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聖主歸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無聲無息裡,殿門往兩旁滑入。

    步上雪般白的長石階時,我的偵察電波往四外送去,無孔不入地察查各種防衛佈置,最後連我也相信,包括自己在內,沒有人能在這種情況下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殿內。

    我們步入殿裡。

    殿心放置有一艘宇宙飛船,這是第一代的外空飛船「聯邦號」,只有四百多尺的長度,是現在第二十七代外空母艦長度的百分之三,但她卻具有無可比擬的歷史意義,就是她打破了人類的侷限,可翱翔於太陽系內的星空,第一位聖主因為研製出她的動力系統,而入主聖廟,現在她成為了聖殿室內的永遠陳列品。

    「這邊走!」羅術領我們繞過飛船左側,由偏門進入一道長廊,碎亂的足音,打破了殿堂的寧靜,在這莊嚴的氣氛裡,我們不由自主放輕腳步。

    一直沒有作聲的妙寧開口說:「前面是聖主的主要實驗室,除了睡覺休息外,聖主所有時間都在那裡渡過。」

    羅術笑道:「妙寧聖士是聖主指定的實驗室助理,最熟悉聖主的生活習慣。」

    我們來到實驗室的大門前。

    妙寧踏前一步,按下門旁的通訊器,道:「聖主!單傑聖士來了。」

    通訊器響起沙沙的空氣聲,卻沒有馬竭能的回應。妙寧又叫了幾次,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皺眉:「現在這麼晚了,會否他睡著了?」

    妙寧道:「不!聖主習慣每天只在午後睡幾小時,晚上工作,而且這傳訊器有分線直通他位於實驗室後的寢宮,沒有理由他會聽不到。」

    蘇亞臉色一變,喝叫:「打開門!」

    我心中升起不祥的感覺。

    妙寧按動啟門的密碼。

    門開。

    剛可容一人側身而過時,我疾閃進去。

    入目的情景使我完全呆住。

    實驗室內再沒有一樣可稱得上完整的東西,就像一個巨大的風暴捲進這裡,將每一件物品壓扭撕碎。

    妙寧在我身後尖叫起來。

    我回頭望去,她伏在羅術寬闊的肩頭上,全身因驚恐而抖震著。

    適才還為自己的防衛佈置自豪的蘇亞上校,臉上沒有半點人色,失職的後果是不堪想象的。

    羅術嘴唇顫動叫著:「聖主!」

    我和蘇亞不是想不起馬竭能,只是怕去面對這現實。

    蘇亞揮手道:「搜!」

    軍士提起武器,如臨大敵地往實驗室內進移動,那該是馬竭能休息的地方。

    我的偵察電波以我為中心,迅速往四方八面搜探,天上地下,任何一個角落也沒有放過,但卻沒有半個敵人的影蹤。

    軍士的叫聲由內進傳出來,充滿了驚惶的情緒。

    我和蘇亞同時飛起,橫越實驗室的空間,穿過內門,進入馬竭能的休息室內。

    假若實驗室的殘景使我們大吃一驚,而這裡的情況卻使我們不寒而慄。

    馬竭能伏屍在凍結凝黑的血灘裡,他右手伸前,抓在一個直徑達三尺的大深洞的邊緣,此洞筆直向下,像給一種奇怪螺旋狀的機器硬生生由地底鑽上來。

    蘇亞喃喃道:「這是沒有可能的,沒有人能鑽一個這樣的洞而我們卻一無所知。」

    我的偵察細胞順著深洞直追下去,到了四十尺下的深度,洞勢作九十度橫伸,直通往一條地下的水道去。

    在蘇亞的指示下,他的手下魚貫進入穴內,作最後的努力。

    我問羅術和妙寧:「這裡是否有個箱子?」

    羅術如夢初醒「呀!」一聲叫道:「是的!那箱子放在實驗室內,聖主對它緊張得要命,碰也不准我們碰一下。」

    妙寧情緒穩定了少許:「沒有人知道裡面放了什麼,聖主行事總是那麼神秘的,沒有他的准許,我是不能進入這實驗室的。」

    我問:「這裡還有什麼地方?」

    妙寧道:「這處共有十六個作各類用途的實驗室,二十多個儲備儀器的貨倉、資料室等等……」

    羅術回到我身旁,面如死灰地道:「那的確是馬竭能聖主,他死了!」

    我的心直往下沉去。

    馬竭能的死亡,將解開我疑問的希望完全摧毀。

    半小時後,西藏城陷入天翻地覆的慌亂裡,軍警逐屋搜索,尤烈少將動用了他每一分的力量,作最後的掙扎。

    沒有人敢通知元帥發生了什麼事。

    這責任來到我身上。

    我站在聖殿外的廣場上,尤烈少將、羅術、妙寧和西藏城的高級將領以我為中心待在一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處。

    他們在希望我能創造另一個奇蹟。

    我問尤烈:「假設你是盜走箱子的人,你會怎麼做?」

    尤烈道:「我會立即將箱子運離西藏城。」

    我再問:「若箱子已運出了城外,佛哥兒等為何還不撤退?所以箱子應在城中某處,等候運出城外的機會。」

    尤烈不耐煩地點頭,這道理誰不明白。

    我道:「我現在以元帥代表的身份,請求你將所有人手抽調離開聖廟,集中人力搜索西藏城的邊緣地帶,同時加強兵力,準備應付叛軍的突然猛攻和接應他們盜箱的同黨。」

    尤烈恍然:「我明白了!」率領眾將去實行我的指令。

    我轉向羅術:「聖廟內已沒有叛軍想要的東西,安全上不成問題,但你們絕不可以動實驗室內的東西,其他的地方你兩人可仔細查察,發現任何問題時,立即向我報告。」

    在他們的目送下,我登上尤烈的噴氣飛船。

    飛船升空而去。

    尤烈不住發出命令。

    當飛船飛離聖廟約十里之遙時,我冷冷下令:「降下!」

    尤烈和四名隨船的將領齊齊愕然。

    飛船定在半空中,緩緩降下。

    尤烈等呆瞪著我,等待我的解釋。

    我微笑道:「請依照剛才的計劃行事,但我卻要失陪一會了。」

    尤烈忍不住說:「我們需要你。」

    飛船停在一幢建築物的天台上。

    我推門而出,回頭笑道:「你們負責演戲的部分,我則負責取回箱子的部分,如此才有完滿的結局,你明白嗎?」

    尤烈「啊!」一聲,張大了口。

    我知道他明白我的話,離地躍起,投往聖廟的方向,不一會兒我再來到聖殿室外,穿過敞開的大門,進入大堂。

    第一代的外空飛船「聯邦號」安然伏在大堂正中處,對剛發生那驚天動地的事件漠然不理。

    腳步聲由內廊傳出。

    我閃往聯邦號,拉開門,跳了上去。

    羅術和妙寧兩人各提一箱東西,匆匆來到聯邦號前。

    羅術哈哈笑道:「那班蠢材,竟然走個一乾二淨,真是天助我也。」

    妙寧惴惴不安:「這艘老爺外空飛船是否真的能動?」

    羅術傲然道:「不要忘了我是誰,這數月來我大部分時間都用在她身上,保證她能一點不遜色於現在的‘無敵號’,別看她古古舊舊的樣子,當她穿破大氣層,飛進外太空時,即使整個聯邦政府動員起來,也要徒呼奈何,這計劃可說是天衣無縫,什麼超級戰士,對付別人還可以,在我面前連提鞋也不配。」

    妙寧道:「不要浪費時間了。」

    羅術拉開飛船的門,讓妙寧先上,才跟著走進飛船內,他們兩人坐進駕駛飛船的控制椅裡,茫然不知我躲在後方的座椅背後。

    羅術熟練地在儀器板上按下不同的掣鈕,動力開始由能源中心輸往飛船的不同部分,強大能抵禦高壓的力能注進船壁,將合成金屬以百倍地強化起來。

    船身輕微地顫動著。

    裝在船首左右兩側的死光砲進入準備發射的狀態。

    羅術得意狂笑下,伸指按在發射的按鈕上。

    船首的視窗閃起兩個強大的光球,印往前面的牆壁。

    「轟……轟!」

    整座聖殿室劇烈晃動。

    早被解除了力場的牆壁像麵粉般破開一個可容飛船穿過的大洞。

    碎石雨點般灑在船身上,發出沙沙響叫。

    聯邦號像泥鰍似地滑出洞外,鳥脫囚籠般沖天而起,數秒間從西藏城的護罩穿出,以驚人高速扶搖直上。

    叛軍精密的監察系統立時偵知聯邦號的突圍而出,一時間各種通訊電波充斥空間,顯示他們也為這突變而措手不及。

    上百架戰機由四方八面聚攏過來。

    「聯邦號」不斷加速,在離地二萬里時,已達到能脫離地球力場的速度。

    戰機群給遠遠拋在下方。

    船上模擬地心吸力的儀器開始操作,儘管飛船在真空,船內的狀況仍與在地球的情形一樣。

    驀地飛船像完全靜止下來。

    「聯邦號」終於穿過大氣層,來到真空的虛廣空間裡,太陽在左下方烈射,飛船的透明窗戶昏暗下來,過濾了射進來的陽光。

    羅術和妙寧齊聲歡呼,擁吻起來。

    羅術離開嬌喘著的妙寧的香唇,得意萬狀地道:「我早說過我們定會成功的。」

    妙寧諂媚著說:「當然!這世上誰比得上你的才智。」

    我長身而起,望著這對興奮的男女,嘆道:「你尚未是這世上最聰明的人,比起達加西,你差得遠了,對嗎?馬竭能聖主。」

    羅術和妙寧渾身一震,不能置信地轉頭望來。

    當看到是我時,妙寧歇斯底里地尖叫。

    羅術推開妙寧,跳起身來,舉手欲向我發出死光刀。

    白光一閃。

    羅術慘叫滾跌地上,右手齊腕斷去。

    我淡淡道:「你還有左手,要不要再試一次,沒有人能比你更清楚我這被你制造出來的超級戰士了。」

    妙寧縮在椅裡,嚇得連叫喊的力氣也沒有。

    羅術痛得額上滿是冷汗,顫聲問:「你如何知道我是馬竭能?」

    我當然不能告訴他最主要的提示來自思絲告訴我有關馬竭能所說的嫦娥故事,微笑道:

    「沒有人能進去,也沒有人能出來,若不是聖殿室內籠裡雞作反,會是誰人,而能瞞過軍方的監察裝置,在你的寢室弄出這樣一個深洞,捨馬竭能還有誰?」

    馬竭能問:「你不可能知道我是馬竭能的,你不是看到他的屍體嗎?」

    我冷然道:「換了是別人一定猜不到,但我卻是方戰,你不正是以同樣手法,將我塞進了單傑聖士的身體內。」

    馬竭能頹然苦笑:「這真是作法自斃,想不到我竟毀在自己窮一生歲月製造出來的殺人機器手裡。作孽作孽!」

    我問:「告訴我,你在我身上弄了什麼手腳?夢女在哪裡?你為何要背叛元帥?有什麼引誘比聖主之位更重要?」

    一連串問題,砲彈般往他射去。

    馬竭能喘著氣,看著自己不住流血的手,搖頭道:「沒有了沒有了,一切都沒有了。」

    我喝道:「你回答我的問題,我給你止血。」

    馬竭能抬頭望向我,眼中閃著瘋狂和仇恨,尖叫:「你懂什麼?你只懂殺人,什麼也不懂,即使你殺盡所有人,最終也要做個無知的工具,你只是個工具,最愚蠢的工具……」

    他聲嘶力竭地揮動著淌血的手。

    我忽感不妥,向他撲過去,一手捏緊他的面頰,使他張開口來。

    清藍的液體泉湧出來,他的臉迅速由白轉藍,瞳孔擴大。

    我心中一寒,茫然鬆手後退。

    馬竭能咬破藏在口中的毒囊,自殺死了,我望向妙寧,她早僵臥椅內,臉泛相同的青藍色。

    我頹然坐下。

    這次他真的死了。

    失望的情緒填滿胸臆,我幾乎要失聲痛哭一場,但那只代表了軟弱,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太陽這時移到地球的另一面,漆黑無盡的夜空嵌滿數之不盡的亮點,宇宙的美麗是如此地奪人心魄。

    心中一動,站了起來。

    我還有一線希望。

    感應電波嵌進了飛船的控制中心,啟動了自動導航系統,讓聯邦號依循衛星的軌道,環繞地球打轉。

    地球出現在左舷的窗戶裡,烏朦朦的汙染氣層裡隱見湛藍的海洋。

    我全身一震,停下。

    凝神向孤懸在虛空中這人類文明的誕生地望去。的確沒有錯,我看到了海洋,甚至小片陸地。

    在以往從外空送回拍攝的圖片裡,地球除了最高的高原和山脈外,完全被包藏在厚密的幅射塵、有毒的氣體和汙染的氣層裡,沒人可看見海洋、更沒人可瞧到陸地。

    但眼前的景象,卻完全有別於那些圖片。

    地球的狀況正在改善中,連汙染的濃度也減輕很多。

    究竟是什麼力量在作用著?

    我傻子般凝看眼前的奇蹟。

    假設輻射和汙染減少,陽光能再次穿過大氣,灑往大地,將溫度提升,植物會再次從泥土茁長出來,為死氣沉沉的地球,帶來煥然一新的朝氣,城內和城外的隔離會被徹底推倒,聯邦政府再難以現時的方式控制她的子民。

    那將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就像數千年前綠野變成沙漠、城市變成廢墟那樣。

    我大力深吸了一口在船內循環不休、由氧氣轉作二氧化碳,再轉為氧氣的新鮮空氣,收攝心神,打開後艙的門,走了進去。

    首先映入眼簾是後艙尾窗外壯麗的景色,長伴地球的月亮掛在漆黑的星夜中,揮撒金黃的色光,對於我這初臨外空貴境的「鄉下小子」,還是初次得睹月球的真貌。

    艙中心分兩排放置八個長方形的生命維持系統方箱,它們是供宇航人員休息睡眠的地方,在必要時,便可利用其中的設備,進入人造的冬眠,以應付漫長的星際飛行。

    這時每個箱蓋都緊緊閉上。

    我緩緩來到位於正中的一個箱子,呼吸急速起來。

    我感到裡面藏有東西。

    馬竭能不愧是能位至聖主的超卓人物,整個偷天換日的方法可說妙想天開,他不但以某一種我尚未明白的方式,成為羅術,更巧妙的是他利用我們不知道那神秘箱子內事物的有利因素,玩了個小把戲。

    遊戲很簡單,他將箱內的不知名物體,搬到聯邦號這維生方箱裡,然後將原本的箱子和實驗室的其他物品一齊弄個粉碎,於是箱子失蹤了。

    他更於放置箱子的地方,弄了個逃走的深洞,於是每一個人也以為箱子給人偷走,其實箱內的東西,卻被移到這最顯眼但也是最不受人注意的聯邦號內。

    可以想象即使搜索人員登上船上,來到這裡,也不會懷疑這些密封多年的箱子內,有他們想要的東西,而且我懷疑是否曾有人登船搜查。

    要開啟這些箱子,首先要開啟船上的智能系統,誰想到這古老的東西仍有運作的動力,所以馬竭能的計劃幾乎是立於不敗之地。

    他輸的是運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