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李思雨幫劉洋交手術費 綠寶中標政府項目


陳一鳴見李思雨還是悶悶不樂,便問她怎麼了,李思雨借林玲舉例子,問陳一鳴該不該用灰色渠道爭取重要的客戶,陳一鳴毫不猶豫地說不能用不正當的手段,客戶失去了還能再找回來,但是不能失去內心的正義,李思雨聽完陳一鳴的話豁然開朗,拿出手機把那份有關專家組資料的郵件刪掉了。

親愛的自己第19集劇照

劉母的病需要做手術,沒有積蓄的劉洋無奈之下打電話到處借錢湊手術費,但卻一無所獲,劉母在病房裡聽到劉洋低聲下氣地求人借錢,心裡很不是滋味。劉母不想花錢做手術,趁劉洋不在病房時偷偷溜出了醫院。正在公司和李思雨說劉母病情的張芝芝知道了,也趕緊和李思雨一起到處找起劉母來。在家裡沒找到劉母,張芝芝和劉洋便分成兩路找人,一人去火車站,一人去了汽車站。劉洋在火車站找到了劉母,勸說劉母回醫院做手術,劉母執意不肯,還跳了兩下表示自己已經好了,結果又犯了病,劉洋趕緊給劉母餵了葯,劉母喘過氣來,告訴劉洋她不想成為負擔,就讓她回家吧,劉洋卻緊緊地抱住劉母,說自己就算傾家蕩產,他也要治好劉母的病。劉母只好同意和劉洋回醫院了。

張芝芝知道劉洋找到劉母后也鬆了口氣,李思雨問起劉母為什麼會突然從醫院逃走,張芝芝便說了手術費沒有湊齊的事情,而劉洋因為李思雨在投標,也不便向李思雨開口借錢。張芝芝回醫院后,劉洋提出要把家裡的房子做抵押貸款來湊手術費,雖然要承擔高額利息,但現在也沒有辦法了。就在劉洋下定決心的時候,護士突然來了,告訴兩人劉母的手術安排在下周三,還說劉母的手術費已經有人交了,兩人有些驚訝,去護士站看了賬單,才發現是李思雨偷偷幫他們交了手術費。

陳一鳴和李思雨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房子,兩人在窗前擁抱著,陳一鳴有些感慨,這三個月發生了很多,本來躊躇滿志的他失業了三個月,正當他覺得一無所有的時候,一切又突然失而復得了,這讓他感覺現在的生活很不真實,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永遠擁有現在的一切,李思雨見狀,便拉著陳一鳴,在房子的牆上,按著他們兩人手掌的輪廓畫了兩人雙手相握的畫,李思雨告訴陳一鳴,不管現在還是以後,他都可以握住自己。

親愛的自己第19集劇照

兩人晚上一起吃宵夜時,李思雨說起今天自己幫劉母交了手術費,陳一鳴卻想起李思雨還在劉洋的公司投標,便要李思雨主動退出,避免有人懷疑李思雨在賄賂劉洋,擔心以後這事曝光後會給劉洋和張芝芝惹來麻煩,李思雨卻不能理解陳一鳴,還覺得陳一鳴是為了天曳集團才這樣,陳一鳴為了表明自己是真心為了李思雨和劉洋著想,表示自己可以從天曳辭職,說著就要回去寫辭職報告,李思雨趕緊拉住陳一鳴,答應了他自己會退出這個項目。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便去找了潘總說明情況,但潘總卻說李思雨和劉洋問心無愧,便沒什麼好怕的,而且政府項目這個標關係著綠寶的估值,所以綠寶一定要中標,才能挽救綠寶集團,李思雨還想說點什麼,劉洋給她打來電話,說綠寶已經中標了,潘總一聽這個消息高興不已,馬上讓秘書給王子茹打電話,準備再次和她談判,但李思雨還是有些擔心,潘總正沉浸在喜悅中,只說要獎賞李思雨。潘總和王子茹談股權出讓的份額,潘總表示自己只能出讓百分之二十二的股權,但王子茹卻要綠寶百分之二十八的股權,兩人的談判陷入僵局。

親愛的自己第19集劇照

劉洋在醫院照顧劉母時,發現劉母的幾項指標一直下不來,便拿著報告單去問醫生,醫生說劉母的年紀大了,如果用進口葯的話治療效果會好一點,可是現在被換成了國產葯,見效就慢一點。劉洋回病房以後正衝著張芝芝發脾氣,陳一鳴和李思雨突然來看望劉母,劉洋只好先把脾氣壓下,幾人寒暄了幾句,劉洋說自己還要開會便先走了,張芝芝追出去問劉洋剛剛在發什麼脾氣,劉洋以為是張芝芝把劉母的葯給換了,張芝芝卻說自己沒有,劉洋不肯聽張芝芝的解釋,還以為是張芝芝就是心疼錢,他又怪張芝芝拖到中午才來照顧劉母,完全不顧張芝芝一邊上班一邊帶孩子,還要給劉母做飯的辛苦,甚至還覺得張芝芝的工作連小學生都做得來,請假也無關緊要。劉洋不想再和張芝芝說下去,張芝芝回到病房后,李思雨和劉母都看出張芝芝情緒有些不對。陳一鳴知道李思雨沒有退出政府項目後有些生氣,問她有沒有想過後果,陳一鳴覺得綠寶的情況根本不像李思雨說的那麼嚴重,只要潘總不要那麼急功近利,綠寶就不會有事。兩人觀點衝突,沒吵出個所以然來便分開了。

李思雨向袁慧中原來的手下打聽袁慧中的近況,得知袁慧中在學校附近開了一家餐吧,李思雨便想著要不要去看看袁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