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徐秀蘭逼徐清風辭職遠離高建瓴 關永年發現親家夫婦鳩佔鵲巢


高建瓴趕忙把徐秀蘭送去急救,徐清風聞訊趕來,高建瓴向他詳細講述了事情的原委,連連向他認錯,徐清風只想等母親蘇醒過來,對其他事不感興趣,高建瓴只好悻悻離開。

徐秀蘭終於醒過來,當她得知高建瓴向徐清風說明實情,迫不及待讓徐清風辭職離開燕西醫院,徹底擺脫高建瓴的糾纏,徐清風不捨得剛剛籌建的移植中心,徐秀蘭頓時惱羞成怒,賭氣病也不治就走了,徐清風想跟出去追,可馬上就要給病人手術,張燃替他去追徐秀蘭。

愛的厘米第7集劇照

關雨晴上班路上無意中聽護士們議論高建瓴是徐清風的親生父親,徐秀蘭到醫院大鬧一通后暈倒的事。關雨晴下班回家,一直關注著對門的動靜,可徐清風始終沒有回家,她坐立不安,最後發信息問候。徐清風很晚才回家,母親賭氣把自己關在房間不理他,徐清風苦苦規勸也無濟於事,只好去廚房給母親做飯。

第二天一早,徐清風起床發現徐秀蘭在沙發上坐了一夜,他又急又氣,可手術時間馬上到了,徐清風只好先去醫院,徐秀蘭揚言不許高建瓴接近徐清風半步。關永年和劉淑琪搬進出租房,因為人生地不熟,生活不習慣整夜整夜睡不好,關震雷一早打電話問候他們,關永年謊稱他睡得很好,讓兒子放心,劉淑琪接過電話,想提醒關震雷周末帶李貝來給關永年過生日,沒等她開口,趙梅就把關震雷叫走。

趙梅和李愛國堂而皇之搬進關家,他們對房子的陳設提了很多建議,關震雷一一整改,李貝過意不去,覺得父母是鳩佔鵲巢,關震雷卻不以為然,李貝想向關雨晴說明情況,擔心她日後大鬧,關震雷不同意。

愛的厘米第7集劇照

徐秀蘭來到燕西醫院,看到招募志願者的宣傳單,她二話沒說就報名了。關多雲打電話通知陳志軍周末給父親過生日,陳志軍說起關永年就一肚子氣,結婚這麼多年,關永年從來沒拿正眼看過他,總拿他剛來北京一窮二白的事大做文章,陳志軍早就煩透了,關多雲也不再勉強。

公司新來銷售助理藍俏俏,她來向陳志軍報到,陳志軍正在生悶氣,讓助理帶她熟悉環境。徐清風剛想去開術前報告會,就看到母親來醫院做志願者,他哭笑不得,徐秀蘭逼徐清風馬上交辭職報告,否則就天天來醫院守著,徐清風著急去開會,就匆匆離開了。

徐秀蘭因為急火攻心暈倒在地,多虧林潔及時趕來送她去住院,徐清風手術結束就來看望母親,看到她還在昏迷,心裡說不出的酸楚,徐清風立刻向人事部門提交辭職信,高建瓴苦苦挽留他,徐清風不想和一個拋妻棄子的負心漢一起工作,高建瓴連連解釋這都是誤會,徐清風根本不聽,借口要查房就走了。張燃苦勸徐清風很久,結果無功而返,林潔決定和徐清風共進退。

今天是關永年的生日,他覺得前所未有的孤獨,劉淑琪建議回家過生日,全家人吃一頓團圓飯,關永年自然求之不得。關雨晴精心準備了生日禮物,想回家給關永年過生日,可又抹不開面子,關多雲打電話勸她不要和關永年計較,姐妹倆約好一起回家。

關永年和劉淑琪回家,想先檢查一下裝修的情況,在門外就聽到家裡的麻將聲,他們大惑不解,進門才發現趙梅和李愛國跟鄰居打麻將,家裡的全家福不見了,連他的工作台也撤掉了,關永年很惱火,趙梅和李愛國擺出一副主人的姿態熱情歡迎他們回家,口口聲聲稱暫時不裝修房子,才臨時決定過來照顧關震雷和李貝。

愛的厘米第7集劇照

劉淑琪忍了很久才宣布今天是關永年的生日,關震雷連連鞠躬施禮向關永年祝賀,趙梅和李愛國趕忙張羅飯菜。關永年越想越生氣,沒想到關震雷和他們玩調虎離山,想馬上搬回來住,讓趙梅和李愛國回自己家,關震雷沒法向岳父母交代,嚇得連連求饒。

關雨晴和關多雲夫婦來祝壽,關永年趕忙閉嘴,關雨晴覺得家裡氣氛不對勁,趙梅和李愛國熱情歡迎他們回家,父母表情很尷尬,一直沉默不語,關雨晴突然發現父母穿著外面的鞋子,趙梅和李愛國卻像住了很久的主人一樣,趙梅連連解釋其中原委,關永年忍不住淚流滿面。

關雨晴狠狠教訓了關震雷一頓,譴責他把父母趕到郊區,自己和岳父母關起門來過小日子,關震雷理直氣壯和她據理力爭,趙梅站出來為關震雷辯護,讓關雨晴把給父母接到她家,關雨晴不允許關震雷搶父母的房子,詢問關永年的意見,關永年昧著良心誇郊區的房子清靜,願意住在那裡,劉淑琪狠狠掐他大腿。

愛的厘米第7集劇照

趙梅提出讓關永年跟著關多雲一起住,陳志軍借口他平時的應酬太多,擔心回家太晚影響父母休息,關永年想收拾剩下的行李回郊區的出租房,關雨晴再次詢問他的意見,關永年堅持郊區過得很舒服,關雨晴也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看著父母打車離開。當天夜裡,劉淑琪點上蠟燭,倒上關雨晴送的葡萄酒,切開關多雲親手做的蛋糕,要給關永年過生日,關永年沒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