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集:燕燕為皇太后,烏骨里意圖謀反


長寧宮中,蕭燕燕前來看望玉蕭,玉蕭卻早已經隨歸主天,她給蕭燕燕留下了一封書信。信中,玉蕭自知自己是一個軟弱無能之人,她不忍耶律賢自己一人獨走在路上,故決定一杯毒酒前去陪耶律賢。玉蕭愛藥師奴,卻愛耶律賢更多一些,她將藥師奴交給了蕭燕燕,知道蕭燕燕定會照顧好藥師奴。如今一來,玉蕭也放心了,蕭燕燕的恩情,她來世再報。

喜隱和留禮壽死後,烏骨里一直守在二人的靈柩前,胡輦前來看望烏骨里,為二人上香。如今整個上京都在忙耶律賢的喪禮,也只有胡輦一人記掛著她,胡輦安慰著烏骨里,如今燕燕政務繁忙,根本抽不開身過來,只讓她過來代為轉告。烏骨里一直誤會著燕燕,胡輦向烏骨里解釋,。當時是燕燕讓胡輦帶著烏骨里去勸降留禮壽,她也叮囑了要留父子二人性命,只是萬萬沒想到會造成這個局面。烏骨里壓根不相信燕燕,她與蕭燕燕至此姐妹情斷。

烏骨里大半夜坐不起眼的小車外出,斜軫注意到了烏骨里,他正想跟阿古前去查看之時,卻被蕭海瀾打斷。斜軫與蕭海瀾談了兩句話后,烏骨里的馬車消失不見,他向蕭海瀾解釋不清,只好帶著蕭海瀾上前追去。烏骨里半夜來見蜀王,她提起蜀王當日在焦山上的言行,想要以趙王府的兵力支持蜀王奪位。蜀王被烏骨里勸動,他決定用兵諫來逼蕭燕燕,讓隆緒讓出皇位。蕭燕燕有著皮室軍的精銳,蜀王頗有顧慮,蕭燕燕要蜀王給她一個承諾,她便將李胡一系的宮衛拱手送上。蜀王知此事事關重大,決定考慮之後再答應烏骨里。

斜軫跟烏骨里看到蜀王送烏骨里出府,二人並未聽清烏骨里與蜀王所言,斜軫讓蕭海瀾回宮之後務必將此事稟告給蕭燕燕。看著斜軫認真的模樣,蕭海瀾倒是有些意外。之後,烏骨里回府,冀王妃來訪,她提起烏骨裏手中的兵權,遊說烏骨里利用手中兵權將京城掀個底朝天。烏骨里跟蜀王今晚談得並不順利,冀王妃稱她可以幫烏骨里說服諸王,二人結盟便多了一分勝算。

次日,蕭燕燕宣召韓德讓,她提起烏骨里夜訪蜀王之事。韓德讓知道烏骨裏手中有兵權,若她聯合諸王造反,勢必會給大遼帶來重挫。韓德讓想要分輕重打壓,他請燕燕下詔,禁止上京內私下聚會及夜行,斷絕諸王來往。如今能興風作浪的也是蜀王、吳王和平王,三人雖成事不足卻敗事有餘,他們需提防三人聯手。為此,韓德讓給燕燕出了主意,讓燕燕帶著隆緒親自登門造訪,只要二人恩威並施,便先擊垮他們的勇氣,破解此局。正在這時,隆緒來到書房,燕燕提起耶律賢的遺願,讓隆緒敬韓德讓為相父,像尊重耶律賢一般尊重韓德讓。

蕭燕燕與隆緒登門來到蜀王府中,她話中有意地提醒蜀王不要再貪圖不該之位,先帝仁德施政才有了如今諸王的風光,同時她也讓蜀王家中的幼子多多進宮陪隆緒讀書作伴,眾幼子聽后大喜,紛紛跪地謝恩。蕭燕燕與隆緒走後,蜀王妃跟蜀王提起了如今局勢,她認為蕭燕燕說得沒錯,她勸蜀王放棄奪位之念想,蜀王也認為如今確實不是好時機,決定三思而後行。

從蜀王府中出來后,蕭燕燕與隆緒來到平王校場,讓平王府士兵跟皮室軍一番較量,勝算之方自然不言而喻,平王甘拜下風,也不再起謀逆之心。三人都被蕭燕燕勸動,接下來便是趙王妃,蕭燕燕一提到烏骨里便有些頭疼,她決定一番深思熟慮后再和烏骨里好好談談。

冀王妃知道三王的臨陣退縮,她跟烏骨里決定從耶律虎古處入手,讓耶律虎古為她們所用。這時,胡輦來到趙王府,冀王妃先行離開,胡輦希望烏骨里能夠放下這件事情,烏骨里卻一直放不開,她讓胡輦回可敦城,她跟燕燕早已經不再是需要胡輦照拂的小孩子。

冀王妃來見虎古,她提起韓德讓如今的風光,且隆緒還敬韓德讓為相父,他們契丹主上竟認一個賬下奴為父,虎古本就氣憤,再加上冀王妃繼續添油加醋,稱韓德讓與蕭燕燕早就有染,這是一切多年以來的大陰謀。虎古偏聽偏信冀王妃,決定不再留韓德讓。

磨魯古欺壓著南人,雖然燕燕早已經頒布南人可以入籍州縣,不必再成為賬下奴,可磨魯古卻藐視王法,將一眾南人抓回賬下。磨魯古是虎古之子,韓德讓質責虎古,虎古卻毫無慌張之意,壓根沒將韓德讓放在眼裡。

蕭燕燕來到趙王府,烏骨里一副懺悔之意,蕭燕燕也向道歉,是她沒有保住喜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