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活著的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在外空觀察到的情景並沒有錯,地球的劣況正在改善中。

    但我並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很快我會知道。

    緩緩升離維生箱,落到實地上。

    周圍是幽靈般聳立的殘廈,維生箱將我帶到一個廣大廢墟的核心處,也將我帶至重重的圍困內。

    幽靈族、魔鬼族和暗影兵團的戰士,從每一個角落、每一幢高樓矮廈鑽出來,一重又一重地將我圍起來。

    所有武器均瞄向全身赤裸的我。

    我卓立不動,冷冷地掃視以千計的戰士完成對我的包圍。

    在我的指示下,箱蓋合上。

    一群男女排眾而出,來到我身前十多碼外站定,其中包括準慧。

    當中一名身材高大、臉目陰沉、年近五十的男子,正是聯邦國的名將暗影兵團的總指揮佛哥兒。

    他左邊是魔鬼族的蛇蠍公主梵豔,右邊是一個乾瘦的老人,但他的身體卻給人鋼鐵的感覺,眼球呈現一種異乎常人的火紅色,是典型的幽靈族人。

    我全身赤裸,平靜無波地看著他們接近。

    佛哥兒冷哼:「方戰你乖巧得很,知道反抗也沒有用。」

    我微笑道:「我並不是方戰。」

    準慧咬牙切齒地叫:「騙子、魔鬼!」

    佛哥兒大笑:「難道你是單傑嗎?」

    我搖搖頭道:「我便是我,名字對生命的真正存在又有何意義?」

    梵豔嬌笑:「管你是誰,只要你乖乖將夢女交出來,我或者可為你求個人情,讓你和我顛鸞倒鳳後才快樂地死去。」

    佛哥兒寒聲道:「你只能在光榮自殺或受盡虐待而死兩項上揀取其一,不要以為我象厲時般好對付,我是絕不會低估你,也不會給你任何機會。」

    那幽靈族的老人眼中射出奇異的光芒,注定在我身上。

    我知道他已發現了我的異常,那是幽靈族人的直覺,這數千年來幽靈族世世代代在探索死亡的秘密,而我正是他們傳說中能超越死亡和時間的「永恆之神」。

    幽靈族數千年來充滿卑屈和血淚的歷史,在瞬間流過我的心域,沒有一點遺漏、沒有一點疏忽,沒有任何事物可限制我的思索。

    我充滿愛意的眼神望向準慧。

    她全身一陣強烈的顫震,強怒道:「你這魔鬼,不要看我。」

    佛哥兒奇怪地望向準慧,眼中閃過警惕的神色。

    他沒有一個思想能瞞過我,事實上這裡每一個人腦內轉動的念頭,也瞞不過我,那是如此自然而然,不需象以往的費神猜度,就象伸手可及的果實,任我摘取。

    我柔聲向準慧道:「記得我向你說過的話嗎?雖然人類不斷向外搜尋生命的真義,但最終我們只有回歸到自身的心靈裡,並首次發現該地方的存在,那是起點,也是終站。」

    準慧全身劇震,連往後退兩步,難以置信地瞪著我,淚水不住由眼角瀉下,顫聲呼道:

    「傑!真的是你嗎?」

    佛哥兒暴喝:「不要聽他胡謅,他在騙你。」

    準慧搖頭泣不成聲,她知道我不是在說謊,我眼內的愛絕不會騙她。

    佛哥兒舉起右手。

    瞄準我的死光刀、死光槍,架起的死光砲,全部進入準備的狀態,一觸即發。

    那一直默不作聲的幽靈族老人大喝:「且慢!」

    佛哥兒愕然望向他,叫道:「幽靈隱者!」

    幽靈隱者伸手阻止他的說話,筆直大步來到我的身前,火紅的瞳仁眨也不眨直望我。

    我微微一笑:「你明白了!」

    幽靈隱者一震:「我不明白。」

    微笑裡,我的心靈延伸過去,將他包容在內。幽靈隱者全身抖震起來,閉上眼睛。

    我讓他徘徊在歷史的長河裡,看到一切生命的失落,看到各類型的生命在虛廣的空間內作永無休止的流浪,起始生滅、循環往返。

    讓他看到人類雖不住往外探索,事實上卻從沒有超越這在浩瀚無匹的宇宙內有若微塵的星系,但同時漠視了心內的島宇宙。

    讓他從毀滅中看到新生,死睡中警覺到甦醒。

    幽靈隱者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尖叫,向後跌退兩步,猛睜一對紅目。

    所有人緊張起來。

    幽靈隱者舉起雙手,制止所有妄動。

    他顯然在這支聯合部隊裡有崇高的地位,佛哥兒這霸道強橫的人也不敢拂逆他。

    幽靈隱者一陣哆嗦,顫巍巍地道:「你成為永恆之神。」

    所有幽靈族的戰士一齊目瞪口呆。

    佛哥兒臉色一變:「沒有可能的,他若無適當的設備,將夢女加溫至分子變異的超高熱,絕不能釋放她蘊藏的精神熱能,而且直接去吸收這超高熱能,他會化成飛灰。」

    幽靈隱者回復了鎮定和自信,緩緩轉身,向佛哥兒道:「佛哥兒,你雖然是可敬的戰士,但畢竟是來自城市的人,不會明白人神間的奧義,我們曾因為你的強大,將超越生死的秘密告訴你,把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但關係人類夢想的使命是由宇宙注定的,非人力所能強求。」

    他緩緩轉過身來,眼中閃動淚光,舉起雙手,向我跪下:「我以幽靈族最高長老、戰士的身份和榮譽,明證你就是我們幽靈族期待了三千多年的永恆之神,人類卑微的生命,將因你在將來某一日而完全改變過去,成為活著的神。」

    「噗噗噗……」

    周圍的幽靈族戰士紛紛跪下。

    梵豔瞪大美目盯著我,喃喃道:「難道是真的!」

    魔鬼族和暗影兵團的戰士雖沒有跪下,但武器都軟垂下去,急速喘氣,他們面對的是自有人類歷史以來,從未在大地上出現過的「神」。

    佛哥兒怒喝:「不要信他,他只是騙你們,打開那箱子一看,保證夢女仍在那裡。」

    我的思感切進箱子的分子結構,影響著它,使它的分子活動不斷增速,由固體化作氣體,合成金屬造成能抵抗氫聚變的堅箱,在數千對眼睛前化作裊裊上升的蒸氣。

    我淡淡道:「沒有箱子,哪來‘打開’?」

    佛哥兒臉上血色一下退盡,怒喝:「你在變魔術。」死光刀揚起。

    「咯嚓咯嚓!」

    附近十多名魔鬼戰士的死光武器,一齊指向他,他的暗影兵團部下沒有一人站在他那邊。

    我的思感往上空延伸,進入厚雲堆去。

    原本只露出一小片天空的雲堆,迅速往四外移散,湛藍的天空以高速擴展,陽光全無拘束地灑射下來,驅趕纏綿地球數千年的陰影和苦寒,不一會整個廢墟在日照下閃耀著生氣、溫暖和陽光。

    站或跪的人目瞪口呆地望著天空神蹟般灑下的陽光,流下無法制止的熱淚,愈來愈多堅強的戰士跪往地上,沒有跪下的只是感動得呆了。

    我的心靈延伸開去,撫慰他們因在惡劣環境裡生存太久而形成的冰冷心靈。

    佛哥兒雙腿一軟,坐倒地上,口中喃喃道:「永恆之神!永恆之神!」

    梵豔緩緩跪倒,嬌艷的神態被莊嚴替代。

    我望向呆立的準慧,柔聲說:「慧!你過來!」

    準慧歡呼一聲,向我奔來,直衝入我的懷抱,狂呼:「單傑單傑!我愛你,我愛你多於任何權位和名利,可惜要直至你被那魔鬼元帥和馬竭能將你變成超級戰士後,才知道自己是如此地深愛你。」在狂喜裡她失聲痛哭,淚水滴在肌膚上。

    我伸出雙手緊擁她不盈一握的蠻腰,心中填滿兩性間的愛戀,對生命的深情。

    破陽刀和能源帶冰雪般溶解和化氣,我再不需要它們。

    仇恨是沒有意義的事。

    探索宇宙只是在剛開始的階段,終有一天當我掌握了宇宙的秘密時,我會使所有死去的生命復活過來。

    往虛空去的無盡之旅,是基於愛而出發,並不是要去爭取,或是征服。

    我摟著準慧往上升去。

    到了高空上,折北而去,目的地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城市邦托烏。

    那裡有很多人為不同的理由等待我,包括元帥、思絲、夢女教和活在獨裁統治下的人。

    準慧安詳地將俏臉貼在我寬闊的裸胸上。

    下面黃沙滾滾,是無際無邊的沙漠。

    我的心靈在時空裡旅航著,看到沙漠前身那蔥綠的原野,長草波浪般起伏。

    往下飛去,我的意念已有足夠的能量使我做出任何行動,至乎改變這物質的世界,雖然我仍在學習,但現在已是很好的起步。

    準慧奇怪地瞅我一眼,不明白我為何向這枯乾的地方飛下去。

    我帶著她降到沙漠上,指著地上說:「看!」

    準慧驚叫:「噢!竟是一株美麗的小花,怎麼能在這地方長出來?」

    我在小花前跪下,伸出指尖,輕觸花瓣,心中充盈愛意。

    當指尖碰上花朵時,異感傳來。

    我感受到久被歲月埋藏在地下的生命種子,正爭先恐後破土而出,在這看似生命匱乏的地面,生命的力量膨湃不休。

    我的思感順著大地延伸,接觸到大地上另一個偉大的心靈達加西。

    我通過心靈向他呼喚:「我知道你還未死,看到地球的變化,我知道你仍存在。」

    達加西在地深處嘆道:「生命是不會死亡的,只是暫時靜默下來,只要機會一來,又會堅強地活過來,就象藏在泥土下的生命種子,人們恐懼死亡,只是由於對生命的不了解。」

    我說:「看來我並不能對你做成傷害。」

    達加西道:「我差一點給你徹底毀去,幸好部分的我遁入地核內,在那裡我重新得到力量,有幸目睹你成神的偉大發生。」

    我欣喜地問:「你對我有何忠告?」

    達加西回應道:「你是屬於宇宙的,這世界再沒有任何力量阻止你登上新建成的‘破陽號’,前往探索宇宙神秘莫測的終極,接觸其他偉大的生命,帶著你所愛的人,讓她們分享你永恆的生命,只有在你翼護下,她們才能參與這超越時間和空間的旅程。」

    我微笑地思索。

    想到身旁的準慧,在邦托烏的思絲、艾美娜、小姐、丁娜和夢女,甚至鳳玲美,我會使活著的人永遠活下去,死去的人重新活過來。

    我道:「那我不是要放棄我深愛的人類兄弟嗎?」

    達加西道:「你忘記了我嗎?我會將地球重新變成美麗的樂土,讓清新的空氣、壯麗的山川、美麗的湖泊、如茵的草地、蔚藍的海洋,重新在這裡出現,人類的文明因你的來臨,在歷史的長河裡首次現出曙光,當你掌握到宇宙的秘密後,人類將通過你學曉宇宙之道,真正地享受和擁有尊貴的生命。」

    達加西續道:「你將成為人類的典範,每一個人都會以你作奮鬥的目標,開展他們的故事,文明的進程會因你而徹底改變方向,你忘記了小姐、藍雲他們嗎?他們也是高貴的人類,當人們逐漸因你的遠去而淡忘你偉大的事蹟時,他們會走出來提醒這些善忘的人。最後還有我,你的出現已使我由對人的失望,轉為充滿憧憬,再見了,終有一天我們會在宇宙的某一角落再次相遇。」

    我摟著準慧衝天飛起,朝陽在東方揮射動人心魄的霞彩。

    準慧在耳邊呢喃:「傑!你在想什麼?」

    我微笑道:「我在想,當人們找尋到內心的島宇宙時,亦同時找到了通向外在宇宙的大門。」

    (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