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重會夢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伸出雙手,輕輕撫摸冰冷以合成金屬製成的箱蓋,在緊急的情況下,維生方箱是可作為太空裡的逃生艇,含有鈦和氫化鋼的合成金屬箱壁,在注入強化磁能時,可抵受強力的爆炸。

    裡面會是什麼東西?

    我的腦波截進「聯邦號」的控制中樞,發出開啟的訊號波。

    維生箱旁的訊號板閃亮著。

    箱蓋緩緩往上升起。

    我終於看到裡面的事物。

    夢女。

    她雙手交叉抱在胸前,袍服如雪,靜靜地躺在箱內。

    長長的秀目閉了起來,孤清的臉容,沒有半點生命的氣息,就若身上的白袍。

    我雙手攀抓箱緣,無力地跪倒地上。

    淚水不受控制地由臉上淌下。

    「呀!」

    我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狂喊。

    夢女死了!

    強烈的悲哀火山爆發般由內心的至深處狂湧上來。

    她死了!

    我狂叫道:「誰殺死了你?」

    失去的記憶,被埋藏的記憶,海潮般倒捲而回。

    我記起初抵金字塔,在準慧的陪同下,進入囚室見夢女的每一個情景,想起和她一同逃亡,一同被捕。

    馬竭能猙獰的臉容再現眼前。

    「我將會以我發明的最先進方法,把你現有的記憶細胞完全移去,換入新的一組,你將會變成另一個人,一個百分百忠於元帥的戰士,你將是個忠心的殺人機器。」

    他失敗了,單傑並不是只是一組記憶細胞,所以他徹底失敗了。

    接受了夢女「深愛」的單傑,擁有不朽的精神力量,那是一種馬竭能絕不能明白的東西,只有達加西才明白。

    但「我」竟殺死了他。

    我渾身顫震。

    淚水不停瀉下。

    我既是單傑,也是方戰,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兩者間再不能分辨彼此,就象河水流進大海,完全地渾融起來。

    真正能獨立自主的超級戰士,到此刻才真正誕生到世上。

    但夢女已死。

    她死去的身體有何作用?

    為何元帥和佛哥兒等不惜一切地爭奪她?馬竭能又為她拋棄一切?

    我的手輕撫她冰冷的俏臉。

    一股奇異的感覺,從指尖流進我的心裡,那是沒法形容的感覺,一呆下,我自然縮手。

    我驚奇得目瞪口呆。

    難道她還未死?

    當我正要伸手再試,飛船顫動抖震,光芒閃耀,整架飛船陷進強大的光流能裡,動力全消。

    心中駭然,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到夢女身上,完全疏忽了敵人的接近。

    龐大的外空母艦「無敵號」從後方升起,艦頭射出光流能,撤網般將聯邦號這小魚兒籠罩。

    這種經驗非是首次,第一趟是和夢女試圖逃出邦托烏的時候。

    這種光流可將任何動力凝固,包括有生命的東西在內,可是今天的我已非昔比,光流可使我的動作緩慢下來,但絕不能將我制服,我裝作受到影響,閉目不動。

    厲時的聲音在艙內響起:「單傑!你以為可飛出我的指隙嗎?」

    無敵號緩緩移近。

    厲時的聲音通過艙內的傳訊器大笑:「你啞了嗎?你雖然動彈不得,可是以你什麼鬼什子超級戰士的體質,說幾句話也成吧?」

    我裝作掙扎的樣子低叫:「夢女在這裡,她對你有什麼作用?」

    厲時得意笑道:「不要指望我告訴你,讓你死也作個糊塗鬼。」

    我知道不可能從這可恨的老狐狸問出什麼東西,沉聲問:「準慧在哪裡?」

    厲時嘿然道:「你說那騷貨嗎,我也希望找到她,讓她陪我多睡幾晚。」

    十多人的淫笑聲從厲時處傳來。

    無敵號艦頭的前腹處,張開一個艙口,象鯊魚般向聯邦號鯨吞而來,同時另一道光流射出,代替先前的光流能。

    厲時冷冷道:「這裡很多人都爭著為你作解剖研究,看看你這超級垃圾是否三頭六臂,八個胃十個腎一千根陽具。」他對我有濃烈的恨意。

    聯邦號終於整艘被吞進無敵號的腹艙裡。

    「轟!」

    艙門合攏。

    對於厲時的冷嘲熱諷,我毫不動氣,因為他即將面對的,是絕對的厄運。

    同一時間我的感應電波送出,順著光流能抵達發射的源頭,確定它的位置。

    我跳將起來,破陽刀刺出。

    白光一閃。

    「蓬!」

    光流能倏地熄滅。

    我的腦電波切入了聯邦號的控制中心,啟動自動毀滅裝置。

    厲時驚呼道:「你幹什麼?」再沒有半點先前的得意情狀。

    我淡淡說:「沒有什麼,我不喜歡給你的鬼什子光照著。」

    厲時陰惻惻笑道:「沒有用的,你所處的艙腹是被磁力場封閉的,你的破陽刀也起不了作用。」

    我微笑著說:「希望她也能抵受金屬氫燃體聚變的宇宙船大爆炸,永別了,厲時大將!」我躺入夢女的維生箱,順手啟動內裡的逃生裝置,箱蓋合上。

    貼著夢女躺下,奇異的感覺再次由她體內傳來,我感到她的體溫不住升高。

    強化力能由能源系統注入壁內,這種力能對愈細小的體積愈有效力,若是整架飛船的話,力能分散,連死光砲也抵受不住。

    同時發動腰間的能源,貫注往維生箱的箱壁,使它更能應付聯邦號爆炸時所釋放出無可抗禦的毀滅性能量。

    可以想象出厲時等的驚惶和絕望。

    夢女轉瞬間熱得象一團燒紅的火炭。

    我側身一把緊摟她,叫道:「夢女夢女!你是否仍然生存?」

    夢女沒有半點反應。

    「轟……」

    驚天動地的爆炸,終於發生。

    整個維生方箱,被爆炸力往外拋送。

    「砰!」

    我的背脊猛撞在箱壁。

    死命摟著夢女,不使她受到任何傷害。

    方箱以接近光速的驚人高速,迅速彈離爆炸的中央,象個瘋子般逃離災場。

    因箱壁的分子變異,箱內剎那間攀升至千度以上的高溫,溫度仍在死命提升。

    我咬緊牙齦,倚靠能源帶輸入身體的能量,苦抗能使鋼鐵熔化的溫度。

    箱內明如白晝,毫髮畢現。

    夢女和我的衣服盡化飛灰。

    兩個赤裸的身體,緊擁在這窄小的空間裡,有若一個自成一體的隔離宇宙。

    初時我以為亮光源自燒紅的箱壁,很快我知道自己錯了。

    強光發自我緊擁在懷裡的夢女。

    在這灼熱的環境中,她赤裸的身體散發出驚人的光和熱,甚至比箱壁的合成金屬因爆炸而生出的熱度更高。

    明悟在我心中升起。

    在這異常熱度裡,機緣巧合下,夢女轉化成一純能量體。

    我不知馬竭能在她身上施了什麼手腳,總之她體內蘊藏有奇異的能量,在高溫蒸發下釋放出來。

    而我則正吸納每一立方寸從她釋放出來的能量,因為這是能量不能逃逸的密封空間。

    每一道神經都在顫震,隨高熱的不斷增加,我再感不到肉身的存在,只剩下純粹的精神存在。

    沒有了維生方箱、沒有了夢女、沒有了自己、沒有了燒心的熱度。

    我感到自己不斷膨脹、擴張。

    思感在孤獨寂寥的時空內無限伸延,突然間我又看到東西,一團光雲在眼前凝聚。

    四周暗黑下來。

    光雲化成幾個交移穿插的光輪,以使人目眩的高速移動,配搭出艷麗的圖案。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更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一切是在超越平常物質的精神層面上發生,無有半點驚懼。

    有的只是寧靜和不需任何理由的驚喜,無窮無盡的歡欣。

    我福至心靈地問:「夢女夢女,是不是你回來呢?」

    夢女親切柔美的聲音在這心靈的空間內響起:「你終於記起我哩,看!」

    眼前的奇異國度變成寬廣深邃的夜空。

    光雲裡一個人影逐漸結聚成形。

    我不能置信地叫道:「夢女!」

    夢女赤裸的玉體閃爍著金黃的耀目光芒,從光輪裡步出來,纖長的玉手伸向我。

    我一把握著。

    忽然間,我發覺自己重新有了身體,在光流掩映下完全赤裸。

    她的手是那樣地溫暖真實。

    她的美目深深凝注入我眼內。

    無限的歡娛,潮水般湧來。

    數不盡的光暈和彩色的光點瀑布般由上方灑下,和繞著我們飛轉的金光融合在一起。

    我聽到她在我心內道:「情人!我們又再在一起啦。」

    我再問:「你不是死了嗎?」

    夢女從我的手脫出去,輕盈地躍起,烏黑的秀髮飄散,飛鳥般穿越夢般的黑夜,帶起一暈太陽般的金光,投往深黑的極盡處,激起彩光的漣漪,那是不屬於凡間的美麗。

    我心中大急。

    忽地發覺自己浮起來,銜著她的尾巴追去,在這甜夢的天地裡。

    夢女在前方嬌笑。

    銀鈴般的笑聲象風般吹進我心坎中。

    她的聲音:「以人類的標準,我的確已死了,在我們被捕後的第三十天,馬竭能依照幽靈族的秘方,將我這唯一可作藥引的最後夢族人,轉化成能使人長生不死、超越永恆的能量體,當時我的肉身生命便徹底死亡,但他們並不明白,我的精神仍存留著,等待與你的再次相會,在你變成超級戰士方戰時,我一直追隨你,現在方戰變回了你,而你也是方戰,我們又再次在一起。」

    她的話象風暴般震撼我的心靈。

    我狂叫道:「不要離開我!」

    夢女停下來,懸空定在前方,緩緩轉過身來,臉上掛有無比動人的微笑,我迎上去,用盡所有氣力,擁抱她柔軟實在的身體。

    夢女在我身邊柔聲道:「我可愛的情郎,我已完成來到這世上的使命,協助你成為人類第一個超越永恆的神物,在以後漫漫的時間長河裡,你將積聚這宇宙所能教導給你的智慧,在某一階段,你會學曉肉身不外是局限和浪費,永恆不滅的生命只能以純精神的形式存在,當你明白物質生命是基於精神生命而來時,你才能開始探索生命真義的偉大旅程,找尋宇宙外的宇宙,永恆外的永恆,開始和終極以外的秘密,這自有人類史以來的夢想,完成的希望全部寄託在你的身上。」

    「那你是否死了?」

    「我身體轉化成的能量體正在大量地消耗,當能量燃盡時,我的精神會煙消雲消,了無痕跡。」

    「你難道沒有一點辦法?」

    「當你勘破宇宙和生命成滅的秘密後,或者可使我復活過來,活得比從前更優勝百倍。

    情人!告別的時刻來臨了,把握這最後一刻,好好地吻我吧!」

    我還要說話,她豐滿若仙果的櫻唇湊上來,貪婪地啜吸,剎那間我倆陷入不能自拔的極樂和狂歡。

    周圍亮了起來。

    夢女漸漸變成一團彩光,驀然上下散射,擴展到極限後,又再暗淡下來,回到一片混沌漆黑裡。

    絕對的黑暗,然後我醒過來。

    回到灼熱的箱子。

    我陷入渾渾噩噩的無意識狀態,呆看懷裡的夢女由明轉暗,由實體化作空氣,最後只剩下我孤獨一個人躺在箱內。

    維生箱劇烈抖震,震盪著地球的大氣層,我沒有悲哀,只有出奇的安寧和平靜。

    夢女的能量徹底改變了我這超級戰士。

    我明白到她並沒有死去,只是暫時沉寂下來,能量是不會消失的,不會增加分毫,也不會減少分毫。

    當宇宙內因某一無形意志在作用時,守恆的能量以奇妙的秘方凝聚起來,產生出物質的生命,當物質消散時,使生命成為生命的能量會回歸到宇宙的能量汪洋裡。

    只要我掌握到這生滅的秘密,將可使夢女復活過來,單憑我對她的思念足可使她重生。

    人類的生命實在太短暫。

    當他們知道一丁點兒宇宙的真相時,生命早走到盡頭,只能靠生命的延續來積聚智慧,可是文明也有開始和盡極,比起在空間上無邊無際,時間上無始無終的宇宙,文明的空間和壽命只是無足輕重的一下閃耀。

    故此人類自開始便注定要做不可語冰的夏蟲。

    夢女是城外新人類最巔峰的傑作,而我這超級戰士則是城內科學文明的極品,現在我們終於以這奇異的方式和美妙的過程結合起來,成為人類夢想所能達到的極致活著的神。

    當掌握到宇宙深藏的秘密後,我會成為創世的上帝,創造出生命,創造出宇宙,衝破一切妨礙生命茁壯的藩蘺。

    那一天終會來臨,我有的是時間。

    一旦開始了對宇宙的搜索,再沒有什麼力量能使我這超人類停下來。

    凡成長的均會改變,凡改變的必會成長。

    「砰!」

    維生方箱降到地上,靜止下來。

    我思感的力量截進方箱的控制儀,使箱蓋緩緩升起。

    入目是一小片湛藍的天空,昔日覆蓋大地的厚雲層變得東一團西一片,陽光從雲間射下,溫柔地撫在我臉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