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集:蕭燕燕賜婚海瀾斜軫,率主親征


蕭燕燕向烏骨里道歉,烏骨里稱她知道燕燕無錯,怪只怪她挑中了一個捲入皇+族爭鬥的男子。蕭燕燕隨著烏骨里來到祠堂內,有些意外祠堂里竟供奉著世宗和述律皇后的尊容,她上了香,烏骨里卻提起李胡是守灶子,按大遼祖制,本就應由守灶子繼承家業。蕭燕燕向烏骨里宣旨,追封李胡為欽順皇帝,烏骨里雖接了旨,心底里卻不願意接受蕭燕燕的好意,也不滿意這道追封皇帝的聖旨。

韓德讓前來找蕭燕燕,近來以虎古為首的宗室一直不斷在阻撓改革新制,蕭燕燕深知必須將這股勢力壓下去,二人決定培養斜軫,讓斜軫將虎古取代之。之後,韓德讓問起烏骨里的反應,蕭燕燕終還是心善,她相信烏骨里會放下心中的芥蒂的,可韓德讓不相信烏骨里,他讓信寧暗中注意烏骨里的動向。

斜軫來找虎古,他問起虎古為何要與太后擰著來,虎古稱他是不願意按韓德讓的規矩來,他認為韓德讓的心機太深,讓斜軫少與韓德讓、休哥達凜一行人來往。斜軫不認同虎古的觀點,他讓虎古不要再給人當槍使,他準備去約蕭海瀾。蕭海瀾一直在蕭燕燕身邊,虎古讓斜軫遠離蕭海瀾,斜軫哪裡肯聽虎古的話,只讓虎古不要多管閑事。

南朝來勢洶洶,直奔幽雲十六州而來,眾臣想要放棄幽州,結束這連年征戰。韓德讓與蕭燕燕不肯讓出幽州,此次讓的是幽州,下次南朝直逼的就是草原了。外敵入侵,理當同仇敵愾,蕭燕燕讓各族整頓好兵馬,同她與主上南下禦敵。下朝後,韓德讓遞上兩本冊子,稱析津府和大同府的糧餉必須儘快送達幽州,不計損失。這時,內閣送來一封急服,劉漢的李繼遷孤身來投,蕭燕燕召集幾位心腹詢問此事,究竟要不要馳援李繼遷,眾臣都對李繼遷大為讚賞,蕭燕燕決定與李繼遷一見,若他當真是一位有抱負的青年才俊,她便決定在宗室中擇一女子賜婚給李繼遷,休哥提起宗室中適合婚嫁的女子人選,其中就有蕭海瀾之名,斜軫聽后大為著急,他在散會後急忙來找休哥,休哥認為蕭海瀾與斜軫之事只是斜軫的一廂情願,斜軫大為生氣,休哥只好稱為太后推薦合適人選是他的職責,但他希望斜軫能夠自己去向蕭燕燕爭取,他並非常人,而是戰功赫赫的南院大王。

蕭燕燕請各位宗室女子來宮中喝茶,耶律汀也來到宮中,她與蕭海瀾是舊相識,二人一番聊天,蕭海瀾提起斜軫曾經尋過青樓伎館,耶律汀啞然一笑,她有意跟蕭海瀾提起斜軫曾抓了一進青樓的宗室子弟,為的就是向在蕭海瀾表明真心,可蕭海瀾卻毫不知情。提完蕭海瀾之事,耶律汀也提起自己家中的情況,她不甘於屈于命運嫁於不想嫁之人,而嫁給劉繼遷便是她最好的出路,她必須為此博一博。

蕭燕燕決定親自挑選宗室女子,她與胡輦在不遠處看到了耶律汀臨危不亂地沏茶,對耶律汀頗為好感,也知道了耶律汀在家中地位不高,沒少吃苦。之後,蕭燕燕來到亭內,她喝了一口奶茶,詢問奶茶是何人所做,蕭海瀾生怕燕燕會怪罪耶律汀,她想替耶律汀頂下罪名,可耶律汀卻跪地承認了奶茶是她所做。蕭燕燕問起奶茶的特別之處,這才知曉耶律汀讀過唐史,她留了耶律汀在宮中小住,也應下蕭海瀾在宮中小住,陪著耶律汀。

斜軫聽到蕭海瀾被留于宮中,他半夜吵著要見蕭燕燕,求燕燕不要將海瀾嫁給李繼遷,他想求蕭燕燕賜婚他與海瀾。蕭燕燕讓斜軫自己去問海瀾,海瀾卻在這時衝出來,稱她不願意嫁給斜軫,讓蕭燕燕不要聽斜軫胡說八道。蕭燕燕知道二人的小心思,她作勢要拉斜軫下去打八十大板,蕭海瀾急忙阻止,她著急之時才吐露心聲,願意嫁給斜軫。蕭燕燕賜婚斜軫與蕭海瀾,二人歡喜離去。蕭燕燕獨自留下耶律汀,她再次問耶律汀是否願遠離大遼嫁李繼遷為妻,耶律汀雖為女兒家,卻願意為大遼節制銀夏党項部,嫁李繼遷為妻。

蕭燕燕封李繼遷為定難節度使夏國主,賜婚義成公主耶律汀,並以三千兵甲為義成公主陪嫁。李繼遷深謝蕭燕燕與主上之恩。之後,蕭燕燕親征幽州,達凜認為南人此次來勢洶洶卻不足為懼,幾人一番商討之後制定了破敵策略,大勝南朝。

斜軫與海瀾因賜婚之事前來謝恩,蕭燕燕叮囑斜軫為人做事要學會穩妥,海瀾則要改改自己的小脾氣。二人退下后,蕭燕燕收到了烏骨里的信,烏骨里在趙府中設下家宴,邀請蕭燕燕赴約。家宴之日也是烏沒課里的壽辰,冀王妃提前一日送來賀禮,她送的是一個酒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