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劉母對張芝芝轉變態度 雷浩文勸陳一鳴主動求和


張芝芝在醫院照顧著劉母,醫院剛來的護士給劉母扎針時有些緊張,扎了三針都沒有紮好,張芝芝在一旁看得心疼,趕緊把那護士叫住,又讓人換了一個護士來扎針,劉母見張芝芝這麼在意自己,想到平時自己對張芝芝的態度,心裡有些酸楚,其實張芝芝的親生母親去世得早,她早把劉母當做自己媽媽來照顧。劉母拉著張芝芝聊天,又說起讓張芝芝生個兒子,張芝芝見劉母還放不下這事,便說生兒生女都一樣,只要孝順就好,在張芝芝的勸說下,再加上劉母生病後也想了很多,便也不再勸張芝芝了。劉母見劉洋一天都沒來,便問張芝芝劉洋去哪了,張芝芝說劉洋應該在忙單位的事情,劉母想起魏亞雲的事情,便暗中提醒張芝芝看著點劉洋。

親愛的自己第20集劇照

李思雨去了袁慧中開的餐吧,想要和袁慧中緩和關係,袁慧中不想搭理李思雨,一門心思覺得李思雨傷害了自己還來找自己求和,簡直是痴心妄想。

深夜,王子茹正準備下班回家時,突然發現陳一鳴還在加班,忙得連飯也沒有吃,王子茹便說要請陳一鳴吃飯。飯桌上,王子茹說起陳一鳴對綠寶三的調查報告打破了天曳和綠寶的談判僵局,王子茹誇獎了陳一鳴的才幹,還說以陳一鳴的能力,他一定值得更大的平台。說著說著,王子茹又讓服務員加了幾個菜,說是李思雨愛吃,讓陳一鳴給李思雨帶回去,陳一鳴有些尷尬,也只好說了自己在和李思雨冷戰的事情,隱晦地說了原因,王子茹猜測是潘總給李思雨的壓力太大了,陳一鳴點了點頭,說潘總把綠寶的融資和業績都壓在李思雨一人身上。王子茹聽完后若有所思,吃完飯後便給潘總回了電話,要求得到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權。剛剛和陳一鳴談完,王子茹已經知道潘總的壓力其實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她知道潘總不敢輕易放棄和自己談判,所以才這麼有底氣。

親愛的自己第20集劇照

李思雨和顧曉菱去醫院看望劉母,剛好劉母要去做檢查,三人便坐下聊天,張芝芝說起等劉母病好了,就請李思雨和陳一鳴還有顧曉菱去家裡吃飯,兩人見李思雨不想提起陳一鳴,便問她和陳一鳴怎麼了,李思雨只說自己和陳一鳴冷戰了,其他的也不想多說。

劉洋帶著魏亞雲去醫院看望劉母,劉母知道魏亞雲對劉洋的心思,故意對她愛答不理,魏亞雲有些尷尬,便說要去給劉母洗水果,等魏亞雲走後,劉母讓劉洋趕緊和魏亞雲斷了,還說這次生病以後才知道張芝芝這個兒媳婦有多難得,讓劉洋以後好好和張芝芝過日子,劉洋卻說張芝芝把劉母的葯給換了,他接受不了,劉母卻說葯是她讓大夫換的,張芝芝根本不知情。等中午張芝芝來給劉母送飯,劉洋找了個機會向張芝芝道歉,說之前換藥的事情誤會她了,劉洋說了幾句軟話,張芝芝的氣便消了。

親愛的自己第20集劇照

劉洋給魏亞雲打了電話,讓她下班后等自己一會,他有事要說,劉洋想和魏亞雲說清楚。到了辦公室,劉洋還沒開口,魏亞雲突然拿出一條圍巾送給劉洋,還在圍巾上綉了兩人名字的首字母和一顆愛心,魏亞雲親自給劉洋戴上了圍巾,兩人之間的氣氛曖昧極了,劉洋一時心軟,沒有再開口。

顧曉菱為了問李思雨和陳一鳴的事情,特意去找了雷浩文詢問,雷浩文也不知情,顧曉菱便讓雷浩文去打聽清楚。雷浩文便找機會組了個局,叫了劉洋和陳一鳴一起,雷浩文問陳一鳴到底怎麼回事,陳一鳴說了李思雨幫劉母交手術費的事情,但劉洋卻並不在意,說他那個公司到處都是風險,他雖然是招標組的組長,但他只負責招標的後勤工作,評標是專家組的事情。雷浩文見劉洋都不在意,便勸陳一鳴不要再和李思雨生氣,主動去找李思雨求和。聊著聊著,劉洋和他們說起魏亞雲的事情,雷浩文有些驚訝,說劉洋的性格不適合搞曖昧,這麼做的風險太大了,陳一鳴也勸劉洋不要做錯事。陳一鳴聽了雷浩文的話,晚上便去找了李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