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幽靈族之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上一下迎上她划過來的死光。

    兩團分子互激互消的彩芒在我們間上下爆起。

    我輸出的能量明顯占盡優勢,準慧給分子變異激盪惹起的氣流撞得往外拋飛,這時我若要取她性命實在易如反掌,但我卻絲毫沒有這樣的意圖。

    準慧尖叫著「我要殺死你」聲中,乘勢退入死光互激的彩芒裡,消隱不見。

    心中一片茫然。

    鳳玲美艷異的愛之死亡前,所說的每一句話在我心中重演著。

    一定有些可怕的事曾發生在我身上。

    關鍵人物是馬竭能。

    在我錄像機的記憶系統動作下,自成為超級戰士以來,我首次思索自己每一個遭遇,再加以邏輯分析,得出來只有一個結論我既是單傑,也是方戰。

    這個想法使我的神經麻木起來,連痛苦的能力也失去。

    虛弱無助的感覺往每一道神經線蔓延。

    戰鬥仍在外面進行,閃滅的彩光使外面整個世界明暗不定,但卻似與我全無半點關係。

    我究竟要忠於方戰?

    還是要忠於單傑?

    一半的我欲效忠於元帥,但在更深一層的我,卻有完全不同的追求和夢想,使我再不能作元帥忠心的機器。

    我雙腿一軟,跪了下來。

    另一個希望在心中升起。

    一定要找到馬竭能,只有他才知道在我身上做過什麼卑鄙勾當。

    一個人飛進來叫道:「單傑!」

    我淡淡說:「白飛大將!你好!」

    白飛問:「為何你不殺準慧?」

    我冷冷道:「我能夠不死,已是幸運星高照,否則還怎能在此對你的妙計安排表示感激。」

    白飛聽出我的不滿,不但沒有絲毫惱怒,反而以充滿誠意的語氣道歉:「對不起,我一時記不起你還未完全復原,請你原諒。」

    頓了一頓皺眉道:「準慧也算神通廣大,竟能逃出我們圍捕網,到此來襲擊你,破壞了消滅夢女教的大計。」

    白飛如此對我卑躬屈膝,顯示出元帥確已內定我成為他的繼任人選,目前我的身份地位確是非同小可。

    我出奇不意問:「夢女究竟死了沒有?」

    白飛一震望向我,臉色數變。

    我知道他正在猶豫是否應將答案如實告訴我,若然告訴我,他就可對我這有可能成為下一任元帥的人,預支點忠誠。

    我雙目射出凌厲的神色,加重對他的壓力。

    白飛嘆了一口氣搖頭道:「她尚在人間,但在哪裡卻只有元帥才曉得。」

    我拉緊的心終於放鬆下來。

    周圍的戰火沉寂下去,天空上滿布聯邦國第一合成軍團的戰機,表面上控制了局面,但準慧和暗影軍團的精銳部隊已成功潛入邦托烏地底下錯綜複雜的地下通道。在深心處,我誠切希望準慧能逃出邦托烏。

    半小時後,我在邦托烏一處元帥的秘密行宮內的大廳,單獨謁見元帥。

    他恢復了平日的從容大度,親切地慰問我的健康狀況後,話題一轉:「我們的四十八個大城,有六個落入厲時的控制下,真想不到厲時給了佛哥兒什麼好處,使佛哥兒和暗影軍團投向厲時的一方,連帶魔鬼族和幽靈族也成為厲時的棋子。」

    我道:「不如說佛哥兒給了厲時什麼好處,使厲時甘心為他賣命,這是否可使我們由另一角度去看待這次聯邦國史上最大的叛變?」

    元帥微一錯愕,目射奇光,給我一言驚醒。

    我繼續分析:「自由戰線基地被燬,實力大大被削弱,暫時難以威脅到暗影軍團、魔鬼族和幽靈族三方面的聯軍,使他們控制了城外的世界,亦使他們有信心向城市挑戰,準慧對他們的投誠,更使他們如虎添翼,深信有能力一舉把你推翻……」

    元帥拍拍我的肩頭,截斷我的話:「不用說下去,你的分析非常有道理,而我是當局者迷,厲時雖是秘密警察的頭子,比起掌握擅戰的暗影軍團和兩個城外種族的佛哥兒,實力尚有好一段距離。」他雖是望著我說話,可是眼神卻飛越到另外某處,思索著某些問題,使我知道他有事瞞我,看來佛哥兒和他的鬥爭可能並不止於權力那麼單純。

    果然元帥道:「你先去好好地休息一會兒,我派思絲來服侍你,她是動人的尤物,不要浪費了。」說到後來,大有深意地微微一笑。

    我默默點頭,心中想到他定是給我提醒了什麼,才匆匆結束和我之間的交談,趕去作某些針對佛哥兒的安排,可恨我無法知悉個中玄虛,若換了是別人,我定會設法跟蹤調查,但元帥身上的裝備卻可輕易識破我的行動,在這有力場設備的行宮,連我的偵察電波也被限制在有限的空間內,難施其技。

    當我告別元帥,來到休息的豪華大房內時,思絲早待在門旁,俯首等待。

    她出奇地沉默,有條不紊地為我脫下衣服,伺候我進入房中心的浴池內,而自己則赤裸著羊脂白玉般的嬌美女體,細心地為我洗擦。

    我沒有說話的興趣,閉上眼睛將後腦枕在池邊,感受這青春年少的美女,仔細地摩擦我每一寸的肌膚。

    思絲在我耳邊輕輕道:「你還是象我初見你時那麼不愛說話。」

    她是否自由戰線的奸細,已毫不重要,現在對我來說,最緊迫的事,莫過於找到夢女,至於找到她又有什麼作用和後果,我自己亦弄不清楚。

    思絲蚊蚋般的聲音在旁響起:「你忘記我了嗎?」

    我睜開眼,接觸到她明亮純美的眸子,心中泛起奇異的熟悉感覺,一種來自深心處的感覺。

    我心中一動,道:「思絲!你可否為我做一件事?」

    思絲愕然,沉吟片晌,毅然點頭。

    這刻反輪到我猶豫起來,猶豫應否讓這清純的女孩去為我冒險。

    思絲催促道:「說吧!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我伸手撫摸她滑嫩的俏臉。

    她閉上眼睛,將手緊壓我撫摸她俏臉的大手,泛起一片紅霞,櫻唇輕顫道:「噢!聖士!你知否思絲多麼掛念你?」

    我將她赤裸的嬌軀擁入懷裡,她的手穿過我脅下,緊緊摟抱我,似要擠入我的身體內,使我感到她對我的愛意。

    更正確地說,是我感到她對「單傑」的愛意,這想法使我生出一股強烈的悲哀。

    思絲抬起頭來,問:「聖士!你還未說要我做什麼事?」

    心中更覺感動,這少女顯然將我的事放在比她自身的慾望更重要的位置上。

    我低聲說:「你有沒有方法知道元帥在幹什麼,又或在見什麼人?」

    思絲眼中閃過奇怪的神色,呆了片刻,從浴池站起來,水珠由她的秀髮和身體流入池內,但仍有大量水珠留在她修長纖美、結實嬌挺的玉體上,在燈光晶瑩閃亮下,使她看來象天地初開時從水里長出來的神物。

    一時間目眩神馳。

    思絲噗嗤一笑:「聖士,我歡喜你這樣看我,我歡喜讓你看。」說到最後一句,聲音微不可聞,兩朵飛上她面頰的紅暈,使她更是嬌豔欲滴。

    我的喉嚨發出原始的聲響。

    思絲嫵媚一笑,輕盈地步出浴池,站到乾身器前將身體吹乾,穿上衣服,離室而去,我的思感電波一直追隨她,直到她進入了一處有力場阻隔的地方後,才失去她的蹤影。

    我壓下對她的擔心,閉目躺在溫水裡,讓池底噴出的按摩水流柱,代替思絲溫柔的手。

    二十多分鐘後,思絲在我的企盼下回到室內,以最快的方法脫掉衣服,鑽入我懷裡,緊緊摟抱我。

    她高聳的胸脯不住起伏,顯然因背叛元帥而陷在極大的驚懼裡,只是這點她便不似是自由戰線的人,或者有關邦托烏的情況,自由戰線只是由神通廣大的達加西處得到資料。這想法使我對思絲冒險為我刺探元帥的事倍增感激。

    思絲在我耳邊喘氣道:「元帥召見白飛大將、第一軍團的沙鷹統帥和總參謀安重謀智者。」

    我呆了一呆,第一集成軍團在聯邦國的十二軍團裡排名第一,無論裝備、訓練和兵員,都佔有壓倒性的優勢,沙鷹統帥更與暗影軍團的佛哥兒齊名,和外空司令澤度雄,並稱聯邦國三大名將,元帥在這當兒召他到來,難道有比平定邦托烏內亂更重要的事嗎?

    我問:「你知否他們商量什麼?」

    思絲搖頭:「他們議事的密室沒有人可以進去,我只是從負責召喚人到來的傳訊中心查知白飛等人到來!」

    我皺眉思索,元帥究竟想幹什麼?

    隱隱感到與我有某種微妙的關係。

    思絲輕笑道:「我還有一個消息,可以賣給你,但你又用什麼來買?」

    我大喜望向她,只見她一臉俏皮,可愛得使我想一口將她吞掉。

    她敵不過我會吃人的眼光,紅霞滿臉垂下目光,將臉埋入我的頸項間。

    我咬著她圓潤的耳珠:「我用自己來買你,你是否仍要討價還價?」

    思絲嚶嚀一聲,羞不可抑。

    我心中既充滿愛樂,但又有壓不下的哀傷,她的愛是因單傑而起,但卻由我承受,那我這種是否欺騙行為?我不知道,相信也沒有人能給出肯定的答案。唯一可能的方法是找到馬竭能,要他說出如何將我變成了單傑,而單傑則以怎樣的一種方式繼續存在。

    當日鳳玲美死亡帶來的衝擊,使我幾乎精神錯亂,失去自己,但現在的我仍然在毫不穩定的狀態下,易喜易悲、情緒幻變無常,忽然間又會湧起某些奇怪欲望和沒有來由的想法。

    天!

    脫離這苦海的彼岸究竟在什麼地方?

    「聖士!聖士!」

    思絲的呼喚將我驚醒過來。

    我睜開眼,接觸到思絲驚惶的俏臉,她鮮紅的小嘴微張微合,說不盡的誘人。

    我的嘴封上她的鮮潤紅唇。

    美酒般濃得化不開的一吻下,她全身熱烈反應,愛的步伐開始了便不能停下來,溫水激盪愛的浪花,壓抑多時的情慾以最強大的力量爆炸和渲洩。

    良久之後,我們相擁躺在池邊的雲石上,共享暴風雨後的寧靜。

    思絲摩挲著我裝在手肘輕巧但卻威力龐大的破陽刀,低聲道:「元帥也有一對這樣的東西。」

    我渾身一震:「我差點忘了,你是元帥的女人。」

    思絲感到我的妒意,惶恐地說:「只在初來時元帥召過我一次,他只喜歡新鮮的女人,一夜後永不回頭,只有準慧專使是例外,我們都猜他愛上了她。」

    更大的妒恨從心中湧起。

    思絲又說:「你不想知道我另外得來的消息嗎?」

    我猛地想起思絲和我相好前,曾說有情報可以賣給我,為何我竟會忘記追問,連忙道:

    「怎會?我不過先付報酬後取貨吧!」

    思絲嬌羞道:「唔!這報酬也算合格……」

    我反身將她壓在下面,裝作憤怒地道:「若嫌不夠,我可加倍酬謝。」

    思絲驚叫求饒,軟語道:「不!你弄到我連一個指頭都動不了,我從未遇過象你這麼壯健的男人。」

    我喝道:「那還不快從實招來!」

    思絲喘著氣笑說:「剛才我碰到另一位女侍,她負責將茶點送進議事室裡,出來時撞上我,我還未問她,她已搶著告訴我元帥正部署派大軍往西藏城,似乎那裡危急非常。」

    我呆了起來。

    西藏城是聖廟所在的地方,馬竭能則是聖廟首腦,其中是否有關連?為何元帥剛給我點醒,立時召人商議派軍該地,是否那裡有些東西,是佛哥兒和元帥力圖爭奪的目標?

    思絲識趣地沒有打亂我的思潮。

    刻下我應該怎麼做?

    我不自覺脫口說出:「我應該怎麼做?」

    思絲竊笑道:「你該好好讓我陪你睡上一覺,可敬的聖士。」

    我莞爾一笑,女人的確可令男人鬆馳,不自覺地說出心中的話,尤其象思絲這種看來不悉世情的單純美女,難怪刺探情報又或設騙局,女色總是無往不利,古今依然,思絲被派來伺候我,會否是元帥的一著棋子,但我願意完全地信任她,這或者是「單傑」的信任,對我來說卻是如此的自然而然。

    想到這裡,心中一動:「你最近有沒有侍候過馬竭能聖主?」

    思絲呆了一呆:「上次你也問過我同樣問題,但後來卻沒有追問下去。」頓了一頓,低聲道:「假設當時你堅持要我說,我是會告訴你的。」

    聽了這麼多情的話,我不再懷疑她對「單傑」的愛戀,雙手用力,將她緊緊納入懷內。

    思絲在我耳邊輕輕道:「上次服侍你之後兩個月,我被送到西藏城聖廟馬竭能的住所,陪了他一個星期,據他說是他向元帥指定要我的。」

    我精神一振,問:「那是什麼時候?」

    「七月二十五日。」

    是了!那是我被改造為超級戰士後的第十日,馬竭能又匆匆由邦托烏趕回去西藏城的聖廟。

    思絲續道:「那一星期裡他的情緒極不穩定,一忽兒非常溫柔,一忽兒瘋子般粗暴,說著些我不能明白的話,弄得我非常害怕他。」

    我壓下心中的狂喜:「他說過什麼話?」

    思絲皺起眉頭,陷進回憶裡。

    良久,思絲籲出一口氣道:「對不起,我的記憶很不行,但有個他說給我聽的故事,卻使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為了使她輕鬆一點,我打趣問:「你的記憶力若不行,為何又將我記得那麼牢?」

    思絲瞅我一眼,幽幽道:「因為你是與眾不同,尤其是第二次見你時,你的眼睛象有磁力般,教人忍不住去看你,和你一起時總是無憂無慮,時間一眨眼間便溜走了,聖士你知道嗎?差不多每個晚上,即使我和另外的男人在一起,夢到的都是你,我痛恨會醒過來,知道原來只是一場夢。」

    我問道:「現在呢?」

    思絲蹙起一對秀眉:「那種感覺仍存在,但卻不同了,現在的你象一把出鞘的利劍,渾身充滿懾人的異力,我不相信這世界有任何正常的女人能拒抗你的魅力,單傑,我甘心為你做任何事。」

    聽到她衷心的讚美,我的感覺好一點,心神轉回馬竭能身上,追問下去。

    思絲道:「馬竭能告訴我有關遠古時一個傳說,故事裡有位偉大的君主,為追求長生不老,煉製一種不死之藥,可是藥煉成時,卻給喚作嫦娥的宮女偷了來吃,升上月亮成為不死的神仙,這故事他反復說了多次,每次說完後,都變成滿懷心事的樣子,使我感到他是非常困擾。」

    我愕然說:「那你有沒有問他為何要告訴你這故事。」

    思絲點頭:「每次我問他,他都怒而不答,嚇得我不敢再追問下去。」她臉上現出惶恐的神情,顯然當時馬竭能的喜怒無常,使她非常害怕。

    我道:「在另一些你們相處的時間內,他還有沒有提及有關不死藥的事?」

    思絲有點因幫不上忙而苦惱地搖頭。

    這回輪到我皺起眉頭。

    能令馬竭能這聯邦國首屈一指的大科學家苦惱困擾的事必定非同小可,而在時間上則是我成為超級戰士後,其中難道有什麼關連?這是否就是佛哥兒背叛元帥的原因?

    「呀!」思絲叫起來。

    我大喜望向她。

    思絲撐起半邊身:「我記起哩,有一晚我和他……我和他……」她顯然不願在我面前說出曾和他造過愛,一時接不下去。

    我鼓勵地說:「不用怕,我明白你是身不由已的,說下去吧。」

    思絲垂下目光,輕輕說:「有一晚我和他做完那事之後,他忽地和我談起活在城外的一個奇異邪惡的種族,他們只在幽暗的廢墟地底生活,在晚間出動,所以人們都叫他們作幽靈族。」

    我心中一動,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據馬竭能說,這種族的所有哲學和習慣,均直接間接地和死亡有關,他們不懼怕本身的死亡,也不怕給人帶來死亡,但亦正是這對死亡有最大憧憬、以死神作他們宗教信仰的可怕種族,掌握了能長生不死的竅門。」

    我奇怪:「若是如此,幽靈族的人豈非不會死去?」

    思絲道:「我也這樣問他,他猶豫好一會才告訴我,幽靈族只是知道方法,但在實行上卻有著不能逾越的鴻溝,之後馬竭能沒有再提起這方面的事。」

    我緊摟馴服如羔羊的思絲,心內思潮起伏,從思絲處得來看似支離破碎的消息,足使我將整件事理出一個輪廓來,看來應是佛哥兒從幽靈族處得到有關超越死亡的秘密,那便象鍊不死丹藥的秘方,而馬竭能則擁有煉藥的能力,所以才有效法嫦娥之想。

    這「靈丹」顯然只能供一人或有限幾人享用,所以掌握了城外軍權的佛哥兒才起了背叛之心,希望裡應外合下,一舉推翻元帥,將「靈丹」據為己有,豈知卻給我破壞了,以致功虧一簣,甚至元帥也想不到問題出在這裡,所以被我提醒後,立時遣大軍往西藏城保護正在煉製的不死之藥,防止佛哥兒去強搶。

    這能擊敗困擾大地生命以百萬年計的死亡之神的妙方,究竟是什麼?真的是無從臆想。

    接下來的日子,我放開一切思慮,專心享受思絲對我的柔情蜜意。

    到第七天,元帥將我召往金字塔尖的元帥宮。

    金字塔又回復往日的光輝,在防備上更是無懈可擊,但元帥的嚴肅神情,卻透露出邦托烏正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元帥見到我時,陰霾密布的面容射出一絲喜色,以他這等城府深沉的人,罕有這類流露內心感受的情況,由此可知困擾他的問題當是非常嚴重,而我則是他唯一的希望。

    元帥剎那間回復平日的莫測高深,先關切地詢問我的健康狀況,然後道:「看來你很喜歡思絲,我下了命令將她歸入你的私產,再沒有人包括我在內,能沾她一根指頭,在你完成下一個任務後,她會在新建成的‘超級戰士宮’等待你。」

    我表面誠心地向他表示感謝,心下卻是大為懍然,往日的我無牽無掛,來去自如,但有了思絲後,我將大有顧忌,難以放手而為,而元帥亦把握我這弱點,加以牽制。

    元帥話題一轉:「兩星期前邦托烏一戰,使你名震天下,成為聯邦史上名副其實的超級戰士,但這一來也暴露出你的真正身份和實力,各方面的敵對勢力,紛紛組成專門對付你的小組,只要給他們一個機會,他們會毫不猶豫地不惜任何手段將你毀滅。」

    雖早知會出現這種形勢,但聽他道來仍大感頭痛,我這超級戰士成了元帥的擋箭牌,想對付元帥的人,首先要先設計扳倒我,否則在我會報復的陰影下,誰也睡不安寢。

    元帥道:「佛哥兒和厲時等固然欲除你而後快,但更難防備的是城外叛民對你的仇恨,達加西是他們的神和靈魂,你摧毀了達加西,使自由戰士的總基地失陷,並殺死了他們的首席女戰士,這深仇只有血和死亡才能洗刷。」

    我深吸一口氣,問了一個一直以來我均不敢問也不敢想的問題:「自由戰線在魔鬼族和暗影兵團的聯軍攻擊下,是否全軍覆沒?」

    元帥淡淡道:「你太低估他們了,他們早在地底預備逃跑,至少有半數人成功撤走,不過遺下的工廠軍備仍使他們元氣大傷,否則佛哥兒也沒有能力向我反撲。」

    我問:「佛哥兒的暗影軍團雖有魔鬼族和幽靈族兩族之助,但比起聯邦國的一千二百萬大軍仍遠有所不及,為何元帥對他還如此忌憚?」

    元帥嘆了一口氣:「先不說暗影軍團的十多萬戰士均是身經百戰,設備精良的戰士,更可怕的是他們控制了城外的幾個大礦藏,足以影響邦托烏外各大軍區領袖的意向,假設我不能在短期內將他們完全摧毀,我的地位會岌岌可危。」

    我沉吟不語。

    元帥續道:「更可慮的是‘外空司令’澤度雄,他是與佛哥兒齊名的名將,他投向佛哥兒的一方,否則不會派出轄下的外空母艦無敵號,加入攻擊金字塔的戰爭,不過我自有方法奪回外空基地的控制權。」

    我心念電轉,元帥這麼說,表示了至少在威力上與無敵號相捋的另一外空母艦正在接近完成的階段,否則他憑什麼向基地分布在太陽系其他五個星體金星、火星、水星、木星、月球的澤度雄挑戰。

    元帥眼中閃過擔擾的神色:「有一件事我不能不提醒你,一直以來,均有線報顯示澤度雄正從事一種超輕金屬的研究,這種能抵禦死光刀的物質只能在外太空的‘絕對真空’內利用取自木星的氫煉製,試想若他能以這種金屬製造出特別的護甲,用於戰士或戰機,情況對我們大大不利。」

    我沉聲說:「武器是死的,人卻是活的,我保證能應付任何狀況,而且他肯定仍未成功製造出這種超輕金屬,所以若果我們行動夠快,可不怕他任何陰謀,元帥請下命令,我保證可以將佛哥兒、澤度雄和厲時的首級在聯邦日前送到你的辦公桌上。」

    元帥欣慰地微笑道:「我絕對信任你的忠心和能力,但眼下有件更重要的事須你去完成,我要你立刻飛往西藏城,將一箱東西從聖廟處運回來給我。」

    我愕然望向他。

    元帥道:「不要以為這是件易事,佛哥兒聯同魔鬼和幽靈兩族,正全力攻打西藏城,切斷所有通往西藏城的陸空通道,只有你才能衝破他們強大的封鎖,將那箱子運回邦托烏,交到我手上。」

    我問:「箱內是什麼東西?」

    元帥望向我,一言不發,臉容嚴厲。

    我毫不退讓和他對視。

    元帥一字一字地說:「方戰你須緊記現在我所說的每一字,這箱子絕不能打開來,也不用知道裡面裝載的是什麼,明白嗎?」

    我深吸一口氣:「明白。」

    元帥臉容稍霽,拍拍我的肩頭:「我只是為你好,完成任務後,我會策封你為我的繼承人,好好幹吧!交通工具會將你運往最接近西藏城的落點,其他細節白飛自會在途中告訴你。」

    我一言不發,跪下接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