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深入虎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車子飛快在路上行駛。

    下午五時四十九分。

    兩人一直互不交談,也不知現在應去甚麼地方。

    他們問關係複雜,非敵非友。

    這是下班的時間,道路頗為擠塞,令氣息更為沉悶。

    車內忽地響起一下尖長的聲音。金統側望了凌宇一眼.取出無線電話,放到耳邊去。

    驀地金統整個人彈了起來,怪叫道:」甚麼?」控制車盤的手一震,車子幾乎鏟上行人道上去。

    金統面色說有多麼難看,就有那麼難看,不過情緒去回復了過來,沉聲道:「怎麼發生的?」又聽一會,才掛斷了電話,跟著一扭車盤,轉入了另一條街去。

    凌渡宇忍不住問道:「我們現在到那裡去?」

    金統兩眼直勾勾地望著前方,道:「到醫院去!」

    這回輪到凌渡宇吃了一驚,叫道:「什麼?」

    金統嘆了一口氣道:「威爾失蹤了!在最嚴密的保護下,卻像空氣一般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甚麼時候失蹤,當醫生進行檢查時,才發覺他不見了。」

    凌波宇默然無語,彷彿又看到那道神秘的電光。

    金統又再低呼一聲,叫道:「看!前面那架平治,是馬卜的座駕車。不知他一個人要到那裡去,那不是往醫院去的方向。」

    凌渡宇道:「跟著他。」

    金統這次言聽計從,卻不敢跟得太近,因為馬蔔認得他的車。

    金統苦惱地道:」這樣跟法,一定會把人跟掉。」

    凌渡宇道:「你若能貼近到一百尺內的距離,我便有辦法。」

    金統不信地望了他一眼,右腳卻不由踏上油,加速前進。

    兩車慢慢接近,就在快要進入凌渡宇所說的距離時,馬卜的平治忽然在路旁的停下來。

    這時無論是向前直駛,或是隨著他的車停下,都很易被發覺。

    金統的反應也是非常快,急速扭盤,轉入下一條橫街。

    車還未停定,凌渡宇撲了出車外,金統跟出,雙方倒合作無間。

    轉出橫街的彎角,恰好看到馬蔔下了車,在一個煙檔買菸。

    凌渡宇低聲道:「你留在這裡!」不理金統是否同意,逕自向馬蔔走去,一邊從袋裡取出一個金屬小盒。

    馬蔔這時剛轉身,看樣子要回到車內。

    這是下班的時候,街上行人很多,對凌渡宇相當有利。

    馬蔔打開車門,一隻腳踏了進去。

    凌渡宇加快步伐,迫近至二十多尺內。手中小盒有圓孔的一端,對正馬蔔,就在馬蔔完全進入車內前,他一按發射的按鈕,一粒沙般大的黑點,疾射向他西裝的袖口,命中後黏附在他袖上,馬蔔這才關上車門,發動引擎。

    凌渡宇很快回到金統的車內,繼續跟蹤。

    金統是一個頑固的人,卻絕不笨,己有點明白凌渡宇在幹甚麼,所以雖然馬卜的車已不見影蹤,他仍是不慌不忙,從容駕駛。

    果然凌渡宇從袋內取出一部電話記事薄般大小的儀器,上面的小型屏幕,有一個小紅點在緩緩移動。

    凌渡宇道:「轉左。」跟著不斷指示方向。

    這樣遠程地吊著馬卜的車,一個小時後,離開了曼克頓,向新澤西的工業區駛去。天色漸暗。

    凌金兩人搜索枯腸,都想不到馬蔔來這裡要幹甚麼?

    追蹤儀右上方有一個電子讀數,正在不斷跳動,顯示出馬蔔與他們間的精確距離。

    儀器上移動的小紅點停了下來。

    在凌渡宇的指示下,金統駕著車子,左彎右轉,最後來到一道大閘門前,門衛森嚴,門旁的牆上寫著:「泰臣公司……國防工業重地」。

    大閘後是廣闊的的空地和數十座樓宇和貨倉,金統不敢即時停下,待車子再滑出百來碼,轉入一條橫街,才停了下來。

    金統沉聲道:「你肯定他是進了那處?」

    凌渡宇曬道:「除非這儀器騙我們!儀器上的讀數八二八,馬蔔現在應該在八二八的距離,這個範圍裡,除那泰臣公司,再無其他的建築物,馬蔔當然應該在裡面。

    金統不滿地看了凌渡宇一眼,默然不語。

    反是凌渡宇道:「‘這泰臣公司絕不簡單,近年來出產各種軍用儀器、武器,大受國際上買家歡迎,所以銷路直上升,由一個在破產邊緣的公司,一躍而為軍人界的巨星,最近還開始生產戰機,預訂者之多,使他們短期拒絕再接任何訂單。」

    金統聽得目瞪口呆,在軍人工業來說,全賴精密長期的研究,天文數宇的投資,所以幾乎一走下坡,便極難翻身,泰臣公司這種在短短幾年內不單止完全回復過來,還追過了頭的情形,只可用神蹤來解釋。

    金統呼出一口氣道:「想不到你對這方面倒很熟悉。

    凌渡宇淡淡一笑,也不解釋,他參加的「抗暴聯盟」。不時須要訂購軍火,所以不得不對國際上的軍火市場,下工夫研究。

    兩人心情沉重,先是名人自殺,跟著卓楚媛、文西、威爾等三人失蹤,他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現在連下一步行動要幹甚麼,說實在的,兩人完全不知道。

    馬蔔來到這裡,事情看來遠比想像更為複雜。

    國際刑警的總負責人,會和一間世界最先進的軍火工廠有甚麼關係?他為甚麼不去醫院,卻到了這裡來。

    金統話題一轉道:「威爾受傷,迫使我對整件事作重新估計,於是我才動用了所有線眼,也找到了史亞。」

    凌渡宇奇怪地望了金統一眼,這是他早先問金統的答案,那時他勃然大怒,現在卻自動說出來,大見和解之意。

    金統續道:「不過我仍然不相信這件事和甚麼奇異力量有關,一定是有人在背後弄鬼。」

    凌渡宇嘆道:「我也希望你的推斷正確,對付人總比對付妖精鬼怪有把握一點。」

    金統不理凌渡宇的嘲諷,繼續道:「我也想過內奸的可能性,所以那天我撞到你和文西一起時.放過了你們,就是這個原因。那天你來幹甚麼?」

    凌波宇正要答話,忽地驚呼起來道:」他出來了!」

    金統吃了一驚,望回閘門。

    一點動靜也沒有。

    金統望住凌渡宇手上拿著的追蹤儀,顯示馬蔔所在的小紅點正在飛快地移動……

    金統訝道:「為甚麼走動得這麼快?」適才追蹤馬卜時,小紅點只是緩緩移動,絕不似目下的速度。照這樣的移動,馬卜早應走出了大門,難道他從另一個出口離開了。

    凌渡宇苦笑道:」我也希望知道。」忽地抬頭望向天空,叫了起來道:「直升機!」

    金統條件反射般發動汽車的引擎,呼地衝出。

    夜空上有兩點紅光,向東方駛去。

    金統把車速增至極限,在街道上飛馳,不斷超越路上的車輛,驚險萬狀。

    金統忽地把車子在路旁停下,詛咒起來,直升機不知去向。

    凌渡宇安慰他道:「這是雖敗猶榮,我從沒聽人說可以用車去追直升機的。」

    金統笑了起來,道:「這樣說,難道我們還要慶祝嗎?」

    凌渡宇道:「當然!不過是到醫院的餐廳去慶祝!」

    金統開動車子,想想到醫院去看看,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車子在路上疾馳。

    金統說道:「這件事一定是由一個有非常龐大勢力作後盾的組織,為了某一不知名的理由,進行一個驚人的陰謀。」他始終不肯接受超自然異力這類看法。

    凌渡宇不作一聲,金統奇怪地望向他,凌渡宇神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金統道:「甚麼事?」

    凌渡宇望向倒後鏡,道:「你看看跟在我們後面的大車。」

    金統在倒後鏡端詳了一會道:「這只是輛普通的十噸大貨車,奇怪!」看一看車內的米表,指針顯示車時速九十多哩,續道:」為甚麼它要用這樣的高速行駛?」

    凌渡宇道:「這架貨車大不簡單,轉彎時比你的老爺車還靈活。」

    金統說道:「我的車真實性能遠勝它外型,我才不信。」一扭叭,車子來了個九十度的急轉,走上了高速公路,以一百二十多哩時速前進,輪子和柏油路激烈地磨擦,發出吱吱尖叫。

    不一刻,金統目瞪口呆,那巨型的貨車靈巧地轉了一個彎,從容不迫地跟在背後。

    凌渡宇道:「這輛貨車是超時代的設計,你休想擺脫它。」

    金統悶哼一聲道:「若是它要來對付我,我保證它吃不完兜著走。」拿起無線電話,想通知警方的朋友,面色倏地大變。

    凌渡宇淡淡道:「是否有干擾?」

    金統點了點頭,道:「那為甚麼還不動手對付我們。」跟著笑道:「你看它的車頭會否裂開,伸出支火箭炮來?」開起玩笑上來。

    凌渡宇對金統的鎮定相當欣賞道:「在他們發射火箭砲前,我們最好先撤離你這偽裝劣車的好車。」

    金統啞然失笑道:「一分鐘後我們駛上新澤西大橋,過橋後有個大公園,就在那裡下車如何?我看它能拿我們怎樣。」兩人的語氣間不自覺地把大貨車當作有靈性的東西,事實上無論他們的福特如何左搖右擺,大貨車也相應地擺動地來,像拖車一樣。假設這是與某一種的自動追蹤系統操縱和指揮下的現象,可說是聞所未聞了。

    凌渡宇嘿然道:「我看如果我們犧牲小我,投河自盡,會多隻陪死鬼。」

    金統一邊加速,一邊道:「對不起,命只有一條,恕我不奉陪了。」新澤西橋在望。

    凌渡宇驚呼起來「小心!」

    金統猛踏油門,面前驀地閃出一輛巨型貨車,把前路完全塞滿。尾隨的貨車超前爬頭。

    驚人的事發生了。

    貨車的尾箱緩緩打開,一道滑梯斜斜地垂了下來。

    貨車上二十尺長的尾箱,是個設計巧妙的囚籠。

    另一線上沒有來車。

    凌渡宇大叫道:「扭肽!」

    金統怒喝道:「我不知道嗎?」他用盡全力,呔盤一動不動。金統踏上剎車掣,可是車子依然高速前進,欲罷不能。

    車子完全不受控制,向著貨車後的滑板駛上去。

    金統一把抽出手槍,伸出窗外,把子彈全打進貨車的車呔去。一點分別也沒有,汽車駛上三十度傾斜狀的滑板上。

    凌渡宇叫道:「車門鎖死了。」話猶未已,兩人已衝進車後尾箱的黑暗裡,尾箱門在車後關上。

    一切靜到極點,汽車安詳地停在黑暗裡,前一刻還是以高速行駛,一衝進貨車箱*塚驀然凝止,失去了一切動力和衝力,那種感覺令人難受之極,幾乎要嘔吐起來,那是最極端的「失速」*

    尾箱有隔音的性能,使人完全聽不到外界的聲音。像一個真空的無聲世界。

    只有兩人的心跳聲。

    金統道:「為甚麼我的心跳得比你快那麼多?」其實不止心跳,連他的呼吸也比凌渡宇急促得多,顯示他在前所未有的震駭裡。

    黑暗中凌波宇傲然一笑,他自幼苦修俞咖和禪坐,若連這點修養也缺乏,怎對得起歷代祖師。,他淡淡道:「那跳得快好還是跳得慢好。」

    金統呆了一呆,答道:「快是代表衝勁和生命力,當然是‘快’好。」

    兩人靜了一靜,一齊爆起狂笑,那似身陷險境、遭人生捉活囚的人。

    凌渡宇一扭車門,咦了一聲道:「門可以開了,你試試能不能打著火。」

    金統頹然道:「早試過了,不可以,對方究竟用甚麼武器,這樣可怕。」

    凌渡宇沉默了一會,道:「你信不信,現在對付我們的,絕不是人。」

    若早先凌渡宇這樣向金統說,金統一定破口大罵,這一刻他卻耐著性子,沉聲道:「你有甚麼憑據?」

    凌渡宇道:「說出來你也不信。」走出車外,在黑暗的貨車箱內摸索。

    貨車以高速行駛,凌渡宇要不斷改變重心,以保持身體的平衡。

    另一邊傳來零碎的聲音,凌渡宇知道金統也和他乾著同樣的事,結果當然一樣;這車廂以厚鋼板建成,全無門鎖,今次插翼難飛。

    這兩個同陷險境的人很快又聚在車內,他們放鬆心情,讓身體軟軟挨在汽車的座椅內,養精蓄銳,以應付任何即將降臨的厄運。

    金統道:「有一件事非常奇怪,貨車現正以高速行走。剛才我在車外幾次幾乎滾倒地上,但這汽車我並沒有拉起停車手掣,連打開了的車門也不見晃動一下,你說這是甚麼道理?」

    凌渡宇苦笑一下,他早已注意到這一點,車內像是個靜止了的世界,一切是那樣和平和安定。

    金統並不祈求凌渡宇有甚麼答案,追回早先的話題道:「你剛才說,有些事說出來我也不信,那究竟是甚麼事?」

    凌渡宇醒悟到金統倒不是那麼有興趣聽他的解釋。而是在這瘋狂的寂靜裡,說話可以把注意力扯離這令人不安的等待。

    凌渡宇道:「我有天生的第六靈感,每逢有危險臨近時,會預先有感應。」說到這裡頓了一頓,金統這次倒很有耐性,沒有橫加打斷。

    凌渡宇續道:「我十八歲那年,卻給一堵自動倒塌的角牆壓個正著,還打破了頭,事前卻一點預兆也沒有。」

    金統笑道:「你的第六感看來也會買大開小了。」

    凌渡宇在黑暗裡搖搖頭,道:「後來又經過了幾起同類型的事件,我終於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我這種預知危險的異能,只對有生命的物體起感應,但每次‘電光’出現前,或是現在這大貨車,我都沒有絲毫的預感,所以我敢大膽的說,這一切都不是有生命的物體所為。」

    金統皺眉道:「也不一定是這樣,可能這生命體的精神層次,遠遠超出你這特異預感的範疇,所以你難生感應……’說到這裡噤口不言,連他自己也為這個得出的推論感到震駭。

    那會是甚麼形式的生命?那能令人忽然失去蹤影、自願放棄生命,操縱貨車,使他們現在身處的汽車陷入奇異的靜止狀態,又有一班人為‘他’買命。但為甚麼‘他’不把他們攝走,那不是乾脆利落,而要像現在那般轉折,刻下又要把他們帶到那裡去?

    金統心亂如麻

    在汽車的黑暗裡,一點也感不到貨車的移動。

    凌渡宇沉默了好一會,嚴肅地道:「金統先生,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可能對整件事的水落石出,有很大的幫助。」

    金統霍然驚醒,迅速答道:「請說!」

    凌渡宇正要發問,暮地響起玻璃破碎的聲音。

    汽車前的擋風玻璃整塊粉碎下來,粉未濺飛。

    金統驚叫道:「麻醉氣!」。

    一股濃烈的氣味,充斥整個黑暗的空間。

    金統側倒在凌渡宇身上。

    凌渡宇知道金統已不省人事,他卻不驚反喜,閉上口鼻的呼吸,改以皮膚呼吸,這種技倆,在苦行逾枷上只屬小玩意,技精者能入水不死,加上凌渡宇對藥物的奇異抗力,凌渡宇有信心可以保持清醒。

    他裝作暈倒椅上。

    黑暗裡一時靜寂無聲。

    像過了一個世紀般的長時間後,貨車的尾門緩緩升良.幾支強烈的電筒光照射入來。

    有人在門外發命令道:「將他們抬出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