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集:烏骨里自盡,胡輦離開上京


冀王妃送的是鴛鴦壺,機關就在壺底,有了這個鴛鴦壺,宴會上倒出來的是美酒還是毒酒就都由烏骨里了。一名婢女知道冀王妃送來好禮,她特向冀王妃的婢女紫蘇打聽了一番,知道冀王妃送的是一個酒壺,她懷疑其中有詐,故趁著天黑將消息送出。

烏骨里將酒壺交給了瑰引,她將機關告訴瑰引,讓瑰引明日在家宴上為她與蕭燕燕斟酒。烏骨里這番布置著,蜀王那邊也準備漁翁得利,他讓人嚴守在趙王府門口,若明日蕭燕燕出事,他們便衝進府中殺了趙王妃,為太后報仇,若蕭燕燕安然無恙,他們就按兵不動。

次日,蕭燕燕來到趙王府,三姐妹同坐于席,三人一同飲酒,胡輦提起母親冥誕將至,準備一同去祭拜母親。之後,烏骨里命瑰引倒酒,瑰引因害怕而手抖,烏骨里卻上前為燕燕倒起酒來,敬燕燕一杯酒。正在蕭燕燕要喝下毒酒之時,韓德讓前來阻止蕭燕燕,稱此酒有毒喝不得。烏骨里抵死不認,她當眾喝了自己那杯酒,稱韓德讓在出言挑唆。韓德讓識破了烏骨里的把戲,他讓烏骨里將蕭燕燕那杯酒喝下,若烏骨里相安無事,他任烏骨里處理。

烏骨里不肯喝下蕭燕燕那杯酒,韓德讓拆穿了鴛鴦壺的秘密,烏骨里見計敗露,她殺了自己的貼身侍女瑰引,還想殺害燕燕,韓德讓直接將烏骨里拿下。燕燕始終不敢相信烏骨里會殺害她,她讓韓德讓先出去,房間里只剩下她們姐妹三人。蕭燕燕與胡輦均沒有想到烏骨里會如此心狠,烏骨里始終對喜隱和留禮壽的死耿耿於懷,她十分後悔當年在高台上救了蕭燕燕。蕭燕燕徹底心寒,她一心將烏骨里當成好姐姐,烏骨里卻日日夜夜盼著她死,今日烏骨里謀殺太后,燕燕對烏骨里也沒有任何姐妹之情,烏骨里更不稀罕領燕燕的情,她就是要讓燕燕親手殺死她。胡輦想要攔下神智不清醒的二人,烏骨里早就不念姐妹之情,她還提起當年射殺太平王的那一箭就是蕭燕燕所射,挑拔著燕燕和胡輦的感情。既然烏骨里不知悔改,燕燕也不願意再留情,胡輦跪著求燕燕放過烏骨里,烏骨里卻不稀罕,她上前喝下毒酒。胡輦哭著抱住了烏骨里,蕭燕燕並沒有真正想殺烏骨里,她對於烏骨里的死也頗為心痛,烏骨里臨終前只留下一句話,讓胡輦不要再相信燕燕。

冀王妃知道事情敗露,她殺了紫蘇滅口,心底里更加痛恨起了韓德讓。韓德讓提起趙王妃一案,認為此事雖是趙王妃和冀王妃同謀定,但二人背後的蜀王卻想坐收漁翁之利,蜀王一直野心勃勃,韓德讓深知自己必須儘快上報燕燕,可他卻擔憂燕燕無心想這些朝政之事。

蕭燕燕因烏骨里之事一夜無眠,韓德讓在第二天來見蕭燕燕,他知道蕭燕燕心底里難受,可錯並不在蕭燕燕,蕭燕燕不知自己身邊還有誰可信,還有誰一直不會變,韓德讓吐露出一句「他不會」讓蕭燕燕安了心神。隨後,韓德讓將蜀王道隱想坐收漁翁之利道出,燕燕準備派太醫前往蜀王府中,先將對外裝病的蜀王困於上京。

胡輦一直不願意見燕燕,燕燕也無法面對烏骨里,韓德讓來弔唁烏骨里,希望胡輦節哀。胡輦認為烏骨里是被韓德讓和燕燕逼死的,韓德讓並沒有辯解,任何人要害燕燕,他都不會姑息。若那日韓德讓晚來一步,死的就是燕燕,韓德讓希望胡輦記得,燕燕也是她的妹妹。胡輦不知姐妹三人為何到走到如今這步,她落下淚水,韓德讓讓胡輦不要怪燕燕,胡輦將一切錯誤都攬在自己身上,她已經看膩了爭權奪利的事情,況且上京也沒有她的家,她準備回北方。

蕭燕燕收到了胡輦回北方的奏表,胡輦在奏表中說她已於上京無家,蕭燕燕不由得心底難過,她雖想留住胡輦,卻知曉胡輦的堅決心意,願意讓胡輦回北方。胡輦離開之時,蕭燕燕前來送胡輦,讓胡輦好好保重自己,姐妹二人滿是生分,再也回不到當初的親密。

蕭燕燕來到蜀王府邸,她話中之意滿是警告著蜀王,且揭穿了蜀王秘見趙王妃與冀王妃一事,且趙王妃出事前一天,蜀王還秘密調齊兵馬。蜀王仗著自己的身份,認為燕燕不敢動自己,燕燕卻威嚴施加,她以蜀王的兒孫相威脅,讓蜀王服下毒藥自行了斷,這是蜀王為他所做之事付出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