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羅地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三架直升機穿梭地在叢林上作「X」形的低飛,從飛機上灑下發光的粉未,蓋天覆地落下到積克竄走的路線上。

    羅拔驕傲地道:「只要他身上沾上了一克的光粉,即管他逃到天腳底,我們的感光儀器也可以把他挖出來。」

    凌渡宇臉無表情地道:「誰把他找來,差一點害死楚媛。」他側頭望向給他摟在懷裡的卓楚媛,後者垂下頭,似乎不想給人看到她的表情。

    金統聳肩道:「我早先也不知這混蛋怎會帶大隊人馬趕來。」

    羅拔抗議道:「老金!客氣點,我做錯了甚麼事?事實勝於雄辯,卓主任不是好好地在這裡,今次我們除了組成一個五百我名州警察的大規模搜索外,還調來一隊五十人的精銳特警部隊,就算積克是狼人或殭屍,也保證逃不出我們的五指山。」

    凌渡宇冷笑道:「你是不會明白的,積克擁有的力量只發揮了很小的部分,假若你迫得他太厲害,恐怕適得基反。」

    羅拔眼中掠過憤怒的光芒,沉聲道:「不要教訓我,希望你不會忘記,在我們執法眼中,他只是兇殘的強姦犯和殺人犯,他一定要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金統插口道:「把人繩之於法,是這裡每個人的願望,你不要把問題弄得複雜了。」

    羅拔冷哼一聲,道:「這樣最好!」忿然走了開去。

    金統向凌渡宇道:「我們低估了這傢伙,今早他故意說那番話,使我們以為聯邦調查局不再追查這件事,原來他已成立了一個緊急中心,利用楚媛的耳墜追蹤器,二十四小時不停監察我們,釣積克這條大魚。剛才又不聽我的勸阻,強行派人登山。這件事我一定會正式提出抗議。」

    凌渡宇淡淡道:「這有作用嗎?來!找個地方喝杯咖啡,總勝於在此吹風吧!」

    卓楚媛輕聲道:「不!我們在此看看事情的發展。」

    凌渡宇柔聲道:「我明白你的感受,雖然我們對積克的獸性深惡痛絕,卻又不由自主地被他智者的一面吸引,而且他可能是使了解宇宙的一條珍貴鑰匙;但目前我們已無能力去做任何事,亦不宜參與。」

    金統道:「你認為他真的能逃脫嗎?」

    凌渡宇沉吟了一會,道:「我真的不知道,不過我感到積克的力量在不斷增強中,例如他被阿方索‘殺死’後,經過了四十多年,才再次復生成人,但今次直升機爆炸後,只三個多星期,他便完好無恙的出現。剛才我躲在暗處,立時給他發現,證明他的力量更強大了。

    他愈來愈熟習怎樣去運用他‘人’的身體。」

    金統嘆了一口氣道:「站在人的立場,我卻只能希望羅拔這混蛋能成功。」

    三人望向遠方的樹林,不斷有照明彈射上半空,把黑夜變成了白晝,狗的吠聲、人聲、直升機,從東南方不斷傳來。搜索在如火如荼中進行。

    搜索的工作十分艱巨和細緻,對山區內的礦井、鋸木廠、彀倉和棄置的空房屋,都進行了無孔不入的搜查;對每一寸地方,包括池塘、小河、溪流進行拖網打撈。

    近六百名人員分成了三十多小隊,配備了噴火器、警犬、獵槍、紅外光夜視鏡,四面八方地把積克可能所在處包圍起來,再逐漸收窄。

    羅拔坐在直升機上,指揮著地面的部隊。

    他旁邊的特種追蹤技術員戴上了特別的視光鏡,找尋應該已染上了感光粉的積克。那種感光粉染上後,便難以洗掉。

    追蹤員道:「我還未曾發現他!是否他沒有沾上粉未。」

    羅拔喝道:「這是不可能的,繼續下去。」

    傳訊機響起地面部隊指揮的聲音道:「總部注意,我們這裡出現了麻煩,有兩個小隊的警犬都不聽指揮,亂竄亂叫。」

    羅拔興奮地道:「傑弗遜!你留心聽我說,積克在那兩隊人的附近,他正在影響著那些狗,現在先使人把狗帶走,集中人力向那校園搜查。記闐!那混蛋手腳很快。」

    傑弗遜應命而行。

    搜索的行動立時緊張起來。

    網正在不斷收緊,眼看魚兒逃不出去。

    羅拔身旁的追蹤員叫了起來:「我看見他了,正在C區的疏林間奔走,向西北偏北處逃去,天!他走得真快。」

    羅拔搶過通訊器呼喚道:「二號和三號直升機注意,點子被迫了出來,立即出動。我們負責監視,你們照計劃出擊。記著!不要用槍砲。」

    最關鍵的時刻終於來臨。

    三架直升機品字形向目標低飛過去。

    羅拔戴上了特製的感光望遠鏡,俯視直升機下前方伸延無盡的山區。

    一點明亮的螢光綠色在疏林間迅快地移動。

    羅拔發出命令道:「現在!」

    後面的兩架直升機超前而行,向目標俯衝下去。

    其中一架直升機超前向下,來到了目標的上空,一道白光人底部激射向在疏林間奔馳的積克處。

    「噼啪!」強烈的巨響刺進人的耳內。

    白光爆炸開來,發出一道眩人眼目的耀目光芒,把積克照得纖毫畢露。

    在強光裡,積克一點影響也沒有,奔速不減反增,向左邊的密林逃去。

    羅拔驚呼道:「三號出擊。媽的!他為什麼完全不受‘驚魂彈’影響?」

    驚魂彈發出的強光和巨響,可以使人剎那間完全失去了視聽的功能,專門對付恐怖分子,豈知在積克身上完全失去了效用。

    另一架直升機向積克俯衝下去。

    一下子,它飛臨積克頭上,旋翼捲起的強風把樹木打得狂搖亂舞,積克似乎受到影響,速度大幅減緩下來。

    一件物體從直升機跌下,張開,原來竟是一塊以鋼索織成的方圓達十多碼的大網,迎頭罩向積克。

    眼看要把積克罩著,積克忽地兩三倍地加強了速度,箭矢般閃出了網底。

    網子罩在空地上的樹叢。

    積克逃進了密林區內,消失不見。

    羅拔氣得罵了起來,向地面部隊發出命令道:「傑弗遜!現在看你們的了。」萬無一失的計劃,全部破產。他計劃了先以驚魂彈震懾積克的神智,再以網子把罩著,豈能不手到擒來,那知積克不但不受影響,還在速度上愚弄了他們,使罩網落空。

    傑弗遜回答道:「放心吧!整個範圍都在我們包圍下,他一定逃不了。」

    羅拔道:「記著!假設對方反抗,格殺勿論。」

    整個山區被圍困起來,州警以軍刀把阻礙視線的樹木劈下,嚴陣以待。

    包圍網迅速完成,五十人的特種部隊,十人一組,分作五隊,進林內搜索積克的行蹤。

    其中一隊由一叫區倫的指揮官率領,他們配備紅外光夜視鏡,在密林中迅快地推進。只半個小時,來到了包圍網的中心地帶。

    其中一名隊員忽地驚呼了聲,道:「四十五號!怎麼不見了四十五號?」

    區倫臨危不亂,道:「往回頭搜!」

    九個人步步為營,循舊路走回去。才走了幾步,先行的兩名隊員忽地緊抱著頭,蹲了下來。

    區倫剛要搶前,頭腦一陣暈眩,天旋地轉,一股冰冷的寒流,通過他每一條神經,在暈倒前,依稀有個黑影向他走過來,然後是喉嚨劇痛,和自己喉骨碎裂的聲音。

    羅拔直升機的傳訊器響起道:「總部!我們發生了慘事……一隊特種部隊,十個人全部被殺害。」

    羅拔呆了一呆,一時間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傑弗遜的聲音再次響起,有點興奮的道:「有新的進展,第五隊看到目標走進了一間廢棄的石屋內,現在已把屋子包圍起來,等待進一步指示。」

    羅拔驚喜交集,叫道:「不要亂動!我親自下來。」

    廢棄了的白石屋孤零零地獨立在一個山谷內,三百多名武裝警員把四周圍個水洩不通。

    羅拔從直升機走出,來到臨時指揮部。

    傑弗遜報告道:「三分鐘前有人見到他在窗前現身,現在等你的決定。」

    羅拔沉思片晌,毅然道:「立即行動,由牲口部隊主攻。記著,要他們盡量用噴火器,最好能燒到一個細胞也不剩下來。」

    傑弗遜有點猶豫地道:「但疑犯是沒有武器的,要不要用鉤索把他生擒。」

    羅拔沉聲道:「照我命令去做,我有上頭的特別授權,一切責任由我承擔。」

    傑弗遜道:「要不要先行警告。」

    羅拔怒吼道:「我知道怎麼做,已經有十個我們的人給他殘害了,吩咐部隊準備。」命令發下去。

    四十名特種部隊從四面八方向石屋匍伏速行。來到石屋前十多碼的地方,一齊停了下來。

    石屋內一點動靜也沒有。

    特種部隊行動了。

    他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破開了前門和後門,破開了每一個窗戶,閃電般七個人衝進了屋內。

    沒有一下槍聲,隊員不斷衝進去。

    傳訊機響,特種部隊指揮的聲音道:「報告總部,找到疑犯了,看來他已死去。」

    羅拔的心直往下沉,以致傑弗遜向他請示也聽不到。

    特種部隊的消息繼續傳來道:「看不到他的身體有任何傷痕,就像熟睡了一樣;但他的脈博和心臟跳動停止,眼球也不對光生出反應……」

    羅拔感到全身冰冷起來,他知道已錯過了活擒積克的最佳機會。

    特種部隊指揮在傳聲器「咦!」一聲叫道:「奇怪!為什麼他右手尾指處少了一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