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魔蹤再現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長長的餐桌,凌渡宇、卓楚媛、愛德華、佐冶和他的兩個兒子、佐治的妹子美芙,默默地吃晚餐。

    佐治的妻子海倫辛勤地為眾人添食物。

    卓楚媛推辭道:「夠了!我吃不下了,謝謝你。」

    海倫笑道:「你的身材這樣苗條,吃多一點也不怕。」

    卓楚媛道:「你煮的東西真的美妙極了,可是我習慣了晚餐只吃一小點。」其實她的壞心情,使她完全失去了胃口。

    佐治諒解地道:「來!放過她吧,給我添一點。」

    佐治的妹子站起身來,道:「各位!請隨便,我完成了我的那一份。」離席走上了樓上。

    卓楚媛向佐治笑道:「你的妹子真漂亮。」

    佐治聳聳肩,笑了起來。

    海倫坐進位子道:「青春是一種沒法阻擋的力量。我真希望能變成她。」

    眾人笑了起來,氣氛輕鬆了點。

    愛德華望向凌渡宇道:「你信不信阿方索的話?」

    凌渡宇反問道:「你呢?」

    愛德華嘆了一口氣道:「假設一九六六年那個案件並不惡獸所為,我一定一個字也不相信阿方索;但現在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佐治插口道:「我希望今早蝴蝶谷之行只是一個夢,一個惡夢。」

    海倫道:「現在早放工了,不要再談公事好嗎?」

    卓楚媛笑道:「我贊成海倫的話。」轉向凌渡宇道:「記著我們是來度假的,我要你晚飯後陪我去散步,這處真是美麗!」

    凌渡宇正要說話人,左治的妹子美芙花枝招展地跑了出來,笑道:「各位,祝你們有個美好的晚上。」急步往大門走去。

    佐治叫道:「今晚早點回來!」

    美芙頭也不回就道:「是了!暴君。」

    眾人搖頭失笑。

    佐治問海倫道:「妮子到那裡去?」

    海倫聳聳肩道:「這個年紀的少女,天知道她們要幹甚麼?」

    佐治的九歲大兒子輕聲道:「我知道她到那裡去,今天我們在遊樂場回來時,車子忽然壞了,有位哥哥走來邦我們弄好了車子,還約了美芙姑姐。」

    佐治隨口這:「那小子英俊不?」

    小兒子爭著插口道:「很英俊┅┅」用手比了比,道:「長得很高很高,不過看人的眼睛很奇怪,他望著姑姐時,眼睛會放光,望向我們時,卻像看不到我們。」

    凌渡宇忽地停了下來,臉色變得很難看。

    愛德華也是全身一震,停下了刀叉。

    卓楚媛道:「不會這麼巧吧?」

    佐治從懷中取出積克的畫像,向著兩個兒子道:「是不是他?」

    兩個小孩同時叫了起來,道:「是他!正是他!」

    海倫叫道:「究竟是什麼事?」

    面色蒼白的佐治道:「那人約了美芙在什麼地方?」

    大兒子道:「好像是,好像是┅┅」

    二兒子道:「是鎮內的‘麗花戲院’。」

    他們的吉普車以驚人的高速,把平時需要一個小時多的路程,縮為半小時,到達麗花戲院。

    值日的警官和鎮內的全部警員,比他們早了十分鐘到場,見他們到來,焦急地迎上道:

    「佐治,有人見到你妹子的車來到戲院旁的橫街,接載了個高大的青年,往鎮南的方向駛去了。」

    愛德華問道:「有沒有給目擊者看圖認人。」

    值日警官道:「有!但他們看不清楚那青年的面目,他突然從暗處裡走出來,之前從沒有人見過他。」

    佐治面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卓楚媛冷靜地道:「我們立即組織能力可及的搜查網,動用所有力量,去找尋他們。」

    凌渡宇搖頭道:「這是沒有用的,以往的紀錄證明了這一點。」

    佐治失去了鎮定,尖叫道:「難道什麼也不干嗎?她是我唯一的妹子呀!」

    眾人也以不以為然的眼光望著凌渡宇。

    卓楚媛最清楚凌渡宇,問道:「你想到什麼?」

    凌渡宇眼神射出堅定的神色,向愛德華道:「你可否立即召來直升機?」

    愛德華和卓楚媛露出恍然的神情,立即命人去辦。

    凌渡宇望向佐治,一把抓著他的肩頭,正容地道:「積克來到這裡,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個可能性是他追蹤我們到這裡來,這個可能性極微;而且假設是那樣,他的目標將是或我,而不是美芙,那只會打草驚蛇。」

    「第二個可能性是他到這裡來另有目的地,而他現在正帶美芙到那裡去,只有在那個環境下他才能獲得最大的滿足┅┅」

    佐治道:「我明白了,你說那惡魔帶美芙到蝴蝶谷去?」

    凌渡宇點頭道:「這好比一場賭博,我們勝了,可能連本帶利也贏回來。」跟著向愛德華道:「我們雙管齊下,一方面你派人進行大搜索,我們則往蝴蝶谷恭迎積克的大駕光臨。」

    兩架直升機沿著高山飛行,他們特地繞了一個大圈,從由坐牛鎮上山入谷的相反方向飛往蝴蝶谷,以免引起積克的警覺。

    凌渡宇向愛德華道:「我有一個重要的提議,假設你們不接受,今次行動將注定失敗。」

    眾人一齊動容。

    愛德華點頭道:「凌先生請說吧!我一定會尊重你的意見。」

    凌渡宇道:「待會只是我一個人進谷內,你們要在最少兩三里外的地方等候。」

    卓楚媛叫道:「這怎麼可以,那太危險了。」

    佐治也提議道:「不!我一定要親自去。」

    反而是愛德華最冷靜,沉聲問道:「你有什麼理由要這樣冒險?」

    佐治完全失去了冷靜,叫道:「因為他要做大英雄!」

    愛德華制止了佐治,望向凌渡宇。

    凌渡宇一點也沒有動氣,冷然道:「還記得阿方索的故事嗎?即管在一段遙遠的距離,積克仍是擁有類似心靈傳感的力量,這種力量甚至可以可以控制人的神經。這解釋了為何至今不能摸著他影兒的原因,他也是用同一的力量,偵知進入大廈的電子鎖密碼,令附近的人進入沉睡的狀態,甚至美芙今天車子突然壞了,也是他在作崇。」

    眾人臉色蒼白,假設積克有這種驚人的超感官,加上又是不能殺死的異物,人們還有什麼方法對付他?

    凌渡宇續道:「不過他這種力量,顯然有距離上的限制,所以特瑪祖才命阿方索遠走他方,覷準他力量最薄弱時才再回來。所以假設你們能避到遠處,積克便不能覺察到蝴蝶谷內正有羅網張開著,等他投進去。」

    愛德華道:「那你呢?他一親友可以知道你在那裡。」

    凌渡宇謙虛一笑,道:「正如阿方索說,我是一個擁有精神異力的人,可以避開他的心靈探察,好了!這是唯一的方法,時間無多,你一定要即下決定。」

    愛德華沉吟片刻,遞過一個小盒子道:「好!就這樣決定。」指著盒子上的按鈕,道:

    「這個是通訊器,你一見積克,請立即按鈕,我們會全速趕來。」

    卓楚媛憂心地道:「渡宇!」

    凌渡宇摟著她,柔聲道:「你知道的,這是唯一的法子。」

    看著直升機遠去,凌渡宇收攝心神,穿過谷地,往阿方索的茅寮走去。

    明月高掛天上。月色下,樹影重重,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凌渡宇把呼吸調節到漫長細的狀況,整個精氣神收斂在肚臍丹田的氣海位置。一般沒有精神修養的人,精氣散漫無制,所謂氣渙神馳,所以極易疲倦,但是象凌渡宇這類自幼苦行的人,精氣凝聚,渾然不散。這也是他有把握積克心靈搜索的原因。

    阿方索的茅舍出現在小路盡端,木門緊閉。

    凌渡宇心中忽地泛起不詳的感覺,連忙加快腳步。

    他推開了門,警覺地看進去。

    在窗戶透入的月色下,一個黑影站在屋內的正中處,姿勢非常奇怪。

    凌渡宇嘆了一口氣,他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阿方索懸樑自殺。

    他在積克回來找他報復前,早一步了結自己的生命。這六十年來,他一直生活在恐懼裡,現在一切均隨著死亡而終結。至於死後的情景,那是沒法子知的事了。

    他來到阿方索飄飄的屍身前,正想把屍體解下來,另一個念頭升起,使他停止了這行動。

    他的眼睛四周梭巡,屋內佈置簡陋,在一邊的泥牆上,掛了刀斧一類的東西,還有一把大弓和一筒箭,是阿方索打獵時的東西,屋內一個角落放了一個滿布倒鉤的獸網。

    凌渡宇心中一動,把大弓取了下來,拉了拉弓弦,讚嘆一聲,這確是把強有力的硬弓。

    在同一時間內,另一個黑影橫抱著一個少女,步進谷內,他的速度非常迅快,抱著一個人,一點也不顯得吃力。

    他非常熟悉地形,不一會,來到阿方索的小茅寮前。

    緩緩放下了懷中的少女,一步一步向小屋前進。在門前停了下來,他像陰魂般靜靜地立著,忽然仰天發出一聲嗥叫,山鳴谷應。

    「阿方索!阿方索!我知道你在裡面,我知道!你進步了很多,直到來到了這處,我才感覺到你的存在,感覺到你生命的磁場。」他的聲音和他的嗥叫是完全兩回事,非常溫婉平和,甚至可以說是很動聽。

    屋內一點反應也沒有。

    積克長笑起來,充滿蒼涼悲壯的味兒,道:「你以為可以殺死我嗎?不!那是沒有可能的。你們還沒有殺死我的方法,只要我還有一個細胞存在,我便能復活過來。阿方索!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他直衝進屋內,猛然收住勢子,站在阿方索的屍身前。

    看到阿方索懸在屋心的屍身,他明顯呆了一呆。異變已起。

    一支利箭從阿方索的胯下「曳!」一聲勁射出來,直穿進他的心臟去,箭矢的強力把他整個人帶得倒跌向後,剛好撞開的門子反拍回來,他一跌後,長箭恰好把他釘在門板上。

    惡獸發出撕心裂肺的狂叫,一用力,連人帶門一齊倒飛屋外。

    他和門板一齊倒在屋前的小路處,利箭的力度非常強大,深深插進了門木裡,一時間掙脫不開來。

    凌渡宇撲了出來,手一揚,一張大網當頭罩下,把惡獸連人帶門,裹個正著。

    積克這時才從門板掙出身子來。

    凌渡宇把網繩一拖,又把他拖跌,網內滿是掛鉤,不一會他已變成一個血人。他愈掙扎,網子便愈是收緊,數十個倒鉤陷進他肌肉裡,不一會他已難以動彈。

    直升機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凌渡宇說得不錯,他們今次是連本帶利賺回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