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王子茹向陳一鳴表白 陳一鳴辭職逃避王子茹


陳一鳴找了個機會約王子茹出來吃飯,想和王子茹好好聊聊,陳一鳴在約好的地方等了很久,王子茹似乎猜到了陳一鳴要找自己說什麼,便故意不去和陳一鳴見面,陳一鳴給她打電話,她也沒有接。陳一鳴只好給王子茹的秘書安妮打了電話,問她知不知道王子茹現在在哪兒,安妮便告訴他,王子茹今晚沒有安排,她也不知道王子茹在哪。陳一鳴再次給王子茹打了電話,這次王子茹接了,騙陳一鳴說自己在開會,今天可能沒法和陳一鳴見面了,陳一鳴也只好答應下次再約。

第二天陳一鳴下班時在電梯間遇到王子茹,王子茹向陳一鳴為了那天的爽約而道歉,還說不如就今天給陳一鳴補上,陳一鳴本想拒絕,但王子茹說自己有心事要陳一鳴為她開解,陳一鳴這才答應。兩人去了燒烤攤,陳一鳴有些尷尬地和王子茹說著閑話,王子茹突然認真地看著陳一鳴,說她有秘密,那天她欺騙了陳一鳴,她其實沒有忘記約會,她就是不敢來見陳一鳴,甚至要用幾十分鐘的時間來平復心情,才能接陳一鳴的一個電話,不等陳一鳴說什麼,王子茹向陳一鳴表白了,她知道這是不應該的,但她就是喜歡上陳一鳴了,她不奢求陳一鳴的回應,這就是她單方面的情感,她把這件事說出來,並不是想要有個開始,而是想要結束,今天過後,她就不會再提這件事,也許她以後會繼續愛陳一鳴,但不會再讓陳一鳴知道了。陳一鳴十分尷尬,數次想要開口,但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王子茹也沒有勉強陳一鳴的意思,只說不會對陳一鳴要求什麼,喝完今天這頓酒,這件事就翻篇了,王子茹喝下手裡的酒就想離開,陳一鳴站起身,想要說點什麼,王子茹聽到身後的動靜,轉過頭看著陳一鳴,陳一鳴最後還是什麼也沒說。

第二天一早,王子茹到公司后,想讓安妮去看看陳一鳴是什麼狀態,安妮卻說陳一鳴一早就來了,還給王子茹寫了一封辭職信,王子茹有些生氣,讓安妮找人打聽陳一鳴的下落,以及陳一鳴未來所有的動向。雷浩文知道陳一鳴辭職后,提出兩人合夥開公司,陳一鳴沒有答應,沒過多久,陳一鳴的親戚給他打來電話催他還錢。

李思雨的公司遇到了資金問題,員工們向財務報賬都遲遲沒有批下來,財務范姐向李思雨彙報了情況,李思雨看著報表有些無奈,讓范姐暫時保密,她再去找找潘總,看看有沒有辦法,可是潘總還在外地,讓李思雨等他回來。關小唐見范姐一臉憂鬱地從李思雨辦公室出來,又黑了范姐的電腦,得知公司賬上確實是沒錢了。關小唐問李思雨是不是想要一個人抗下這件事,李思雨理所當然地說自己是老闆,當然要自己扛,關小唐把自己這個月的工資轉給李思雨,表示自己從現在開始義務勞動,但李思雨卻拒絕了關小唐的好意。關小唐見李思雨不收自己的錢,便直接越過財務把錢打給了需要的同事。

張芝芝把雨薇送回了原來的幼兒園,為了能讓雨薇繼續上這個幼兒園,她再次去找了蘇總,儘管又一次被趕了出來,但她還是不氣餒地告訴蘇總,自己會再來的。張芝芝回公司時,袁慧中正在辦公區接待著客戶羅總,羅總誤吃了含有花生的點心,因為對花生過敏倒在了地上,雨薇正好也是對花生過敏,張芝芝趕緊上前為羅總進行了緊急處理,這才讓羅總轉危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