刺客真是他派出來的?

    般若王含笑道:「按理說,今日葉市殺機四起,狄青下一個目標很簡單,那就是刺殺天都王,徹底斷絕夏軍出兵攻打大順城的念頭。可奇怪的是……他要殺的人,不是天都王,而是我!」

    野利遇乞開口道:「他不一定是狄青,他就算對我出手,也不見得殺得了我。」

    般若王問道:「我只是疑惑一點,我來這裡,是奉兀卒之令,這之前,只有王爺才知道消息。為何那刺客會對付我?難道說……有人知道我對他不利,所以提前安排人下手除掉我。方才通化樓突然倒塌,讓我們追不到刺客,若沒有精心的策劃,怎能如此?事後,有人就可把一切都推在狄青的身上?」

    眾人都明白了般若王的言下之意,通化樓無端被毀,恐怕也只有野利遇乞有這個本事。

    話如刀鋒,風捲火愁,通化樓外,已靜得呼吸可聞……

    眾人都在望著野利遇乞,等待他的授意。

    這裡畢竟還是野利遇乞的天下,跟隨他的人不在少數,只要他吩咐一聲,般若王就算再智慧,恐怕也會被亂刃分身。

    野利遇乞只是望著手上的刀,衣袂顫抖,也不知是風吹,還是心動……

    葉市雖繁華,但也有廢地。就像陽光再明耀,也能照出暗影一樣。離葉落街幾里處,有個廢園,當年曾極為繁華,可自從那家主人因得罪了保旺羅,被斬殺殆盡後,那園子就變成了鬼園。

    冷風吹,如幽靈嗚咽。葉落街經常死人,很多人都說,那屈死的亡魂都匯聚在廢園,因此就算在白天,都無人敢進園。

    深夜的時候,廢園寒風呼嘯,枯葉四飛,有如無數幽靈徹夜狂歡。

    園中一棵大樹下,佇立個黑影。枯葉寒風中,凝然不動。就算萬千幽靈在狂歡,那黑影也是孤寂的。

    狂歡是一群人的孤寂,但孤寂豈不也是一個人的狂歡?

    那影子雖孤寂,可那雙眼卻是雪亮熾熱……

    園外突然傳來幾聲貓叫,甚是淒切。傳言中,貓也是通靈之獸,甚至可以見到幽靈出沒。那貓兒悲鳴,難道是因為見到鬼怪的緣故?

    那影子聽到貓叫,只是擊了下手掌。

    一黑影浮上高牆,有如幽靈般的閃現。樹下的黑影還是紋絲不動,只是冷冷的盯著那前來的人。

    黑影縱下高牆,忍不住的四下張望。

    樹下那人道:「這裡除了我,並無旁人。」

    前來那人笑道:「都說狄青膽大如天,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樹下那人正是狄青。狄青眼眸閃亮,盯著眼前那人。夜黑風急,那人帶著眼罩,讓人看不清面容。

    狄青只能見到那人長槍般挺直的身軀,一身衣衫裁剪的不差。

    那人輕咳道:「今日之事,很成功。」

    狄青「哦」了聲,回道:「你放心,種世衡答應你的事情,肯定會辦到。現在野利遇乞如何了?」

    那人舒了口氣,低聲道:「般若王中計了,他開始懷疑起野利遇乞。這次野利遇乞縱有十張嘴,只怕也解釋不清。再說前段時間,因野利旺榮叛逆,兀卒亦對野利遇乞有了戒心,恐怕也不會聽他的解釋。眼下般若王逼野利遇乞回返興慶府,向兀卒交代一切。只要他離去,就是你們攻打橫山的機會。」

    那人語氣中隱約有了分得意,但聽他所言,顯然與狄青並非一夥。

    狄青點點頭,眼神有了分古怪,突然沉聲道:「你很好……我們攻打橫山、再戰宥州一事……」

    那人並沒有察覺到狄青的異樣,急聲道:「野利遇乞走了,我肯定也要跟隨他離開。攻打橫山的事情,和我無關。我來這裡,只是要告訴你,這是我為你們做的最後一件事,你們莫要忘記自己的承諾。」

    狄青長吸一口氣,目光陡然變得如針尖般犀利,「你不用跟隨他走了。」

    那人一驚,失聲道:「你要做什麼?難道說……你們言而無信?」

    「你不用跟隨天都王走了,因為你哪裡都不用去了!」一個聲音從遠處飄來。

    那人遽然而驚,長槍般的身軀劇烈顫抖起來。

    黑暗中走出一人,面帶笑容,如閒庭信步般走到狄青身前不遠處,止步道:「這位……就是赫赫有名的狄青狄將軍嗎?」

    狄青瞳孔爆縮,還能沉靜道:「般若王珪」

    來人正是龍部九王之一的般若王。

    般若王點點頭,微笑道:「狄青,我早聽說過你的名字。一直想見你一面,可要見你,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狄青目光從般若王移到蒙面人的身上,見蒙面人如風中落葉般的抖,緩緩道:「你現在不是見到了?」他表面平靜,可早聽出廢園四周有細密的腳步聲傳來。

    腳步聲雖輕,但逃不過他的耳朵,在般若王現身的那一刻,最少已有百來人包圍了廢園。

    狄青伊始覺得是細作出賣了他,可見到那細作的舉止,就知道不是。顯然……般若王並沒有中計,中計的是他狄青。

    「見你一面,真花了我不少功夫……」般若王還在笑,可目光如針,盯死了狄青的舉動。

    狄青已見過般若王的武功,知道平手交戰,自己不見得勝不了他。但他眼下四面為敵,已失地勢,更何況……般若王若沒有上當,天都王當然也來了。

    他以一己之力,如何能抗得住龍部兩王、加上百來高手的圍剿?

    最要命的是,他的五士均已化整為零的撤離葉市,他是留在這裡的最後一個人。他本來已決定,無論事成與否,他都必須要走。

    他用無滅刀偷襲般若王,本是一計,嫁禍給野利遇乞的一計。種世衡收買細作偷了野利遇乞的無滅刀,他若能用無滅刀殺了般若王,野利遇乞百口莫辯。就算不能得手,般若王如何能放過野利遇乞?他能順利逃走,得益於霹靂。李丁等人在狄青一發動進攻的時候,就動用了霹靂,毀了通化樓。

    計劃很是周詳,但可惜的是,般若王比狄青想象中要聰明的多。

    般若王見狄青不語,又道:「最近你們的消息得到的太快,我們數次攻擊大順城,都被你提前得到了消息,我們就有懷疑了,懷疑我們黨項人中有了內奸!」他若有意若無意的看了眼蒙面人,蒙面人額頭已有汗,般若王續道:「你這次一出手,就殺了葉市領軍最要緊的四人,阻撓我們出兵攻擊大順城,當然是提前知道消息了。我一到這裡,你就轉而殺我,你心機很巧……」

    不等般若王說下去,狄青已道:「你來葉市,不是為了野利遇乞,而是為了我,你早知道我會對葉市下手,對不對?」

    般若王撫掌微笑道:「不錯。」

    狄青冷冷道:「你想殺我,但一直抓不住我。因此你故作中計,你當然知道,你們中已有了細作!你只要做戲逼天都王回興慶府,那細作肯定會向我請功說明情況。通化樓倒塌,我雖逃了,但你並不急於抓我。你只要盯著細作,知道他必定會引你前來,因此你們就可以將計就計的圍殺我,對不對?」

    一人拍掌道:「聰明,狄青,你果然是個聰明的人。」那人走了過來,一步一個腳印,步步如山,來人正是天都王野利遇乞。

    蒙面人更是哆嗦的厲害,恨不得化成一片枯葉飄去。

    野利遇乞根本不望蒙面人,因為他的大敵是狄青,一百個蒙面人,也抵不過一個狄青。更何況,他早就知道蒙面人是誰!

    「幾日前,有人偷走了我的寶刀,我一直在想,他到底什麼目的?現在事情簡單了,原來你們要用寶刀誣陷我。幸運的是……這件事我已經提前告訴了兀卒。狄青,你很聰明,你知道就算蓄力一擊,也不見得殺得了我,因此在知道般若王到來時,轉而攻擊他。你想讓般若王以為,我有反心,你想挑撥我們自相殘殺。」

    狄青冷風佇立,半晌才道:「你現在不想殺般若王,不意味著以後不想。」

    野利遇乞臉色微變,般若王已笑道:「狄青,你到現在,還不放棄挑撥之心嗎?方才你猜的很多都對,只說錯了一句話。」

    「是哪句?」狄青問道。

    般若王道:「你以為我們想殺你,那是大錯大錯。」

    狄青嘲諷道:「你們不想殺我,布置百來人到這裡捉鬼嗎?」

    般若王道:「我們不想殺你,可也不想放了你。你是我們需要認真對付的敵人。」他笑容仍在,語氣真誠道:「兀卒已覺得,你是大夏最可怕的威脅。你很可能成為曹瑋之後,對夏國最有威脅的一個宋將。但你受制於那些庸才,不能盡展所能,戴著鐐銬作戰,何其痛苦?」

    狄青沉默無言,心中嘆息。

    般若王留意著狄青的表情,眼中發光道:「兀卒雄才偉略,任人唯能,志在一統天下,成王圖霸業。狄青,你若投奔兀卒,我以人頭擔保,你可直昇龍部九王之位,掌控黨項千軍萬馬,一展生平抱負,何其痛快?你眼下雖有范仲淹賞識,但宋廷已朽,范仲淹自身難保。范仲淹若倒,你還能再找個范仲淹嗎?」

    狄青輕歎口氣道:「大宋只有一個范仲淹。」

    般若王哈哈一笑,「說得好。你若明白這點,就應該過來幫手兀卒……不然……縱然武功蓋世,還是和郭遵一樣的下場。」

    狄青聽到郭遵的名字,霍然抬頭,眼中已有怒火一樣的顏色。

    般若王自悔失言,暗想聽說郭遵和狄青關係極好,自己本想舉例,如今倒有些弄巧成拙。不等再說,狄青已一字字道:「大宋只有一個范仲淹,但大宋也只有一個狄青!」

    般若王笑容已很淡,他聽出了狄青的意思,緩緩道:「這裡好手如雲,夜叉部好手多半在此。你要想清楚,我們雖不想殺你,可絕不會放你回去!」

    狄青微微一笑,「我何必回去?」

    他言畢,已拔刀。

    春風冷、相思濃,刀光起,斬不斷風中情思,卻斬得下大好的頭顱。刀聲清越,刀聲如歌,單刀孤獨,在淒涼的夜色中唱起如火的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