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苦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明月窺人,清風森冷。一陣山風吹過,樹影婆娑,有如鬼怪在張牙舞爪。狄青雖是膽大,但和郭遵到了這裡,有如汪洋大海中的一葉孤舟,也不免心中忐忑,向郭遵望去。

    狄青望向郭遵,郭遵卻只望著四大天王之間的金佛!狄青心中一動,暗想那尊金佛難道就是彌勒佛主?可是那金佛遠比常人身軀要高大數倍,良久未動,看起來就如同木偶一樣,怎麼會是彌勒佛?

    帶鬼面的那人低聲道:「佛主正在祝福蒼生,這時候不能打斷,等一會兒再過去。」郭遵點點頭,盯著那尊金佛,暗想道,根據葉知秋的消息,彌勒佛其實就藏身在金佛之中,故作神秘,蠱惑人心,自己雖混了進來,可要過這近千百姓,破四大天王攔截,再擊殺金佛中的彌勒佛,絕非易事。不過……葉知秋的消息是否絕對可靠呢?郭遵為人看似粗獷,卻極為仔細,不怕難以脫身,只怕這一擊不中,後患無窮。

    正在這時,郭遵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可一時間卻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只見跪著的那些百姓紛紛抬頭望天,情緒激動。

    郭遵抬頭望天,只見天空東南角迅疾聚起滾滾烏雲。那雲來得好快,不多時,就已遮擋了半邊的明月,再過盞茶的功夫,烏雲已掩住明月,布滿了天空。

    狄青卻發現四大天王面前都放著一碗水,跪倒的百姓每人面前,也有一碗清水,不知道做什麼用處。這些百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看起來甚至是一家人。狄青看到這裡,突然想起大哥,心中一陣溫馨,覺得這些人當然是善良的百姓,那彌勒佛也不見得有什麼窮凶惡極之處,郭遵這次奉朝廷旨意來剿殺彌勒教,也未必名正言順。

    天空黯淡,篝火熊熊,輕煙瀰漫中,群情洶湧,讓飛龍坳瀰漫在難言的情緒之中。眼看眾百姓就要騷動起來,此時一聲大喝傳來,震耳欲聾,眾人倏然而靜,向台上望過去。只見那背劍的增長天王霍然站起,喝道:「妖孽已出,佛主除魔!」

    操刀的持國天王亦是站起喝道:「佛主濟世,普渡眾生!」

    增長、持國兩天王想必在百姓心中有著極高的地位,雷霆一喝,百姓騷動已止,這時候只聽到一慈悲聲音傳來,「明月失明,妖孽已生。心若明鏡,普渡眾生。」話音是從金佛方向傳來,尚能見金佛的口唇一張一閉。

    狄青見到那尊大佛竟然如活人一樣說話,心中駭然。

    這時候烏雲蔽月,清風已冷,空中滿是森森的氣息,眾百姓跟念道:「明月失明,妖孽已生。心若明鏡,普渡眾生……」百姓越唸越快,越念越急,無論老少男女,全像入魔了一樣。狄青本來還覺得彌勒佛和藹可親,但見到這種情形,也不由心悸。

    郭遵聽到佛主出言,不驚反喜,心道若非彌勒佛,誰又有這種本事蠱惑眾生?他已肯定彌勒佛就在金佛之內,四下悄然望去,尋找出手的機會,見眾百姓中竟然也有幾個禁軍潛伏其中,原來眾人混入時已在身上做有暗記,旁人雖看不出,但郭遵當然能認出。那幾人雖臉色抹黑,郭遵看其面容,依稀認出那幾人叫做郭邈山、張海和王則,不由暗喜,心道這幾人在禁軍中都是極為機警,武功也不差,有他們幫手,成功的希望又增加了幾分。但郭遵並沒有把狄青算在其中,他帶狄青來,卻有其他的用意。

    陡然間臉上一涼,郭遵才發覺天已落雨,緊接著噼裡啪啦的雨滴落了下來,那雨來得很快,轉瞬便如同瓢潑一般。眾百姓站在雨中,任憑雨水澆注,無人稍動。巨蟒纏身的廣目天王霍然站起,喝道:「佛主禱祝,天賜聖水。」負傘的多聞天王也跟著起身叫道:「聖水無根,滌惡除塵!」

    四大天王一起端起面前的那碗水,齊聲道:「聖水無根,滌惡除塵!」他們將那碗水一飲而盡,眾百姓紛紛跟著喝下。郭邈山三人稍有猶豫,王則終將水喝下,郭邈山和張海卻趁人不備,將水潑在了地上。

    原來這三人是最早奉命潛伏在白壁嶺附近的,打聽到有百姓加入這裡,伺機混了進來。聚會的百姓足有千人,但控制百姓的人卻不算多,終於讓這三人混了進來。他們到了飛龍坳後,每人都取了一碗所謂的聖水放在面前,見那水也無異狀,不知何用,可也不敢詢問。郭邈山、張海為人謹慎,不敢喝水,王則卻想,這千餘人都喝了,總不至於是毒藥,所以還是喝了。

    雨中眾人滿是喧囂,郭邈山、張海本以為潑掉碗中的水無人留意,不想廣目天王陡然喝了聲,「你二人為何不喝?」廣目天王身軀暴脹,身上那條蟒蛇倏然盤旋起伏,人蛇均望向郭邈山的方向。

    郭、張二人暗自叫苦,不想廣目天王竟有如此犀利的眼神,增長天王一抬腳,已下了木台,緩緩向郭邈山的方向行來,喝道:「你是哪裡來的奸細?」增長天王話音未落,已伸手拔劍。只聽當啷聲響,四尺長的巨劍已被他握在手上,空中帶出炫目的亮色。他不再上前,伸劍一指道:「殺!」

    增長天王「殺」字出口,只聽到兩聲慘叫傳出,狄青見狀,突然背脊湧起一股寒意。原來郭、張二人沒事,但卻有兩個百姓突然抓住身邊的兩個人,一口咬在對方的喉管之上。被咬之人竭力掙扎,但終於越來越是力弱,再過片刻,已然不動。

    那兩人竟被人活生生地咬死!

    郭邈山、張海臉色巨變,見到周邊的百姓眼中都露出了野獸一樣的光芒,不由大駭。

    多聞天王悠然說道:「彌勒下生,新佛渡劫,殺人善業,立地成佛。殺一人為一住菩薩……殺十人為十住菩薩……」他尚未說完,飛龍坳已完全失控。在場的百姓都像發了瘋一樣相互撕咬,嘴角卻都帶著讓人心寒的笑意。

    狄青見有像夫妻的人互相掐著脖子,形同陌路,有像父女的人廝打掐咬,喋喋怪叫,有像兄弟的人反目成仇,拳打腳踢。本來還是幽幽的谷中,轉瞬已變成了人間地獄。他這才明白郭遵為何一定要除去彌勒佛,實在是這裡的血腥殘忍讓人髮指!

    郭邈山、張海已陷入了眾人的圍攻之中。郭遵心中暗驚,驀地想起一件往事,暗叫糟糕。

    原來北魏宣武帝之時,冀州有一人叫做法慶,自命「新佛」,創所謂的「大乘佛」,以李歸伯為十住菩薩。別的教派都講究渡人渡己,勸善救人,就是這個新佛講求殺人成佛,而且主張殺的人越多越好。這個大乘佛有一種迷失心性的藥物,可讓父子反目,夫妻成仇,後來法慶、李歸伯掀起了無邊的風浪,雖然終於被朝廷鎮壓,但不想到了今日,當年之事竟然重演!

    可這有造反之意的彌勒佛,讓手下信徒在飛龍坳自相殘殺又是為了哪般?

    郭遵不及多想,輕嘯一聲,整個人已憑空躍起,腳尖連點,竟踩著百姓的頭頂而過。他嘯聲才起,人已在空中,嘯聲未歇,人已衝到高台之上。

    眾人被他嘯聲所攝,有了片刻的安寧。四大天王聽到那嘯聲,都詫異莫名,不想飛龍坳中除了郭邈山等人,竟然還有高手潛伏其中。持國天王見郭遵沖來喝道:「何方妖孽?前來送死!」他一翻腕,砍刀已落在手裡,大喝聲中,向郭遵兜頭砍去。刀風夾雜雨水,劈頭蓋臉地砍去,聲勢驚人。他想要一刀將郭遵逼落到木台之下,百姓已被迷失心性,自會困住郭遵。

    郭遵冷哼聲中,不退反進,竟然擦著刀鋒穿過。利刃分落,斬下郭遵的一片衣襟,可他一伸手就已抓住持國天王的手腕,奪過他的砍刀,反手一肘,正中對方的胸膛。砰的一聲大響後,持國天王退後幾步,只覺得氣血翻湧,不由駭異。他身為彌勒佛座下的護法,四大天王之一,武功之高不言而喻,可郭遵遽然殺出,一招就奪下他的兵刃,還差點打得他口吐鮮血,這人武功之高,持國天王從未見過。

    郭遵也是心中微凜,他這一肘雖是倉促,但擊斃一頭牛都不是問題,本以為就算不能擊斃持國天王,也能打斷他幾根胸骨,不想持國天王體魄雄壯,這一肘只讓他退後幾步。郭遵應變極快,奪刀退敵,再上一步,單刀帶著水痕化作一道清朗的弧線,已向持國天王砍去。持國天王不敢接招,就地一滾,已下了木台。郭遵逼退持國天王,不再猶豫,凝勁在臂,厲喝一聲道:「妖孽受死!」這時候天空喀嚓一個閃電劈下來,劃破四野。郭遵手中單刀如閃電般飛出,正劈在彌勒佛的肚子之上!

    郭遵出招,虛虛實實,明取持國天王,卻留了十二分的力氣刺殺彌勒佛。這一刀擲出,直如霹靂,彌勒佛本是笨重,又如何能躲得過這驚天的一擊?

    砰的一聲巨響,金佛炸成碎片。郭遵一招得手,卻是暗驚,原來彌勒佛雖是中空,但其中竟沒有人影!彌勒佛主未在金佛之中藏身,那方才到底是誰在蠱惑人心?

    郭遵來不及多想,發現自己已深陷夾擊之中。郭遵殺出,增長天王尚在台下來不及救援,持國天王也被郭遵逼到台下,但彌勒佛身旁尚有廣目、多聞兩大天王。這二人見郭遵擊碎金佛,早就怒不可遏,一持鐵鐧,一挺寶傘,雙雙向郭遵攻來。

    郭遵驀地發現,原來這四大天王武功極高,比起索明、棍子二人不可同日而語。廣目天王雙鐧一攻一守,瞬間已遞出七招,封死了郭遵的左右上下,多聞天王大喝一聲,挺傘就刺。這二人聯手,威力無儔。

    郭遵只退了一步,就到丈許之外,避開了兩大天王的驚天一擊。他斜睨過去,見郭邈山等人早就陷入人海,狼狽不堪,狄青卻不見了蹤影,而增長、持國兩大天王手持利刃,已向台上靠來。

    是戰是退?郭遵腦海中才閃過這個念頭,廣目、多聞兩天王已再次攻到。郭遵再退一步,身軀微弓,已如獵豹待噬一般,伺機待發。

    殺不了彌勒佛,就殺了這兩個天王,為朝廷剷除禍害!郭遵想到這裡,已凝勁全身。他本是遇強更強的性子,這時候雖身陷包圍,卻沒有絲毫畏懼之意。

    兩大天王心中一凜,竟止住了攻勢。方才雖不過交手兩招,可這二人都知道郭遵這人武功奇高,知道此人蓄力一擊,定是威猛無儔。

    這時候天地間突然一暗,郭遵這才發現大雨滂沱,竟已澆滅了木台前最旺的那堆大火。大火陡熄,谷中陷入一片黑暗,郭遵眼前只殘留著對手的兩道影子,心中一動,悄無聲息地橫向移開三步。空中陡然風聲大作,隱有金刃剌風之聲,這時候天空一道霹靂,耀亮了四野。兩大天王都是經驗豐富之輩,見火焰陡熄,仗著熟悉地勢,只憑直覺,不約而同的都殺到了郭遵身前。可霹靂一起,二人才發現郭遵早就消失不見,不由錯愕萬分。

    這時候驀地傳來震天一聲喊——「妖孽受死!」廣目天王只察覺一道疾風已撲到身側,不由大喝一聲,雙鐧齊落,向那道疾風擊了過去。只聽砰的一聲大響,火星四射,廣目天王只見到一柄單刀落了下來,心中大驚,不待再次發招,就見到一拳頭迅疾變大,重重擊在他的臉上。廣目天王慘叫一聲,如斷線風箏般地飛出,落在地上時,扭曲了兩下,已沒有了動靜。

    原來郭遵一拳極為剛猛,有如鐵鎚一般,不但擊毀了廣目天王的面門,還擊斷了他的脖頸。郭遵一擊得手,順手取了對手的一根鐵鐧,迅疾後退。方才他撿起單刀、擲出單刀誘敵,趁廣目天王招式用老之際,一招斃敵。他作戰經驗極為豐富,知道敵眾我寡,只能伺機剪除彌勒佛的羽翼。

    廣目天王身死,多聞天王不驚反怒,呼喝聲中,已朝郭遵的方向衝來,他一抖長傘,連刺數下,均是刺在空處。多聞天王察覺不出對手動向,悲憤莫名,大聲喝道:「給我滾出來!」這時候天空又是一道霹靂,照亮了四野,多聞天王驀地發現,原來郭遵就在他身左數丈開外,大喝一聲,衝了過去。

    閃電過後,四野盡墨,伸手不見五指。郭遵見多聞天王衝來,橫閃幾步,他已看出多聞的長傘極盡奧妙,絕非只有長槍的那種功能,若是貿然接戰,並沒有勝出的把握。可郭遵才閃了兩步,突然感覺危機陡升,毫不猶豫地腳尖再點,已向一旁縱去。一道闊劍倏然而落,幾乎貼著郭遵的身軀劈下。若郭遵慢了一步,只怕就被這劍劈成兩半。郭遵暗自驚凜,知道增長天王已掩到了木台之上,劍風陡然大作,郭遵不明情況,也不接戰,再橫移一步。

    郭遵藉著天黑掩藏自己的行蹤,行動有如貍貓一般。不想再走一步,腳下卻是咯的一聲響,原來他已退到金佛碎片之旁。雖在狂風驟雨間,增長天王卻是聽得清楚,闊劍一擺,疾刺過來。郭遵急退,只想儘速退到台下,一路上咯咯作響,不想才退了兩步,陡然覺得一銳利之物刺到了腰間。郭遵大驚,身形急扭,只聽嗤的一聲響,一尖銳之物已刺入他的腹部。郭遵厲喝一聲,單鐧砸去,只聽到咯的一聲響,那物折斷,可一掌卻是迅疾打到,正中郭遵的胸口。

    這一掌力道極宏,郭遵借力倒退,徑直飛出了木台,跌落在地上,噴出一口鮮血。可心中更是駭然,不知道哪裡來了個這麼厲害的敵人?方才郭遵藉雷電之光,早就留意到身後只有金佛碎片,再無其他,哪裡想到竟有人鬼魅一樣的出現,還重創了他。

    郭遵滾落台下,一道霹靂擊下,只見到台上多了一人,臉上戴著面具,笑容可掬,就如小一號的彌勒佛般,郭遵驀地醒悟,原來傷他之人就是他遍尋不獲的彌勒佛主。他方才一刀雖擊破金佛,但此人多半藏身木台之下,竟忍而不出,在這關鍵時刻,才給郭遵致命的一擊。

    郭遵想明這點,卻聽身後再起疾風,一人飛撲而到,一刀劈來。郭遵回鐧一架,只聽到噹啷聲響,鐵鐧落地,原來持國天王已趁隙殺到。郭遵被一掌擊得骨頭差點散架,手臂乏力,竟然擋不住持國天王一擊,只見天地間一道道閃電劈下來,照得蒼穹時明時暗,再也掩藏不住身形,又斜睨到台上那三人已躍了下來,暗自叫苦,難道老子縱橫一世,今日就要立地成佛不成?

    持國天王刀勢如雷,滾滾殺到,郭遵手無寸鐵,只能連連倒退,驀地一人橫向殺出,竟然抱住了郭遵,桀桀怪笑不已。持國天王大喜,見那人是尋常百姓的裝束,想必是被迷失了心智,這才抱住了郭遵。郭遵重傷之下,竟然掙脫不得,持國天王毫不猶豫,一刀劈下,就算將那百姓劈成兩半,也毫不在意。

    持國天王單刀一落,陡然間心中一凜,本應無法掙脫百姓的郭遵竟霍然閃開,他才要追擊,不想那百姓卻是手腕一振,一道青光從袖口飛出,刺中了持國天王的胸口!

    持國天王大叫一聲,翻身栽倒,眼中滿是不信之意。方才他雖一刀劈下,但也防備郭遵狡猾,故作不能掙脫,再施辣手反擊,所以全部心神都放在郭遵身上,哪裡想到本是渾渾噩噩的百姓竟突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極為高明的劍法!

    事發突兀,彌勒佛主和增長、多聞兩天王都是來不及救援,三人縱落,已將郭遵和那百姓圍住。

    郭遵搖搖欲墜,還能笑得出來,「看來老子命不該絕,你竟然也混了進來。」持國天王一死,他已操起那柄砍刀,微覺沉重,心中一沉,知道方才耗力極鉅。那百姓道:「活不活得成,還得看你的運氣。」

    大雨滂沱,眾人渾身被澆得通透,可那百姓被雨一洗,有如長劍磨礪,更顯鋒芒。多聞天王突然訝聲道:「葉知秋?京城捕頭一葉知秋?」

    那百姓微微一笑道:「正是在下。」

    那百姓就是狄青在縣衙所見的年輕人,也就是京城名捕葉知秋,外號一葉知秋。葉知秋見多聞天王竟認識自己,雖臉上帶笑,可思緒飛轉,琢磨著眼前這幾人到底是誰。

    這次郭遵奉旨前來汾州,以招募禁軍為名,暗裡配合開封府的捕頭葉知秋剿滅聲勢漸大的彌勒教。葉知秋為人機警,武功高強,到了汾州後明察暗訪,終於得知彌勒教老巢所在,而且成功混了進來。郭遵能知道彌勒教的暗號,也是葉知秋的功勞。郭遵為怕打草驚蛇,並不逕直帶兵過來剿滅,而是決定擒賊擒王。葉知秋贊同郭遵的計劃,也喬裝成百姓到了谷中,伺機幫助郭遵。

    方才郭遵一擊失手,葉知秋也是大為詫異,不解原因。後來台上漆黑一片,葉知秋只好等在台下伺機救援,他知道郭遵武功高強,倒不虞郭遵是否能夠對付四大天王。可彌勒佛主驀然殺出,擊傷了郭遵,葉知秋也是救援不及。

    葉知秋在郭遵最危急的時候,終於及時趕到,而且和郭遵聯手,一出手就殺了持國天王。可眼下彌勒佛和增長、多聞兩大天王完好無損,郭遵看起來傷得不輕,他們以二敵三,要想安然闖出並非易事。

    郭遵明白葉知秋的心意,不想他分心,嘿然道:「我沒事,再殺幾人也不成問題。」他其實也是硬撐,方才挨了一刺一掌,只覺得連運勁都胸口大痛。

    大火雖熄,可霹靂一個接著一個,將四野照得亮如白晝。葉知秋暗道雷電交加若此的情狀一生少見,竟讓他和郭遵無可遁形,也算是天公不開眼了。這時候近千百姓已死了半數,郭遵、葉知秋雖駭然這種殘忍的情形,可也無暇顧及。

    彌勒佛主臉上總帶著那慈悲的笑容,可眼中透出的殺氣卻遮蓋不住,五人如同木雕泥塑,渾然不動,瘋狂的百姓似乎對彌勒佛主還殘留著尊敬,只在眾人之外撕咬。

    又是一道紫電劃破夜空,彌勒佛主突然大聲呼喝了一句,郭遵、葉知秋都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喝聲未歇,增長、多聞兩天王已向郭遵攻去。

    葉知秋沒有動,因為他發現彌勒佛主的雙眸如刀,已定在了他的身上。他只要稍動,只怕就要受到彌勒佛主最犀利的攻擊。這個蠱惑人心的叛逆,竟然武功奇高!

    郭遵已左支右絀,誰都能看出,他重傷之下,已支撐不了多久。增長天王劍光若雪,多聞天王大傘若冰,二人傾力之下,已凍結住郭遵。彌勒佛主雖未稍動,但勝券在握。彌勒佛主的用意很明確,殺了郭遵,再滅葉知秋!

    葉知秋感覺渾身上下有如水裡撈出來一樣,雨水順著額頭,流過眼瞼,再沿著下頜一點點地滴落,他眼睛不眨一下,但一顆心早就沉了下去,他發現自己沒有勝出的把握。

    郭遵驀地腳下一個踉蹌,增長天王闊劍霍然滑落,已在郭遵的手臂上劃了一劍,鮮血飛濺,轉瞬被雨水沖淡,郭遵厲喝一聲,反擊一刀,角度極為刁鑽。葉知秋心中微喜,知道郭遵這一刀,多少能扳回些劣勢,不想多聞天王長傘陡開,已架住了郭遵的一刀!

    郭遵一刀砍在傘上,只覺得一陷一彈,單刀之力已遭化解。多聞天王的大傘不知用何種材質構成,利刃竟然劃它不破。多聞天王架開單刀,霍然斷喝,長傘化槍,已向郭遵刺去!

    葉知秋終於出手,他腳尖一點,作勢要向郭遵的方向奔去。彌勒佛主嘿然一笑,就已到了葉知秋的身邊。葉知秋輕叱一聲,霍然轉身,手中青光一現,片刻之間,已連刺彌勒佛主三劍。他這招聲東擊西,就是為了誘騙對手前來,伺機重創對手。

    彌勒佛主竟似早就料到這招,倏然前來,遽然後退,身形飄忽有如鬼魅,葉知秋蓄意一攻竟然全都落在了空處。葉知秋微驚,卻已如離弦之箭,不能歇氣,長嘯一聲,手中青光曲曲折折地攻去,罩在彌勒佛主的四面八方。劍分雨滴,空中滿是寒芒。雷電怒閃,激盪天地殺氣。

    彌勒佛主一退再退,十招中尚能回擊兩三招。葉知秋心中急怒,知道已中了對手的圈套,他知道自己和彌勒佛主身手仿佛,但自己處於絕對不利的情況,對手只求纏住他即可,可他不到百來招以上,和彌勒佛主難分勝負。

    但郭遵已堅持不了多久!

    增長、多聞二人一招緊似一招,郭遵連連倒退,臉色蒼白,正想著如何破敵之際,驀然覺得腳下一緊,不由大驚。斜睨過去,才發現有條怪蟒纏住了他的腳踝,那怪蟒身軀一展,竟將郭遵團團困住。這蟒蛇動作無聲無息,郭遵事先竟然全無察覺。

    郭遵大驚,不想自己殺了廣目天王,他驅使的巨蟒竟然會為主復仇。那蟒蛇極為粗大,郭遵片刻之間,竟然掙它不脫!郭遵手腕一轉,單刀已砍中蟒蛇身軀,可那蟒蛇滑不留手,再加上郭遵手臂被纏,無法用出半成力道,單刀只在蟒蛇身上割出道血痕。蟒蛇困住郭遵,霍然向郭遵咬來,郭遵無奈,棄刀伸手,已扼住蟒蛇頭頸。他知道就算扼住了蟒蛇,也難抵擋兩大天王攻擊,可性命攸關,只能活一刻算一刻。

    增長、多聞大喜,不想竟有這意外之變,增長天王長笑一聲,才要上前,不想足踝也是一緊。增長大驚,低頭望過去,只以為還有蟒蛇纏身,不想一柄長劍從下向上刺入,整個灌入了他的體內。

    增長天王一聲驚天的吼叫,闊劍舉起,可手臂停在半空,人已仰天倒了下去。那劍刺得極為刁鑽,從增長天王肋下而入,徑直刺到他的心臟。增長天王再是彪悍,也架不住這致命的一擊。

    刺出長劍之人,正是狄青!

    狄青沒有死!

    原來百姓發狂,郭遵前往刺殺彌勒佛主,那戴鬼臉之人突然渾身顫抖,竟然悄悄溜走。狄青並不知道彌勒教對犯過者處置極為殘忍,那戴鬼臉之人見自己帶來的人竟然是個刺客,如何不驚?狄青省卻了苦戰,見到百姓瘋狂,也是心驚。但他混跡市井,早學會求生之能,靈機一動,徑直倒了下去。

    那些百姓均已喝了迷藥,神智不輕,只知道撕咬身邊站著的人,卻絕不留意腳下的動靜。狄青滾倒在地,雖是渾身泥濘,可卻半分事情也沒有。他人在外圍,只留心躲閃踩來的亂腳,撿了一把長劍,竭力向木台方向滾去。他還是想幫郭遵!

    狄青從未見過如此激烈的打鬥,雙方用招之奇,身法之快,下手之狠是他前所未見。和這些人一比,當初他和索明、棍子的打鬥簡直如孩童戲耍,狄青知道他幫不上什麼忙,但他怎能坐視不理?雖和郭遵相處時日不長,但是郭遵的爽朗、率直、機智和正直莫不讓狄青極為欽佩,狄青不想看郭遵孤軍奮戰。

    但狄青知道貿然參與進去,以他低微的武功,於事無補,所以他人在地上,裝作死了一般,手中長劍亦是沒入泥中,留意郭遵的動靜,尋找機會。

    驚變陡升,郭遵驀地被蟒蛇纏住,狄青一驚,見增長天王從他身邊而過,知再不能拖延,一咬牙,左手抓住對方的腳踝,長劍遽起,一劍從下向上刺去。增長天王那裡想到死人也會出手,雖有高明的武功,但變生肘腋,竟被狄青一劍刺死。

    狄青一劍得手,心中微喜,不等起身,郭遵已叫道:「小心!」狄青心中一凜,就地滾了過去,只覺得一股寒風擦臉而過,刺在地上。原來多聞天王見增長天王被殺,怒不可遏,他和廣目、增長、持國幾人情同手足,不想今日一戰,四大天王死了其三,多聞天王悲痛欲絕,只想先殺狄青,再除郭遵。他一傘刺去,見狄青身法遠遜,武功不高,更是堅定了先除去他的念頭。

    狄青只躲避了三招,已全身是汗,被多聞天王刺中三處,雖不是要害,可也受創不輕。這時候天空又是一聲霹靂,多聞天王一聲大喝,一傘刺來,狄青怪叫一聲,一個跟頭翻了出去。郭遵眼中突現驚駭之意,叫道:「小心!」狄青人在空中,不知道要小心什麼,可不等落地,就見多聞天王的傘尖遽然飛出道銀光,打到他的腦門之上,狄青只覺得天地間轟隆一聲響,然後再沒了知覺。

    郭遵已怒,前所未有的憤怒!他只見到多聞天王的長傘射出銀針,狄青猝不及防,被那銀針刺中,銀針力道剛猛,竟整支沒了進去。

    狄青死了?狄青本不必死!郭遵陡然間暴喝一聲,竟然壓住了天邊沉雷滾滾。

    多聞天王一招得手,認為狄青必死。他憂憤稍解,本想轉而對付郭遵,甚至有些後悔在這不入流的狄青身上浪費時間,可他聽到郭遵這一聲吼,不由大驚,扭頭望過去,一顆心怦怦大跳。

    郭遵一聲暴喝後,身軀暴脹,那巨蟒本纏郭遵纏得甚緊,竟也抗不住郭遵的大力,稍微鬆動。郭遵足尖一點,砍刀霍然飛起,他伸手操住。在星逝電閃間,手腕一轉,已砍下巨蟒的腦袋!

    蟒頭飛起,鮮血噴湧,灑了郭遵一頭一臉,郭遵眼角、鼻端、耳邊均有了血跡,那是他用力崩開巨蟒,五臟受傷的緣故。可郭遵不理傷勢,只是望著多聞天王,一字字道:「我若不殺你,誓不為人!」

    多聞天王已膽寒,他一生中從未有過如此畏懼的時候。雖知道郭遵傷勢極重,雖看到巨蟒的身軀還纏在郭遵身上,雖知道傾力一戰,他說不定能殺了郭遵,可多聞天王竟已不敢上前。多聞天王甚至已不敢去看郭遵的雙眸。那雙眼滿是絕望、內疚、憤怒和狂野,這樣的一雙眼眸,已讓多聞天王失去再戰的勇氣。

    郭遵拖著蟒蛇的屍身上前,一步、兩步、三步……他走得極慢,可是走得極為堅定,他渾身濕透,血跡順著臉頰一滴滴地滑落,有如悲憤的淚水。

    這時候天空又是一道閃電劃過,郭遵就那麼走過來,有如地獄來的殺神,不殺多聞不回地府。多聞天王一陣心悸,突然一聲大叫,扭頭就走,晃了幾晃,已沒入黑暗之中。

    彌勒佛主見狀,虛晃一招,也沒入了黑暗之中。葉知秋再想追時,見郭遵晃了兩晃,已倒了下去,顧不得再追彌勒佛主,飛身到了郭遵面前,叫道:「郭大人,你怎麼了?」

    郭遵方才掙脫蟒蛇的束縛,五臟俱傷,完全是靠著一股意志這才堅持下來,見敵人已去,一口氣提不上來,昏迷了過去。可他畢竟心中悲憤,昏迷片刻就已甦醒過來,這時候飛龍坳中已如人間地獄,近千百姓已沒有幾個留下。郭遵掙扎站起,踉蹌走到狄青面前,望見狄青一動不動,雨水夾雜著枯葉落在郭遵臉上,郭遵已淚流滿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