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不但羅德正詫異,就算楊念恩、楊羽裳和月兒都滿是驚奇。因為無論怎麼來看,狄青都不是能夠拿出五十兩金子的人,若說他能拿出五十兩牛糞,那倒是大有可能。可那金子就在桌案上閃著光輝,絕不會假。

    狄青哈哈一笑道:「看來有人要管我叫爺爺了。」

    楊羽裳放下心事,掩嘴一笑,如春降人間。

    羅德正一張臉漲得和茄子皮一樣,喝道:「楊伯父,在下無顏在此,告辭了。」說罷轉身就走。

    狄青叫道:「喂,你還沒有叫呢……」話未說完,楊念恩已一把拉住狄青,哀求道:「官人,求你莫要鬧了。」

    楊念恩示意楊羽裳先留住狄青,然後追出了庭院,可羅德正早就去得遠了。楊念恩暗自叫苦,愁眉苦臉地回來,狄青見狀安慰道:「楊……老丈,想此人出爾反爾,諒也沒有什麼本事,若再來鬧事,你只管叫我,我把他打出去!」

    楊念恩見不該來的來了,該走的又沒走,心中來氣。可見狄青特立獨行仿如高人,倒也不敢得罪,詢問道:「官人來此到底有何貴幹呢?」

    狄青支吾道:「在下狄青,是來……」扭頭向楊羽裳望去,見她一雙妙目盯著自己,似有期待,又像是責怪,心中陡然來了勇氣,說道:「在下來此,其實是向老丈提親。這金子,就是聘禮,請老丈將羽裳許配給我。」

    楊羽裳饒是喜歡狄青,聞言也是嬌羞無限,垂下頭去。楊念恩卻差點暈了過去,他活了一輩子,也從未見過如此臉皮、如此荒謬的人物。

    狄青真誠道:「在下當然也知道此舉冒昧,但對羽裳是真心喜歡,只求老丈成全。」

    楊念恩忙道:「老朽不過是一介商人,如何敢高攀呢?月兒,快煮些水來,我要好好的招待狄官人喝茶。別的事情,暫且從長計議了。」他心煩意亂,手一抖,手上的茶杯落在地上,打了個粉碎。見女兒臉上竟有羞意,楊念恩心中起疑道:「羽裳,你認識這位官人嗎?」

    楊羽裳點點頭道:「爹,我們早就認識了。」

    楊念恩心中不悅,可卻不好當面呵斥女兒,這時候月兒已搬出個紅泥小火爐,又在上放一小鼎,註了井水。

    宋承唐法,喝茶的時候,有的還採用煎煮之法,不過也有人用沖泡之法。只是唐人有時還用薑用鹽做為調料,宋人卻注重茶本身的品質味道,早就摒棄前法不取。

    楊念恩親自取了片茶,慢慢的將茶碾碎,等候水開。楊念恩是用煮茶來掩飾心中的不安,心中在想,怎麼來應對這個無賴呢?羽裳怎麼會認識這種無賴?羽裳的娘死的早,我又常年經商,養成她任性的性格,這件事若過去,定當找羽裳好好談談。女大不中留,唉……

    狄青雖是農戶出身,但也知道每逢過年過節,婚喪嫁娶,請來客喝茶在鄉下可是很有面子的事情。暗想,這個楊老丈請自己喝茶,多半也會慎重考慮自己的提議。

    楊羽裳心中羞澀,卻也帶著分甜蜜,心道:狄青終於肯為自己出頭,只是爹多半不許。爹爹不許我只要堅持就無妨的。不過看看狄青怎麼說服我爹也好,他其實嘴很巧,可為何每次見到我總是木訥難言?想到這裡,嘴角帶著分甜甜的笑意。

    眾人心情各異,水已沸了,楊念恩先取茶碗,放了點茶在杯中,又點了些水在裡面,說道:「狄官人,這叫點茶,用以調味嗅香,然後再決定放茶的多少和沖泡的時間,這茶要好喝,一絲一毫都不能隨意。」

    狄青誠摯道:「在下少喝茶,倒還不知道泡茶也有如此的講究。」

    楊念恩心道,這小子總算說句人話,看樣子也不像蠻不講理之輩,待我以理服之。說道:「豈止泡茶這般講究,其實這尋常的一片茶,所含艱辛難以盡言。採茶者得芽,即蒸熟焙乾,研磨壓形,有時還要以珍膏油覆面,這種茶又稱臘茶。那羅德正所送的龍團就是此類,不過此茶出產極少,聽說皇帝都少喝,每次賞賜給兩府中人,也不過一塊半塊,很多珍貴的東西,那是有金子都買不到呀。茶要等得,才能喝好,茶因高貴,因此絕非只用金子就能買到。」

    楊念恩苦口婆心,把女兒比作茶,意思就是,我女兒和你不般配,你有金子也沒用。楊念恩說出了心意,見狄青還是懵懵懂懂的樣子,只好道:「不知道狄官人怎麼看呢?」說罷沖好了兩杯茶,讓月兒將一杯送到狄青的面前。

    狄青不敢怠慢,接過喝了一口,叫道:「好燙!」他只顧得琢磨楊念恩的意思,沒留心茶是沸水沖出,一口喝下去,燙的口舌發麻,可不好失禮,只能強忍痛苦。

    楊念恩心道,得,白講一通了。對這種人講茶道,那是對牛彈琴。

    狄青吸著涼氣,忍住燙道:「其實楊老丈所言,我不敢苟同。」

    楊念恩心頭一顫,問道:「那你有什麼高見呢?」

    狄青道:「高見算不上,不過是尋常的一點想法。想我當年尚在鄉下,百姓家中有點茶葉的,不肯輕易拿出來,一放就是幾年。可等拿出來喝的時候,已淡而無味。那茶葉本是新鮮,但很多人為了存儲,不惜將那新採的芽兒曬乾研磨成粉,早就讓真味蕩然無存,再加上什麼臘封添香,更是捨本逐末了。所以呢,在我看來,飲茶一道,水要活,茶貴鮮,那些做作的功夫,和真味已經無關,算不上喝茶。楊老丈,在下隨口之言,若有得罪之處,還請你海涵。」

    狄青隨口之言,只想著貶低羅德正的龍團。楊念恩聽了,卻是愣在當場,端著茶杯,良久無言。

    眼下京中奢靡成風,才有龍團一茶。物以稀為貴,不過貴的未見得是最好的,龍團只能說是稀缺,在楊念恩眼中並非極品。因此狄青所言雖鄙,但楊念恩覺得,此人的見解比起附庸風雅的人可高得多。

    楊念恩見狄青頗有見解,倒也不敢小瞧他了。斜睨過去,見到那書盒還在桌子上熠熠生光,暗想能隨手擲出五十兩金子的人,在京城也不多見,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陡然見到書匣內壁好像刻著兩個篆字,定睛望過去,見到寫著「內藏」兩個字,楊念恩臉色微變,忍不住問道:「不知道狄官人眼下何職呢?」

    狄青慚愧道:「眼下不過是十將之職。」見楊念恩緊皺眉頭,狄青只好又道:「但最近多半會稍有提拔,可能會做個散直。」

    楊念恩又是一驚,暗想散直和十將不可同日而語,此人能由十將一舉到了散直之位,不言而喻,肯定是有後台的。楊念恩並非憑空猜測,而是因為「內藏」兩字,他已看出這盒金子的出處。

    這盒金子竟來自宮中的內藏庫!內藏庫又稱作天子別庫,只能由皇帝動用。當年宋太祖攻取荊湖、後蜀之後,就創「封樁庫」存儲兩地所運來的財富,後來三司每年盈餘,也有部分入庫。當年宋太祖建封樁庫的目的是為了對付契丹,宋太祖曾言,等庫滿三五百萬,即用來向契丹贖回幽燕故土,若是不成,就將庫中全部充當軍費,攻回舊地。宋太祖雄才偉略,立志收回故土,不想卻深夜暴卒,而這封樁庫後來改成內藏庫,儲財無數,但當初宋太祖的本意,卻早已被後人淡忘。

    這盒金子竟和天子有關?楊念恩難以置信,試探問道:「狄小哥,不知道你在朝廷可認識些官員嗎?」他這麼詢問,當然是覺得這金子是天子賞給重臣,重臣又轉給狄青的。一念及此,暗自心動。

    狄青含含糊糊道:「有一些吧……」

    楊念恩歎道:「其實老朽找羅德正,本來有一事相求。不過他走了,只怕事情不成了。」說罷斜睨著狄青,隱有試探。

    狄青壯著膽子道:「不知道老丈有何難事?」

    楊羽裳不滿道:「爹,你和狄青初次見面,怎麼就想要讓他做事?」

    楊念恩笑道:「並非讓他做事,不過是詢問一下而已。羽裳,狄小哥是你的朋友,當然也是為父的朋友。商量些事情,也沒什麼吧?」

    狄青不想讓楊雨裳為難,硬著頭皮道:「沒什麼,沒什麼。」

    楊念恩輕咳一聲,說道:「這個羅德正本來和駙馬都尉李遵勖有些親戚關係,而李遵勖又深得當今太后的器重……」狄青心中一沉,知道麻煩來了。他雖沒見過太后,但也知道凡事和這個老太婆扯上關係,那就是糾葛不斷。

    楊念恩又道:「老夫本是個茶商,這些年朝廷對茶稅法變來變去,前段時間用虛實三沽之法,導致茶農、商人受苦。如今朝廷改了這法,採用貼射之法,老夫仔細觀察,覺得此事大有可為。可若再賣茶,必須要到朝廷領個券憑,才能買賣茶葉。不過這個券憑並不好拿,老夫這些日子一直為此事發愁,這才找到羅德正,此人本來說可以為老夫辦成此事,後來的事情……狄小哥也知道了。」

    狄青明白過來,不由暗自叫苦。這件事說穿了就是朝廷取消了鹽茶專賣,把權利下放給商人,眼下這資格有限,所以眾人都在搶這個資格,他狄青一個尋常禁軍,如何會有這種關係?

    楊念恩見狄青面露難意,不由大失所望,暗想此人恐怕後台有限,也就懶得再和他扯皮,說道:「這件事糾纏老夫良久,眼下還要為此事奔波。狄小哥,你若無他事,也就請回吧。這金子還請收回。」

    狄青無能為力,又聽出楊念恩的言下之意,訕訕站起道:「既然老丈還忙,那改日再來拜訪。匆忙前來,未備禮物,就算老丈不肯將羽裳許配給在下,這金子也請收下,權當禮物了。」

    狄青要走,楊羽裳突然道:「爹,女兒送狄青出去。」

    楊念恩急道:「你,外邊冷,你莫要去了。」

    楊羽裳固執道:「不妨事,我只和狄青說幾句話。爹,你放心吧。」說罷已拉著狄青到了堂外,楊念恩見女兒對狄青舉止親熱,平添了一分心事。

    楊羽裳一直沒有和狄青說上幾句話,見他要走,依依不捨。狄青見狀笑道:「羽裳,不想今日這麼和伯父相見,不過……我總算說出想說之話,不虛此行了。」

    楊羽裳眼中滿是柔情,低聲道:「任何事情,力所能及就好,莫要為難自己。天寒,你自己照顧自己。」說罷為狄青拉了下衣襟,拍了下灰塵。二人怔怔地對望良久,狄青突然想起一事,伸手從懷中取出那塊玉道:「羽裳,這是我給你買的玉。」

    楊羽裳見到那玉兒的顏色,喜道:「這玉上的花紋很像姚黃呀,狄青,你真好。」突然臉上紅暈,接過那玉佩,轉身回到堂上,又忍不住地扭頭望過去。狄青見她回頭,還以一笑,見楊念恩面色不善,只怕楊羽裳為難,大踏步地離去。

    楊羽裳在狄青走後,翻來覆去的只是看著手中的那塊玉,一會兒沉思,一會兒微笑,心中滿是柔情,又是甜蜜。月兒一旁見到,說道:「這玉兒雜而不純,還有斑點,也是稀鬆平常。」

    楊羽裳微笑道:「黃金有價玉無價……」

    「不但玉無價,這情意只怕也是無價了。」月兒一旁大聲道。

    楊羽裳又紅了臉,叱道:「胡說八道,看我不拔了你的舌頭。」月兒求饒,轉身逃走,楊羽裳想追,卻被楊念恩攔住。

    楊念恩一旁早看了半晌,見女兒含情脈脈,竟似對狄青有了極深的情意,看來狄青不要說送玉,就算送塊石頭給女兒,女兒也是喜歡。楊念恩更是心慌,不得不問,「羽裳,為父這些年只顧得經商,倒少和你談心,這個狄青,你是怎麼認識的?」

    楊羽裳垂下頭來,良久才道:「其實也沒什麼,他送給我花兒,又為我撿回風箏,我們也就認識了。」

    楊念恩急道:「此人對你心懷不軌,又是個低賤的禁軍,你莫要被他迷惑。」

    楊羽裳本是羞澀,聞言抬起頭道:「爹,女兒大了,懂得自己在做什麼。你還記得當初答應過我娘什麼?」

    楊念恩皺眉道:「我答應過她,讓你自己選如意郎君,可女兒呀,爹也是為你好。京城達貴無數,以你的才學相貌,想找個達官顯貴也不是難事,你沒有見到那羅德正只不過見你兩面,就失魂落魄?若不是狄青突然到此,他多半早幫爹辦妥券憑一事了。」

    楊羽裳不滿道:「爹,你讓羅德正做什麼是你的事情,可你為何要拉上我?難道女兒在你眼中,真的連貨物都不如?他為你辦成了此事,難道你就可以把女兒賣給他了嗎?」

    楊念恩嘆口氣道:「當然不會如此。可江東數百口都眼巴巴的等著爹辦成此事,若是一事無成,爹何顏去見江東父老?女兒,人總要吃飯吧?你看看狄青能不能幫忙辦成此事,若他真的有本事,爹怎麼會攔阻你呢?」

    楊羽裳垂頭望著手中的那塊玉,心中只是想,他又有什麼本事做成此事呢?

    雪漸融,天更冷。初春的天氣,雖陽光普照,但冷風吹在人身上,還有股難散的寒氣。

    狄青心中有些發冷,他這些天已愧見楊羽裳。楊羽裳雖說讓他莫要勉為其難,對他的關切一如往昔,但楊念恩整日一張入冬的臉,讓狄青坐立不安。

    自從和楊羽裳交往以後,狄青一掃頹唐,想要振作。但磨勘日子已過,他就算要振作,亦是無能為力。眼看著樹綠了,風柔了,狄青整日又忍不住唏噓起來,「當個禁軍難,當個低等的禁軍更難。」

    他嘆息的時候,方給張玉買了份早點,已準備出門當差。張玉傷勢已有所好轉,只是和李禹亨少說話。狄青知道,張玉不滿李禹亨在危急的時候,閃到一旁。張玉顯然認為,那不是兄弟。有時候,成見積習難以更改,狄青只能希望張玉能看開一些。

    張玉望著春意,眼中也有分愁意,「當個被人暗算的低等禁軍,那更是難上加難呀。」狄青知道張玉在說夏隨,心中也閃過分警惕。

    趙律從營外走進來,盯著狄青道:「你不想當低等禁軍,可以不當的。」

    狄青賠笑道:「總要吃飯不是?這張嘴,除了吃飯,難免發些牢騷。趙大哥莫要見怪。」

    趙律板著臉道:「我現在有什麼資格怪你?狄青呀狄青,不知道你吃了牛糞,還是踩了狗屎呢?三衙竟有調令,升你為散直,加封武騎尉,即日起效。」

    張玉一旁強笑道:「趙軍使,年都過了,就莫要說這些話逗我們開心了。」

    狄青心中一動,記得聖公子的許諾,倒有幾分信了。可聖公子到底是什麼來頭?想調他當散直就當散直,想加封就能加封他?這樣的人,怎麼會見張妙歌都如此為難?這樣的人,又怎麼會被馬中立追得落荒而逃?

    狄青正琢磨間,趙律手一伸,遞過一紙調令,笑道:「不是說笑的,郭大哥都有點不信,但千真萬確。狄青,你立即收拾下行裝,先去三衙報道。」說罷轉身離去。

    狄青心道,春天來了,自己的春天也終於來了。那個聖公子,雖不夠仗義,說話倒還算數。可這種人,到底有什麼後台呢?

    他才待去三衙,張玉已擔憂道:「狄青,會不會是夏隨他們先提拔你,然後再準備殺了你?」狄青知道不是,安慰道:「應該不是……」話未說完,李禹亨已跑進來道:「狄青,你要當散直了?這事在軍營都傳開了,到底怎麼回事?」

    狄青解釋不清,故作高深道:「說不定我時來運轉,前段日子去拜佛求官,沒想真的靈驗了。」

    李禹亨本想問到底是哪個神仙這麼靈驗,他也想去求求,但見張玉冷著臉,只好改口道:「那真的好運。狄青,你升了官,可別忘記我們這幫兄弟。」

    狄青笑道:「那是自然,我會經常回來看看你們。」他出門後,只見眾禁軍對他指指點點,目光中或嫉妒、或驚奇,心中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憂傷。突然記起古人曾說過什麼福中有禍,禍中有福。暗想道:古人說話還是很有道理,如果坐大半年牢獄,可以升個五六級的話,這買賣,也划得來。

    狄青到了三衙後先見主事之人。主事的先是說了通規矩,然後說他歸殿前指揮使葛宗晟部暫管。狄青知道葛宗晟是葛懷敏的兒子,是葛霸的孫子。葛霸在真宗時,已因軍功卓著被賞識,娶了樞密副使王德用的妹子。推算下來,這個葛宗晟也算是將門虎孫了。

    狄青驀地被提拔,只敢腹誹,表面還是唯唯諾諾,先去領了軍備,翌日就要當值。狄青領了軍備後,本待去找楊羽裳說說近況,可想到楊念恩那張寒冬臘月的臉,心中打怵。迴轉軍營先請以前的兄弟喝頓酒,除張玉外,眾人都道,狄青以後可要多多關照弟兄。狄青口上應諾,心中苦笑。

    翌日清晨,狄青正式入大內巡邏。

    葛宗晟因是將門虎孫,平日少見露面。負責調度的人叫做常昆,本是京城八大禁軍中捧日軍的副指揮使,因武功高強,抽調到殿前。

    散直是班直的一種,班直其實就是皇帝的親兵。班直人員主要從京城八大禁軍中抽調提升,職責是衛護皇上,平日主要保護大內的安全。班直分為諸班和諸直。諸班中有殿前指揮使、金槍班、散直等職稱的劃分,諸直中有御龍直、御龍弩直、御龍弓箭直等分類。說穿了,各班各直負責皇宮內各種安全事務,狄青聽常昆說了一通,也記不了那麼多,只知道自己如今屬於救火那種,哪裡缺人去哪裡。

    常崑對狄青也有些頭痛,他早就聽說狄青這調令是兩府轉到三衙,三衙把狄青轉到他手下。狄青到底什麼來頭,常昆一時間也琢磨不透,只能暫時對狄青和和氣氣。

    常昆頭正痛如何安排狄青,突然靈機一動。他並不帶狄青熟悉宮內的環境,而是徑直把他帶進一道宮門內。

    狄青抬頭見宮門橫匾寫著「集英門」三個字,暗想,看來到這裡的都是精英了。想到這裡,也有些臉紅。常昆帶著狄青又過了幾道宮牆,來到一個地方。那地方左右手處都是高牆,前面是死路。狄青茫然四顧,幾乎以為常昆要把他帶到這裡殺了滅口。

    常昆止步道:「狄青,這裡暫時無人把守,職責重大,你一定要小心看管。等到日落後,就可以回轉。對了,你還記得回轉的路吧?」見狄青點頭,常昆拍拍他的肩頭道:「好好做事,莫要亂走,不然惹出了事情,我可保不住你。若是有功勞的話,我會記得你的。」說罷轉身離去。

    狄青守的地方雖三面高牆,但中間有片竹林,有石凳石椅,林邊還有個亭子。地方雖小,也算清幽。狄青搞不懂這地方為何要派人把守,難道還會有人到這裡來鬧事?

    紅日高升,過了高牆照過來,曬到身上,暖洋洋的。狄青嘆口氣,喃喃道:「有錢領,還有地方休息,你該知足了。」

    他和楊羽裳交往以來,憂傷漸去,又恢復了以前樂觀的天性,找個石椅坐下來。心中嘀咕道,「這種地方,本應是宮人夏日休息的地方吧?開春天冷,雪還未融,大概很少有人會來了。」

    正琢磨間,一聲慘叫陡然傳來!

    狄青正在走神,聽到那聲慘叫,渾身汗毛豎起,霍然而立,已握刀在手。慘叫聲過後,四處又是靜得嚇人。

    狄青左右顧盼,回想慘叫聲傳來的方向,好像在西方高牆內。狄青心中惴惴,暗想難道又有人設下了圈套,想要誘騙他入彀?這是皇宮大內,夏隨只怕也不敢在這裡鬧事吧?

    狄青緩步向西方高牆走去。到了牆下,側耳傾聽,不聞聲響。終於鼓起勇氣,退後兩步,藉勢奔去,腳一踩牆,身形暴起,奮力扒住了牆頭,探頭望過去,差點又掉了下去。

    牆內不遠處,鮮血淋淋。正中有塊案板,上面躺著頭死豬!狄青這才想起,方才那聲慘叫應是豬死前的叫聲。原來集英門內,竟是個屠宰牲畜的地方。

    狄青只能嘆氣,宮人也是人,皇帝、皇后也是人。是人就要吃飯,宮中總得有個地方屠宰牲畜。而他現在的任務,原來就是看管死豬。

    狄青松開扒牆的手,掉了下來,搖搖頭,早將常昆的女性親人問候了一遍。他堂堂一個散直,竟然攤上這種活兒,不用問,那些人是瞧不起他的了。

    不過這好像也不能責怪常昆,想能入班直的人,都是貴族子弟,他一個泥腿子來這裡,當然讓人輕視。狄青坐了回去,心中想著,就算看一輩子豬圈,只怕也不會有什麼功勞。若再遇到聖公子的話,希望他還想去竹歌樓,自己和他討價還價,再要點官做,不知道他肯不肯?

    嘴角浮出分嘲諷,狄青也知道自己異想天開,抱著佩刀,倚著亭柱,正要睡會兒,突然聽到集英門的方向好像有動靜。

    狄青一凜,確定不是豬叫,長身而起,迎了過去,聽一人低聲道:「壞了,他們要追上來了。」

    另外一人道:「你去擋著,我先走。」

    狄青一聽,心道,好呀,常昆未卜先知,竟然知道有賊來此,所以讓我在這裡。看來我狄青立功的機會到了。這正是英雄莫問出處,管你殺豬看豬。聽腳步聲粗重,暗想賊人氣力已失,機會不容錯過。

    總覺得聲音好像有些熟悉,狄青聽腳步聲已近,顧不得多想,閃身躲在牆邊。見轉角處人影一動,一人衝過來,狄青伸腿一絆。那人猝不及防,哎呦叫聲中,已摔倒在地。

    那人身後還有一人,一邊驚叫:「住手!」一邊惡狠狠地撲來,狄青已抽刀在手,抵住他的胸口,喝道:「莫要逼我殺人!」話才出口,眼珠子有些發直,失聲道:「閻先生,怎麼是你?」撲來那人正是聖公子的跟班閻先生,狄青想到什麼,扭頭望過去,更是吃驚。那跌得哼哼唧唧的,不正是聖公子?

    閻先生怒道:「好你個狄青!竟敢對聖……公子出手?」

    狄青冷笑道:「你這個做賊的,竟也如此囂張?想我堂堂散直,當以擒賊為先……」轉念一想,這個散直還是聖公子給求的,軟了口氣,對聖公子道:「你沒事吧?你們吃了豹子膽嗎?竟偷到宮中來了?」驀地有些背脊發冷,暗想這兩人該不會是飛賊,那盒金子也是他們從宮中偷出來的吧?

    閻先生道:「誰偷東西了?」

    聖公子一擺手,勉強站起,問道:「狄青,你怎麼到這裡了?」

    狄青奇怪道:「不是你給我求的官嗎?」

    聖公子臉上突然有分古怪,半晌才道:「原來他真的幫我做到了。」

    狄青忙問,「你說什麼?」心中想到,原來聖公子也求了別人,不知道為自己討職位的是哪個?

    聖公子搖頭,急道:「狄青,你得幫我個忙。別的事情,以後再說。」

    狄青立即道:「什麼酬勞?」

    閻先生怒道:「你才是吃了豹子膽,敢這樣說話?」

    狄青收刀回鞘道:「這是我和聖公子的事情,關你什麼事?聖公子不同意,我也不必多管閒事。」他扭頭要走,心道和這兩人總算有點交情,睜一眼閉一眼,放他們走就好了。

    聖公子叫道:「好,我答應你就是。你先幫我逃命再說。」

    狄青一凜,「你可是殺了人?」

    聖公子苦笑道:「你看我像會殺人嗎?哎呀,快來不及了,你先幫忙再說。」

    狄青倒覺得聖公子的確不像兇徒,轉念之間,已決定出手。說道:「你們跟我來!」他帶二人到了方才那宰豬的牆外,說道:「從這翻過去,裡面是屠宰牲畜的地方,好像暫時沒人,一會兒我想辦法接你們出去。」

    閻先生皺眉道:「這種齷齪的地方,豈是我們去的地方?」

    狄青又氣又笑,「那你去高貴的地方吧,聖公子,你呢?」

    聖公子向來路的方向望了一眼,隱約聽到人聲,臉色微變,為難道:「可我過不去呀。」

    狄青蹲下身子道:「踩肩頭過去吧。我吃點虧,你可記得我要報酬的。」

    聖公子點點頭,慌忙踩住狄青的肩頭。狄青一用力,聖公子已過了牆頭。那麵咕咚一聲,聖公子又悶哼聲,閻先生變了臉色,叫道:「狄青,你快送我過去。我要看看聖公子。」

    狄青嘆口氣,直起腰道:「我又不欠你什麼,你憑什麼要我幫忙?」

    閻先生氣怒交加,眼珠一轉,伸手入懷,掏出錠銀子道:「這些夠了吧?」

    聖公子在牆內已低呼道:「閻先生,你快點過來,我……我很怕。」

    狄青也聽到集英門處腳步聲踢踢踏踏,來不及討價,又將閻先生送過牆頭,這才整理下鎧甲,抱刀而立。

    拐角處聲音嘈雜,聽著已快到這裡,狄青心中一動,迎過去道:「誰人喧嘩?」迎面呼啦啦來了一群人,將狄青圍住!狄青一驚,手握刀柄,才待呼喝,見到一女子鳳冠霞帔,神色倨傲,又把話嚥了回去。他初入宮中,雖不認識這女子是哪個,可想著能帶著一大幫人在宮中亂闖的,他最好還是不要得罪。

    那女子身邊有五六個宮人,七八個宮女,個個額頭見汗。那女子四下望去,見周圍無人,尖聲道:「喂,你可見到有人過來?」

    狄青道:「有呀。」

    聖公子在牆內聽到,差點暈了過去。那女子喜道:「那人呢?」

    狄青道:「不就是你們過來嗎?」

    旁邊已有宮人叫道:「大膽!你竟敢對皇后如此說話?」

    狄青心頭狂震,差點兒坐在地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來的女子竟然是宮中的郭皇后。狄青雖對宮中不算熟悉,卻也知道當今天子有一個皇后姓郭。郭皇后要找聖公子,所為何來?難道說聖公子貪戀美色,就算對郭皇后都敢勾勾搭搭?狄青暗自叫苦,心道這下求官不得,惹了郭皇后。若被她發現聖公子,聖公子不仗義,又供出了他,那以後不要說在集英門看豬,就算養豬都不能了。

    郭皇后已怒目圓睜,陡然伸掌擊去。狄青一咬牙,只聽啪的一聲,方才給皇后拍馬屁的那宮人已挨了一耳光。那宮人捂著臉,滿是惶恐。狄青未挨打,反倒有些糊塗,搞不懂郭皇后今天吃的什麼藥。

    郭皇后杏目瞪起,指著一幫宮人宮女罵道:「你們這幫蠢貨!連人都看不住,還有臉推諉責任?這裡沒有人,不會去別的地方找嗎?」她扭頭就走,急匆匆地竟顧不得理會狄青。

    有一宮女趕來道:「皇后,太后召你。請你快些過去。」

    郭皇后又是一巴掌打過去,那宮女尖叫聲中,臉上已被抓出了幾道血痕。郭皇后罵道:「我自己不會去嗎?要你多嘴?」

    喧囂漸去,再過片刻,郭皇后已沒了蹤影。狄青忍不住摸摸臉,暗自慶幸,心道這郭皇后有病,好在有病呀!聖公子躲避是有情可原,誰見到這種女人,都會逃之夭夭。可這麼個有病的人,為什麼要急急地找聖公子呢?

    狄青想不明白,卻已順著牆根走過去。等到了宰豬的正門,見四下無人,閃身而入。院中竟連雜役都沒有,想必是偷懶歇息去了。狄青暗叫蒼天有眼,看來過幾天就可以再見羽裳了。原來狄青和聖公子討價還價,還是為了楊念恩提及的券憑一事。

    進了後院,狄青見聖公子和閻先生正坐在院中,望著死豬愁眉苦臉。狄青嘆口氣道:「好在我把難題應付了過去,聖公子,皇后為何要找你呢?」狄青還是有些後怕,忍不住想問個明白。

    聖公子眼中有絲怒容,轉瞬即被愁容代替,也嘆道:「別提了,那是個瘋女人。」

    狄青深有同感,見聖公子不願再提,心道管他皇后太后,自己先把要求提出來。正要開口,突然聽到有院門開啟的聲音,狄青臉色微變,急道:「他們難道追來了?你們先躲躲?」見旁邊有個生豬圈旁,滿是乾草,示意聖公子躲進去。

    閻先生怒道:「這怎麼可以?」

    聖公子皺眉道:「先躲躲吧,進豬圈也比去皇后那裡強。」說罷他竟當先入了豬圈,閻先生雖滿臉不願,還是緊緊跟隨。二人才藏好身子,狄青就聽有腳步聲傳來。那腳步聲輕微,若豹行荒原,不仔細傾聽,絕難察覺。狄青心中微凜,先發制人道:「誰在外邊,這裡怎麼沒有人呢?我找你們有事。」

    一人閃身而入,已立在狄青面前。狄青瞠目結舌地瞪著那人,良久才道:「郭大哥,你怎麼來了?」

    來人卻是郭遵。郭遵盯著狄青的雙眸道:「你到這裡做什麼?」

    狄青支支吾吾道:「沒什麼,就是聽到殺豬之聲,這才過來看看。郭大哥,你到這裡又做什麼?」

    郭遵緩緩道:「我知道你升了職,所以過來看看。方才見你進入這裡,所以也跟進來了。」

    狄青不知道郭遵聽到了多少,岔開話題道:「殺個豬,沒什麼好看的。郭大哥,我們出去再說。」他才待舉步,郭遵已道:「豬圈裡是誰?」

    狄青一驚,不等多言,郭遵閃身上前,已掀開了豬圈中的稻草。狄青見狀不好,只以為聖公子犯事,郭遵過來緝拿,急叫道:「郭大哥,莫要傷他。他是我的朋友!」

    郭遵身形一凝,望著稻草堆中的聖公子,臉上神色變得極為古怪,低聲道:「你的朋友?」

    聖公子見到郭遵,嘴角只有分苦笑,卻沒有懼意。狄青沒有留意到聖公子的表情,不疊道:「是呀,他們是我的朋友……」不待說完,狄青已目瞪口呆,因為他見到郭遵單膝跪倒,向聖公子施禮道:「殿前指揮使郭遵,參見聖上!」

    狄青差點一口吞了舌頭,失聲道:「聖……聖上?他是聖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