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名人自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九九叁年七月七日早上八時叁十分。

    美雪姿癡癡地呆望著鏡中如花似玉的顏容,這臉孔的一言一笑,令眾生顛倒迷醉,成為千千萬萬影迷的夢裡情人。

    可是她這位名滿國際的首席艷星,使富商巨賈、貴家公子爭逐裙下的美女,現在卻是如此惘然。

    她已失眠了一整夜。

    生存究竟有何意義可言?

    人性的醜惡令她不忍卒睹,但她為甚麼到這一刻才能明白?

    而且是那樣徹底地明白?

    是的,因為那一個美麗的經歷。

    她緩緩站起身,推開門,走出植滿鮮花的華麗露台,攀過圍桿,跳了下去。

    從她在紐約曼克頓第十一街叁十樓的華宅跳了下去。

    她的自殺震驚了全世界。

    是自瑪莉蓮-夢露以來最轟動的自殺新聞。

    沒有人明白事業如日中天的她,為何會幹如此傻事?

    那是一個謎。

    田克駕著他掛滿從各項世界性賽事贏回來的獎牌的跑車,以超過百哩的時速,在高速公路上疾馳,在精湛的技術下,他逢車過車,完全不理交通燈的指示,向羅馬的市中心狂駛而去。

    警車的尖嘯聲在車後狂叫,拼命追趕。

    路上的交通亂作一團,其他的車輛為了閃避田克橫衝直撞的跑車,有些鏟上了行人道,有些衝向了大樹,有些剎掣不及,撞上了前面為閃避田克而停下的車輛。

    田克完全失去了理智。

    「跑車的速度不斷增加。市中心彼得大殿前的廣場赫然在望。跑車沒有絲毫遲疑,把速度增至極盡,」轟「一聲,直衝上滿布遊人的廣場裡去。釀成十一人死、二十人傷的大慘劇。垂死的田克被拖出焚燒著的跑車時,口中還在叫道:「我要殺盡你們!」跟著即時死去。十八天前他才剛贏取了歐洲格蘭披治大賽的冠軍主座。這事發生在美雪姿自殺後叁小時。

    英國著名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白殿戈,在同日的黃昏,在他倫敦的寓所內割脈自殺,被送到醫院時,情況仍未至不能挽回的地步,但出乎所有對他進行急救的醫生的意料之外,他的情況一直惡化下去,延至當夜十一時終於不治,這位以文章於世的大家,沒有為他的厭世留下隻字片言。事後醫生一致認為白殿戈的死因,不在於他自殺的傷勢,而在於他完全喪失了生存的意志和欲望。白殿戈一向主張積極進取的哲學,絕沒有任何自殺的傾向,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沒有人能明白。白殿戈死後二十四小時內,另有叁位名人自殺。他們分別是日本的首席富豪宮本正、德國的物理學家翟化文、美國的眾議員一一出色的政客哈拉。

    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出色當行、頂尖兒的人物,極負盛名。事發後,世界震駭莫名。美麗的卓楚媛望著台上的六份檔案,由左至右,依次是美雪姿、田克、白殿戈、宮本正、翟化文、哈拉。是依他們自殺的先後排列。現在是八月二十八日,他們自殺後一個月又二十一天。這是紐約國際刑警美國分部的機密議事廳。除了身為特別行動組的卓楚媛外,另外還有四名男子,都是國際刑警的首腦人物。坐在一端主席位置、臉相威嚴的美國人馬卜。是國際刑警的總司令,最高統帥。對正卓楚媛的是德國人金統,美洲區的區指揮官,身材健碩,意態豪雄。

    金統旁是法國紳士文西博士,文質彬彬,是精神學的專家。坐在卓楚媛右邊是特別行動組的主管威爾先生,也是她的直屬上司。馬蔔以主席身分,說了開場白後,便由卓楚媛發言。卓楚媛整理一下思路,道:「這六個自殺案發生在不同的國家,表面看來,除了在時間上的吻合外、應該是一點關係也沒有。」說到這裡停了下來,環顧眾人。

    各人卻都是面無表情,不露半點消息,使她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緊緊迫壓著她。

    卓楚媛繼續說:「我開始時,是應英國蘇格蘭場之邀,調查諾貝爾得獎者白殿戈的自殺案,看看有否政治暗殺的成分,因為白殿戈一向鼓吹人權和反對國際上的恐怖主義。」金統打斷她道:「卓主任,你寫的報告我們已看過,請盡量簡略一點。」此君的鷹勾鼻、明顯的深下去的雙目精光閃閃,予人以難予應付的感覺。

    是國際刑警中聲名顯赫的人物。

    受到金統無禮的打斷,卓楚媛升起一股怒火。

    國際刑警的最高負責人馬卜先生,以主席的身分發言道:「卓主任,請依照金先生的指示。」這似乎像一個審判多於像一個會議。

    威爾解圍道:「楚媛,今次會議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對事情達到一致的看法,以決定下一步的行動,而你是第一個提出這六件案是有關連的人;所以大家都希望先聽你的意見。

    卓楚媛深深地吸人一口氣,道:「這六件案同時在四十八小時內發生,而且都是世界知名的人士,使我不得不下了一番工夫,通過各地的警方,取得有關的資料,加以比較。」金統不客氣地道:「你報告中最主要的論點,不外乎叁點:就是時間上的吻合、知名度和每一位自殺者死前都會失陳述一段短時間。我認為這些論點實在是太薄弱了。這六件案的不同處,其實遠比相同處為多:首先,他們自殺地點天南地北,絕沒有絲毫關係。其次、自殺的方式也大不相同,使人難以將他們連在一起。第叁,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各地警方認為每一個案均絕無可疑成分,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純粹出於個人的自殺行動。所以我認為再要深入調查此事,徒然浪費人力。」這金統老辣非常,不正面駁斥卓楚媛的說法,而只以反證的手法來證明她論點的不成立。

    卓楚媛從容道:「金統先生未曾對事情作深入了解,這樣想也是理所當然,因為實在很難想像任何人或團體會同時在不同的地方,進行這般勾當,怎麼能做到?為何要這樣做?有甚麼目的?」這番說話淩厲非常,金統面色一變。

    卓楚媛道:「疑點實在大多了。首先……」說到這裡,眼尾掃了金統一下,惹得金統悶哼一聲,座上各人知道她在模仿金統先前的話語,都皺起了眉頭。

    卓楚媛續道:「這六個人,每一位都恰在事業的峰顛:田克自殺前兩個月,奪取了歐洲格蘭披治大賽的冠軍;白殿戈寫的小說在他死前十日賣出了第一百萬本;宮本正成功地收購了日本航空公司百分之五十一股權,完成了多年的夢想;德國的翟化文發表了他震學術界對宇宙一元場的研究理論;美雪姿蟬聯兩屆影后;政客哈拉被提名競選下一任總統。」會議廳內死一般寂靜,等待卓楚媛說出她的推論。

    她淡淡說道:「所有這些事都發生在他們六人自殺前叁個月內,無淪在性質上或時間上,巧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跟著加重語氣道:「我敢斷言,這絕非巧合,他們一定是被精心揀選出來。」會議室的氣溫似乎忽地下降了幾度,令人有點不寒而怵。

    誰人?

    為甚麼要揀他們出來?

    卓楚媛強調道:「他們沒有一個人有自殺的理由,也沒有誰顯示出自殺的傾向,所以事情絕非表面般簡單。」金統默然冷笑,表示絕不同意。

    威爾雖默不作聲,不知怎的眼中竟有擔憂的神色,為甚麼?

    主席馬卜沉聲道:「那你是否說這六位世界知名的人士都是被謀殺?」卓楚媛道:

    「不!他們是自殺。」眾人愕然。

    卓楚媛解釋道:「他們每一個人死前,都會神秘失蹤過一段時間,宮本正的家人、美雪姿的經理人、哈拉的助手均曾報了警。即管他們失蹤的怪誕,亦是非常類似:像宮本正,他開完會議後,走進洗手間,再也沒有出來。美雪姿拍外景時,居然在拍一個駕車遠去的鏡頭時,就此一去不返。哈拉更為神奇,進入了他的專用升降機後,從此蹤影全無。其他叁人雖未知曾否有如此離奇遭遇,但經我仔細詢問他們周圍的人,死前那數日內的沒有人曾見過他們,所以可假定他們在那段時間內,也是失了蹤。他們再出現時,便自殺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從那裡冒出來?曾到過哪裡?單是這點,便值得我們作深入調查。」金統挑戰地道:「事情確實是巧合了一點,但這世界巧合的事何其多,連你也承認他們是自殺,我們還有甚麼追下去的理由?令人自殺並不足以促成罪名。何況你現在仍是完全在憑空推想的階段,一點較具體的證據也沒有。」卓楚媛狂壓怒火,這金統打從一開始起,便敵意甚濃,照理此人一向以英明傳略著稱,沒有理由像現下這般橫蠻無理,箇中原因耐人尋味。

    卓楚媛沉聲道:「如果證據確鑿,這個會也可以省回。根據以上的推論,我敢大膽他說這六人的失蹤,有一個令人難解的關連,失蹤那一段日子,必然遭遇了不尋常的事情,形成了他們自殺的原因。」這個推論合情合理,她很難想到他何反對的理由。

    而馬卜和她的上司威爾,都是明理之人,一定不讓金統胡來。

    金統冷笑道:「看來他們也是遇上了上古的邪怪生物:月魔了。」卓楚媛愕然望去,剛好迎上了滿面嘲諷的金統。

    會各人均面無表情,威爾避開了她的眼光。

    卓楚媛忽地明白了關鍵所在。

    明白了這個會議火藥味的來源。

    叁個多月前,她在凌渡字的協助下,從被一度深埋地底的生物控制了靈智的以國特務紅狐手上,奪回了埃及的國寶「幻石」,其實那是該邪惡生物「月魔」藉以吸取月能的媒介,意欲重返地面,統治世界。

    (見(月魔)一書)對這整件事,卓楚媛寫了個非常詳盡的報告,在國際刑警的最高層傳閱。

    眼前這幾位仁兄,包括看重自己的威爾在內不問可知,都不相信「月魔」的存在,當那是一派胡言,自己在他們眼中,可能只是個失心瘋的人,所以他們才會以那種態度對她。

    卓楚媛心中泛起強烈的失望,一種對人類不能接受新觀念的悲哀。她想到凌渡宇的不凡,可惜這可恨又可愛的人,不知躲到了那裡去,她想盡辦法也尋他不著。國際刑警的最高領導人馬卜的聲音似乎在遙不可及的遠方響起道:「卓主任,文西博士是我們‘精神研究科’的主管,也是‘超心理學’方面的權威,所以我特別請他來和你談談。」卓楚媛茫然抬頭,文西博士正有點不自然地向自己微笑。

    超心理學是一門本世紀才興起的專門學問,脫胎於十九世紀盛行一時的「心靈學」,專事研究所有超常現象,有系統地探索現代科技無法作出圓滿解釋的生物現象,即所謂「特異功能」。

    文西博士溫文一笑,道:「卓主任,我們人類對於自己,畢竟還是非常無知,很容易把精神上的現象,附會於鬼神身上……」這文西博士溫文爾雅,惹人好感,可惜現下他這樣說,正是直指卓楚媛盲目把人的精神現象附會作月魔的存在,不啻火上加抽,卓楚媛按捺不住,霍地站起身來,冷然道:「這個會議並非是要討論月魔的存在與否,我只要你們告訴我,這件案是否須要繼續追查下去。」

    文西博士忙道:「卓主任,請聽我一言……」威爾同時道:「楚媛………」金統面有難色。卓楚媛舉手阻止他們的發言,望向這次會議的主席馬,等待他說出答案。馬蔔嘆了一口,緩緩說道:「卓主任,你是我們最優秀的人員,但是月魔一案對你影響實在太大,我們一致地認為你應該休息一段時間。」威爾接口道:「楚媛,我們私下談談好嗎?」卓楚媛忿然道:「多謝你的好意,不過,需要心理治療是你們,而不是我。」話鋒一轉,續道:「月魔對我的影響太大了,起碼大過你們對我的影響、所以我決定繼續追查真相,但請記著,我這樣做,不是為了證明誰對誰錯,也不為了國際警方,而是為了人類的和平與幸福。」跟著望向威爾道:「我先在這裡向你提出口頭上的辭呈,遲些再補上白紙黑宇。其實我還有一些相當重要的資料,不過看來說說也沒有分別,是嗎?」說完後筆直離開會議廳。

    看著她的背影,馬蔔搖頭不語,威爾神情焦慮,文西博頹然若失,金統默然冷笑。

    表情各異,但每個人都在嘆息卓楚媛的失去常性,進入自我毀滅的道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