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李思雨搬到顧曉菱家 李思雨正式開始創業


陳一鳴話一出口就有些後悔了,但李思雨卻不給陳一鳴收回這句話的時間,同意了和陳一鳴分手,陳一鳴也只好離開了。顧曉菱帶著失戀的李思雨到張芝芝家,張芝芝和顧曉菱都對李思雨和陳一鳴突然分手感到不可思議,顧曉菱勸李思雨可以退一步,先結婚再創業,但李思雨卻說這不是先後的問題,這是她和陳一鳴最想要的東西根本就不一樣的問題,她一直想和陳一鳴調和,但調和到現在,她已經累了。顧曉菱見李思雨真的要和陳一鳴分手,便說要好好地把賬和陳一鳴算清楚,他們一起買的房子要怎麼算,李思雨便拜託顧曉菱去找陳一鳴說這件事,她還有別的工作,這段時間她就先住在顧曉菱家。

說完李思雨的事情,顧曉菱又問張芝芝是怎麼打算的,張芝芝難過又堅定地說要和劉洋離婚,雖然劉洋和魏亞雲徹底斷了,但有些事情,張芝芝無法原諒,她一直以為劉洋是一個很呆板,不懂浪漫,不懂照顧人的人,但當她看到劉洋對魏亞雲做的事情后,她才知道劉洋會做浪漫的事,只是看對誰罷了。雖然張芝芝已經對劉洋徹底失望了,但劉洋畢竟還是雨薇的父親,所以她還是每天去醫院照顧劉洋。顧曉菱見張芝芝和李思雨都一副頹喪的樣子,便把兩人拉起來鼓勵了一番,說下一個五年要把失去的都贏回來,話雖然這麼說,顧曉菱自己卻忍不住哭了起來。三人抱在一起,哭作一團。

顧曉菱去找了陳一鳴處理房子的事情,顧曉菱讓陳一鳴把房子賣了,把李思雨付五十萬的首付還給她,顧曉菱為了幫李思雨爭取一點青春賠償費,還幫李思雨多要了三十萬,見陳一鳴現在沒那麼多錢,便讓他先寫個欠條給李思雨。李思雨知道顧曉菱的做法後有些生氣,還教訓了顧曉菱一頓,又發消息先約陳一鳴去把房子的產權證換了,八十萬的事情就等辦了手續再說。

第二天李思雨和陳一鳴辦完了手續,現在房子的產權就是陳一鳴一個人的了,陳一鳴答應李思雨會先湊五十萬給她,剩下三十萬兩年內給她,說著還把欠條拿了出來,李思雨卻把欠條撕了,說陳一鳴不欠自己什麼。李思雨正要走時,陳一鳴叫住她,說自己曾經對他們的未來有過很多的設想,可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但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是真心愛著對方,只是兩人的追求有所不同。陳一鳴獨自一人回了家,看著牆上他和李思雨一起畫的塗鴉,又看到李思雨留在自己書桌上的訂婚戒指,陳一鳴心痛不已。

陳一鳴向母親借了錢,湊齊了八十萬轉給了李思雨。李思雨雖然拿到了陳一鳴的錢,但創業到處都要花錢,李思雨恨不得把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她找了一家裝修公司,但裝修公司卻不接受李思雨的報價,李思雨只好親力親為帶著工人裝修公司。自從劉洋丟了工作又住了院,張芝芝還給劉洋交了手術費,張芝芝的工資便無法全部承擔雨薇的生活開支。張芝芝本想找李思雨幫忙,但見李思雨情況也不好,她也不好意思開口。顧曉菱無意間知道張芝芝的狀況,二話不說給張芝芝轉了錢,還說要讓李思雨也湊一點,張芝芝趕緊搖頭,說了李思雨也缺錢的事情。

陳一鳴和李思雨分手后便憔悴了不少,這天在電梯間遇到了王子茹,王子茹知道他和李思雨分手后寬慰了他一番,王子茹表面上為陳一鳴難過,但等陳一鳴走後,王子茹卻露出了笑容,似乎很高興陳一鳴恢復單身。

潘總突然找到方總,和他回憶起兩人一起創業的酸甜苦辣,兩人都對綠寶付出了很多,兩人之間的情誼其實也很深厚,只是這兩年兩人都各忙各的,交流少了,對公司的發展也有了分歧,潘總告訴方總,在他心裡,方總一直是他的好兄弟,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他希望方總和他一起扛過未來的艱難,但方總卻說自己有點累了,現在的市場環境做實業實在太難了,他們辛辛苦苦打拚一年,只不過賺幾百萬,潘總打斷了方總,說他們當初創業並不只是為了賺錢,更是為了實現把綠寶做到中國第一的夢想,現在離這個夢想只差一步了。潘總說了這麼多,就是希望方總能夠支持他增加生產線的提案。

陳一鳴幫李思雨查到,綠寶行賄風波那段時間,一個叫朗非的公司買了水軍攻擊綠寶,他把自己得到的消息發給李思雨,卻發現李思雨把自己拉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