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運數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八王爺離開長春宮後,見趙禎心事重重,當先告辭。趙禎神色漠漠,也不多言。八王爺出了皇宮,上了馬車,直接迴轉王府。

    馬車悠悠而行,因為八王爺並不著急。沒有人會留意八王爺。很多人都知道,八王爺是個半瘋,沒病的時候可能送你一把寶刀,可有病的時候,很可能就拿起送你的刀宰了你。八王爺有病,宰了你也是白宰。所有人對他都是能躲就躲,能不惹,就不惹。

    幸好,八王爺也很少招惹別人。他下了馬車,迴轉府邸,一路上都很安靜。他的客廳中,有個極大的屏風,上面濃墨重彩,畫的一塌糊塗。那是八王爺的手筆,所有人都看不懂畫的是什麼。但那是八王爺的客廳,就算他畫一坨牛糞在上面,來人也只能看著。

    客廳沒人,只有面屏風。八王爺親自烹茶,倒茶,然後喝了口茶。他的舉止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個瘋子,因此很難讓人相信,當年竹歌樓前的那個瘋子,就是他。可若不是瘋子,堂堂的一個王爺,烹茶為何要自己動手?

    「趙禎已信你了?」一個聲音突然響起。空曠的客廳中,突然傳來另外一人的聲音。

    八王爺連手都不抖一下,慢慢地抿了口茶,「他現在好像也沒有誰可以信了。」他在望著屏風,似乎那屏風上的畫,是丹青妙手。聲音是從屏風後傳來,屏風後原來有人。

    「可他如何會信你?」那聲音有些溫和,有些卑謙,又帶了分嘲諷。

    八王爺嘆口氣道:「他一直覺得,我既然到開封府救了狄青,就應該和他站在一起。他還年輕。」

    那人笑了起來,「是呀,他還太年輕,什麼都不懂。他也沒有誰能夠相信了,所以還希望拉攏你。我就知道,只要你和他說太后病了,和他說太后驚夢,他就一定能編出個好故事。可我也沒有想到,他編的故事如此精彩,太后竟然信了。」

    說到這裡,那人語氣中也有分不解,喃喃道:「可燒焦的山,寸草不生,融化的石頭……這個謊言到底有什麼深意?為何太后聽起來,竟很錯愕的樣子呢?趙禎到底是真的做夢了,還是在說謊?」

    當初趙禎說夢的時候,太后床榻前的人屈指可數,但屏風後那人卻如身臨其境。

    八王爺搖搖頭道:「我只會做夢,不會解夢。」

    那人嘆口氣道:「無論如何,趙禎已經準備出京。他不出汴京,沒有人會拿他如何,但他出了汴京,就不要再想回來了。」那人語氣中已有了怨毒之意,又帶了分釋然。沉寂片刻,那人喃喃道:「他那夢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不想多深究了。」

    八王爺淡淡道:「我只奇怪一點。」

    「奇怪什麼?」那人好奇道。

    八王爺道:「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也不會再來第三個人,你為何一定要坐在屏風後和我說話?難道你覺得,屏風後的茶,比我新烹的要香嗎?」

    那人哈哈一笑,已從屏風後走了出來。屏風後不但有茶,還有小點。方才那人一直就坐在屏風後,喝著茶,吃著點心,看起來,比在自己的府上還愜意。

    走出那人,劍眉星目,一表人才,嘴角帶著溫和的笑,臉上帶著卑謙的神情。那人竟是趙允升!八王爺仍在喝著茶。趙允升走過來,坐在八王爺面前,給八王爺滿了一杯茶道:「皇叔,你可知道,趙禎為何去永定陵呢?」他和趙禎一樣,本是同根生,都叫八王爺為皇叔,也都姓趙。

    八王爺搖頭道:「我沒有問,也不必問。」

    「為什麼呢?」趙允升皺起了眉頭。

    八王爺嘆口氣道:「因為我只想活著,而你……」他目光在趙允升臉上一掃,沒有多說下去。

    趙允升笑了,「皇叔,你真是個聰明人。」

    「聰明的人,不會受人擺佈。」八王爺臉上已有痛苦之意,「聰明的人,也不會整日惶惶難安。」他端茶的手,驀地顫抖起來,好像用盡全身的氣力,這才壓得住驚懼,「允升,我眼下只能求你。」

    趙允升愜意的嘆口氣道:「趙禎以為你是和他一起的,卻不知道,你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和我合作。只有我,才能保住你的性命。沒有我的話,太后很快就會找個緣由,賜死你!」

    八王爺沒有說話,可手還是不停地抖。趙允升抿了口茶,突然問,「但我一直不知道,太后為何會那麼恨你?看起來恨不得你死!」

    八王爺霍然抬頭,眼中滿是驚懼,嗄聲道:「你莫要問了,我求求你……」他臉色蒼白,神色驚怖,突然用手抓亂頭髮,掐住喉嚨,眼中竟有瘋狂之意。他那一刻,就像要瘋了。他像是懷著極深的恐懼,在那一刻釋放了出來。他經受不起恐懼,只能發狂。

    趙允升吃了一驚,但安坐那裡,竟動也不動。面對個瘋子,趙允升的表情突然變得冷靜非常。他不再溫和,不再卑謙,一雙眼眸,有如鷹隼。

    八王爺突然抓住桌上的茶杯,那茶還燙,他竟渾然不覺,一口氣喝了下去,將那茶杯摔在地上。趙允升眼中也充滿了驚詫之意,霍然而起。八王爺喝了茶,反倒像是好受一些,他喘息若牛,盯著趙允升,嘶聲道:「你走!快走!以後不要再來找我!」

    趙允升盯著八王爺片刻,霍然轉身,才待離去。廳外有個老漢急匆匆地趕來,正是王府的趙管家。趙管家對趙允升視而不見,匆匆地跑到八王爺的身前。

    八王爺嗄聲道:「藥……藥……」

    趙管家趕緊遞過一個瓷瓶,拔開瓶塞,八王爺接過那瓷瓶,一口氣將藥灌了下去。瓷瓶裡裝滿了黑色的液體,瓶塞一拔,廳中竟滿是奇異的香氣。

    香氣如麝。趙允升鼻翼忍不住動了下,臉上露出古怪之意。

    八王爺喝了藥,突然長舒了口氣,終於平靜下來,倒了下去。那地上還有些碎瓷,他倒了上去,身軀已被割出了血,但渾然不覺。

    八王爺竟然睡了。趙管家望著八王爺,蒼老的臉上,突然有了種難名的悲哀。那渾濁的眼,已蘊含了淚水。他輕輕地為八王爺包紮傷口,全神貫注,好像根本不在意趙允升的存在。

    趙允升終於走了,他沒辦法再留在這裡,他雖然知道八王爺間歇性地發瘋,但不知道發作起來,竟這般恐怖。夜幕四垂,王府中也隨著夜墜入黑暗之中。

    八王爺躺在地上,趙管家蹲在旁邊,二人就那麼呆在廳中,有如幽靈。他們並沒有留意到,夜色裡,還有隻幽靈浮了出來,坐在牆外的高樹上,冷冷地望著二人。許久,那幽靈才搖搖頭,從樹上一躍而下。輕如落葉,隨風沒入黑暗之中。

    狄青望著落葉,心中滿是不捨。他就要離開京城了,雖然他知道,他肯定不會離開太久,因為趙禎是不會離開汴京太久的。但他怎捨得和楊羽裳分別?

    他喜歡楊羽裳的溫柔,喜歡楊羽裳的淺笑,喜歡楊羽裳的凝眸……

    只要能在楊羽裳身邊,他就算整日什麼都不做,也滿心歡喜。楊羽裳亦是如此。熱戀的情人,就算是一個眼神,都比蜜甜。

    可狄青不能不走,清晨,日頭未升,他已趕到了楊羽裳的家中。楊羽裳竟像一夜未眠,早早的等在門前,她像早知道狄青要來。心有靈犀的情人,很多話根本不用多說,就已明了。

    狄青本有滿腹話說,可見到楊羽裳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又都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真心的情人,本就說不出那些甜如蜜的話來。真心雖淡,但經得起風浪,虛情越甜,就越不能夾雜著苦澀辛酸。

    楊羽裳纖手拉拉狄青的衣領,又為他拍拍身上的灰塵。狄青身上本沒有塵土,狄青動也不動,等楊羽裳終於望過來的時候,狄青才發現那眼眸中也滿是不捨。但楊羽裳什麼都沒有說,她本期冀心愛的男子振翅高飛,一個有大志的男兒,豈不應該傲嘯四方?

    「我要走了。」

    「嗯。」

    「我應該很快就會回來。」

    「嗯。」

    「我每天都會惦記你的。」狄青說得很艱難,但這是他說過的最甜的一句話。

    楊羽裳盈盈秋波望著狄青的眼,再也捨不得離開,「我也是。」聲音雖柔,可其中濃濃相思,已等不到離別。

    「你要小心。」

    「哦。」

    「記得照顧自己。」

    「哦。」

    「我等你回來。」楊羽裳輕輕依偎在狄青懷中,感受著那熱烈的心跳。

    春風吹柳,滿是離別之意。狄青摟著那溫暖的嬌軀,突然扳住楊羽裳的肩頭,盯著那霧氣朦朧的眼,沉聲道:「羽裳,我一回來,就會向楊伯父提親,娶你過門。狄青無財無勢,只有一顆真心。」

    楊羽裳笑了,眼角帶淚,是欣慰的淚。她早在等著這句話,狄青只以為說得早,她卻覺得太晚。這個木訥的狄大哥,楊羽裳心中想笑,她望著狄青,雖不捨,但終於狠下心,低聲道:「好。那我先回去了。我不想送人,我更喜歡別人送我。」

    狄青用力點頭,楊羽裳轉身入了朱門,頭不再回。咯吱輕響,朱門已掩,狄青一顆心,卻隨著那升起的日頭明朗起來。分別是為了再次相遇,他狄青明白楊羽裳的心意。

    不再多說,狄青轉身大踏步的離去,過了長街,終於消失不見。他並沒有見到,在他離去的時候,朱門又已悄無聲息的打開。那黑白分明,有如山水的眸子,就那麼癡癡的望,如春風般,追隨著狄青的身影,遲遲不肯離去。

    春風暖暖,豔陽高照。

    這一日,狄青已到了鞏縣。他在到鞏縣的時候,才知道趙禎是要去永定陵。

    永定陵就在鞏縣。

    鞏縣離汴京本就不遠,如果馬快的話,一天一夜就到了。趙禎沒有出過遠門,也騎不了快馬,但他還是盡力策馬,兩天的時間,已趕到了鞏縣。

    鞏縣位於西京、汴京之間,北有天險黃河,南鄰巍巍嵩山,東有群山綿綿,而洛水自西向東穿過,風景絕勝。

    這裡素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但如今,大宋皇陵卻埋在這裡。

    不只先帝趙恆陵寢在此,就是高祖、太祖等人亦悉數葬於此地。

    趙禎凝望青山巍峨,卻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會不會葬在這裡!

    眾侍衛均是才入選班直的侍衛。這些人基本都是經過郭遵篩選,重義氣,知感恩,默默地跟隨著趙禎。他們很多人從未想過有這種機會,但機會既然來了,所有人都想抓住。

    趙禎此舉,雖說不上驚世駭俗,但也讓太多人錯愕不已。很多人只以為趙禎微服來永定陵祭拜祖先,可狄青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趙禎為何要到永定陵?只怕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

    趙禎微服,眾人自然也去了侍衛的裝束。眾人策馬而行,倒像是某富家公子哥的親隨,眼下正在遊春出獵。

    眾人由東行來,要去永定陵,先過鞏家集。趙禎一直奮力催馬,看來恨不得立即到了先帝的陵前,但近了永定陵的時候,反倒放緩了馬蹄,神色中,竟有遲疑之意。

    眾侍衛不解皇上的心意,只是留意四周的動靜。眼下雖說天下太平,但小亂不斷,彌勒教徒總在汴京、西京左近出沒,眾侍衛不得不防。

    這些侍衛中,要以狄青最受眾人尊敬,因為眾人都知道,若非狄青提名,他們就算再熬十年,也不見得有今日的風光,是以眾人嘴上雖不說,心中卻感激莫名。

    眾侍衛中,若論武技當以王珪最猛。狄青有自知之明,雖眾侍衛都推舉狄青為首護衛皇上,不過狄青還是請王珪主持大局。王珪出身行伍,文武雙全,見狄青推讓,也不推搪,領了衛護皇上的主責。他讓狄青、張玉、李禹亨三人貼身護駕,又請閻文應和李用和侍奉趙禎的起居飲食。其餘眾人,有前哨,有斷後,錯落地分布在趙禎的身邊,留意近前之人。這一番布置,已和行軍作戰無異。不過作戰求勝,王珪求的卻是把趙禎平安的送到永定陵,再無恙的送回汴京。

    趙禎這次來永定陵,除了命新提拔的侍衛跟隨外,只帶著閻文應、李用和二個舊人。眾人都已知道閻文應是趙禎的貼身太監,但卻不知道李用和到底什麼來頭。

    李用和是個散直,當初狄青就見過他。此人沉默寡言,少和旁人說話,但趙禎既然信任他,眾人當然也要信任此人。

    路過鞏家集時,趙禎見路邊有一酒肆,一路奔波,倒有些餓了,說道:「大伙弄點吃的吧,一路都辛苦了。對了,再來些好酒給大夥喝。」

    趙禎說得輕鬆,可眼中憂鬱更濃,狄青瞥見,心中不解。暗想趙禎既然到了永定陵,還憂心什麼?

    王珪向李簡點頭示意,李簡向那賣酒的老頭道:「來兩斤上好的酒,再來十斤馮翊的羊肉,若有肥雞鮮魚,也上來幾盤吧。」

    賣酒的老頭為難道:「客官,我這是小店,不要說馮翊的羊肉,就算本地的羊肉都沒有。」

    原來大宋禁殺耕牛,富貴人家都以吃羊肉為貴,而天下以陝西馮翊出產的羊肉最為鮮嫩。朝中的御廚,每年都要從馮翊取羊數萬以供宮內享用,李簡當上散直沒有多久,卻已熟悉了宮中的規矩,心道聖上在此,當然務求最好,哪裡想到這種偏僻之地簡陋非常,有吃的就不錯了。

    李簡有些為難,趙禎反倒並不介意,說道:「有什麼上什麼好了,只要吃飽。」

    賣酒的老頭道:「小店只有些滷味,還有些麵條可吃。」

    趙禎微笑道:「那就上些滷味,一人來碗麵就好。」

    老頭見趙禎如此好說話,心中大喜,一會兒工夫已捧了一罈子酒上來。王珪取出銀針試酒,見酒水無毒,這才為趙禎斟酒。斟酒的時候,王珪斜睨到酒肆內還有個伏案而睡的酒客,皺了下眉頭。

    趙禎帶著一幫人來,鮮衣怒馬,旁的百姓見狀,早就躲避離去,唯獨那酒客酣然而睡,全然沒把來人放在心中。那酒客伏案而睡,看不清面容,只見他頭髮黝黑,身形消瘦,似乎還很年輕。這人是誰?若是尋常百姓,恁地有這種膽量?

    王珪向幾個侍衛使個眼色,那幾人點頭示意,已裝作漫不經心地坐在了那食客的周圍,他們倒不是想生事,只是以防萬一。

    趙禎卻沒有留意太多,喝了一口酒,只覺得那酒辛辣非常,極為低劣,嗆得咳嗽連連,眼淚都流淌了出來,卻大聲讚道:「好酒!」

    他久在深宮,第一次這麼痛快的飲酒,心中煩悶,只想圖個一醉。但他眼下心事重重,來到永定陵,是為個極大的秘密,又怕無功而返,是以放不開心情。見王珪等人還站著,趙禎說道:「都坐呀,站著幹什麼!這酒不錯,你們也喝些吧。」

    王珪道:「聖公子,我等職責在身,不能飲酒。大夥都坐下吃麵吧。」趙禎微服私訪,還是用尚聖之名。王珪當著外人,也就稱呼趙禎為聖公子。眾侍衛這才三三五五據桌而坐。趙禎獨自飲酒無甚樂趣,才待招呼狄青過來飲酒,突聽集市盡頭有馬蹄聲急驟傳來。

    王珪心中微凜,舉目望過去,見到路那頭煙塵揚起,有幾騎飛奔而來。為首那人玉勒雕鞍,舉止輕狂,後面幾人則是家丁打扮,眾人鞍上各掛著幾隻兔子和山雞,看樣子像是紈絝子弟野外狩獵方歸。

    為首那公子哥到了酒鋪旁,一勒馬韁,說道:「今日打的野物,就在這兒吃了好了。」眾家丁都是叫好,可下了馬,才發現酒鋪坐滿了人。有一肥胖的家丁喝道:「你們吃完了就快滾!」

    這時有的侍衛點的滷麵還沒有端上來,聞言大怒,暗想老子在京城吃飯都沒人敢攆,你們區區一個鞏縣的百姓竟也敢對老子如此囂張?

    王珪不想多事,對手下吩咐道:「你們幾個擠擠,空出兩張桌子來。」那被指到的幾個侍衛雖有些不情願,還是起身挪出兩張空桌子。可那胖傢丁竟得寸進尺,對趙禎一指道:「你這地方最好,也把桌子空出來吧。」那胖傢丁話音未落,只聽砰的一聲響,慘叫一聲,已飛了出去。

    眾人皆驚,只見到王珪活動了下拳頭,說道:「還有誰需要讓桌子嗎?」王珪本想息事寧人,可見那家丁竟敢指著皇上的鼻子,如何能忍?

    公子哥臉色巨變,見家丁都要上前,止住眾人道:「各位哪裡來的?」

    王珪不答,只是冷哼一聲,緩緩坐下。公子哥心中大恨,強笑道:「在下打擾了,你們慢慢吃。」說完竟上馬離去,眾家丁將那胖傢丁扶上馬,也跟隨公子哥離去。

    眾侍衛痛快中又有些詫異,暗想這公子哥如何看都不像好相與的人,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走?狄青倒是常見這種陣仗,立即道:「這些人多半去找幫手了。」

    眾侍衛都道:「就算來了千軍萬馬,我們還怕他們不成?」眾人說話的時候,都望向趙禎,暗想皇上在此,還有這些侍衛,若真的退縮,那可是天大的笑話了。

    王珪向趙禎施禮道:「聖公子,在下不得已出手,還請聖公子恕罪。眼下如何來做,還請聖公子定奪。」

    趙禎本來心中煩悶,見王珪小懲惡奴,心中痛快,淡淡道:「吃完飯再走吧。」那惡公子雖去找幫手,趙禎也正想看看手下侍衛的本事,心道我在宮中逃得多了,難道到了這裡還要躲避?

    王珪已明白了趙禎的用意,吩咐道:「吃飯。」他慢慢地挑著麵條,用意明了,就是要等那惡公子復返。眾侍衛亦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這時突然有人打個哈欠道:「唉,天地如蓋軫,覆載何高極。日月如磨蟻,往來無休息。日月穿梭,求靜不得,凡人想求安穩也是難了。」

    眾人望過去,只見伏案而睡那人伸個懶腰,已站起身來。那人額頭寬廣,雙眸明亮,頦下短髭。他衣著尋常,不過粗衣麻布,但隨意站在那裡,卻有著說不出的出塵之意。

    王珪見了那人,已放鬆了警惕。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那人有種淡然的態度,不但不把趙禎帶領的這些侍衛放在眼裡,甚至不把天下萬物放在眼中,任何人面對那人時,都很難興起敵意。偏偏那人的眼中,深邃的有如無底的湖水,似乎蘊藏著無窮無盡的秘密。

    那人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落在趙禎身上,微有驚奇,喃喃道:「你自顧不暇,為何偏生惹這麼多閒事呢?」

    趙禎心頭一跳,感覺那人竟看穿了他的心事,一時間手足冒汗。那人卻已移開了目光,就要離去。陡然間身形頓了下,王珪心中凜然,如虎臥高崗,只怕那人突然發難。他雖覺得那人平和,但職責所在,怎能不防?

    只見那人緩緩轉身,目光從張玉、李禹亨二人身上掠過,已定在狄青的身上。他對眾侍衛均是只看一眼,但看狄青的時候,卻上下打量了許久,目光隱有驚奇之意。

    狄青被他看得發毛,勉強笑笑,一時間不知如何應對。那人喃喃道:「既往盡歸閒指點,未來須俟別支梧。不知造化誰為主?生得許多奇丈夫!」他說的聲音很輕,狄青卻聽得清楚,一時間不明白那人所言何指。

    那人拱拱手道:「兄台高姓大名?」

    狄青茫然道:「狄青。」

    那人喃喃道:「狄青……狄青?」驀地眼前一亮,輕呼道:「你就是狄青?」他目光從狄青額頭掃到腳下,五指卻在不停地屈伸。

    狄青不知道這人練的哪門子功夫,暗自戒備。那人五指陡頓,長長嘆口氣道:「狄青,你當為天下英雄。」

    趙禎和眾侍衛聽了,都很不贊同。若說狄青是人中丈夫,他們還算同意,但「天下英雄」四個字,怎是狄青能夠擔得起的?

    狄青啞然道:「先生說笑了。」

    那人眼中已有了憐憫之意,又道:「可惜你命中多磨。」

    狄青心頭一震,失聲道:「先生此話怎講?」

    那人又看了眼狄青,搖搖頭,又點點頭道:「但蒼天終究不會那麼無情。你好自為之。」他說完後,緩步離去。

    他走得雖不快,但片刻的功夫,已消失不見。

    眾人都覺得那人危言聳聽,王珪見那人離去,鬆了口氣。狄青也一頭霧水,莫名地心驚肉跳,突然想起一事,向那賣酒老漢問道:「老丈,你可知道方才那人叫什麼名字?」

    賣酒老漢道:「哎呀,你們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嗎?那他怎麼會給你們看命?」

    張玉冷哼道:「他是誰?總不成是皇帝吧?」

    賣酒老漢賠笑道:「他倒不是皇帝,但他是個神仙。他叫邵雍,算命很準的……」老漢不等說完,狄青和趙禎就異口同聲道:「什麼?他就是邵雍?」

    趙禎滿是錯愕,心道聽說邵雍極具仙氣,解夢精準,斷命如神,不然趙允升也不會說要請邵雍解夢。自己一直想要見邵雍一面,哪知失之交臂。邵雍果然名不虛傳,一眼就能看出他有極重的心事……

    狄青心中激盪,身軀劇烈地顫抖起來。那人竟是邵雍?

    他當然聽過邵雍的名字,是從郭遵口中得知。邵雍是陳摶的隔代弟子,也是預言五龍之人。只有邵雍才知道五龍的奧妙。

    彌勒下生,新佛渡劫……五龍重出,淚滴不絕!這本是邵雍的讖語。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也只有邵雍才知道!

    邵雍今日又對他狄青另眼相看,難道已猜到他和五龍有些秘密?邵雍為何說他命中多磨,難道冥冥中真有天機,可推知他的後事?五龍到底有什麼神奇?為何他狄青神力突有,轉瞬又消失?

    狄青思緒如潮,一時間心亂如麻……

    趙禎已道:「王珪,速派人請邵先生回轉。」

    狄青才待要請纓,王珪已道:「李簡、武英,你們二人前去尋找。」

    李簡本是郭遵的手下,做事老練,武英年少老成,可堪大任。王珪掌控這些禁軍,早就將這些人的秉性熟悉。他本待讓狄青前去,但見他失魂落魄,只怕誤事,因此沒有吩咐。

    李簡、武英二人應令,騎馬向邵雍離去的方向奔去。

    王珪沒有狄青想的那麼多,只是想著邵雍方才所言,「狄青,你當為天下英雄!」忍不住又望了狄青一眼,見狄青神色恍惚,皺了下眉頭。

    陡然間,遠處馬蹄聲響,有六七匹馬兒當先奔來,後面又跟著十數人,看其裝束,應是鞏縣的衙役。

    王珪見這些人氣勢洶洶,來意不善,又見為首那人正是那惡公子,心想要來的還是會來,低聲喝道:「保護聖公子!」眾侍衛稍向內靠攏,王珪卻挺身站出去,心中琢磨,這要臉不要命的公子不知是什麼來頭,竟差使得動衙役?

    那幫衙役見到王珪屹立當場,虎踞龍蟠,大有威勢,不由都緩下了腳步。那公子一指王珪,喝道:「就是他打傷了我的家丁,還要打我,幸虧我跑得快,你們快把他拿下!」

    那些衙役上前一步,為首的衙役頭頂微禿,一揮鐵鏈,喝道:「你們竟敢打錢公子的人!真是不要命了。若是識相,束手就擒,跟我去衙門走一趟。」

    王珪冷冷道:「若是不識相呢?」

    禿頂那人一怔,喝道:「大膽狂徒!如此囂張,眼裡還有沒有王法?」

    王珪本戴斗笠遮住刺青,聞言摘下斗笠,冷笑道:「你可知道王法何在?」

    禿頂那人一見到王珪額頭上的刺字,心中一寒,顫聲問道:「你……你是禁軍?」

    王珪冷笑著解開衣襟,露出大內服飾,緩緩道:「我不但是禁軍,還是殿前侍衛,你還要我去衙門走一趟嗎?」

    禿頂那人慌忙單膝跪地道:「卑職不知大人身份,請大人恕罪。」

    王珪質問道:「有身份就不用秉公處理了?」

    禿頂那人手足失措,忙不迭道:「當然不是,當然不是。」他左右為難,錢公子來頭是不小,可對方竟然是殿前侍衛,他一個鞏縣的衙役,就算向天借膽,也不敢得罪王珪。

    錢公子見狀傻了眼,王珪冷冷地望了他一眼,問道:「鞏縣縣令何在?」

    那禿頂衙役忙回道:「大人,你大人不計小人過,莫要追究了。」

    王珪道:「我倒是不想追究,但若不追究,王法何在?」

    錢公子本有退縮之意,見王珪抓個蛤蟆竟要捏出尿來,斗膽喝道:「禁軍又如何?難道禁軍就沒有錯處?我爹在太後面前都能說得上話,區區一個禁軍算得了什麼?」

    趙禎向狄青低聲道:「這人是何來頭?」

    狄青終於回過神來,也搞不懂錢公子的來頭,暫時放下疑惑,索性喝道:「你爹是誰?這裡有你爹嗎?」

    眾侍衛轟然而笑,錢公子大怒道:「小子,有種就站出來!」

    狄青譏笑道:「我可沒你這樣的種。」他有皇帝撐腰,暗想這小子的老子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用怕。

    錢公子大怒,嗆啷一聲拔出長劍,就向狄青刺來。王珪見狀,伸手就抓住錢公子的手腕,隨即用力一拗,倒剪了他的手臂。錢公子雖會耍個兩下子拳腳,可哪裡是王珪的對手?他頭一歪,見到路的盡頭處又有三騎向此行來,不由大喜高聲呼道:「爹爹救我!」

    三騎上之人,一人面白無須,一人面白長鬚,另外一人臉色黝黑。面白長鬚那人聽到錢公子叫喊,慌忙催馬過來,急問道:「發生何事?」

    錢公子叫道:「爹,這幫不知哪裡來的盜匪,竟然挾持我,你定要為我……」話未說完,啪的一聲大響,錢公子滿眼金星,卻是被父親重重打了個耳光。

    錢公子糊塗間,見父親已跪倒在一公子面前,顫聲道:「臣接駕來遲,請聖上恕罪。」

    眾衙役正疑惑時,見鞏縣附近跺下腳,地面都要震三顫的錢大人,竟然對那公子稱呼聖上,不由大驚,紛紛跪倒。禿頭衙役更是渾身顫抖,話都說不出來。錢公子的一張嘴都可以塞進個拳頭進去,眼前一陣發黑,做夢也想不到,他得罪的竟然是皇帝!

    趙禎笑道:「原來是孝義宮使呀,我聽令郎之言,一直在琢磨,他爹到底是誰,讓他這般囂張呢?」

    長鬚那人額頭冒汗,五體伏地,連聲請罪道:「臣該死,臣管教不嚴,理當受罰,請聖上嚴懲!」

    原來長須那人叫做錢惟濟,本是鞏縣孝義宮的宮使,也就是個祠祿官,沒什麼實權。錢惟濟本人沒什麼可說,但他哥哥錢惟演曾任樞密使,錢惟濟跟著水漲船高,也有了些權勢。錢惟演這人極擅鑽營,當初和劉太后之兄劉美攀親,一路坐到樞密使之位,後來朝臣極力反對,說是外戚不掌兵權,劉太后無奈,這才解了錢惟演的兵權。

    趙禎本厭惡劉太后的親戚,可想到還要用此人做事,和聲道:「都起來吧。」

    眾人起身,錢惟濟早將兒子拎到趙禎面前,又是一腳重重地踢過去,流淚道:「請聖上重責犬子。老臣雖就這一個兒子,可是……他既然得罪了聖上,老臣也不敢求情。」

    趙禎歎了口氣,說道:「錢宮使,以後莫要讓令公子再惹事生非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他暗想,入永定陵,還需要這個錢惟濟指點,饒了他兒子,也能讓此人盡心做事。

    錢惟濟有些難以置信,連忙叩頭道:「謝聖上。」錢公子也是喜出望外,連連叩頭。

    趙禎對那面白無須之人道:「文應,宮中準備得如何了?」

    原來和錢惟濟一道快馬趕來的兩人,正是閻文應和李用和。

    趙禎雖是微服出巡,但祭拜先祖仍要按照規矩行事。大宋皇帝每次祭陵,均要在孝義、永安、會聖選一行宮沐浴齋戒,然後才行祭拜之禮。

    趙禎微服至鞏縣,早就讓閻文應到孝義宮找宮使先行準備,且反複叮嚀不讓這些人聲張擾民。錢惟濟聽得聖上蒞臨此地,哪敢怠慢,是以急急到此,不想兒子囂張無狀,竟衝撞了皇上。

    閻文應道:「回聖上,一切都準備好了,只等聖上前往。」

    趙禎才待前行,武英已趕回來道:「聖上,一時間找不到邵雍邵先生。李簡還在尋找,臣先迴轉稟告情況。」

    狄青有些失神,暗想自己真的命運多磨,好不容易見到邵雍,卻不識真身。

    錢惟濟聽到「邵雍」兩字,臉色微變。忙問,「聖上有何事?不知道臣可有效勞的地方?」

    趙禎將方才的事情簡略說了,錢惟濟立即道:「還請聖上起駕孝義宮。臣會派人尋訪此人,一有消息,立即稟告聖上。」

    趙禎無奈,點頭道:「好,那你派人去找,我們走吧。」他當先上馬,錢惟濟忙在前面領路,眾侍衛簇擁,眾人已向孝義宮的方向行去。

    要到孝義宮,得先過臥龍崗。臥龍崗氣勢恢宏,東靠青龍山,正照少室主峰,有臥虎藏龍之勢。趙禎過崗之時,遠望群山巍峨,心中默默祈禱道,「求父皇保佑孩兒,早親政事。孩兒定當勵精圖治,不負天子之位,保天下太平。」

    趙禎之父——真宗趙恆就葬在鞏縣的臥龍崗中,皇陵形勝地佳,地勢高於太祖太宗之陵,名曰永定。永定陵周邊,松柏蒼天,青綠滴翠,林木森然,如槍戟聳刺。

    趙禎要進陵園前,必須沐浴齋戒三日,因此並不入陵園。在錢惟濟領路下,趙禎抄近路斜斜地進崗,到了孝義行宮之前這才下馬。

    王珪環視孝義宮,見這裡的守陵侍衛不過數十人,而孝義宮極大,只怕防備不周,對錢惟濟道:「錢宮使,聖上這次微服出京,侍衛人手並不太多。這護衛聖駕一事……」

    錢惟濟忙道:「這點盡可放心,我已通告鞏縣張縣令,讓他調動縣中人手前來護衛,此時已兼程趕來,守住臥龍崗要道,一般人不得出入。聖上叮囑此行要嚴密行事,因此我不敢讓他們到宮前護駕。」

    王珪雖見錢惟濟考慮周到,還是不敢大意,將跟隨的侍衛分為三撥,按在京城大內輪換的次序進行守宮。

    等安排妥當,王珪這才對狄青道:「狄兄,聽說我之所以能到殿前,還是因為狄兄向聖上舉薦的緣故?」

    狄青笑道:「舉手之勞而已。」

    王珪沉吟道:「在下和狄兄素無交情,卻不知道狄兄為何要舉薦我呢?」

    狄青正色道:「正是因為你我素無交情,我才更要推薦王兄。數載磨勘,王兄不怨不忿,為人耿正,一級級的升到副都頭的位置,我狄青若不舉薦這種人才,那舉薦哪個呢?」

    王珪凝望狄青良久,才道:「狄兄,這次我等得聖上提拔,無以為報,當求盡心保聖上平安。聖上若是少走動,我等壓力自然輕些。我知道狄兄和聖上交好,不知能否在這三日,就守在聖上房前,順便規勸聖上莫要隨意走動呢?」

    狄青笑道:「這有何難?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王珪舒了口氣,深施一禮道:「那有勞了。」

    王珪本以為勸皇上靜心並非易事,因此請狄青幫手。不想趙禎三日內,竟不出宮半步,趙禎一直都在寢室中,誰也不知道他想著什麼。

    轉瞬已過去兩日,孝義宮平安無事,眾侍衛雖百無聊賴,可心中歡喜。狄青更是禱告一直平安,然後早點回去見楊羽裳。

    第三日晚,明月初上,破雲弄影。狄青照常在殿前守衛,他坐在殿前,抬頭望過去,見皎月上隱約有暗影起伏,暗想,「古老傳說,這月宮上有吳剛伐桂,終日艱辛,難見意中人一面。我也像吳剛一樣,許久不見羽裳了,她還好吧?她一定會好的,這有什麼疑問呢?唉。」狄青不由自責,又想,「我這般想著羽裳,她這時候當然也在想著我。只是她多半又會念著什麼相思的詩句。那會是什麼呢?」

    他正想拿出《詩經》看看,突然見前方遠處花叢好似晃動了下。狄青微凜,定睛望過去,見到花叢如初。本待過去看看,轉念一想,別中了對手的調虎離山之計。說不定是風吹花動,再說,宮外要道也有侍衛把守,誰又能潛到這裡?

    狄青安坐不動,見到那月兒漸漸地過了中天,撒下清冷的光輝,嘴角浮出絲微笑,心道這月兒照著我,也照著羽裳,她可安睡了?

    就在這時,有腳步聲響起,狄青恢復警覺,低聲問,「崇德。」

    對面答道:「延慶。」

    狄青舒了口氣,問道:「誰?」

    張玉笑道:「是我。」

    崇德、延慶都是京城大內的宮殿,王珪以此為口令,大內宮殿無數,賊人就算混進來,也絕不知曉如何應對。

    張玉道:「狄青,聖上睡了吧?」

    狄青回頭望去,見到趙禎的房間還亮著燈,說道:「聖上多半還未休息,他這幾日總是很晚才睡。」

    張玉嘆口氣道:「他這個皇帝當的,也真累呀。」

    狄青低聲笑罵,「難道你我在這裡當值就不累了?好啦,別多管閒事了,打起精神來。」張玉前來,卻是和狄青換班,當值守衛。

    狄青交代了幾句,還是惦記著方才的事情。他緩步向那花叢處走去,突然聽到撲的一聲響,不由一驚,手按刀柄望過去,只見一道黑影順著牆角跑出去,看外形倒像個兔子。狄青暗自好笑,心道「原來是個兔子,倒把老子嚇了一跳。」才待離去,突然目光一凝,已望在花叢之間。

    這時候月光正明,照在花叢之上,暗香浮動中,狄青注意到有兩截被踩斷的花枝。狄青蹲下來,看了花枝良久,心想,「方才一定是有人躲在這裡,若是野兔,絕對踩不斷這花枝。是誰躲在這裡?他又是如何能到得了這裡?目的何在?」狄青驚疑不定,突然伸手在花叢中一抹,從花枝上摘下條布來,那布條似綢非綢,色澤灰暗,好像是來人不經意間,被花枝刮破了衣服。

    狄青此時已確定一點,這裡的確有人來過!來人究竟是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