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關雨晴幫高建瓴和徐清風緩和關係 徐秀蘭對林潔的所作所為心生不滿


藍俏俏主動敬老闆們喝酒,他們自然求之不得,一口氣喝了很多杯酒,一直到全部喝醉,就是不提還錢的事,王老闆更是始終沒有露面,陳志軍很懊惱,再次領教了他們的老奸巨猾,只能鎩羽而歸。藍俏俏不勝酒力,最後也喝多了,陳志軍打車送她回家,藍俏俏覺得後背奇癢無比,陳志軍檢查發現是裙子的商標在作祟,就想幫她撕下來,藍俏俏還想把裙子還回去,陳志軍明確講明公司給她報銷買裙子的錢,藍俏俏確定不是陳志軍出錢,才答應撕下商標。

關雨晴和閨蜜來酒吧散心,突然看到關震雷帶著李貝在這裡狂歡,關震雷載歌載舞,開心地不亦樂乎,關雨晴氣不打一處來,狠狠教訓了關震雷一頓,要帶他回家向父母賠禮道歉,關震雷不小心把膝蓋撞在茶几上,疼地大呼小叫,李貝在一旁為他求情,關雨晴看出關震雷在演戲,賭氣頭也不回離開了。

關震雷一瘸一拐回家,謊稱關雨晴把她踢傷了,李愛國氣得咬牙切齒,要去找關雨晴算賬,趙梅知道關雨晴是因為關震雷把父母趕出去這件事生氣,趕忙攔住李愛國,悄悄提醒李愛國,這套房子上還有關雨晴的名字,李愛國只好作罷,關震雷撒嬌讓李貝照顧他,李愛國看不下去,主動過去攙扶關震雷回屋,趙梅強行把李貝拉走。

關雨晴一下飛機,就被同機組的乘務員叫到一邊,乘務長母親知道高建瓴和徐秀蘭之間發生的所有事,她一五一十公司關雨晴,關雨晴覺得這就是一場誤會,想撮合他們破鏡重圓,她顧不上回家就來醫院找徐清風說明真相,徐清風才恍然大悟,關雨晴讓他出面緩解父母之間的誤會,還勸他繼續留在醫院,驗證事情的真假。

徐清風回家和母親促膝談心,他不想離開醫院,不想放棄心臟移植中心的工作,徐秀蘭考慮再三勉強答應,只是提醒他要和高建瓴以及關雨晴保持距離。徐清風直接來找高建瓴,想親口聽他講一講當年的事,高建瓴承認三十年來一直單身,就是想有一天能和徐秀蘭破鏡重圓,徐清風決定不轉院了,高建瓴很開心,希望徐清風也能接受他,徐清風想等母親原諒他以後再說。

關雨晴放心不下徐清風,在家裡走來走去心神不寧,時刻關注著對門的動靜,閨蜜看出她在乎徐清風,鼓勵她大膽表明心意,關雨晴連連解釋,閨蜜不容分說就把她推出門,逼她去對門和徐清風說清楚。關雨晴鼓足勇氣敲開徐清風的家門,謊稱要借吹風機,趁機詢問他和高建瓴談話的結果。

就在這時,林潔突然來看徐清風,自我介紹是徐清風的女朋友,感謝關雨晴對徐清風的照顧,然後就挽著徐清風的胳膊回屋了,關雨晴很尷尬,她越想越鬱悶,心裡說不出的酸楚,只能用工作和健身來麻痹自己。

李貝一個人加班到很晚,文案修改了53遍,始終得不到老闆的肯定,她想趁老闆不注意偷偷溜走,結果被逮個正著,老闆讓她拿回家繼續修改,明天開會要用這個文案。李貝趕忙離開,出門看到外面下起了瓢潑大雨,關震雷在門外等她,兩個人高高興興回家了。

林潔來看徐清風,他有事不在家,快遞小哥給徐清風送來一個大箱子,徐秀蘭順手就想拆開,林潔提醒她不要隨便拆徐清風的快遞,徐秀蘭卻不當回事,還自稱和徐清風之間沒有秘密,徐秀蘭打開箱子,發現裡面是一個掃地機器人,林潔承認這是她買給徐清風的,徐秀蘭覺得沒必要,她能把家裡打掃得很乾凈,讓林潔把掃地機器人收拾一下帶走,林潔只好照辦。

孫小白特意買了燕窩,讓關雨晴轉送給她的父母,孫小白主動提出送關雨晴回家,關雨晴婉言謝絕,乘務員從此路過,想撘孫小白的跑車回家,孫小白堅決不答應,口口聲聲稱要把副駕駛的座位留給未來女朋友,乘務員一氣之下使勁關車門,把孫小白的手腕夾傷。

關雨晴趕忙帶孫小白去醫院,所幸沒有傷到骨頭,關雨晴去給孫小白拿葯,正好碰上徐清風,徐清風以為她生病了,對她噓寒問暖,林潔聞訊趕來,誤以為孫小白是關雨晴的女朋友,孫小白順勢摟過關雨晴,隆重介紹關雨晴是他的女朋友。林潔聲稱徐秀蘭讓她和徐清風下班一起回家吃飯,徐清風賭氣就和她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