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亡命中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繁忙的街道擠滿了行人,其中一半是興高采烈的遊客和穿著軍服的以色列士兵,但凌渡宇的感覺卻像孤身一人在沙漠裡走著。

    追失了那女子。

    他的失落並非來自追失了人的挫敗感,而是因那女子已取得她想要的,可能就此便會失去蹤影,那本記事冊還是其次,因為複製本已在夏能那裡,但想到或者以後再見不著她,心中竟然禁不住湧起強烈的失落感。

    這個自我分析,連他也大吃一驚,在他的經歷裡,不斷遇到各類型的美女,但這神女子的風格,絕對是獨一無二的。

    表面看去,凌渡宇是個入世的禪者,一個超脫於物欲名利的理想追求者,但旁人卻很容易忽略了他對生命和做為「人」的經驗的熱愛,正是這種熱戀,便他追求更高的精神層次和理想,也是這種傾向,使他加入了「抗暴聯盟」,矢志建立世界大同的烏托邦,烏托邦在希臘文原忘為「那兒也沒有的地方」,他的夢想,便是要促使這個「那兒也沒有的地方」,成為覆蓋全球的樂土,換個角度來說,他也是個對「美」的追求者,再見那神女子並不是要征服她、佔有她、享受她,而是一種對「美」的追求和渴想。

    「先生!」

    凌渡宇從沉思中驚醒過來,發覺自己不自覺地避過了人潮,步進一條僻靜骯髒的橫街,一個年紀在五十間、瘦削而長著一張馬臉,似乎有點外國血統的阿拉伯人,站在他眼前,攔著他的去路。

    「先生!才十六歲的巴勒斯坦之花,說英語,有大麻煙供應,可以滿足你任何需求,保證滿意。」跟著醜惡地眨眨左眼,淫笑道:「她是大乳房的。」還在胸前比了比,做了個令人作嘔的把捏手勢。

    原來是個拉皮條的。

    一群小孩從橫巷另一端跑過來,帶頭一個騎著單車,其他小孩鬧哄哄地追在後面,凌渡宇退往一旁,讓這隊大軍湧過,小孩們純潔的臉龐,尤顯得將十六歲女孩推出來賣淫,使人切齒痛恨。

    拉皮條的男人繼續賣弄地道:「假若你喜歡女學生,也可以弄個來給你。」

    凌渡宇心中掠過不妥當的感覺,這拉皮條的男人聲音愈說愈大,而在一般情形下,這類交易都應在鬼鬼祟祟的形式下進行。

    他心念電轉,霍地轉身。

    赫然入目是烏黑的槍嘴,一名穿著西裝的大漢正從後欺過來,手槍揚起。

    凌渡宇雙手舉起,大漢眼光自然地望向他高舉的雙手。

    就在那大漢以為控制了大局時,凌渡宇雙肩絲毫不見聳動下,右腳筆直向大漢握槍的手閃電踢去。

    轉身、舉手、踢腳,叁個動作沒有半分間隙,在彈指間完成。

    「呀!」

    手槍應腳脫手而去。

    凌渡宇同時一矮身,踢高的腳在仍離地的情況下,藉左腳為軸心,腰勁猛運,旋風般一百八十度揮動,將後面那馬臉男子剛掏出來的手槍掃跌,同時右拳重重捶在馬臉男子的小骯下,痛得對方蝦公般彎下身去,臉容扭曲得像變了形狀,再不成其馬臉。

    凌渡宇沒有停下來,弓身急退,撞入後面大漢的懷裡。

    那大漢手腕的劇痛還未消除,整個人已給提離地上,越過凌渡宇頭頂,向前飛摔出去。

    橫巷兩端同時響起急遽的腳步聲。

    一邊是四名穿西服的大漢,另一端正是剛才在猶太廟遇到的幾名偽裝猶太教士。

    他放棄了撿起地上的槍的念頭,雙腳一彈,兩手攀著身旁一堵矮牆的頂部,手用力一撐,靈巧地跨過矮牆,躍了進去。

    牆後是一所住屋的後園,掛滿了晾曬的衣物,幸好沒有人。

    牆後響起急遽的腳步聲,但卻不聞任何叫囂,顯示出對方是訓練有素的好手。

    凌渡宇腳一觸地,立時前撲,一直竄到另一方的牆,依樣葫蘆,往外躍去。

    牆後是另一毗鄰房舍的後園,幾位猶太婦女,圍坐一起,織造地毯。

    她們幾乎是同時尖叫起來,像防空的警報。

    凌渡宇有風度地舉手敬禮,以示抱歉,腳下卻不問著,這次他不取越牆而去之道,不客氣地逕自從後門穿房入舍。

    一個猶太人正獨據一桌,享受著他的午餐,桌上放了一盤麵包,還有豌豆和辣椒,調味汁發出的香料味兒,瀰漫屋裡,見到這強闖者,大驚之下,連口中嚼碎了一半的麵包也噴出來,在他未來得及喝罵時,凌渡宇推開前門,旋風般搶了出去。

    門外是另一條橫巷。

    一陣小孩的歡笑聲傳進耳內。

    那群小孩追著騎單車的小孩,從右方由遠而近。

    凌渡宇心中一動,迎了上去,雙手伸出,便將自行車按停。那騎單車的小孩向他俯跌過來,他趁勢一把將小孩抱起,放在地上,另一隻手掏出一疊足有數百元的美鈔,塞在小孩手裡,叫道:「這足夠買下你的單車了。」

    那小孩眼睛立時發亮,以與他年紀絕不相稱的純熟手法,將錢塞進褲袋裡。

    凌渡宇騎上單車,因為座位太低,半蹲半立地猛踏單車,箭矢般衝前,來到兩巷交叉處,另一端數名大漢追至,凌渡宇見勢不對,一腳踏地,整輛單車提起一百八十度旋轉,猛力一跺,往回衝去,那群小孩可能怕他反悔,早逃得無影無蹤。

    這次暢通無阻,凌渡宇冷靜地計算著位置和角度,在大街小巷穿來插去,直至估量已遠離剛才受襲的地方,才在一個街角棄下單車,步進人來人往的大街去。

    凌渡宇心想日下當務之急,是和夏能聯絡,借助他的力量抓這些人,同時,也可以取些防身武器,重新擁有自衛的能力。

    街旁一個電話亭映入眼。

    凌渡宇大喜過望,來到電話亭前,一個男子背著他在打電話。

    凌渡字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全神留意著街上駛過的每一輛車,每一個人,這批人處心積慮來暗算他,一定不會就此罷休。而且他們行動時迅捷而有組織,顯示出可怕的實力,只要一個不小心,落入他們手裡,將難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男子在電話亭裡說個不休,一點沒有停下的意思。

    凌渡宇不耐煩起來,輕敲著電話亭的玻璃門,示意有急事需用電話。

    男子終於放下電話,推門而出。

    凌渡宇側身閃進,正要拿起電話,心中忽地閃過危險的感覺。

    但一切已太遲了。

    一件硬幫幫的東西斜斜向上,緊緊頂在他的脊椎處,凌渡宇心中一寒,這個角度恰好可以將他大半條脊椎轟碎,假設讓那發生,今生休想再移動半個指頭,只是這點,已可推知對方是經驗老到的職業槍手,使他識相地不敢妄動。

    罷才裝作打電話的男子以冷硬的聲音道:「不要動!凌渡宇先生。」

    這時四面八方都有大漢迫來,手插袋裡,暗示著武裝的力量。

    在快要嬴得這一局時,一下子全輸出去。

    凌渡宇雖是心中憤恨,也不由不佩服對方陷阱的巧妙。

    背後的男子嚴厲地命令道:「慢慢退出來!」

    槍嘴頂著他往街上走去,前後四方均有虎視眈眈的大漢,但最要命還是背後的槍。

    在拐角處,一輛大房車停在那裡,後廂的門打了開來,凌渡宇走到車門前,正想說話,後面一股大力撞來,使他猝不及防下僕進後廂裡。

    「轟!」

    後腦著了重重一下,天旋地轉下,凌渡宇昏了過去。

    意識倒流回凌渡宇的神經裡,腦後的痛楚同時脈動,但大腦已能重新開始正常的活動。他慣例地不睜開眼睛,保持著原先昏迷的外象。

    幾個微弱的呼吸聲在他身旁響起,他靜神默察,斷定附近最少有八個人,他們的呼吸均勻穩定,顯示出冷靜和自制。同時間機器開動的聲音在耳膜裡激湯,身體也受著車輛開行時的顛簸震動。

    他估計自己應是在一輛貨櫃車的貨櫃內,只不知目的地是那裡?

    他並不是躺著,而是坐在一張冰冷的鐵椅裡,手足都給緊緊地用近乎塑膠手銬一類的東西和椅子縛在一起,一點鬆動的餘地也沒有。

    他唯一可做的事是繼續裝作昏迷。

    身旁這些人非常沉默,除了呼吸外,再沒有其他聲息,連移動的動作也沒有。沉靜得異乎尋常,不合情理。

    驀地左邊響起聲音,按著凌渡宇左臂蚊咬般刺痛,一管針插進他肌肉裡,藥物一支箭般激射進體內。

    一股麻痺感由注射的地方隨著神經往身體其他部分蔓延,時間剎那間陷於近乎停頓的狀態,他雖仍在呼吸,但一呼一吸像世紀般的漫長。

    所有聲音,包括自己呼吸的響聲,退往遙不可及的遠處。

    凌渡宇心中恍然,對方注射進自己身體的藥物,是一種能將神經的敏銳性減低的鎮定劑,看來對方會是用催眠術二類的方法來對付自己,因為鎮定劑可以減弱一個人對現實的「執著」,有助於催眠的進行。

    他不驚反喜,出生後在西藏的十五年,他接受了最嚴格無上苦行瑜伽的磨練,其中一項是對抗各式各樣的毒藥,包括兩百叁十七種蛇毒,故此養成了對大部分藥物和毒物的抗體。

    凌渡宇集中精神,就像要在意識大海的至深處,往水面上升上去,這類藥物,通常最劇烈是剛侵進神經內的剎那。

    一道柔和的燈光射在他臉上。

    「叮!叮!叮……」

    金屬碰撞的清響,一下一下地在他耳旁響起,如夢似幻。

    凌渡宇的正常意識逐漸回復,他成功地以精神意志,將藥物的作用壓下去,表面上則模擬著藥物的反應,緩緩張開雙目,露出昏沉的神色。

    扁線驀地轉強,換了一般人的正常反應,一定在不堪刺激下閉上雙目,但凌渡宇這瑜伽高手裡的高手,對全身的隨意肌和不隨意肌,都能控制自如,在有必要時,甚至能使心臟暫停跳動,造成假死的現象。

    這時他依然茫然睜眼,無視刺目的強光。

    扁線轉柔。

    一對眼睛在他臉前出現,閃動著攝人魂魄般的神采,攫抓著他的眼光不放。

    那是個四十來歲的男子,從他眼神的深邃難測,可將他列入頂尖兒的催眠師之中。

    凌渡宇心內冷哼一聲,這是魯班面前弄大斧,他本身便是大師級的催眠家,幸好除了有限幾個人外,都不知他有這種專長,所以這群將他擄來的神秘人物,亦懵然不知他這超凡的本領,這成為了他或可反敗為勝的本錢。假設對方只有一人,他還可以將敵人反催眠,可惜實情不是如此。

    那催眠師舉起一個金屬圓球,在他眼前叁寸許的地方搖晃,圓球銀元閃閃的表面,反射著燈光的光線,像圓月般的明亮。

    凌渡字的眼睛隨著圓球的位置左右移動,這是被催眠的初步情況。

    「你叫甚麼名字?」

    凌渡宇發出深沉的嘆息,身體一陣扭動,似乎要掙扎醒來,但眼珠仍隨著鐘擺般搖動的金屬圓球,左右移動。

    圓球被拿起移走。

    凌渡宇又接觸到催眠師異光大作的眼睛,他真想大笑一場,但當然不能這樣做。

    「凌渡宇,你非常疲倦了,眼皮重如鉛墜,睡一覺吧:閉上你的眼睛,閉上你的眼睛……。」

    凌渡宇聽話非常,闔上眼睛,不一會鼻裡發出「呼嚕呼嚕」的鼾聲。

    「叮!」

    再一下金屬碰撞的清音。

    催眠師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道:「你雖然睡著了,但還很清楚聽到我的說話,你點頭來表示是這樣。」

    凌渡宇點了一下頭,以示就是如此,心中卻大是凜然,這催眠師的道行不可小覷,將自己帶進半睡眠的狀態下,再奪取深藏內心的秘密,是非常高明的手法。也是一般催眠師難以做到的。

    「你認識高布多少年了?」

    凌渡宇夢囈般道:「七年。」

    問題一個接一個向他轟炸,凌渡宇一一回答,因為並沒有隱藏的必要。終於那催眠師問到最關鍵的問題。

    「你到台拉維夫幹甚麼?」

    凌渡宇一直等待這個問題,毫不停滯地將原因說出來,但卻隱去遇到神女子的部分。

    「那記事冊在那裡,」催眠師的語調中首次露出隱隱的緊張。

    凌渡宇道:「我藏在高布寓所外的森林裡。」

    「說出正確的地點。」

    凌渡宇道:「屋後紅白的樹,左邊有草,後面是石。」

    「說得詳細一點。」

    凌渡宇道:「屋後紅白的樹,左邊有草,後面是石。」

    苞著是一陣奇怪的低鳴聲,似乎是他們中幾個人在交談,短促快捷,但凌渡宇卻一點也聽不懂,以他對語言學的認識,見多識廣,也從未聽過他們現在運用的語言,而且對方發音的方法,難度非常之高,聽過一次後,絕對不會忘記。

    其中有幾粗聲符,是「阿里卡古拉達」和「愛莎瑪特利亞」,在交談裡不斷重複,凌渡宇苦苦記著,留待有機會時請教專家。

    交談停了下來。

    催眠師又再問有關記事冊的藏處,嘗試用不同的方法套取正確的地點,可是凌渡宇只是重複那幾句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的話。

    日下記事冊的收藏地點成為了他唯一保命的本錢,以這批人的辣手無情,假若他說出記事冊已給人取去,又或製造出一個子虛烏有的藏點,他們還怎肯讓他活命。唯有以這個方法,讓他們以為只有他才能到當場找出記事冊,於是一天未找到記事冊,他使仍是安全的。

    那些人又用奇怪的語言交談起來。

    「咿唉………」

    貨櫃車停了下來。

    催眠師的聲音再響起道:「當你醒來時,這一切都將會被忘記,再不留下任何痕跡,睡吧,好好睡覺吧!你太疲倦了……疲倦……睡覺……」

    凌渡宇心中嘆了一口氣,乖乖地發出鼾聲,在真實的情形裡,他睡眠時呼吸慢長細,絕不會發出任何聲音。

    「喀嚓!」有人在外打開了後門。

    冷風吹進車廂裡,凌渡宇心中駭然,這是沙漠地區晚上的涼風,他被擄時是下午二時許,這即是說,貨櫃車走了最少五小時,以每小時五十理計,他應離開了耶路撒冷兩百多哩,那可以是埃及、約旦、又或是利亞。假設是這樣,期望夏能這支救兵從天而降的希望,只是一個泡影。

    那些人再次交談起來,用的仍是那令凌渡宇難懂的語言,接著腳步聲響起,魚貫走出貨櫃之外,他細心一聽,果然是八個人。

    貨櫃門「砰」一聲關了起來,接著是從外鎖上的聲音。

    凌渡宇待了一會,確定身旁沒有人,才微微張開眼睛。

    入目是空空如也的貨櫃,只是近櫃門處堆滿了一箱箱的貨物,牆壁般豎起來,可以想像當關卡人員檢查時,打開櫃門只能看到一櫃的貨,哪想到貨後另有空間,這時貨物的中間移開了。一個可容人弓背穿越的空位,那些人就是由那裡走出貨櫃外。

    身旁除了十多個座位,左手處還有一張長臺,放了一些東西。

    凌渡宇小心細察,當他確定沒有隱藏的攝像鏡向著他時,才將眼睜開來。

    「砰!」

    前面傳來關門的震動,顯示司機也下了車,只不知外面是甚麼地方?他們會否將他帶回台拉維夫高布的別墅,讓他去找那不存在的記事冊?

    他的手和腳果如所料是給堅韌的膠帶縛起來,與所坐著那又重又大的鐵椅纏在一起。

    凌渡宇一點也不氣餒,他是天生在險惡的環境裡,最能發揮本身能力的人。

    他的眼在左側離他叁許的檯面上搜索,最後眼光停在一個不鋼製造、尺許見方的箱子上。

    他不知道這些人甚麼時候轉回來,只能不浪費半點可以逃生的時間,藉著指尖觸地的力量,他用力一扭身體,鐵椅向左前移動了少許,他再以同一方法向右前移去,就是這樣,連人帶椅逐分逐分往台子移去,咫尺天涯,足有十分鐘的時間,他的胸口才碰到台子的邊緣,以他超人的體力,也感到大吃不消。

    凌渡宇向前俯去,口湊到箱子的開關處,狗兒般伸出舌頭,將扣著箱蓋的開關頂了開來,舌頭再向上挑,箱蓋打了開來。

    箱內的東西,令他歡呼起來。

    除了針筒、藥棉、幾瓶藥物外,還有幾把大小不同、銀光閃閃的手術刀,這些或可供這些人迫供用刑的工具,現在成為了他的救星,正是水能覆舟,亦能載舟。

    凌渡宇咬起最大的一把,再退離台子,俯頭咬著手術刀,在膠帶上磨割起來,不一會帶子斷開,餘下的工作更容易了,凌渡宇再次回復自由,當他鬆動筋骨時,驀地發覺自由的寶貴,任人宰割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苞著的問題是如何出去。

    他審視箱尾的貨物,原來是一箱箱的橙,再穿過貨物下那客人走過的空間,走到尾門處,仔細研究,不一會已知道絕無可能從內部將門打開。

    究竟有甚麼妙法?

    這批身分不明、操著奇怪語言的人並非善男信女,他又沒有武器在手,當他們回來時,他便會陷身險境。

    想到這裡,他的眼光落在堆滿的貨物上,心中一動,立即工作起來,忙碌地移動箱子。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大約二十分鐘光景,車外傳來微弱的聲音,接著是拉開門鎖的聲響。

    「喀嚓!喀嚓!」

    中分而開的尾門猛地向外兩旁打開。

    數百箱橙洪水缺堤般向外從敞開的車門倒瀉出去。

    驚叫聲和貨物崩的聲音混在一起,場面混亂之極。

    當凌渡宇踏著貨物撲出貨框外時,在月光的照耀下,七、八名大漢均被出的貨物撞倒地上,其中一人甚至只露出一個屁股。他的計策獲得空前的成功。

    一名大漢爬了起來,還未來得及拔出手槍,胸前中了凌渡宇重重一腳,最少斷了叁根肋骨。

    「砰!」子彈在耳邊飛過。

    另數名大漢從遠方奔來,手中的槍都指向他。

    凌渡宇一個倒翻,在貨物上滾動,來到倒在貨物堆裡另一個人身旁,一手扭著那人擊來的拳頭,膝蓋已頂在對方面門上。

    「啪!」

    那人鼻骨折斷,鮮血噴濺。

    在這等生死搏鬥的情況下,是沒有仁慈存在的餘地的。

    凌渡宇往他身上一掏,摸出手槍,猛地轉身,另一名從貨堆爬起來掏出手槍的大漢,眉心開了個血洞,向後拋跌,重新被埋葬在貨堆裡。

    凌渡宇滾離鋪滿地上的貨物,滾入一叢矮灌木林裡,才彈跳起來,往百多碼外一處黑沉沉疏林奔去。

    後面人聲鼎沸,也不知有多少敵人追來。

    他穿過疏林,公路筆直往左右兩旁無限地延伸,圓月燈籠般浮在公路一端的上空,像在指引著他這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迷途羔羊,假設老虎也有時可以變成羔羊的話。

    沙漠區的寒風使人從心底裡冷顫出來。

    凌渡宇怎敢停下,沿著公路往前奔去。

    前面傳來摩托車的響聲。

    假設聲音是從後方傳來,他一定會躲到路旁,但若是從前方傳來,那便應與身後那批人沒有關係。

    凌渡宇奔到路中心,張開雙手。

    在明月的背景下,一輛摩托車出現眼前,平射的車頭燈將凌渡宇照個纖毫畢露。筆直駛到凌渡宇面前,眼看撞上凌渡宇,才奇蹟地煞停下來。

    鐵騎士頭盔的頂部閃爍著月照的輝芒,但眼目卻躲在暗黑裡。

    凌渡宇暗忖,就算對方叫價一百萬,他也願意付出車資,但不是現在,因為他身上所有東西都給人掏空了。

    那人叫道:「還不上車?」

    充滿磁性的低沉女音,是那般可愛地熟悉和親切。

    車聲從後傳來。

    凌渡宇迅速跳上車尾。

    摩托車「隆隆」聲中,轉了一個小彎,掉頭而去,速度瘋狂地增加,以致摩托車像片樹葉般飄顫搖擺。

    凌渡宇雙手毫不客氣摟著鐵騎士充滿彈性的蠻腰,對方立時不滿地扭動了一下,怪他摟得太緊。

    凌渡宇逆著風大聲道:「怕甚麼,我們又不是第一次摟作一團。」

    鐵騎士一言不發,猛踏油門,摩托車砲彈般在公路上前進,將追來的車子遠遠拋離。

    在凌渡宇以為永遠見不著她的時候,神女子竟又突然出現,還將他從水深火熱裡拯救出來,也不知應當她是朋友還是敵人?

    凌渡宇叫道:「這是甚麼鬼地方?」

    女子回應道:「利比亞!」

    凌渡宇一聽,整個人呆了起來,早先他曾猜測自己身在之地,不出埃及、約旦和敘利亞幾個國家,假設自己身在其一,還是有點受不了,何況是在利比亞?

    自己究竟昏迷了多少時間?利比亞和以色列之間隔了個埃及,他們怎能將他運到這裹來?於此亦可見他們的神通廣大。另一個問題是刻下在自己懷抱裡的女子,又怎能知道自己的所在,騎摩托車將他救起?所有這些都成為橫亙胸臆間,令人極不舒服的謎團。

    問題還不止此,這時他身上空空如也,不要說錢,連張紙也沒有,更不用說護照和證明文件,何況他還是個非法入境者,連住酒店的資格也沒有。

    利比亞對外國人喜怒無常,給逮住的滋味絕不好受,唯一令他安慰的是雙手緊摟著的玉人。

    凌渡宇嘆了一口氣,暫時拋開所有煩腦,開始欣賞和投入到公路的景色去。

    左方是數哩寬的沙丘,每走至公路地勢較高的路段,便可以遠眺沙丘地帶外,在月照下閃閃發亮的地中海。右邊是一望無際的沙漠,漆黑的夜空裡,月暈外的星星又大又亮,像《天方夜譚》裡描述的奇異世界。

    鮑路上渺無人車,只有摩托車的機動聲,到破了莊嚴的寧靜。照這方向,日下應是在利比亞北端,沿著非洲海岸,走在由突尼斯經利比亞往埃及幾千里長的公路上。

    那女子策駛著時速保持在一百哩高速的摩托車,一言不發,凌渡宇很想看看油箱的指示針,看還剩下多少燃油,但這種速度和光線,都令他難以做到。

    天開始亮了起來,眼前的瀝青雙行道平坦得無可挑剔,地中海吹來的微風,稍減太陽初昇的炎威,也刮起了沙漠上的細沙,形成了一片塵幕,使較遠的景物模糊不清,影影綽綽的駱駝,悠然自得的在黃沙上漫步。

    便袤的沙漠景色,使人肅然起敬。

    太陽升離地平線後,他們碰上一隊運貨的車隊,在人們還來不及定睛細看下,摩托車已絕塵而去。

    幸好神女子把面目隱藏在頭盔裡,在這女人只能露出眼睛和牙齒的國度,她會像外星生物般引人注目。

    鮑路上的交通繁忙起來。

    顯示離班加西二百哩的路牌豎在路旁,班加西是利比亞位於北岸錫爾特灣的重要海港,非常繁榮興盛。

    摩托車忽地駛離公路,轉入了一條支路去,不一會在一個偏僻的小鎮前停了下來。

    女子見凌渡宇仍緊緊摟著她的腰,叫道:「還不放手!」她的英語比先前進步得多。

    凌渡宇淡淡道:「我怕一放手,你便棄我而去。」

    女子失聲笑起來道:「這也不無道理,情人,我們一起下車吧。」

    凌渡宇失聲道:「你喚我作甚麼?」

    女子脫下頭盔,輕搖烏黑的秀髮,數百哩飛馳應有的倦意,絲毫也不寫在她晶瑩秀美的臉龐上。

    凌渡宇看得呆了起來。

    四周闃無人跡!本應非常安靜,可是風勢轉急,一陣一陣地刮過路面,在他們和里許外的城鎮間,有幾隻瘦骨嶙峋的駱駝,在稀稀落落的灌木叢吃著草。

    凌渡宇對沙漠有非常深切的認識和經驗,這環境的天然乾枯蒼涼,反而帶來莫名的親切感。

    女子從摩托車後的旅行箱裡,拿出一包東西,同他擲過來,道:「這是你的!」

    凌渡宇打開一看,驚異得瞪大了眼。

    包裹內除了一套阿拉伯人的衣服,還有沙漠旅行必需品,如遮陽鏡、口罩、水壺等等,她怎會預備得這麼齊全?

    凌渡宇哂道:「我以為裡面還有隻駱駝。」

    女子挨著摩托車,懶洋洋地看著他,澄藍的大眼閃著奇異的神情。

    凌渡宇張開手道:「好了,告訴我你是甚麼人,為何又來救我?」

    女子道:「我不可以告訴你,但我需要你的幫忙。」

    凌渡宇皺眉道:「你喚甚麼名字?」

    女子聳聳肩胛,秀長的眉毛向上一揚道:「你喜歡的話,可喚我作戰士。」

    凌渡宇奇道:「戰士?那有這樣的名字,不過倒適合你這頭雌老虎。」

    女子呆道:「甚麼是雌老虎?」

    凌渡宇也給她弄得糊塗起來,道:「你真的沒有名字?」

    女子道:「我們是沒有名字的。」

    凌渡宇目閃奇光,定定地凝視著她,一字一字地道:「你們?誰是你們?」

    女子道:「我、高布和其他一些人,都是同一類的人,我所能告訴你的就那麼多。」

    凌渡宇緊迫著道:「你為甚麼來找我?」

    女子道:「我看過高布那本『書』,知道了整件事,在書中高布提到你,並指出你是幫助我們的最佳人選,所以找才來找你。」

    凌渡宇有點失望,她並非因「他」而來找他,只是因為高布的介紹,他充其量是一件有用的工具,這想法令他很不好受。

    他的聲音轉冷道:「你怎知我給人捉來了利比亞?」

    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因為她每次都能精確地掌握他的行蹤,便他和她在記事冊的爭奪裡,不斷地處在下風。

    她沉吟半晌,找尋著適當的言詞,好一會才答道:「我在你的身體裡儲存了時空流能的烙印,只要你不離開太陽系,我便有方法找到你,所以當我看完高布的紀錄後,立即掉轉頭去找你,發覺你給『逆流叛黨』的人押了上船,駛往的黎波里,我跟了上船,躲在救生艇裡,一直跟你到這裹來。」

    凌渡宇心下佩服,在利比亞這樣的國家,單身的美麗女子必定步步艱難,但她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出來,無愧戰士之名,不過她現在更有興趣的是另一個題目,問道:「甚麼是『逆流叛黨』?」

    她誠摯地道:「不要問我,時候到來時我自然會告訴你。」

    凌渡宇並不肯做糊塗蟲,不放過她追問:「可是總可以告訴我,高布的紀錄說些甚麼吧?」

    女子嘆了一口氣,無可奈何地道:「逆流的人隨時會追來,難道你要我在這車來人往的地方和你細說從頭嗎?遇上利比亞的警察就更麻煩了。」

    凌渡宇一想也是,換過阿拉伯的袍服,轉身時女子已變成道地的戴著遮陽鏡的阿拉伯男子裝扮,若不揭開頭巾,使不知是女兒之身,使他不得不讚她布置周詳。

    兩人重新坐上摩托車,卻對掉了位置,凌渡宇變成了司機。

    女子正襟危坐,只抓著了座位尾部的橫鐵扶手。

    凌渡宇道:「橫豎你沒有名宇,不如讓我給你起一個。」

    女子歡喜地道:「說給我聽。」

    凌渡宇本來只是隨口說說,聞言才認真地思索起來,剛好天上飄過一朵美麗的雲彩,靈機一觸,道:「不如使喚作飄雲,好嗎?」

    女子喃喃念了兩遍,忽地嘆息一聲,幽幽道:「好吧!從今天起,我使喚作飄雲,直至抵達生命旅程的終站。」

    凌渡宇聽出她語調中無限的傷感,愕然道:「你不喜歡,我可以給你另一個名字。」

    飄雲道:「不!不!我喜歡這個名字。」

    凌渡宇一踏油門,摩托車風馳電掣,同遠方的城鎮駛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