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關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我要去西北!

    狄青立在趙禎面前時,肯定地說出了自己的心意。

    趙禎有些詫異、還有些疲憊、也有些傷感。這幾日來,聽說西北將亂,禁中侍衛多請命前往西北,趙禎盡數應允了。

    或許趙禎也早就想派人前往西北一戰了。他雖沒有見過元昊,但從種種跡象來看,元昊一直惦記著他,甚至不惜派人為亂宋境,刺殺於他。

    此仇不報,他寢食難安。但聽到狄青要去西北,趙禎面色一黯。最近那幾個當初宮變救護他的侍衛,都提出去西北,趙禎豈能不知那些人的心思,那些侍衛只怕攪入宮爭,被人猜忌。只是他真的想要教訓元昊,因此這些禁軍精英要去,他也就準了。他還準備備軍西北,希望能讓元昊知道,一些事情,早還遲還,遲早要還的。可狄青難道也是和那些侍衛一般的想法?狄青本不應該這麼害怕的。

    趙禎沉吟了許久才道:「狄青,你不必去西北的。其實那些人去西北,本也沒有必要,我只信得著你們。」

    狄青見趙禎猶豫,又看到他那孤零零的神情,想起當初那個軟弱無助的聖公子,心中一軟,不過轉念想起羽裳,只能拋開一切。沉默半晌才道:「我們去西北,不是怕聖上、太後猜忌,而是真的想要去。男兒習武,逢國有急,豈能不赴?」

    「王珪他們,是朕最信任的侍衛。但你和王珪他們又不同的。」趙禎感慨道,「狄青,他們是我的臣子,但你是我的兄弟。真的,我一直把你當兄弟的,自從你在夜月飛天面前,寧可性命不要,也要幫我的時候,我就對自己說,以後……我也可為狄青做一切的。」

    趙禎眼中滿是誠懇,甚至不再自稱朕。

    見狄青不語,趙禎問道:「你還記得在孝義宮時,我和你說過的話嗎?」

    狄青當然記得,他記得當時趙禎臉色蒼白的對他說,「狄青,你一定要幫朕,我求求你。若這件事成,朕就和你是生死弟兄,永不相棄!」

    他到現在,還不知道趙禎要去玄宮取什麼,但看起來,只是一本天書,就已拯救了趙禎。他還記得,趙禎伸手一劃,對他道:「朕若親政,要做個千古明君!若朕掌權,定會重用你,朕若是漢武帝,你就是擊匈奴的霍去病。朕若是唐太宗,你就是滅突厥的李靖!」

    這本是他和趙禎之間的約定,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他若知道,最終是個這種結果的話,他寧可什麼都不做,他寧可遠遠地離開京城,甚至寧願從未見過楊羽裳。他不想當霍去病、不想當李靖,他只想和楊羽裳在一起。

    狄青想了太多太多,終究什麼都沒有說。望著趙禎感慨的眼眸,想著還在昏迷的楊羽裳,狄青只是道:「聖上,臣不記得了。臣和王珪他們,本沒有什麼不同的。」

    趙禎微愕,轉瞬看到了狄青眼中的悲涼,明白過來,悵然道:「你不記得,朕記得的。朕說過的話,答應的事情,從來不會忘記!」

    走下龍椅,走到狄青的身邊,趙禎目光誠摯,說道:「你執意要去邊塞,我不會攔你。但這些年來,朕很寂寞,從未有過真心的兄弟,見到你們這些侍衛稱兄道弟,很是羨慕。朕真的希望你可留在朕的身邊。」他還試圖做一下挽留。

    狄青低聲婉拒道:「請聖上成全。」

    趙禎望著狄青那憂鬱的臉,心中突然一動,已有了打算,暗想狄青眼下傷心,不過是一時衝動,我讓他散散心,然後再想辦法調他回轉好了。想到這裡,趙禎點頭道:「好吧,你要去西北,朕就成全你。你想要做什麼官?」

    狄青道:「臣只想和王珪他們一樣就好。」

    趙禎看了狄青半晌,道:「好,朕今日就和兵部說一下。你可以去延州。」

    狄青才待告退,趙禎又道:「狄青,你記得,朕說過的話,不會不算。你若真在邊陲有所作為,朕定當重用你,為朕收回失去的疆土!還有……你記得,如果有時間就回來看看朕,朕很喜歡和你說說話。至於別的事情,你不用考慮太多,自有朕為你做主。你還帶著朕的那面金牌吧?」見狄青點頭,趙禎肅然道:「你有那面金牌,就要記得,有朕在你身後!」

    狄青點點頭,默默地轉身離去。

    趙禎重重地嘆口氣,心想我都說到這種程度,狄青若真想升遷,只要說一句,輕而易舉的事情。但狄青終究沒有說。

    狄青是聰明還是傻?他為了個女人這麼做,到底值不值得?趙禎轉念又想到,當初王美人離開自己的時候,自己不也這般失魂落魄,想再過一段時間,狄青應該會好轉。到時候再讓他回京城也不遲。

    龍椅上放緩了身軀,趙禎神色中多少帶了些疲憊。望著狄青消失不見,他的眉頭又鎖了起來,喃喃自語道:「接下來,我該怎麼做呢?」

    宮殿森森,陽光照進來,卻照不到趙禎的身上。

    狄青臨出宮門的那一刻,忍不住回頭望了眼,目光盡處,那個龍椅上的人,坐得那麼高,顯得如此遠。

    狄青沒有再看,才走了不遠,迎面就有個人走過來。狄青止住腳步,望著那人道:「伯父……」

    那人正是八王爺。八王爺仍是憔悴,雙目充血,見到狄青的那一刻,擠出了點笑容。向四周望去,見沒有人留意,低聲道:「狄青,不幸中的幸事,太后答應我的請求了。接下來,你……你準備怎麼做?」

    狄青錯愕,難以相信太後會答應這麼瘋狂的要求,他並不知道八王爺和太後達成了怎樣的協議,可知道八王爺沒有必要騙他,猶豫道:「伯父,我才得到個消息,說香巴拉可能在西北,我向聖上請命去西北。戍邊的同時,打探香巴拉的下落。」

    本以為八王爺會有不同的建議,沒想到八王爺點點頭,悵然道:「狄青,說實話,對於能否找到香巴拉,我沒有一成的把握。」

    狄青心頭一沉,聽八王爺又道:「可這世上很多的事,絕非你有把握才會做,對不對?唉……我只信蒼天不會這麼無情,也信老夫苦心不會白費,更信你狄青對羽裳的一片情。羽裳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就好。」

    「我還想再看一眼羽裳。」狄青猶豫良久,終於又道。

    他終究還是不捨的。

    八王爺搖頭道:「狄青,不能了。實不相瞞,此事極為重大,我在昨夜,就把羽裳送往玄宮了。」

    狄青忍不住地心酸,想著許久再也見不到楊羽裳了,喃喃道:「也好,也好……」他不知說了多少個也好,可也沖不淡離別的傷情,但終於還是挺直了腰板,終於緩緩地轉過身,才待向宮外走去,突然又止住了腳步。

    「伯父,我想再問一句。」

    「你要問什麼?」

    「羽裳在玄宮,可以留多久?」狄青聲音已有些顫抖。他想問的是,楊羽裳究竟能不能撐住他找到香巴拉。至於找到香巴拉,能不能救治楊羽裳,他根本不再去想。

    八王爺臉色變得凝重,反問道:「你信不信我?」

    狄青澀然道:「當然信了。」

    八王爺緩緩道:「這世上,有奇蹟的,只是在於你肯不肯去信。在我看來,羽裳甚至能比你我活得更久。你莫要忘記了,你本身就是個奇蹟,你本不能殺了趙允升等人的。」

    狄青心頭一亮,驀地信心大增,點頭道:「對,你說的對,我知道了。」他本身的確是個難解之謎,但八王爺提及這點,難道也知道了什麼?

    狄青不再多想,向八王爺深施一禮道:「伯父,羽裳靠你照顧了。」心中在想,「羽裳,我一定會回來!」

    霍然轉身,狄青大踏步離去,長槍般的身軀,挺得筆直。

    八王爺看著他的背影,眼中露出奇怪的表情,想對狄青說什麼,終於還是嘆口氣,喃喃道:「羽裳,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要救你回來!一定!」

    天有雲,濃雲若龍,出了汴京,青山似洗,萬木嘯風,好一派壯麗山河。

    塞下秋來,風景迥異。

    京城的秋,就算冷,也帶著冠蓋的鮮豔、鮮花的柔弱、市井的喧囂,但塞下的秋,一望千里,總帶著蒼茫的黃、黯淡的灰,還有那流動的青色。

    一隻大雁鳴叫聲中,南飛而去,雖獨,但無眷戀之意。千里荒蕪中,不時傳來羌笛悠悠,輕煙若霜,更增天地間的蒼涼之意。

    晚風連朔氣,新月照邊秋。

    本是有些荒涼的西北軍州之地,也有繁華的地方,那就是延州城。

    延州城,實為西北第一城池。延州城故址本是豐林縣,其城本是大單於赫連勃勃所築,本名赫連城。

    後來宋立國,西北有亂,西平王李繼遷在西北殺出一片天空。大宋為抵抗橫山西的黨項人出兵犯境,這才又重修赫連城,改名延州城。

    延州城依山而建,有延河橫穿,佔據地勢,易守難攻。

    大宋經營許多年後,延州城已成為西北第一大城,更因西北數十里外,有眼下邊陲的第一大寨金明寨,號稱擁兵十萬,延州城有金明寨做盾,看起來已固若金湯。

    故西北流傳一個說法,寨中金明,城中延州!

    羌笛城外悠悠,絲管城內繁急,就算已在寒晚,延州竟也很是熱鬧。

    延州城內,竟也和汴京一樣,滿是繁華之氣。絲管之聲,是從延州知州府傳出,府上高位端坐一人,膚色白皙,頜下黑鬚,有雙保養的如女人般的胖手,一隻手端著酒杯,一隻手捋著鬍鬚。

    那人華服高冠,正瞇縫著眼看著堂中歌舞,可神色間,隱約有絲憂思之意。

    舞急歌清之際,突然有兵士入內稟告道:「范大人,狄青求見。」

    范大人皺了下眉頭,不耐煩的回了句,「不見。」

    旁邊有一參軍模樣的人道:「范大人,狄青這一年來,不停騷擾大人的安寧,總是這樣,也不是個辦法。」那參軍黑面黑鬚,膚色也是黝黑,有如燒焦的木炭,和范大人倒成了鮮明的對比。

    范大人想想,叫住了兵士,問道:「耿參軍,依你之意,如何應付這個狄青呢?」

    耿參軍道:「卑職這幾天查了下西北各地的邊防情況,知道新寨指揮使丁善本死了……」

    范大人心中奇怪,打斷道:「丁善本正當壯年,怎麼會死呢?」

    耿參軍道:「根據新寨傳來的消息,說他是出寨巡視情況的時候,被野蠻的羌人所殺。」

    范大人心中微顫,暗想這戍邊的官兒不好做,總是打打殺殺,好不晦氣,我什麼時候才能回轉汴京呢?

    范大人叫做范雍,去年還是個三司使,是個優差。可自太后不再垂簾後,趙禎開始親政,藉故說邊陲吃緊,就將範雍派到延州任職。范雍眼下為延州知州,又是陝西安撫使,可算是西北第一人,能調動西北的千軍萬馬,若論職位,只比三司使要高。

    可範雍很不喜歡這個官兒。邊塞太冷、太荒、而且又沒有什麼油水,就連花兒開得都不豔。范雍沒到延州的時候,就已厭惡延州。不過范雍知道,他並沒有選擇。他在汴京的時候,就一味的巴結太后,天子親政了,肯定要肅清太后的黨羽,他範雍,算是太后的一根羽毛了。

    一想到這裡,范雍就忍不住地嘆氣,後悔自己沒有什麼先見之明,若是和狄青一樣,提前巴結趙禎,那就好了……

    人生就在選擇呀,不經意的一個選擇,就可能改變了後半生的命運。范老夫子有些悲哀地想到。

    想起自己選擇失誤,范老夫子歌舞都無心思看了,擺擺手,示意歌舞暫停。又想到,這個狄青,聽說是擁天子那派。這一年來,天子親政,好像也有對西平王元昊用兵的跡象,可天子傳下的聖旨為何吩咐說,「狄青有功之臣,不必重用呢?」

    原來狄青一年前就到了西北,具體如何安置,當然由安撫使兼延州知州的範雍負責。

    范雍到邊陲後,就把眾殿前侍衛分到各處,他分派王珪、武英、張玉等人的時候,沒什麼遲疑。可處理狄青的時候,很是撓頭。

    因為這個狄青是天子欽點,三衙派出的殿前侍衛!

    范雍雖覺得狄青比他的地位相差十萬八千里,可此事既然和天子有關,他就不敢怠慢。不過聖上在狄青的調令上,親筆寫了一句,「狄青有功之臣,不必重用!」這讓范雍很費解。

    趙禎寫這句,其實就想讓狄青在邊陲走一圈,不必擔當什麼職位,若厭倦了邊陲的事情,就再回京城任職好了。趙禎對狄青,還是很有感情的。

    狄青雖是趙禎的臣子,但趙禎心中,還希望當狄青是朋友。

    趙禎的心事沒有在調令上寫出來,倒把範雍範大人為難得夠嗆。范雍左思右想,只好找各種理由,給狄青加俸,但不讓狄青擔當邊陲具體的職位,這種處置方法,讓狄青這個有功之臣死不了,又沒什麼危險,算不上重用,範雍也就可以給朝廷交差了。

    范雍把對狄青的處理辦法又上奏到了朝廷,天子親自回道:「準!」

    范雍洋洋得意的時候,又有點誠惶誠恐,不解趙禎為何對一個低賤的殿前侍衛這麼看重呢?

    狄青轉瞬就在邊陲一年,整日游手好閒,范老夫子也不理會。但最近黨項人好像要過肥秋,不停在邊陲出遊騎擄掠西北百姓,造成邊陲吃緊。這個狄青隔幾日就來請命一次,希望能到邊陲最前的地方去作戰。

    范雍哪敢派這個供養的狄大老爺前去最危險的地方?因此百般推搪,不想狄青不依不饒,范雍很是不耐煩。

    想耿參軍說的也有道理,范雍沉吟道:「丁善本死了,和狄青有什麼關係呢?」

    耿參軍道:「丁善本是新寨的指揮使兼寨主,他死了,新寨就缺人統領了。範大人若把狄青派到那裡當差,他以後就不會天天煩擾大人你了。」

    范雍拍案笑道:「好主意,快去把狄青叫來。」

    河北塘濼,陝西堡寨,可說是大宋邊防特色。

    大宋北防契丹,因失幽雲十六州,北疆門戶大開,導致契丹兵馬動輒南下。眼下大宋雖說與契丹和好,但總提防契丹人反復、長驅直入,是以根據河北地勢低、湖泊多的特點,將大小湖泊加以疏通貫穿,甚至部署船隻水上巡邏,限制敵騎。

    而陝西之地,卻無河北河流湖泊的特點,時刻被黨項鐵騎威脅,自太祖之時,就開始以縣為基礎,修建堡寨以防西北鐵騎,到名將曹瑋知秦州之時,甚至修建了三百多里寬深達近兩丈的塹壕,和堡寨相互呼應,抵擋西北的鐵騎。

    這修建堡寨、挖掘塹壕的事情,到趙禎即位後,也未停過。這就導致大宋西北邊陲,堡寨難以盡數,接連蜿蜒,有如移動的長城。

    新寨在延州東數十里外,因為西北有金明大寨和延州城頂著,因此新寨地理位置不算扼要,範雍也不看重那地方。如今新寨年久失修,不過千餘廂軍把守,把狄青派到那裡當個寨主,一來沒危險,二來算不上重用,俸祿再給加點,支走狄青,討好天子,豈不是一舉兩得?

    范雍想到這裡,笑容如水上泡沫般浮起,可見到狄青哭喪一樣的走進來,又忍不住扳起了臉。

    狄青容顏憔悴,鬍子拉碴,身上還有些酒氣。但狄青還是狄青,那風霜塵土並沒有讓他失去俊朗,反倒讓他身上,帶有一股難洗的滄桑動人之氣。

    更讓人心動的是狄青那雙眼。那眼眸中,有些不屈、有著執著、有著傷情、有著惆悵。那亮如天星的一雙眼,偶爾的眨眨,自有一股蒼涼凌厲之意。

    狄青如把刀,只是被破舊的刀鞘包裹,但隱隱間,刀鋒已現。

    沒有誰知道狄青這一年來,如何度過,只有狄青自己明瞭。

    范雍不看狄青的眼,只注意到他衣冠不整的樣子,心中雖厭惡,還能和顏悅色道:「狄青,本府已想到要安排你去哪裡了。」

    狄青倒有些詫異,問道:「不知大人要將卑職派往何處呢?」

    一年了,轉眼間狄青在邊陲遊蕩了一年有餘。他每次想到這裡,都是忍不住的心痛。范雍不讓他任職,反倒讓狄青無官一聲輕,全力尋找香巴拉的秘密。

    可他走遍了延州,關於香巴拉的所在,還是一無所獲。

    他甚至覺得,這不過是個美麗而又殘酷的傳說,但轉念又想,真宗、八王爺、太后和郭大哥都信香巴拉,絕非無因,他狄青不能放棄,他一定要堅持找下去。

    羽裳,你等我!

    那承諾,此生不變。

    范雍向耿參軍望去,咳了聲。耿參軍會意,一旁道:「狄青,月餘前,新寨指揮使丁善本被羌人所殺,那裡危險,缺人統領。範大人因此派你前往新寨任指揮使兼寨主,你要好好做事,莫要墮了宋軍的威風。當然了,若能給丁指揮報仇,那是更好了。」

    范雍一旁忙道:「邊陲之事,以和為貴,狄青,你也莫要惹是生非。若是引發和羌人的衝突,可莫怪本府事先沒有吩咐。」

    狄青心道,羌人砍的不是你的腦袋,你當然以和為貴了。遊蕩一年,他尋找香巴拉的心還堅定,但覺得總要換個辦法,憑自己摸索只怕不行。

    想到這裡,狄青躬身施禮道:「卑職謹遵大人的吩咐,先行告退。」

    他倒是說走就走,轉眼沒有了影子。范雍暗想,我調令還沒有出,你著急去死嗎?可懶得和狄青交談,吩咐道:「耿參軍,你快去辦妥此事吧,以免狄青屁事不懂,和新寨軍發生誤會。」待耿參軍離去,范老夫子一示意,歌舞再起。

    耿參軍出了知州府,見狄青正在府外站著,黑臉上露出絲笑意。

    狄青上前施禮道:「有勞耿參軍了。」

    耿參軍笑道:「郭大人已對我說了情況,我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狄青,新寨雖小,但人若是龍,終有用武之地。只盼你……莫要辜負了郭大人的心意。」

    狄青點點頭,再施一禮,轉身離去。

    原來耿參軍本叫耿傅,和郭遵曾是舊識。自宮變後,京中變化極大,郭遵也自請出京到了西北,眼下為延州的西路都巡檢使,負責延州的安危。他知狄青已不想這般遊蕩,這才請耿傅想辦法。

    因此今日狄青求見,耿傅這才一旁建議,倒與範雍一拍即合。

    狄青在延州又留了一日,第二天一早,耿傅就將調令文書逕直給了狄青。狄青接了委派文書,當天出發,新寨離延州城不過數十里,狄青黃昏時就到了新寨。

    新寨是依山修建的堡寨,狄青到了新寨,見碧山倚暮中,大雁一行在晴空飛翔,忍不住的向東望了半晌。

    他披著晚霞進了新寨,見寨門敝舊,防禦工事大多破舊不堪,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這種防禦,若碰到重兵攻打,當然抵擋不住。可狄青轉念一想,新寨西有延州城,西北有金明寨,這地方有如雞肋,不廢棄就不錯了,還能指望誰重視此地?

    狄青輕易的進了新寨,也無人留意。

    眼下雖說黨項人時有騷擾,畢竟還是小摩擦,因此新寨根本沒有戰意,甚至可說是防備稀鬆。

    狄青並不急於去寨中的官衙,只是騎馬在寨中遊蕩,見到路邊搭著間簡陋的竹棚,勉強能遮風擋雨。竹棚裡面擺了些桌凳,斜挑出一面青色的酒旗,就算是家酒肆了。

    邊陲多簡陋,這樣的酒家倒隨處可見。

    狄青下了馬,入了酒肆。他並非想要借酒澆愁,而是知道這種地方,無疑是探聽消息的最好所在。

    但這一年來,他不知道走過多少酒家,踏破了多少鞋底……消息他是知道不少,但沒有他需要的東西。

    狄青落座後,微覺失望。

    酒肆中,坐著幾人閒飲,都是說著家長裡短的閒話。酒肆盡頭,坐著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端著酒碗的手有些顫抖,見狄青進來時,好像吃了一驚,但見到狄青的臉後,舒了口氣。

    狄青目光銳利,早將那年輕人的神色看在眼中,心中難免有些奇怪。他看出那年輕人不是醉,而是怕,他怕什麼?

    狄青並沒有多想,也懶得去管閒事,才待叫些酒菜,就見有兩個漢子走進來。左手的那個漢子紫銅臉色,儀表堂堂,右手那漢子一蓬濃密的大鬍子,眉毛卻是悉疏,但難掩風霜之意。

    狄青瞥了眼,心中想,只有邊塞之地,才多有這種粗獷的漢子,看他們的服飾,應該是這裡的守軍。

    那兩人落座,紫銅臉的漢子一拍桌案道:「夥計,先來兩斤酒,半斤羊肉。再來十個炊餅。」

    夥計對那紫銅臉的漢子笑道:「廖都頭,今日不當差嗎?」又對那虯髯漢子道:「葛都頭好。」

    狄青心道,「新寨是小寨,按說領軍的人就是指揮使、副指揮使和都頭、副都頭,這兩人都是新寨的都頭,應該是我的手下。」

    廖都頭罵道:「廢話,我當差怎麼會喝酒?快點把酒菜上來,我還有事。」他目光閃動,從狄青身上掠過,有些詫異,暗想在新寨的人,他熟悉非常,怎麼會有這般人物?

    狄青戴著氈帽,已掩住了臉上的刺青,紫銅臉的漢子見狄青衣著敝舊,腰間隨意挎著一把刀,難掩孤高落寞之氣,一時間也看不出狄青的來頭。

    廖都頭才待起身,就被身邊的葛都頭拉住,低聲道:「莫要多事,我們……還要做事。」他後面的話說的聲音極低,帶分神秘之意。

    廖都頭冷哼一聲,從狄青身上移開目光,也低聲道:「過了這多天,多半不成了。依我說,不如宰了他就好,你我聯手,還怕不能奈何他嗎?」

    葛都頭道:「唉……那廝很鬼,你我就算殺得了他,以後還能在新寨呆嗎?這裡人雜,先吃酒,莫要多說了。」

    兩個新寨都頭說話的聲音很低,狄青耳尖,竟聽到了。

    他其實也不是刻意偷聽那兩人談話,只是這一年來,不知為何,他擁有的神力不但沒有像以前般曇花一現,反倒益增,耳力更是到了前所未有的敏銳,因此無意間,聽到了二人的對話,不由心中微凜。

    狄青拿著筷子撥弄,並沒有向兩個漢子的方向望過去,心中想到,「這兩個都頭竟要殺人,他們要殺誰?沒想到這兩人看似儀表堂堂,私下竟做這種勾當。」

    若是換做以往,狄青就算不衝過去質問,多半也形於顏色,可這時的狄青,只是喚道:「夥計,來兩斤酒,一斤羊肉。」心中暗想,一會跟著他們看看就好。若那兩人真的隨意殺人,也不能饒了他們兩個。

    他一抬頭,就見到那喝酒的白臉年輕人低頭要出去,店夥計過來招呼狄青,發現那白臉年輕人要走,叫道:「華副都頭,要走了?酒錢二十文。」

    夥計這一招呼,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那年輕人的身上。

    那白臉年輕人見到兩個都頭進來後,就扭過頭去。廖、葛兩都頭都像有心事的樣子,並沒有留意那人,這下抬頭望去,廖都頭臉色陰冷,身形一晃,已攔到了那白臉年輕人的身前。問道:「華舵,你小子偷偷摸摸的,要做什麼?」

    狄青心中奇怪,暗想原來這白臉的也是新寨的一個官兒,叫華舵,是新寨的副都頭。

    這三人都是新寨的人,可看起來,怎麼像是行如陌路?

    華舵身子還在抖,陪笑道:「廖都頭,我……沒有偷偷摸摸。」

    廖都頭喝問道:「你沒有偷偷摸摸,見到我們連個招呼都不打嗎?」

    華舵一震,突然直起脖子叫道:「廖峰,你算老幾,我為什麼要向你打招呼?我偷偷摸摸怎麼了,你管我?你有什麼資格?」

    廖峰微愕,不等說什麼,華舵已怒氣沖沖的走出去。廖峰才待攔阻,酒肆外走進來一人,一把抓住了廖峰,低聲道:「老廖,別追了,我有些線索了。」

    進來那人高瘦的個子,臉上一塊青色的胎記,看起來有些險惡。

    廖峰微喜,說道:「司馬……你查到什麼了?坐下來說!」

    狄青見那司馬和廖峰是一樣的服飾,暗想這人原來也是個都頭,好傢伙,我這指揮使才到,就一口氣碰到新寨的三個都頭,一個副都頭。

    不過狄青並不奇怪,因按宋慣例,一個都頭能領百來個廂軍。新寨雖小,但也有千餘兵士,有五六個都頭也是正常。

    可這些都頭、副都頭之間,好像藏著什麼秘密。聽廖峰邀那司馬坐下,狄青正合心意,可司馬坐下後,只是飲酒,並不說話,廖峰和那葛都頭竟也不再說話。

    狄青等了片刻,微有詫異,斜睨一眼,暗皺眉頭。原來他一眼就看到,司馬用手蘸了些酒水,竟在桌上寫字,因此沒有言語。

    狄青心道,廖峰都頭有些衝動,那個葛都頭外表粗獷,卻很心細,這個青面的司馬都頭心思深沉,做事滴水不漏,算是個厲害角色。

    他暗自琢磨這三人的計謀,正想著如何舉動,只聽到酒肆外有踢踏的腳步聲傳來。

    狄青正琢磨時,並沒有去望來的是誰,沒想到那腳步聲越走越近,竟到了他身邊停下來。狄青只見到桌前一雙草鞋,破得不像樣子,有兩個腳趾頭都露了出來,腳趾頭動動,像是在和他打著招呼。

    狄青忍不住的抬頭,想看看來的瘋子是誰?

    如今已入秋,邊塞很有些冷意,這人穿雙露著腳趾頭的草鞋,不是瘋子是什麼?

    這裡還有很多空座,這人為何一定要到了他的面前?

    狄青抬起頭來,又有些發怔。眼前那人正在望著他,那人臉上的肅穆,看起來就算八王爺都稍遜一籌。

    不過那人的衣服和八王爺截然相反。八王爺很多時候,都穿著極為乾淨。那人穿著補丁摞著補丁的衣服,衣服不但破,而且髒,不但髒,還很油膩。狄青看不出那人衣服原來的顏色是什麼,但可以肯定是,他只要擰擰那衣服,攥出的油可以炒盤菜了。

    那人頭頂微凸,臉有菜色,一雙眼睛不大,正瞇縫著望著狄青。

    狄青確信這人不是瘋子,因為瘋子絕對沒有那精明的眼神,他看到這人的第一眼,就覺得這人其實很精明。

    見那人不語,狄青終於開口道:「你有事?」

    那人見狄青開口,突然道:「莫動。」他聲音低啞,似乎有種魔力。盯著狄青,五指不停的屈伸,神色肅穆不減。

    狄青見到那人的五指也和抓了豬油似的,感覺他應該是在算命,但怎麼都不能把這人和邵雍的算命聯繫在一起。

    不過他畢竟風浪經歷的多了,竟還能沉著望著那人。他這時並沒有留意,酒肆中的眾人都望著他和那人,臉上的表情極為怪異。

    那人像塗著豬油的手終於停了下來,表情慎重道:「你有心事!」

    狄青皺了下眉頭,半晌才問,「那又如何?」

    「你很快就會有一個大難。」那人聲音像從嗓子中擠出來一樣。

    狄青反倒舒展了眉頭,心道這不是個瘋子,倒像個神棍。他早就對什麼災難麻木,更不信那人的危言聳聽。隨口道:「那又如何?」

    那人眼中似乎有些奇怪,舒了口長氣,一字字道:「香……巴……拉……」

    狄青霍然而驚,聳然道:「你說什麼?」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過,來人居然一口道破了他的心事。他踏破鐵鞋無處尋覓的香巴拉,竟被這人輕易的吐露出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