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離奇遭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金統和凌渡宇兩人在被搜身後,給放在擔架上。像重病的人,被運送往某一不知名的地方。凌渡宇不敢張開眼睛,怕給對方發現。

    敵人一直默然不語,不過細聽足音,最少有十多人在押送他們。

    這還不是發難的好時候,他要深入虎穴。

    押送的隊伍進入了建築物內,乘搭升降機,停了下來。凌渡宇感到給放在地上。這是一個室內的空間,靜得每個人的呼吸都清晰可聞。

    凌渡宇異乎常人的知感,感到有人正在仔細地觀察他。

    一把低沉柔和的女子聲音道:「這就是‘阿達米亞’要生擒的人,也是‘光神’要的人。」

    另一把老人的聲音道:「是的,芬妮小姐、‘光神’把他帶來給我們。」

    芬妮小姐的聲音響起道:「‘阿達米亞’吩咐把這人送到‘光神殿’。」

    老人問道:「那怎樣處置另外這個人?」

    芬妮小姐道:「把他留在這裡,待‘阿達米亞’吩咐後。再作處理。」這些人說話條理分明,顯出一定的教養水平。完全沒有狂亂的感覺。

    他們究竟是甚麼人?

    這個念頭還未完,凌渡宇給人抬起,不一會停了下來、升降機門關閉的聲音響起,他感到向上升去。升降機停下.門開,又給人抬了出去。

    芬妮小姐輕聲道:「放他在這裡。」

    又給放在地上。

    跟著是離去的足音,這些人把腳步放到最輕,生恐驚擾了某一個人。遠處傳來升降機啟動的聲音,這似乎是離去的唯一通道。

    凌渡宇細察空氣的流動,感到這是一個龐大的空間。看來這就是‘光神殿’了。光神究竟是何方神聖,難道真是一個神。阿達米亞又是甚麼人?

    只有兩個人的呼吸。

    芬妮小姐的聲音響起道:「阿達米亞!光神要的人送來了。」

    阿達米亞並不回答,一點反應也沒有。

    芬妮小姐沉默了一會,溫柔地道:「阿達米亞!人送來了。」聲調中含有令人震怵的深情。

    凌渡宇估計這阿達米亞一定時常都是這樣被問而不答,所以芬妮才兩次相詢。

    一把男聲響起道:「噢!知道了!」他的聲著平和悅耳。很是動聽。

    阿達米亞忽地道:「為甚麼只發展了左邊,而不是右邊……為甚麼會是這樣?」

    凌渡宇心中極是難受,甚麼左左右右,這是甚麼啞謎?難道阿達米亞是個狂人,但他的語氣卻只像一個哲人在苦思一個難題。

    芬妮小姐和凌渡宇一樣,不過她卻可以發問,大惑不解地道:「甚麼左和右?」

    阿達米亞這次答得很快,道:「‘光神’告訴我,真正的我們是在‘右邊’,而不是在‘左邊’,我們卻發展了‘左邊’。那是人類最大的錯誤。噢!這就是那個人!」

    凌渡宇感到阿達米亞的眼光在他身上巡遊,正想躍起身來發難,阿達米亞又道:「我要去見‘光神’,向它請示。」

    凌渡宇噓了一跳,這光神竟然是個可以謁見的‘神’。難道真如金統所料,是個比人類高級的生命體?又或是異星人?

    阿達米亞腳步聲逐漸遠去。

    凌渡宇忍不住把眼簾打開一線,柔和的燈光下,一個金髮苗條的女子,背著他站立,身型優美動人。

    這是個很大的空間,像個大禮堂,沒有任何家私地沒有窗戶,阿達米亞步音消失的方向,有一道橫互的黑色大布幕,透著極度的神秘,光神難道就住在裡面,想到這裡。凌渡宇好奇心大盛。

    「噢!」耳邊傳來女子的驚呼。

    凌渡宇大叫不好,自己一時疏忽,竟然察覺不到芬妮下轉頭回身,看到自己睜開雙目。

    他的反應何等迅捷,在芬妮還未叫出聲時,整個人藉腰力彈起,左手閃電劈出,切中芬妮頸側的大動脈上,芬妮應手倒下,凌渡宇一手把她抱著,不讓她倒跌受傷。

    凌渡宇把芬妮的面孔抬高,那是非常秀氣的顏容,年紀在二十五六間,像位有文化和藝術氣質的大學教師,遠多於一個神秘和與擄人謀殺有關的恐怖分子。

    凌渡宇沒有時間思索,緩緩把芬妮放倒地上,眼睛望向那把整個大堂隔斷的垂地大黑幕,他一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先把那叫阿達米亞的男子擒獲。

    凌渡宇一個箭步標前,來到黑幕的正中。他猶豫了一下,才把幕分開,他估計阿達米亞一定是在簾幕內,可能還有那‘光神’。

    眼前的情景令他整個人跳了起來,他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有擬定的行動,一項也用不上來。

    沒有阿達米亞。

    沒有光神。

    沒有任何人。

    甚麼也沒有。只有一條無窮無盡的通道,禿禿的牆壁,斜斜向上延伸至無限的深處。

    凌渡宇呼吸也停止了,腳步不由自主地步人通道裡,腳步聲在空闊的通道裡分外刺耳,活像鬼怪步步纏追。

    走了十多步,凌渡宇轉身回望,這一看連膽大包天的他也哧得驚叫起來。

    黑幕消失不見,身後也是無窮無盡的通道,由低向上伸展過來。

    這是甚麼一回事。

    這一定是幻象。凌渡宇狂叫一聲,上腳踢向身旁的牆壁。跟著是一聲慘叫,凌波宇縮回劇痛的右腳,痛楚是那樣地真實。牆壁的堅硬是不容置疑的。

    凌渡宇挨在通道一邊牆壁上,大口地喘氣,水泥牆壁的冰冷,令他逐漸平復下來。

    看著向左右無限延展的通道,他第一次感到不知如何是好?

    沒有任何方向感!

    這是否另一個宇宙的空間?

    過了好一會,凌渡宇收攝心神,大步向前走上去。

    通道的寂靜使人瘋狂,每隔十多碼,通迫的頂部腿有一個發亮的光格,昏黃的燈光灑射下未,把通道沐浴在黃色的光暈裡。

    他不斷向前走;通道永無休止地伸延,他完全失去了時間和方向,只知機械化地向前推進。

    不斷的步行、不斷的步聲、不斷的回音。

    有很多瀕臨死亡又幸而不死的人,都述說走入一條通道裡的經驗,或者便是這樣的一條通道。

    在凌渡宇開始懷疑自己經已死去的時候,他看到了自己。

    另一個凌渡宇驀然在前方出現。

    凌渡宇整個人跳了起來。

    面前的凌渡宇也跳了起來

    凌渡宇心中一安,這只是一面鏡子。但很快便感到不妥當,原來當他踏回實地時,面前另一個凌渡宇仍然躍在在半空。

    凌波宇面色煞白,卟!卟!卟一連退後了三步。

    面前的凌渡宇緩緩落下,有若電影裡的慢鏡。一降到地上,這另一個凌渡宇旋轉起來,旋轉的速度驚人地迅速遞增,很快變成一個「人」的陀螺。又像一股龍捲風暴。

    更奇異和令人難以置信的變化出現。

    打著轉的陀螺逐漸失去實體,變成一團光雲,逐漸明亮和擴大起來。光暈裡若隱若現地化出一個蒙眩的影像,在光雲的核心翩翩起舞遊走。

    凌渡宇瞳孔擴大,全身麻木!完全失去了應變的能力,這不是因為情景太詭異,而是他看到一些深心中最渴望的東西,,一些最美的東西,一種只有存在夢境裡的美好事物,成為活生生的現實。

    通道消失,變成一個難以界劃的奇異空間,充滿了柔和的光彩,這光彩並不是靜止的.而是順著光譜由紅變紫,又反次序變了回來,一切是那樣奇異和美麗。

    光暈中的人形逐漸形成人體,愈來愈清晰。

    那是一個女人。

    一個超乎世間任何美態的女子。

    她的雙眸像嵌在漆黑夜空中的藍寶石,赤裸的身體,水晶般豐瑩通透,在光雲中充滿了活力,跳躍飛舞,每一個霎態都是美得無懈可擊,沒法挑剔。

    她的輪廊身形遠勝任何畫師筆下的維納斯女神,高貴中帶著強烈的誘惑。

    凌渡宇忘記了此行的目的,忘記了這是真是假,陷入一片渾飩裡。

    美女從光暈中走出來,繞著凌渡宇飛舞遊走,赤裸的胴體散發著令人目眩的白光,修長的手不斷伸向凌渡宇,長而有力的拇趾著地,略一觸便彈上半空,作出一個只應天上有的優美姿態。她的動作有時疾若閃電,有時緩若飄羽,極盡美妍之能事,卻沒有一絲猥褻的意味。

    周圍的空間開始變化,像天空般那樣寬廣深邃,慢慢暗黑下來。

    漆黑裡發亮的美女天仙妙舞,忽隱忽現,在永恆裡作出凌渡宇深心中夢寐以求的美態。

    美女在黑暗裡激起光彩奪目的漣滿,灑出一片一片的光雨,灑落在凌渡宇身上和四周的空間。

    美女愈來愈有生命力,忽地向凌渡宇遊來,一觸凌渡宇,又退至深黑的遠方,變成一個小光點,光點剎那間變大,第二次接觸凌渡宇。

    每一次交接都帶來震撼凌渡宇心靈的感受,那並非肉體的實質接觸,而是一種心靈的連結,他感到美女對他那無盡的愛,那種大海般使人沉溺的「真愛」。

    他想哭,卻哭不出聲。

    這種愛,是他一出生後無時無刻不在追求的東西,就算在卓楚媛和艾蓉仙身上也找不到。

    人類有一基本的悲哀,就是那種「永感不足」的感覺,即管情侶緊擁在一起,設法把靈慾互相交結,他們仍然只是「孤獨」地努力去享受和想像自己私人的感受,再「幻想」對方的感受,就像兩個獨立的孤島,各不相干。詩人對明月詠嘆,明月自是明月,詩人自是詩人,理想有若水中之月,永不可即。但在這一刻,凌渡宇卻真正地無須努力地,享受到和直接感受到「愛情」。

    他無需通過任何語言,也感受到對方的愛。

    如果世間的愛情像觀看那水中之月,這一刻他已把水中之月撈在手心。

    美女狂歡地飛躍迴旋。寶石般的美眸向他閃射誘人的光芒和期待。

    恍惚間凌渡宇跟她一起飛躍,沒有任何肉體那令人卑賤的限制。

    他們在夜空上翱翔,完全脫離了人的枷鎖。

    美女的長髮波浪般起伏,彷若掃過原野的輕風。

    凌渡宇感到出奇地虛弱,心中升起一股明悟:這美女是藉著他的能量而存在,這一切也是藉著他的能量而存在,是一股奇異的力量,引發了這一切一切,引發了他未知的某一面,引發了他深心內的渴求。

    想到這裡,他怵然大驚。停了下來。

    美女重複先前誘人的動作。

    凌渡宇心中天人交戰,一方面他渴想和美女一同共舞,另一方面,他又知道這大是不妥。累年的禪定,使他在懸崖邊掙扎。

    凌渡宇一口咬在提起的手臂上,鮮血濺出。剎那的痛楚,使他完全回復清醒。他一聲狂叫,身子向後暴退。

    一退便退出黑布幕外。

    眼前一切依舊,垂地的黑幕橫互在「大殿」的中心,身後那芬妮小姐仍然捲臥原來的位置,可是凌渡宇己失去了揭開布幕的勇氣。

    他一連向後退了十多步,咕咯地坐倒地上,剛好是那芬妮小姐的身旁。

    他無意識地望向美麗的芬妮,慘呼一聲,別轉了臉,原來他居然覺得芬妮醜陋不堪,遠比不上他腦中那鮮明美麗發光的女子,那深心中追求的形象,使他對芬妮的美色不忍卒睹。

    後悔湧上心頭,他躍起向黑幕衝去,只有裡面才有那最有意義的東西、其他一切都是平凡和乏味。管他甚麼!

    他的手觸上布幕,又踉踉蹌蹌向後倒退,不!他要逃走,離開這裡。

    跌跌撞撞地來到升降機前.一手壓在按扭上,機門即時打開,凌渡宇想也不想,衝了進去。

    升降機只有上下兩個按扭,凌渡宇一把按在下面的按掣。

    機門關上,徐徐下降。

    機門打開,升降機外站了兩個人,一見競是凌渡宇,愕然以對。

    凌渡宇一個箭步標前,趁對方發呆的剎那,左右乎同時擊中那兩人的額側,對方一齊應聲倒地。凌渡宇一側身,順手牽羊,從他們身上掏出手槍。

    升降機外是一個客廳模樣的地方,廳心站著幾個人,聽到異響,都一齊望向凌渡宇那個方向,恰好見到凌渡宇猛虎般向他們撲來。

    凌渡宇完全回復過來。

    對方反應快的,己伸手人外套內掏槍。可惜他們的對手是凌渡宇,他一舉雙槍,高喝道:「舉手!」

    對方幾人面色齊變,緩緩舉起雙手。

    凌渡宇大感滿意,向舉著手的敵人走去,金統仍然躺在擔架上,不省人事。

    其中一位道貌岸然的自發老者搖頭道:「朋友!你逃不出去的。」

    凌渡宇曬道:「你留點精神去擔心你自己的命運吧!」他認出這是先前那老者的聲音。

    凌渡宇跟著用槍嘴指了指金統,道:「救醒他!」

    老者道:」藥物不在這裡。」

    凌渡宇面容冷酷地道:「我現在給你三十秒的時間,若我的朋友還未醒來,我先槍殺你們其中一人。」

    老各眼中閃過憤怒的神色,很快又壓制下來,凌渡宇冷硬無情的神色,使人感到他絕非說笑。

    老者沉聲下達指令,立即有人走往金統處,取出一小筒噴劑,噴在金統的鼻上,一-股濃烈難聞的氣味。充斥在整個空間裡。

    老者似是眾人的領袖,道:「凌先生果然不凡。」

    凌渡宇心中升起羞慚,若對方知道自他連那黑幕也不敢揭開,不知對他有何構想。他只是一個失敗者,不敢面對深心內渴求的理想。

    金統掙扎了幾下,鼻管咿咿晤晤發出聲音,登時把凌渡宇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回復警覺。

    那噴劑效用神速,金統回醒過來。

    凌渡宇鷹隼般的目光,罩定各人,一邊急步走到金統身邊,一條濕冷的毛巾會更好,但他無從獲得,唯有蹲身把冰冷的槍管,貼在金統的面頰,輕輕拍打,低喝道:「醒來吧!金統!」

    金統又掙了一掙,張開眼來,呆了數秒,摹地「呵!」一聲坐了起來,眼神由茫然轉為清醒。

    凌渡宇心中讚了一聲,金統不愧是受過嚴格訓練的人,這麼短的時間恢復了神智,對自己大增助力。

    金統接過凌渡宇遞給他的槍,站了起來道:「就是這班牛鬼蛇神在攪風弄雨。」眼中射出憤怒的光芒,大步向廳心眾人走去。

    凌渡宇亦步亦趨,跟在他身後。

    金統喝道:「誰是代表!」

    凌渡宇指著那老者道:「看來是他了。」

    金統粗暴地向各人搜身,每一個人都被命令伏在地上,最後只剩下老者一人站立。

    金統道:「電話在那裡?」不待老者回答,他的眼睛已經巡梭到廳側一套組合沙發旁小几上的電話,大步走了過去。

    趁金統打電話的空檔,凌渡宇向老人間道:「你的身分和姓名?」

    老人抿嘴不答,面上神情堅決。

    凌渡宇雙目奇光忽現,全力展開他拿手的催眠術。

    老者眼中出現茫然的神色、忽又回復堅強穩定,這人心志堅毅,是催眠者最頭痛的施術對象。

    凌渡宇話鋒一轉,道:「‘光神’對你們好嗎?」

    老者呆了一呆,這句話奇鋒突出,是凌渡宇攻心之策,減低老人對抗的敵意。

    凌渡宇步步進迫,不讓他有任何思考的時間,道:「芬妮小姐說,阿達米亞要你和我合作。」這句更是胡謅之至,凌渡宇要引起他思想上的混亂。

    老者果然愕了一愕,眼中露出茫然的神色。

    凌渡宇眼神深邃無盡,像兩個沒底的深潭,緊緊攫抓著對方的心神。

    凌渡宇聲音放得更柔和友善,道:「你叫甚麼名宇?」

    金統這時走到凌渡宇身旁欲言又止,但凌渡宇已無暇他顧,全力以精神去駕馭對手。

    老人茫茫然地道:「人生實在太苦悶了,光神是我們的希望。」

    凌渡宇估不到會引出這句話來,他卻有同感,比起適才的遭遇,人生實在是太悶了。其實他最想問的問題,就是卓楚媛等現在身處何方,但這時為了不令對手產生對抗的意識,不得不順著他來說話。

    凌渡宇道:「光神從那裡來的?」

    老者搖頭道!「是他找到了我們,他乘著閃電,來到地上。」

    凌波宇道:「光神要你們做甚麼?」

    老者面上現出興奮的神色,道:「它不要求任何東西,反而要幫助我們,幫助我們回到天上做神,光神說它只是我們的忠僕,我們才是神。」

    凌渡宇大感愕然,心忖這算是那門子道理。不過已不由多想,其他的敵人隨時會出現和反擊,必須速戰速決。

    凌渡宇道:「光神在那裡?」

    老者在催眠下,陷入混濛的狀態,閉上雙目,緩緩道:「它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現,它的神體卻給供奉在飛船的神合內。」

    凌波宇心中一震,難道真是外太空來的異星人,隨著太空船來到地球上。

    他打蛇隨棍上,間道:「那些它找來的人,是否也在那裡?」

    老人震了一震,露出掙扎的神情。

    凌渡宇不敢放鬆,道:「是不是也在飛船內。」

    老人呆了一呆,點頭道:「是的!」

    凌渡宇問道:「飛船在那裡?」這時他也緊張起來,假設老者的答案是在天外,他就算有太空總署在背後支持,怕亦要一籌莫展。

    老者道:「在……」

    異變突起。

    四周暗黑下來。伸手不見五指。

    凌渡宇暗罵一聲,一個箭步向老者標去,照他估計,定是手到擒來,一來對方受制於催眠術,神智混飩,二來以他的身手,即管對方壯健如牛,也難逃他的指掌,何況是一個上了年紀的人。

    他立即知道自己錯了,老者並不在那個位置,這怎可能?他靈敏的聽覺清楚地告訴他沒有任何人移動帶起的風聲,包括伏在地上的敵人,他迅速走動,四周空無一人。

    在凌渡宇駭然裡,左邊風聲壓體,凌渡宇一言不發,一個古勾拳向對方痛擊。

    對方身手非常了得,一側頭避過他的鐵拳,低喝道:「是我!金統!」

    凌波宇尷尬收拳,幸好這是不見指掌的黑暗,剛才他往極度震駭下,失去了應有的冷靜。

    兩個患難的人又聚首一堂。

    金統低聲道:「你記否得大門的位置?」

    凌渡宇不答反問,道:「你通知了警方沒有?」

    金統廢然道:「電話受到干擾,我們的敵人著著領先,連這樣的優勢也可以剎那間瓦解冰消。」又悶哼了兩聲,他的性格剛強之極,絕不言敗,但面對接二連三受挫,也感氣餒。

    凌渡宇道:「跟我來!」向前撲去,暗忖只要貼到牆邊,那怕找不到出口。

    兩人一齊慘呼!向後踉蹌倒退。

    原來不出三步,一齊掩上堅硬的石壁。

    這是不可能的。

    他們一直在廳心活動,最近的牆離他們最少有四五十尺,怎會才走兩步便撞上牆壁。跟著是「嘭!嘭!」兩聲,夾雜著兩人的慘叫聲,原來他們才退了兩步,背脊亦撞上一堵硬牆。

    整個空間在他們不能察覺下,徹底改變了。兩人互相聽到對方的呼吸聲,顯然都是在極度的震駭。

    柔和的光,慢慢亮起來,片刻前還是僅可見物,剎那後兩人已不能睜目。

    光線太過強烈了,把一切物質,包括他們的衣服和身體,都幻化成沒有實質的物體。

    在眩人眼目的白色強光下,他們倆人正在一道十二尺許的正方形廊道裡。

    廊道平伸往左右兩邊。

    凌渡宇望向金統,後者眼中射出驚駭欲絕的神情。凌波宇頗有一點快感,金統一向不信怪力亂神,這一來足夠他消受了。他有了早先的經驗,大大增強了應變的能力。

    凌渡宇站起身來道:「兄弟,左邊還是右邊?」

    金統大口大口地吸氣,勉力站起身來道:「對不起!我身上東西全給他們蒐去,沒有銅幣,不能擲毫決定。」

    凌渡宇像是忽地想起一件事,喃喃道:「左、右、左?或右?是不是這個意思?」

    金統遭遇此間怪事,早暈頭轉向,不辨東西,凌渡宇這幾句說話,更是令他一頭霧水,他不知道這是凌渡宇想起阿達米亞所說的「為甚麼只發展了左邊,而不是右邊」,自然足無從理解。

    凌渡宇並不浪費時間去解釋,向右邊走去,道:「讓我們來賭賭彩數。」

    金統聳聳肩,跟著凌渡宇向廊道的右邊走去。

    光線不知從那裡透出來,卻一點熱度也沒有,倒是相當涼快。

    兩人在寂靜的廊道愈跑愈慢,終於金統支持不住,倚著牆停了下來,道:「我要歇歇。」長廊似乎永沒有盡頭。

    凌渡宇正要回話,強光開始暗下來,不一刻回復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兩人驚魂未定,一點光芒在遠方亮起。

    金統叫道:「那是出口。」通道的一端灑射出柔柔的日光。

    那便像兩個在荒島苦待的餘生者,看到來援救的船隊。

    凌渡宇首先躍起,歡呼道:「快來!」

    金統死命跟隨。

    出口的光線愈來愈擴大,顯示他們迅速接近出口。

    兩人終於來到出口處,驀地停了下來。

    強烈的日光從外射進來,使他們完全看不見出口外的情景。

    在出口的盡端,有一幅大玻璃,把整個出口封閉起來。

    金統敲了玻璃幾下,原本失望的面容露出興奮的神色,喜道:「玻璃並不厚!」

    凌渡宇向他一點頭,兩人連番患難,大有默契,一同退後幾步,然後全力以肩膊向封著出口的大玻璃衝去。

    玻璃濺飛……

    整幅大玻璃瓦解下來。

    兩人踉嚙向前跌出,強大的衝力,使他們滾倒地上。

    四周充斥著人們的叫聲和汽車聲。兩人駭然地發覺他們正倒在曼克頓熱鬧中中心的街道上,四周的行人驚呼走避,看著他們兩個人。

    日正當午,一地的碎玻璃。

    凌金兩人對望一眼,望向通道出口的方向,只有一塊碎了的大玻璃,卻沒有任何出口,那只是一問書店的落地玻璃吧!

    一個怒氣沖沖的女人大步向他們走來,道:「你這兩個瘋子,為甚麼要撞毀我的書店,我要報警。」

    金統向凌渡宇推讓道:「聽說閣下應付女人最是高明,這是你一顯身手的機會了。」

    凌波宇苦笑道:「我可以應付那個女人,但請你應付我身後這個男人。」

    金統望往他身後,一個警察不懷好意地排眾而上。

    金統怪叫一聲,整個人彈起來。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