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公道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狄青出了兩刀,一刀反斬了夜月山,第二刀橫砍了夜月火。

    橫刀狂歌。

    刀是尋常的刀,歌是狂放的歌,使刀的人舞動的是橫行的歌。熱血高歌中,單刀出鞘、刀若遊龍,「嗆啷」聲響後,飲血歸鞘。

    耳邊還餘清音,空中還有分瀲灩。

    狄青霍然扭頭,向葉喜孫望去,臉色微變,葉喜孫竟已不見。

    葉喜孫居然趁狄青和夜月山、夜月火激戰的時候逃走了。

    狄青眼角狂跳,無法抑制的跳動,他也沒有去控制,他知道,他根本沒有辦法制止眼角的跳。

    每次發力,他激戰的越酣暢,眼角就會不由自主的跳,跳的厲害的時候,甚至都要把他臉上的肌肉都能帶動。

    當年他在曹府的時候,就有過這種跡象,他沒有想到,楊羽裳昏迷後,他腦海中龍騰不在,可驚人的潛力卻不再失去,但也讓他每次用力的時候,都有如斯的症狀。

    這讓黑夜中的他,看起來有如煞神般。

    狄青身形飛轉,已到了樹下。

    火仍在燃,熊熊大火,照的樹下也明亮起來。夜月火的火彈,真的十分霸道,狄青想到這裡的時候,還有些驚悚。

    可他戰起來的時候,直如拼命,根本顧不上害怕。

    火光中,他見到大樹的西方有幾滴血,心中微動,已順著血跡追下去。

    葉喜孫是誰?為何夜月山、夜月火這樣的人都要追殺他?夜月山他們向葉喜孫要什麼東西?敵人的敵人,雖說不見得是你的朋友,但狄青對葉喜孫並無惡意。葉喜孫為何要逃?他怕狄青搶他的東西?

    狄青困惑重重,只想追上葉喜孫再說。

    葉喜孫重傷後,肯定跑不出多遠。

    奔行數里後,除了當初的樹西的幾點血跡外,再無其它痕跡。狄青心中微動,緩下了腳步。

    風翻落葉,蒼穹森森,饒是狄青聽覺敏銳,可也發現不了附近有人蹤出沒。

    陡然間跺腳,狄青罵道:「好你個老狐狸,竟騙了老子。」他身形展動,又順原路奔了回去。等到了葉喜孫當初依靠的樹下後,火勢已熄。狄青抬頭望了大樹一眼,見黑夜中,看不出究竟,吸了口氣,縱身躍上去。

    樹上無人,只餘血!

    樹枝有被壓折的痕跡,也就是說,葉喜孫曾在這裡停留過。

    狄青已想明白一切,喃喃道:「葉喜孫?這人究竟是誰,也是個人物了!」原來方才狄青和夜叉打鬥的時候,葉喜孫故意裝作向西逃命,撒了些血在地上,卻上了大樹。他騙狄青西追後,這才下樹從容離去。

    以這人的心機,狄青要再追,只怕也追不上了。

    葉喜孫重傷後,逃走還是如此從容不迫,心機也算深沉。

    這招狄青也用過,當年他就用這招騙過夜月飛天,不想風水輪流轉,他竟也被葉喜孫騙了一回。

    狄青眼角已不跳,反倒笑了起來,喃喃道:「無論如何,這人和元昊八部的人為敵,豈不是越強越好?」他想到這裡,一掃沮喪,躍下樹來,才待離去,突然扭頭回望了眼。

    大樹有異,樹皮竟被剝了一塊。

    這本是小事,狄青卻不肯放過,湊近了看去,才發現樹上用利器刻了幾個字。

    大恩不言謝,日後容報!

    簡簡單單的幾個字,竟有說不出的孤高狂傲之氣。

    這人逃命的途中,還有空在樹上刻幾個字給狄青。他難道早就算定,狄青肯定能回轉看到留言?

    英雄惜英雄,英雄重英雄,豈不也只有英雄才了解英雄?

    狄青沒有惱怒,抬頭望天,喃喃道:「這人真的有趣,可惜不能聊兩句。」

    天色黝黑,離亮天還早。

    狄青打個哈欠,向新寨的方向走去。走到半路,將外套反穿,掩去了身上血跡。

    仍是深夜,新寨早就關了寨門。狄青並不發愁,因新寨依山而建,他繞著山嶺走動,終於尋到處無人把守的地方輕易進入。

    一想到自己鎮守的新寨如此漏洞百出,自己這個指揮使還要偷偷摸摸的進來,狄青不由苦笑。

    等入了新寨中,寒氣中,依稀有金柝聲陣陣。狄青緊緊衣襟,看各處均靜,舒了口氣,尋了個僻靜的巷子坐下來,他不想打擾旁人,只想等到天明。

    天星閃爍,眨眨的有如情人溫柔的眼。

    銀河橫斷,明亮的好似敵人冷酷的刀。

    狄青望著天河如練,月華千里,眼已朦朧。他就那麼呆呆的望著月色,不知什麼時候,這才抱刀而睡。

    刀仍橫行,人已憔悴。

    風吹過,紛紛墜葉,輕輕的落在那抱刀而睡人兒的身上,滿是寂寂。

    不知許久,狄青突然聽到身側「咯」的一聲響。

    狄青微驚,倏然而醒。

    天已明,狄青才起,就見到一道白練向他兜頭劃到。

    狄青再驚,無路可退,才待上牆,陡然間鬆了口氣,不再閃動。

    「嘩」的一聲響,他已被澆的渾身通透。原來對面柴門打開,突然潑出了一盆水,那水還有餘溫,隱帶香氣。

    水幕落盡,現出一雙略帶詫異的眼眸。那眼眸黑白分明,有如潑墨的山水。

    狄青見到那眼眸,心中痛楚,差點叫了出來。紅塵煙雨,似水無痕,太多往事他已忘記,但怎能忘卻那澄淨若水的眼眸?

    當年大相國寺前,只此一望,相思一世。

    他幾乎以為對面站著楊羽裳……

    話到嘴邊,狄青無言。對面站著一女子,著粗布衣衫,身軀嬌弱,膚色微黃,除了那雙眼眸外,容顏並不出眾。

    那女子拿著一木盆,就那麼望著狄青,不言不語。

    她就那麼的盯著狄青,一雙眼眸,突然變得有些驚奇。但驚奇掠過,隨即變得清明無念。

    被那一雙眼眸盯著,狄青也有些詫異和不自在。原來他不經意的坐在一家門口。剛才清晨人家起來,倒出盆洗臉水出來。女子沒有道歉,狄青反倒拱拱手道:「抱歉,不該坐在你家門前的。」

    他轉身要走,不經意的看到少女腰間繫了條藍色的絲帶。

    絲帶藍如海,潔淨如天。

    這女子為何腰間繫條這種絲帶,疑惑只是一閃念,狄青已不再去想,暗自琢磨,先去找廖峰,然後找這裡的副指揮使,看看情況。如果阿里會來,怎麼治罪錢悟本也是個問題。

    這是新寨,他的寨子,他必須做主。

    他才待舉步,那女子已道:「喂!」

    狄青止步,扭頭道:「姑娘……什麼事?」

    那女子突然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狄青有些錯愕,心道這女子也真的出人意表,見個男子就問名字嗎?可他已對瑣事懶得追究,只是道:「在下狄青。」

    「狄青?」那女子皺眉道:「沒有聽說過。」

    狄青心道,「我何必讓你聽過呢?」可總覺得這姑娘好像有些古怪,具體哪裡不對,他一時間也說不明白。

    「你等等我,我給你找件衣服。」女子突然道,她快步回轉,等出來後,手上已托著件粗布衣裳。

    可狄青已不見。

    那女子並沒有追出去,只是看著空蕩蕩的巷口,喃喃道:「狄青,你叫狄青?好,很好。」她說的口氣很是奇怪,不似少女懷春,更像刻骨銘心。

    狄青出了巷口,渾身濕漉漉的全不在意。他刀譜早就記熟,也就不隨身攜帶,封存在個秘密的地方。剩下的物件除了五龍外,也就是銀子,還有方藍色的絲帕。

    狄青一想到藍色絲帕,就忍不住想到了方才那少女的絲巾。搖搖頭,狄青將這種聯繫割斷,已到了街頭。

    長街漸漸喧囂起來,新寨雖是小寨,可因在延州和金明寨之東,反倒少受烽火波及,倒很有些繁榮。

    狄青濕漉漉的走在街頭,無視眾人驚奇的目光,坦然自若的走到一家饅頭舖前,買了兩個饅頭。

    銀子也是濕漉漉的,可銀子的好處是,就算掉在糞坑中也沒人嫌棄。不像某些人,掉在糞坑中只會著蒼蠅。

    狄青想到這點時候,已開始啃起熱氣騰騰的饅頭。目光閃動,突然見到三人並肩走過來,狄青心中一動,閃身避到路旁。

    那三人居然是廖峰、司馬和另外一個姓葛的都頭。

    狄青留意那三人的神色,感覺那三人隱約有些憤慨,沒有殺人後的心虛,倒有些奇怪。暗想昨天這三人商量,到底要殺誰?好像昨晚風平浪靜,不像有什麼大事發生的樣子。

    廖峰三人也買了幾個饅頭,路上一邊走,一邊低聲的說著什麼。

    鬧市人雜,狄青凝神聽去,也聽不清什麼,只聽到,「不能等了……指揮使……這下麻煩了。」

    狄青皺了下眉頭,暗想這三個人總不是在商量殺我這個指揮使吧?

    心中微動,狄青已悄悄跟過去。

    幾人三前一後,向西方走去。廖峰三人突然進入個巷子,倏然不見。狄青微凜,加快腳步趕過去,只見到長巷空空,並無人影。狄青怔了下,才待加快腳步穿過長巷,陡然間止住腳步,抬頭向巷牆上望過去。

    牆上輕飄飄的縱下三人,已將狄青夾在中間。那三人正是廖峰三個,原來他們已發現狄青跟蹤,引狄青入巷,斷了他的後路。

    狄青笑笑,抱刀在懷。

    他鎮靜非常,廖峰三人反倒狐疑不定,廖峰喝道:「你小子跟著我們做什麼?」

    狄青道:「這條巷子你買下來了?難道我不能走嗎?」

    廖峰一怔,一時間無言以對。葛都頭摸著大鬍子,上下打量著狄青道:「昨天我見過你。」廖峰陡然也想起來什麼,叫道:「不錯,昨天你和種世衡在閒扯,我在酒肆見過你。」

    狄青心道,「原來那個禿頂老頭叫做種世衡,那個無賴,倒有個雅名。」反問道:「你見過我又如何?」

    廖峰又無話可說了。

    司馬都頭最是陰沉,問道:「你要去哪裡?」

    狄青反問道:「我為何要告訴你們?」他存心想要激怒這三人,看看情況。廖峰果然被他激怒,喝道:「別的事情我管不著,可你在新寨賊頭賊腦的,本都頭就管得著。小子,你才來的是不是?你認得我是誰不?」

    他正得意間,狄青已截斷道:「我當然認得你,你不叫廖峰嗎?你姓司馬,你姓葛……」狄青手指從三人鼻尖劃過,一字字道:「我還知道,你們在商量殺人,哈哈。」

    狄青笑聲才起,就聽「嗆啷啷」幾聲響,廖峰三人已拔出刀來,臉上已露緊張之意。

    廖峰嘶聲道:「你還知道什麼?」

    狄青見司馬目露疑惑、廖峰急躁、葛都頭錯愕,心思飛轉道:「我還知道,你們等不及了。」

    司馬笑道:「這位兄弟說什麼,我根本……」他話未說完,陡然一刀就向狄青砍來。司馬看起來最是陰險,出刀也是突然,旁人都以為他要說話,哪裡想到他遽然出刀。

    刀光如練,堪堪砍到了狄青的面前。

    「當」的一聲響,火光四濺,狄青雙眸眨都不眨,可也忍不住的驚奇。

    狄青沒有出刀,為他擋開那刀竟是廖峰!

    司馬訝聲道:「老廖,你做什麼?」

    廖峰急道:「你又做什麼?」

    司馬咬牙道:「他知道了我們的事情,怎麼能不殺?」

    「殺錯了怎麼辦?」廖峰苦澀道。

    「寧可錯殺,不能放過。」司馬還待出刀,可一顆心已怦怦大跳。他方才一刀,幾乎要砍到狄青的腦袋上,可狄青竟動也不動。這只能有兩個解釋,一個是此人是傻子,另外一個解釋就是此人藝高膽大。可怎麼看,狄青都不是傻子,司馬還想出刀,但手心盡是冷汗。

    廖峰道:「他若是無辜之人,怎能錯殺?丁大哥就是調查錯殺一事,這才中了錢悟本的暗算……我們怎麼能不問青紅的殺人?」

    葛都頭一旁道:「老廖,無論如何,我們總不能放他走了。他若走了,我們三個都沒好下場。」

    狄青心思轉動,靈機閃動,微笑道:「其實錢大哥早說了,殺幾個蕃人算什麼,有功大家領好了。昨天我還殺了幾個呢,你們要不要人頭用!」他這句話倒是試探廖峰等人是否和錢悟本一夥的。

    他話音才落,廖峰勃然大怒,喝道:「狗賊!你真和錢悟本一夥的?你良心被狗吃了?」他神色怒急,手腕一翻,揮刀就砍,司馬、葛都頭幾乎同時出刀。

    三刀齊斬,刀光亂錯,不等斬到狄青身上,三人都感覺手腕一麻,單刀脫手。廖峰等人大駭,紛紛退後。

    狄青手上竟抓著三把刀,嘆口氣道:「你們這種本事還想殺錢大哥嗎?」他心中暗想,「看這三人對錢悟本如此痛恨,難道昨天商議的是要殺錢悟本?他們說丁指揮是中了錢悟本的暗算?錢悟本為何要殺丁指揮?」

    葛都頭駭然道:「你是錢悟本派來的?」他自負武功不差,哪裡想到三人聯手,竟然在狄青手下過不了一招。這人恁地厲害?

    狄青臉色一扳,說道:「不錯,是錢大哥派我來的。憑你們的本事,殺錢大哥,豈不是癡人說夢?我一招就可要你三人的命,你們信不信?」

    廖峰三人面面相覷,雖不想承認,但心中知道這人絕非大話。

    狄青突然道:「不過嘛,我可以給你們三人一個機會。」

    三人齊聲問,「什麼機會?」

    狄青故作譏誚道:「你們三個人,一定要死一個,不然我無法回去交差。這樣吧,你們殺了其中的一個,其餘兩個就可以走了。」

    廖峰等人神色慘變,再望彼此,眼中已有了異樣之色。

    狄青目光一霎不霎,只等他們決定。生死關頭,才顯三人本色,他就想看看,這三人是否值得信任。在他看來,司馬最可能出逃,葛都頭也有可能,那個廖峰最衝動,反倒可能不怕死。

    他到新寨,需要的是可靠的手下!他要用最快的方法,找最義氣的漢子。

    果不其然,廖峰雙拳握緊,額頭青筋暴起,陡然爆喝道:「你們走!」他話音未落,已向狄青衝去。

    葛都頭、司馬都頭一伸手,就已抓住了廖峰。

    狄青雙眉一豎,就要出手,不想那兩人用力一甩,竟將廖峰甩了出去,齊聲喝道:「走,給我報仇!」

    葛都頭和司馬竟齊齊的向狄青衝來。二人瞬間就已攻出七拳,踢出兩腳,直如不要命了一般。

    廖峰雖被摔出,但轉瞬翻身躍起,竟也向狄青衝來。

    狄青動容,嘆了口氣,刀光一閃。

    葛都頭和司馬都已怔住,因為單刀不知何時,又被狄青塞到他們的手上。「嗆啷」聲響,葛都頭和司馬不由低頭望去,見到自己的單刀已歸鞘,詫異中帶著駭然,不知道狄青怎麼會有這種神鬼莫測的手法。

    廖峰衝過來見到狄青將葛都頭和司馬的單刀歸還,也愣在那裡,不解狄青到底什麼念頭。

    狄青已掏出一張紙,抖開道:「我是狄青,新寨的新任指揮使,方才得罪了三位,還請莫要見怪。」

    他躬身一禮,是為歉然,也為尊敬。

    就算狄青也沒有想到,這三人為了同伴,竟都能不要性命。這樣的人,他如何會不信?

    葛都頭望向狄青手上的調令,忍不住喝道:「你玩夠了吧?又拿什麼來糊弄我們?」

    狄青見三人均有怒容,向自己手上望過去,哭笑不得。原來適才他被淋個通透,那調令早就模糊成一團,也就怪不得葛都頭不信。

    狄青並不著急,正色道:「我的確是范大人才任命的新寨指揮使。今日前來,就是要查丁指揮被殺一事。方才並非戲弄,而是初到新寨,不知道哪個可信。」

    司馬陰xx道:「你現在知道了?」

    狄青聽出他口氣中的不滿,歉然道:「現在我知道了。三位武技雖不高明,但都是頂天立地漢子。狄青此行,頗有收穫。」見三人還是帶著疑惑,但神色已有些和緩。狄青手一翻,已亮出一面金牌道:「此乃聖上所賜金牌。就算沒有範大人的調令,我也有權處置這裡的事情。」

    三人見到那金牌居然寫著「如朕親臨」四個字,不由都是臉上變色。葛都頭吃吃道:「我們昨日聽孫副指揮說,延州城有文書傳來,說新任指揮使狄青是個殿前侍衛,這幾日就要來上任,難道真的是你?」

    狄青笑道:「狄青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我不必冒充的。」他神色自有傲然。

    眾人已信了幾分,再看狄青的眼神已截然不同。司馬遲疑道:「那你今日……」

    狄青肅然道:「實不相瞞,我初到這裡,就發現此處頗有怪異。昨晚我已查明錢悟本為取軍功,居然殺蕃人取功……」

    葛都頭醒悟道:「因此你剛才那麼說,就想試探我們是否和他同流合汙了。」

    狄青點頭道:「正是如此。但不想一試之下,竟試出三個頂天立地的漢子。」

    三人聽狄青誇獎,都有些慚愧。廖峰苦笑道:「我們這些人,百來個綁起來也不如指揮使了。」

    狄青正色道:「廖都頭,你此言差矣。真正的漢子看的是胸襟,絕非看功夫。你們三個能為彼此捨命,這點就讓狄某欽佩萬分。」

    廖峰三人見狄青口氣誠摯,態度親和,方才的惱怒都已不見。又都想,「這個指揮使說的不錯,他初到這裡,當求快刀斬亂麻,找到最值得信任的人。若是拖拖拉拉,又不知道有什麼變故。他這番辛苦,不也是為丁大哥的事情?」

    一想到這裡,三人盡數釋然。廖峰最急,說道:「指揮使,你也不用客氣了。只要能給丁大哥報仇,別的都不用說了。對了……你查到了什麼。」他已對狄青的功夫佩服的五體投地,語氣中滿是期待。

    狄青皺了下眉頭道:「我昨日才來,只是偶然知道些事情……」他遂將阿里的事情說了遍,只是沒有說及葉喜孫的事情。

    葛都頭一旁道:「這就是了。我也聽說昨天錢悟本被刺的事情,那個紅衣女子我以前見過,應該叫做衛慕山青,她和她哥哥衛慕山風算是衛慕族的首領。聽說衛慕族因為得罪了元昊,被驅逐到了橫山東,他們一直在忽耳坳呆著,算是熟戶,和我們相安無事的。前段日子,衛慕山風氣勢洶洶的帶人來尋仇,結果和我們打一場,我們一直以為他們無理取鬧,沒想到是我們理虧在先。」

    狄青皺眉道:「先不說阿里的事情,為何你們認為是錢悟本害了丁指揮呢?」

    葛都頭嘆氣道:「這件事由司馬都頭說吧。」

    狄青忍不住問道:「還不知道兩位貴姓?」

    葛都頭道:「免貴……卑職葛振遠。」

    司馬都頭道:「屬下司馬不群。其實這件事,我們本來都是猜測,若不是狄指揮使你說及。我們還不能肯定錢悟本行此惡事。錢悟本這廝很鬼,丁指揮雖隱約猜到些錢悟本的勾當,但一直沒有證據。前段時間,衛慕山風尋仇後,丁指揮就和錢悟本吵了一架,我在旁聽了,丁指揮是指責錢悟本不該胡亂殺人領功,引發和羌人的矛盾,不過後來這件事不了了之。之後丁指揮出去巡視,錢悟本跟隨,哪裡想到,只有錢悟本回來了,他說丁指揮被人羌人偷襲,死在外邊了。丁指揮為人仗義,對我們三個很好,我們覺得丁指揮死的蹊蹺,因此一直在調查此事。我們要揪出錢悟本,一直找不到確鑿的證據,廖都頭甚至想要出手,和錢悟本一命換一命。」

    狄青想起昨天廖峰所言,點點頭道:「但昨天我聽你的口氣,好像找到些線索。」

    司馬不群一振,慚愧道:「指揮使好尖的耳朵,我的確找到了線索,有人親眼見到了是錢悟本殺了丁指揮。」

    狄青一震,問道:「是誰見到此事?」

    司馬不群道:「是華舵。」

    狄青記得華舵這個人,皺眉道:「他如何知道錢悟本殺人一事呢?」

    司馬不群道:「這事說來湊巧,他那天從金明寨回來的路上,正逢拉肚子,躲在草叢中方便的時候,見到丁指揮和錢悟本到來,因此目睹了此事。」

    狄青沉吟道「他親口對你說的?」

    司馬不群道:「華舵這人最是膽小。開始的時候,我只覺得他神神秘秘,無意中聽他醉酒後說什麼,‘莫要殺我’然後我就留意他,得知他好像知道些丁指揮的事情。昨晚我和老廖,振遠就去逼問他,終於明白了真相。不過事情還有些蹊蹺。」

    狄青皺眉道:「既然錢悟本殺了丁指揮已證據確鑿,還有什麼蹊蹺呢?」

    司馬猶豫道:「根據華舵所說,丁指揮當初對錢悟本說,‘你妄殺蠻人,領取軍功,真的以為我不知道嗎?’錢悟本當時說到,‘殺幾個蠻子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想丁指揮突然道,‘那須彌善見長生地,五衰六欲天外天一事,你認為是大是小?’錢悟本一直都在笑,但聽到丁指揮說出那句話後,突然尖聲道,‘你……你還知道什麼?’然後他突然就對丁指揮出手。」

    狄青心中困惑,喃喃的唸著,「須彌善見長生地,五衰六欲天外天?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心中卻想,「本以為只是殺蠻取功之事,這麼聽起來,好像還有別的內情?」

    司馬搖頭道:「我們也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狄青道:「然後呢?錢悟本就殺了丁指揮?」

    司馬恨恨道:「以錢悟本的身手,絕非丁指揮的對手,不然丁指揮也不會單獨找錢悟本說話了。據華舵說,錢悟本打不過丁指揮,本要逃命,不想鐵冷、屈寒騎馬趕到,一下馬就抓住了錢悟本。」

    狄青微愕,隨後嘆口氣道:「他們有詐。」

    司馬不群傷感道:「若是狄指揮在,肯定不會讓他們奸計得逞。但丁指揮沒有防備,還以為這二人過來幫手,走過來正要追問錢悟本什麼,錢悟本三人一同出手,當場就將丁指揮殺了。」

    葛振遠一旁忿忿道:「可恨鐵冷、屈寒二人悄悄出寨,偷偷回轉,事後還說,丁指揮被殺的時候,他們二人正在寨中喝酒。若不是昨晚逼問華舵說出此事,還不知道這兩人也參與了此事。」

    廖峰急道:「狄指揮,現在怎麼辦?只要你說一聲,不用你出手,我們三人就宰了他們給丁指揮報仇。」

    狄青擺手道:「莫要衝動,這件事不能一殺了事。但你們放心了,我定會解決此事。」他沉吟片刻,問道:「方才聽你們說,這寨中還有個孫副指揮,他對這件事怎麼辦?」

    葛振遠撇嘴道:「孫節為人太穩了,說已上書對範大人奏明此事,要請範大人定奪。」

    廖峰怒道:「范大人也不理事。我們聽說又要派個指揮使下來,因此怕此事不了了之,就合計找個機會乾掉錢悟本那小子。善惡終有報,天不報,我們來報!」

    狄青終於明白了原委,安慰三人道:「你們放心,今日我們就報。但錢悟本還有餘黨,我們不能錯殺,但也不能漏過,最好一網打盡。」眼珠一轉,狄青已有了主意,低聲道:「你們先按我的吩咐去做……」他低語幾句,三個都頭連連點頭,臉有振奮之意。

    三人聽完狄青的吩咐,向狄青拱拱手道:「那狄指揮……你自己留心。」

    狄青點點頭,出了巷子後,找個人問了官衙所在,大搖大擺的走過去。

    到了指揮使辦公的官衙,狄青才想入內,門外有兩個寨兵攔住,有一個寨兵長的像風乾的茄子,呵斥道:「這裡不是要飯的地方!」

    狄青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裝束,的確也夠狼狽,伸手掏出調令,只是一展,隨即收攏,叱道:「新寨新任指揮使狄青在此,還不讓路。」他調令上字跡早亂,可他自有解決之道。

    兩個寨兵都有些發愣,不待多言,狄青又喝道:「副指揮孫節呢?叫來見我。」

    狄青雖穿的破爛,可畢竟一直在殿前,自有威嚴。兩個寨兵見他強硬,反倒軟了下來,那茄子樣的寨兵對旁邊的兵士使個眼色,那人會意,已奔了出去。

    茄子樣寨兵賠笑道:「狄指揮,孫副指揮昨天聽說你要來,清早就到寨西去等了。我讓人找他,你在這曬會太陽?」他倒會打算盤,不敢質疑狄青,可也不敢放狄青入內,施的是拖延之計。

    見狄青點頭,那寨兵忙搬個椅子出來,恭敬道:「狄指揮,請坐。」

    狄青也不介意,大咧咧的坐下來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兵士回道:「屬下白安心。」

    狄青讚道:「好名字。」心中嘀咕,你爹娘多半操了一輩子心,才給你起這個名字。轉念一想,問道:「廖峰、葛振遠幾個都頭什麼時候會到?」他當然知道這幾人什麼時候會到,這麼問,先撇清關係,一會方便行事。

    白安心見狄青對新寨的都頭這麼熟悉,態度更加恭敬,「他們很快就會到吧。副指揮知道大人要來,已下令除了當值的軍官,今日均到衙中集合。」

    狄青心想,「這倒好,正好一網打盡。」隨口問道:「錢都頭呢?」

    白安心已向前望去道:「錢都頭已到了。」

    狄青扭頭望過去,就見到了錢悟本。目光橫掠,心頭一沉,錢悟本身邊跟著屈寒、鐵冷二人,那不出他的所料,但錢悟本三人擁著一人,那人卻是夏隨!

    夏隨怎麼會和錢悟本在一起?狄青算了很多,唯獨沒想到夏隨也會來。

    狄青看著夏隨,夏隨也在望著狄青,目光銳利。

    二人四眼冷望,都見到彼此眼中一閃的火花。

    狄青和夏隨有恩怨的,但如果不是這次相見,狄青幾乎已忘記了從前。當年夏隨是太后的黨羽,為了討好太後,就曾設局要殺狄青。

    後來事過,二人都好像從未有過芥蒂般,但內心當然都會彼此警惕。狄青歷經磨難,心中雖恨,竟還能笑道:「這不是……夏大人嗎?夏大人到此,難道是要調兵嗎?」

    狄青知道,夏隨也被派到了邊陲,眼下的官職還在他之上。

    夏隨身為延州部署。

    宋廷邊陲有常定軍階,又派「率臣」來統御各地分屬三衙的禁軍。率臣都是臨時委派,分安撫使、經略使、都部署、部署、鈐轄、都監等名目。

    率臣雖說轄地有大小區別,但官職均在一個指揮使兼寨主的狄青之上。

    不過大宋以文製武,武官難掌重權,因此範雍在邊陲最大,身為陝西安撫使,兼延州知州。

    西北若不經過範老夫子許可,就算都部署都無權調兵,狄青隨口一問,暗示夏隨到新寨,若不是調兵,就不過是個過客,自己不用怕他。

    夏隨目光閃動,淡然道:「狄青,我不過是四處看看。聽說你要來新寨,這才前來。」

    狄青回道:「我就知道夏大人要來看,這不清早就在衙外等候了。」一拍白安心的肩頭,狄青吩咐道:「小白,去準備上好的茶水,本指揮要接待夏部署。」

    白安心這次再也不質疑,慌忙去準備。狄青故作大度,伸手做個請的樣子,說道:「夏大人,請裡面喝茶。」

    夏隨見狄青遠非當年的青澀,暗自警惕,微笑道:「好。」扭頭對錢悟本道:「錢都頭,最近又殺了多少藩兵呀?」

    錢悟本一怔,不等回話,狄青已和夏隨入了衙內。

    錢悟本早認出狄青就是昨天黃昏在酒肆旁的那人,心中驚疑,不知道狄青的用意。可見到夏隨的背影,又來了信心,向屈寒、鐵冷使個眼色。

    狄青進門過院,到了衙內大廳,不客氣的坐在主位上。對夏隨道:「夏大人,你隨意。」

    夏隨肚皮差點被氣爆了,咬牙坐下來,問道:「狄青,你初到新寨……」他本來想用權壓狄青,警告他客氣些,沒想到狄青道:「本指揮雖初到新寨,可也不用聽別人吩咐做事的。夏大人是部署,若是調兵之事儘管開口了……」

    狄青言下之意明顯,別的事免談。

    錢悟本見狀,反倒欣喜,暗想狄青不知死活,居然敢和夏大人鬥。可笑容才出,狄青已望過來道:「錢都頭,你笑什麼?」錢悟本的笑容變成紙糊一樣,半晌才道:「屬下見狄指揮前來,喜不自勝。」

    狄青道:「本指揮初到新寨,諸事不知……錢都頭你……」

    錢悟本以為狄青向他請教,正要說不敢,狄青已道:「錢都頭你也不知嗎?」錢悟本差點被噎死,只能道:「不知狄指揮何出此言?」

    狄青道:「錢都頭今天不用當差嗎?為何還留在這裡呢?」他言語試探,心中一直在想,錢悟本是個普通的都頭,為何夏隨看起來還很重視他?

    錢悟本臉色微變,他今天正應當差,可因夏隨前來,不得不陪同。聽狄青質疑,瞠目結舌,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應對。

    鐵冷一旁道:「夏大人這次前來新寨,就是詢問新寨防禦的情況。因為孫副指揮比較忙,所以錢都頭主動請纓作陪,並非疏於職守。」他這一番話說出來,倒是大義凜然。

    狄青望著鐵冷臉上的刀疤,說道:「原來如此,那真是辛苦錢都頭了。本指揮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錢悟本舒了口氣,強笑道:「指揮使客氣了。」

    狄青喝著茶,淡淡道:「不客氣。我素來都是如此,有功就賞,有過就罰……」他說話的功夫,突然聽到院外一陣喧嘩,心中微動,喝道:「何事喧譁?」

    夏隨心中暗道,「給你個棒槌,你當真(針)了。你小小一個指揮使,可看起來知州都不如你威風。」可他只是冷笑,想看看狄青到底有什麼把戲。

    白安心匆忙走進來道:「指揮使,夏大人,外邊有人喊冤。」

    狄青霍然站起,皺眉道:「是誰喊冤?」話音未落,廖峰已帶著阿里走進來,阿里身旁,跟著那個紅衣女子衛慕山青。

    阿里和衛慕山青見到了狄青,眼中都掠過分驚喜,他們如約前來,碰到了守候在官衙外的廖峰。廖峰如狄青的吩咐,只對他們說,「狄青要你們進衙內,但一切聽他的安排。」

    阿里毫不猶豫的進來。

    錢悟本霍然站起,喝道:「你們還敢到這裡?」說罷就要拔刀,鐵冷、屈寒亦是倏然站起,目露殺機。

    錢悟本心思飛轉,突然轉身對狄青道:「狄指揮,昨晚黃昏時分,這個小子刺殺於我。還請指揮使主持公道。」

    阿里見到錢悟本時,雙眸滿是怨毒之意,可竟一聲不吭。

    狄青瞧了眼錢悟本,故作不解道:「他為何要殺你?」

    錢悟本一滯,眼珠飛轉,冷笑道:「說不定他是個瘋狗呢。」他心中凜然,知道若和阿里糾纏,扯出他們擅殺蕃人取功一事,很是麻煩。

    狄青喃喃道:「瘋狗隻咬瘋狗的,錢都頭,你當然是人了,哈哈。」他仰天笑了兩聲,笑聲中已無半分暖意,「廖都頭,到底怎麼回事?」

    廖峰上前道:「狄指揮,這個孩子說,他們本是熟戶,他的三個大哥,均被這裡的都頭殺了。」

    阿里牙關緊咬,指甲都陷入了肉中,突然跪到了狄青的面前,磕頭道:「請狄指揮為我們申冤。」他磕在地面的青磚上,「砰砰」大響,只是兩下,額頭就已出血。

    狄青伸手扶起阿里,目光從在座眾人身上掃過。就算是夏隨,望見狄青冰冷的目光,都是心中一凜。

    「誰殺了你的哥哥,你可還認得?」

    阿里咬牙切齒道:「當然認得!」

    夏隨突然道:「殺幾個蠻子,算得了什麼大事?」他此言一出,眾人臉色均變。夏隨看了眼屈寒,淡淡道:「阿里有人撐腰,可你們也不用怕的。」夏隨早就看狄青不滿,見狄青一來新寨,就要立威,心中怒急,已有了削他威風的念頭。

    屈寒得到授意,站出來道:「不錯,你哥哥就是我殺的,又能如何?」他心想夏隨官職遠高狄青,有夏隨支持,這買賣穩賺不賠的。

    衙內已寂。

    阿里看起來就要撲過去咬屈寒一口,卻被衛慕山青拉住。衛慕山青雖是女子,但也蠻有心思,暗想這裡是宋人的地盤,打是不行的。

    正在這時,官衙外又走進了一幫人,略有喧嘩,看其服飾,都是新寨的軍官。

    其中有司馬不群、華舵一幫人,唯獨沒有葛振遠。來人中為首的軍官,面有菜色,衣衫敝舊,上面甚至還有兩個補丁。臉有菜色那人見了狄青,快步上前道:「屬下孫節,見過狄指揮。」

    狄青擺擺手,示意孫節等人退到一旁,只是盯著屈寒,半晌才道:「屈寒,阿里的三個哥哥,真的是你殺的?」

    孫節等人才到,一聽此言,均是吃驚。

    屈寒已箭在弦上,見眾人望來,又見到夏隨目光陰冷,硬著頭皮道:「不錯,是我!那又如何?夏大人說了,殺幾個蠻子,算得了什麼大事呢?」

    眾人譁然,狄青微笑道:「對夏部署來說,的確算不了大事。不過對你來說,可是天大的事情了。」

    屈寒冷哼一聲道:「狄指揮此言何意呢?」

    狄青一拍桌案,怒喝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理公道。狄某身為新寨指揮,遇到草菅人命之事,如何能不理,如何能當作小事?來人呀,將屈寒推出去——斬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