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攜手合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金統剛放下電話,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面容肅穆的馬蔔走了入來。

    馬蔔在他桌前的旋椅坐下,輕描淡寫地道:「你吩咐文西的秘書,文西一回來便告訴你,究竟有甚麼事?」

    金統神色不變,淡淡答道:「沒甚麼!不過想和他談談卓楚媛和威爾的事。」

    馬蔔兩眼射出凌厲的光芒,沉聲道:」你認為卓楚媛和威爾兩件案,有關連嗎?」

    金統遲疑半晌,才答道:「不!我依然認為兩者間沒有任何關係。」

    馬蔔放軟身體,挨在椅背,徐徐舒出一口氣道:「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金統道:「威爾和卓楚媛的情形迥然不同,完全是一副黑社會仇殺的格局……那和他一起的中國人,照目擊者的形容,多是那凌渡宇,此人多年來從事政治顛覆活動,仇家遍布全世界,均恨不得生吃其肉,遭人行刺,有何稀奇,威爾看來是不幸適逢其會,秧及池魚吧。」

    馬蔔略作沉思,道:「這樣說不無道理,可恨威爾緘口不言,使我們入手無從,目前最要緊的事是要找到那凌渡宇……’跟著站起身來,兩手按著桌子,整個人傾前,加重語氣道:「我已通知了本地警方,全力把凌渡宇挖出來,我們現在尚不宜插手,知道嗎?」

    金統默默點頭。

    馬蔔離去後不久,金統接到一個電話,立即外出。

    他的福特旅行車離開大廈的停車場,駛進繁忙的大街,凌渡宇便駕著租來的電單車,遠遠吊著他。

    三時寸五分,凌渡宇已等了他個多小時。

    金統行色忽忽,一路搶線爬頭,風馳電掣向東面駛去。

    凌渡宇全副行頭:密封的頭盔、輕便牛仔套裝,配上他健碩的體型,使人難以辨認他的廬山真貌。

    金統的旅行車頂裝了個盛物的大鐵架,很易辨認,所以雖然左轉右拐,凌渡宇仍能緊跟不失。

    這時金統的福特轉進了一條橫街。

    凌渡宇大感不妥,一來街道的車輛顯著地減少,路旁積著一堆堆的垃圾,汙穢不堪,而且路上站立行走的都是清一色的黑人,一個白人也見不到。

    這是其他人種望而卻步的哈林區,黑人聚居的地方。

    凌渡宇夷然不懼,問題這處不似外面繁盛的街道,金統可輕而易舉察覺被人跟蹤,可是他還有其他選擇嗎?

    凌渡宇硬著頭皮跟了下去。

    金統的福特在一間酒吧前停下,一個穿黑西裝、紅襯衣的高瘦黑人紳士從酒吧迎了出來,接了金統進去。

    凌渡宇忙把電單車泊在幾個街口外,頭盔也不除下。就那樣大步往酒吧走去。

    目下唯有明刀明槍,和金統攤牌。

    走不了幾步,迎面撞來一群奇裝異服、態度囂張的黑人青年。

    他們均以不屑的眼光盯著凌渡宇,一派惹是生非的格局。

    凌渡宇何等樣人,當然不把他們放在眼內,但正事要緊,不得不忍氣吞聲,順勢橫過馬路,避開他們。

    惡少們一陣刺耳怪叫,夾雜著辱罵,充滿蔑視和欺壓的意味。

    那輛電單車一定凶多吉少,成為祭品,不過無暇斤斤計較了。

    酒吧前聚集了十多個黑人男女,其中一名特別高大粗壯,外貌有如當今重量級拳王的禿頭黑漢,左手摟著野艷黑女的蠻腰,口中吊著口雪茄,斜眼向凌波宇喝道:「找你阿爸嗎?」

    旁邊的黑男女一齊尖叫狂笑起來,作浪興波。

    凌渡宇慢條斯理地除下頭盔,兩眼射出凌厲的神光,罩定那光頭黑漢。

    眾人這才看清楚他是中國人,一齊愕然。

    凌渡宇微微一笑,正要推門入內。

    近門處的高瘦黑人一手把門攔著,面上泛起嘲弄的神色。

    黑人男女爆出震天狂笑,極為得意,引得路人停下來看熱鬧。

    禿頭黑漢放開黑女,來到凌波宇身側,嘿嘿笑道:「給我一百元,才放你這黃狗入內。」

    眾人又是一陣怪叫。

    街上其他黑人離得很遠,不敢走近,對酒吧前的黑人懷有很大的畏懼。

    凌渡宇從容一笑,在袋中取出幾張十元面額的鈔票,在眾人仍未看清楚時,閃電般塞入禿漢的上衣袋內,跟著上於一托高瘦黑人攔門的手,他托的位置非常巧妙,剛好是對方的手肘的穴位,那黑人的手一麻,已給凌波宇撥開。

    對方高呼一聲,還來不及反應,凌渡宇側進推門,閃電般標入酒吧內,動作流水行雲,瀟灑不凡。

    酒吧內煙霧瀰漫,三百多方尺的空間充溢著大麻的氣味。擠了四五十個黑人男女。

    門外的黑人黃蜂般跟了進來,封鎖了出口,充滿火藥味,戰雲密布,一觸即發,凌渡宇激起這群橫行無忌的人的怒火。

    酒吧內其他的人立時警覺,目光集中到凌渡宇身上。

    他成為了眾矢之的。

    凌渡宇冷哼一聲,來到水吧前,水吧後的黑女郎,低胸和緊身的衣褲使她惹火的身材更為突出,動魄驚心。

    凌渡宇擠進圍在水吧的黑人裡,若尤其事道:「給我一杯啤酒。」

    性感黑女郎笑盈盈地道:「先生!要酒沒有問題,不過你恐怕沒有命去喝。」

    凌渡宇目光在她高聳的胸脯巡遊,漫不經意地道:「那不用你操心,你只是負責賣酒的吧!」

    黑女郎大訝,難道這人是個瘋於,死到臨頭也不知道,轉顏一笑道:「如果價錢對,賣身也可以!」

    周圍的人爆起狂笑。,凌波宇成為他們這個沉悶下午的助興節目。

    那先前在門外首先撩事的禿漢可厭的聲音響起道:「「跪下向我叩三個頭,叫聲阿爸,便賣酒給你.一千元一杯。」

    四周的黑人更是興奮,胡亂叫嚷,要凌渡宇脆下來。

    凌波宇目光一掃,找不到金統。心中一嘆,轉身向那禿漢道:「我們來個拗手力比賽,你勝了,我向你磕頭.兼送上一千大元,你輸了,答我一個問題。」

    酒吧內鴉雀無聲,估不到他如此奇鋒突出.又如此不自量力。

    禿漢也不由一呆,看看自己的手臂,比凌渡宇至少粗了一倍,咽喉忽地沙沙作響,跟著是嘿嘿怪聲,好一會才爆出震天暴笑,前仰後合,腰也直不起來,極盡輕蔑之能事。

    酒吧內嘲弄的笑聲如雷轟起,好事者己勝出一張小台,以作賽事的場地。

    沒有人可以相信,這中國人能勝過這孔武有力,體壯如牛、重二百多磅、身高六尺四寸、哈林區的著名悍將。

    禿漢囂叫一聲,首先走向那空出的小圓台,伸出巨靈之掌,把台上所有東西:一股腦兒撥落地上,發出混亂的破碎聲。禿漢在一邊坐下來,怪叫道:「小娘兒,過來陪阿爺玩。」

    跟著向其他人大叫道:「待我拗斷這黃狗的手,賺他一千元,這裡由我請客。」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

    先前大漢在門外摟著的美豔黑女,一手穿進凌渡宇臂彎內,挽著他往蓄勢以待的禿漢走去。

    眾黑人男女唯恐天下不亂,裂開一條通道,讓凌渡宇通過,一邊舞手弄腳,為他禱告,向他膜拜,有意弄出不堪入目的淫穢動作,相同的是他們都在看著一隻待屠的豬。

    高聳的胸脯緊壓在肩臂處,自己活像出台領獎的大明星,凌渡宇不禁啼笑皆非。

    來到台前,自有人為他拉開坐椅,讓他坐下。

    酒吧內六十多人集中在圓台四周,圍成一層層人做的圈子。

    連串破碎的聲音傳來,原來較遠的人躍上桌子觀戰,把台上東西弄得東倒西歪,又怪叫助興,場面熱鬧非常凌渡宇從容坐下。

    禿漢目露凶光,恨不得把對方活生生吞下肚去。擱在檯面的粗手,侮辱地做著各種下流的動作,弄得四周的男人為他每下動作喝采怪笑,女人尖叫。

    凌渡宇一時虎目精光凝然,利箭般刺入禿漢眼內,當他察覺到禿漢略一驚愕,大感滿意,他要從意志、心理以至體力上,全面壓倒對方。

    這是無法無天的一群。

    兩下相握,緊緊鎖在一起。

    運勁一握,禿漢面色微變。他本想先來一個下馬威,把凌渡宇捏個痛不欲生,豈知凌渡宇手勁恰好將他的力道抵消,那便像要踢卉路旁的小石,一踢下去,才知道小石只是藏在土內大石的一角,難受可想而知。

    有人尖叫道:「開始!」

    禿漢無暇多想,喊了一聲,發力狂拗,一下子便把凌渡宇的手拗低至與台面成四十五度角,使凌渡宇陷於明顯的劣勢。

    旁觀者如醉如痴,口哨聲和尖叫混成一片,為禿漢看來無可避免的勝利打氣。

    凌波宇面容有若銅鑄,不露半點表情。

    禿漢力道的狂猛,大出他意料之外,幾乎一下把他扳倒,幸好他反攻及時.在失敗的邊緣站穩腳步。

    禿漢獰笑起來,不斷發出野獸般的嚎叫,一分一分把凌渡宇的手壓向台面。

    四周的人連連喝采,震天的打氣聲潮水般湧向酒吧中心正在苦苦爭持的比賽者。凌波宇能支持這麼久,實在大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禿漢是這裡以孔武有力橫行的惡棍,從沒有人敢向他這樣公然挑戰。

    凌波宇緩緩調節呼吸,把注意力凝聚在肚臍丹田處的氣海,立時有一股熱流,由該處升起,直升上手臂的經絡。

    這是密宗的氣功。

    四周驀然靜下。與先前的嘈吵判若雲泥。

    原來凌渡宇忽然反攻,由四十五度回復至未開賽的九十度角,更像兩人從未曾開始比賽一樣。

    禿漢怒喝連連,力圖再度領先,汗珠不斷從他額上流下來。

    眾人雖又為他打氣,但聲勢已大不如前。

    凌渡宇大喝一聲,把酒吧內的其他聲音全部蓋過。他一直默然不語,這一叫登時把眾人嚇了一跳,靜了下來。凌渡宇的力道有如山洪暴發,一下把禿漢粗壯的手臂伏在桌面上。

    禿漢輸了。

    酒吧內一絲聲息也沒有,連呼吸也停止下來,落針可聞。

    沒有人可以相信眼前這事實。

    禿漢不住大口喘氣,眼珠左右亂轉,兇光四射。

    凌渡宇正要說話,背後勁風襲體。

    他嘿然一笑,微一側身,避過了當頭揮下的斗大拳頭。左手一個拋拳,由下而上,命中偷襲者的下陰要害,正是先前攔路的黑人……

    那黑人發出驚人心魄的慘嘶,滾倒地上,爬也爬不起來。

    四周叱叫連連,數名黑人大多搶前.準備群毆。

    禿漢霍地站起身來,一個右勾拳痛擊凌渡宇的左額。豈知凌渡宇的機變遠勝於他,他才站起,腳步未穩時,凌渡宇已一把將剛才作戰場用的小圓台整張掀翻抽起,桌緣猛掠向他的胸口,禿漢受不住力,連人帶台跌個四腳朝天,累得身後的幾名男女倒仆地上,驚呼尖叫.場面混亂例。這時左右各有一人撲至,凌波宇躬身一退,恰好避過敵人的拳頭,乘勢來到兩人中間,他退後的速度快閃電,當那兩人醒覺到凌渡宇進入了危險的攻擊位置時,凌度宇的左右肘不分先後重重捶上兩人的肋骨去。

    兩人打著轉跌開去。

    凌渡宇豹子般前標,一個重拋拳痛擊另一衝來黑漢的下頜,二百磅的大漢,整個人給他抽離地而,一連壓碎了兩張椅。

    凌渡宇待要選擇下一個攻擊目標,腦後風生。

    他眼角的餘光感到閃閃的刀光,急忙扭身側避,刀鋒劃過,凌渡宇乘對方陣勢未穩,衝前一個膝撞,持刀者痛得跪了下來,正是那和他拗手力的禿漢。

    一時間所有動手的黑人人仰馬翻,倒滿一地,凌渡宇每一擊均命中他們的穴位要害,沒有人有能力自己爬起來。

    其他人都被凌渡宇的雷霆手段所攝。遠遠退開。

    反而凌渡宇若無其事,氣定神閒,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向跪在地面前的禿漢:「剛才入來的白人,到了那裡?」

    禿漢抬起頭,苦著面道:「我不能說!」

    他很坦白,並不以「不知道」來推搪。

    凌渡宇正要施壓,聲音從酒吧後門那一端傳來道:「朋友,他是不敢說的,放下他吧!」語氣中自有一股威嚴和氣魄。

    凌渡宇施施然回頭,發話音是剛才把金統迎入酒吧的黑人紳士。

    金統面無表情,站在黑人紳士一旁。

    黑人紳士道:「好!凌先生真才實學,膽識過人,我布津佩服。」

    凌渡宇走到兩人身前,伸出手道:「布津先生,幸會幸會。」

    布津對他頗為惺惺相惜,熱情地和他握手。

    凌渡宇伸手向金統,後者面現冷笑,道:」今次找我,不是為了和我交朋友吧!」

    凌渡宇曬道:「先禮後兵,怎樣?」

    金統略一沉吟,道:「好!走著瞧!」這才伸手和凌渡宇相握。

    凌渡宇望向布津,道:「我可否和金統單獨說上幾句?」

    布津望向金統。

    金統斷然道:「不必!我們現在去見一個人,凌先生一定有興趣一同前。」’不理凌渡宇的反應.逞自走往酒巴的正門。

    布津禮貌地向凌渡宇作了一個相讓的姿勢。

    凌渡宇別無選擇,跟在金統背後,走了出去,一點也不知金統要去見甚麼人。

    灑吧內回復了一點秩序,適才受創倒地的黑人,已給扶起,像一群鬥敗了的公雞。

    凌渡宇走過水吧時,賣酒的豔女拼命向他大拋媚眼。

    看來不用錢也肯向他獻上肉體。

    凌波宇呼吸到外面清新的空氣,精神一振,心想管他虎穴龍潭,也要闖一闖,眼光轉到剛才泊電單車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電單車已不翼而飛。

    布津和門外的幾個黑人說了幾句,走向淩波宇道:「不用擔心,我保證電單車完整歸還。」這才向金統的福特旅行車走去。

    凌渡宇對布津刮目相看,此人一定在這裡非常吃得開,不知他和金統是甚麼關係?

    凌波宇搖搖頭,坐進車尾去。

    布津坐上司機位,負責駕駛。

    行駛了十多分鐘,旅行車只是在哈林區內打轉,在橫街窄巷裡左轉右轉,凌渡宇這時才明白為甚麼要改由布津駕車,只有他們這些生長在這黑人區的人,才可認得路。

    旅行車在一堆垃圾旁停了下來。

    三人走出汽車,立時有大漢迎過來道:「波士,一切妥當,他在上面。」

    大漢當先引路,領著三人走上一條窄樓梯,來到二樓一個單位外,另有兩名大漢守候在外,都是布津的手下。

    布津略一點頭,有人連忙打開門。

    布津和金統兩人先行,凌渡宇跟進,其他人都留在外面,門在凌渡宇身後關上。

    內裡只是一間百來尺的房間,除了一張單人床外,滿了雜物,凌亂非常。

    床上瑟縮地坐了一個形貌狠瑣的瘦弱男子,年紀介乎四十至五十歲之間,一見到布津,眼中露出恐懼的神情。

    凌渡宇從這瘦弱的黑人轉到牆上,吸引他的目光是滿貼的大大小小海報,最大的一張,有位美麗的女子,背景是一個海灘,細滑的肌膚綴滿水珠,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如花俏面掛了個與天上太陽爭輝的笑容,和室內混亂汙穢的環境強烈對比,極不調和。

    凌渡宇的眼光轉到其他的海報,原來都同是那一位美女,各式各樣的姿態,濃妝豔抹,清淡娥眉,均同樣可人,令人目不暇給。

    凌渡宇心頭一震,忽地認出這美女是誰。

    那是美雪姿,國際知名的首席艷星。

    六位自殺名人的其中一位。

    布津道:「史亞!告訴這兩位朋友,那天你看到甚麼?」

    史亞呆了一呆,不住搖頭,以細不可聞的聲音嗚咽道:「不!我甚麼也不知道。」

    布津一點也不動氣、溫和地道:「史亞,你怎可以隱瞞朋友,整個哈林區的人都會聽你說美雪姿給魔鬼攝去了,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史亞低下頭,囁嚅道:「那天……那天……她死了!」

    金統道:「史亞,我們需要你的幫助,難道你不想為美雪姿報仇嗎?」

    史亞一邊飲泣,一邊搖頭道:「沒有用的!沒有人可以為她報仇,是魔鬼奪去了她。」

    眾人面面相覷;偏又拿他沒法。

    史亞忽地抬起頭來,滿佈淚痕的臉上現出堅決的神情,道:「那天我去看雪姿小姐拍戲……可以的話,我都去看她,即管只能遠遠看她一眼,也是好的。」面上露出回憶的表情。續道:「她在拍一個駕車的鏡頭,汽車向著我駛來。我很高興,我走出路中心,想要她給我簽一個名…那知,天忽然黑下來,甚麼也看不見,一道電光劃過,她……她就不見了……天再亮時.只剩下一輛空車,我很怕,走了回家,不久,就聽到她自殺的消息。」

    金統道:「胡說!怎會有這種事?」

    史亞見到金統雙眼凶光暴射,哧得縮作一團,渾身打顫。

    布津沉聲道:「不!史亞從不說假話。」

    金統道:「那一定是他的神經出了問題,幻想出這種故事。」

    布律一時啞口無言,這樣的奇事,他本人亦難以相信,教他怎樣反駁金統?

    室內靜寂無聲。

    一把聲音打破了沉默,道:「他說的千真萬確,一點也不假。」

    三人一齊望向發話的凌渡宇。

    金統首先反應,叫道:「你怎可以相信他,這樣沉迷明星的人,腦袋已有問題,甚麼事幻想不出。」

    凌渡宇冷然道:「甚麼叫沉迷,我們每一個人也是沉迷,像你便正沉迷在你的所謂‘理性和實際’里。史亞只是對自己的感情真誠,愛到底,恨到底,那管她是大明星小明星,遠勝你這大混蛋睜目如盲,把所有真理扭曲。」

    金統大喝一聲,一拳當面痛擊凌渡宇。

    凌渡宇猛然退後,避過來拳、但房內的空間實在太小他一退,背部立時撞上牆壁。

    金統要衝前,布津從後一把抱著他,死命拉開。

    史亞哧得尖叫起來。

    凌渡宇道:「我也曾經看過那道電光!」

    金統一邊掙扎,要脫離布津的懷抱,一邊叫道:「我早加你也是不正常的狂人,為甚麼那道電光又不攝走你,留你在這裡獻世?」

    凌渡宇淡淡道:「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電光只攝走了文西一人。」

    金統忽地停止了一切動作,像整個人凝固起來。

    房內由嘈吵突變為寂靜,只有史亞牙關打顫的聲音。

    金統望向凌渡宇,不能置信地問道:「甚麼?」

    凌渡宇迫:「文西失蹤了!」

    金統道:」他不是和你一起的嗎?」

    凌渡宇神情一黯,把事情經過說了出來,金統聽得面色發白,上不知應否相信。

    凌渡宇道:「‘你為甚麼又來找史亞。」

    金統嘿嘿冷笑道:「我要找誰便找誰,何須甚麼理由。」

    凌渡宇嘲道:「你不是一直反對調查名人自殺的事嗎?」

    金統面色一變,盯著凌渡宇道:‘誰告訴你?威爾嗎?這是違反了國際刑警的守秘規條,看他怎樣解釋?」

    凌波宇失笑道:「去你他媽的守秘規條,我只要你答我來這裡幹甚麼?」

    余統正要大發雷霆,布津插入解圍道:」金統是我的老戰友,當年在軍隊並肩作戰,今天早上,我接到他的電話,要我發動所有眼線,調查威爾受傷的事,又告訴我這事和名人自殺的事可能有關連,才根尋到史亞身上。」

    金統怒道:「為甚麼要告訴他,這人只是個故弄玄虛的瘋子。」

    凌渡宇淡然處之,走到史亞身側坐下道:「史亞,我是你的朋友,是嗎?」

    史亞愕然望向他,凌渡宇眼中射出奇異的光采,史亞雙眼現出茫然的神色。

    金布兩人一齊愕然,醒覺凌渡宇在施展他著名的催眠術。但卻不知他還要問些甚麼東西?

    凌渡宇柔和地道:「你是不是每天也去看美雪姿小姐?」連金布兩人也感到凌渡宇聲音中含有一股使人服從的力量,遑論身在其中的史亞了。

    史亞果然遵從地答道:「我一有空閒,便到她的寓所外等她,我……我並不想甚麼,只是要見她一面……」

    金布兩人互望一眼,這樣癡心的影迷,也是少有。

    凌渡宇眼中的奇光牢牢攝著史亞,道:「回憶吧!回憶吧!在你等她的是時間裡,有沒有見到其他的人?」

    史亞皺起眉頭,苦苦思索。

    凌渡宇不斷鼓勵道:「慢慢想,不要急。」

    金統搖頭冷笑.他不相信凌渡宇可以從這個癡癡迷迷的人身上問出任何東西來。

    史亞眉頭深鎖.跌進回憶的淵海裡。

    金統悶哼一聲,待要出言譏諷,布津伸手按著他,阻止他發言。

    史亞整個人渾身一震,叫了起來道:「我記得了,我曾經撞過一個人三次,都是在她大廈的正門。」

    這次連金統也露出注意的神色。

    凌波宇語氣如常,道:「不用急,想一想,他的樣貌是怎樣的?」

    史亞道:「那是一個紅種人,他的眼很令人害怕,非常高大,走起路來左腳微跛……」

    金布兩人一齊驚呼起來,金統急不及待地道:」記清楚,他的右眼下是不是有一道刀疤?」

    史亞全身又再一震,叫道:「是呀!那道疤痕足有三四寸長。」

    布津叫道:「沒有錯,一定是他了!」

    凌渡宇轉頭望向兩人,都是神色沉重。

    凌渡宇又問了幾句,史亞答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布津道:「我們出去再說。」

    凌渡宇知道再問下去也間不出甚麼東西來,點頭答應。

    三人來到街上…金統皺眉苦思,布津迎上凌渡宇詢問的目光,道:「史亞見到的人,一定是‘紅牛’田維斯,國際性的著名殺手,窮凶極惡,是各地警方通緝的頭號罪犯,不知他為何會捲人這件事內。」

    金統道:」我奇怪的卻不是他為何參與了這件事,而是根據我們非常可信的情報,這人現在應該已是一個死人。」

    凌渡宇嚇了一跳,叫道:「甚麼?」

    金統出奇地和顏悅色地道:「田維斯三年前在肯雅染上了愛滋病,當時已病入膏盲,不久便完全失去他的消息,我們盡了一切方法,也找他不到,故此斷他已死,怎想到現在他居然健在,令人難解。」

    凌渡宇一顆頭登時大了好幾倍,一個應該死了的人為何會再出現?三人邊說邊行,來到金統的福特車前。

    凌渡宇轉頭向布津道:「多謝你!」原來他的電單車完好無恙地給綁在金統車頂的鋼架。他們來見史亞不過個把鐘頭,布津的手下己把電單車尋回,足見他手下辦事高效率。

    布津微微一笑,一副些微小事,何足掛齒的模樣。

    凌渡宇對他大生好感。

    金統心情沉重,逕自坐進車內的駕駛位置。

    布津和凌渡宇握別道:「我一生人還未聽過這樣的事,如果有用得著我的地方,一定要來找我,在哈林區,要說是我布津的朋友,自有人會帶你來見我。」他的口氣很大,但語氣誠懇,所以絲毫不惹人反感。

    凌渡宇道:「太麻煩你了!」

    布津正容道:「假設一切真有其事,那就不是一兩個或是國際刑警的問題,而是整個人類的問題了。」

    凌渡宇怵然大驚,一切的事情來得太突然了,太快了,快得他沒有思索的時間。布津說得對,所有已發生事在指示出一種令人無法理解的異力在作崇,可是為什又有人為的因素在其中?他愈想愈糊塗,愈覺知得多更人難解。

    布津大力拍一下他的膊頭,道:「朋友,上車吧,我們的老友要不耐煩了。」

    話猶未完,金統連接兩下喇叭,催促凌渡宇上車。

    凌渡宇向布津苦笑,搖搖頭,坐進金統旁的座位。

    金統一踏油門,汽車開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