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關雨晴碰巧和徐清風住對門 陳志軍討好關永年弄巧成拙


徐清風搬到醫院的專家公寓,耳邊沒有母親的嘮叨,感覺前所未有的清靜。關雨晴也搬進閨蜜提供的公寓,聽不到關永年的恐嚇和關震雷的無病呻吟,心裡說不出的暢快。徐清風和關雨晴按部就班上下班,開始了簡單而愜意的獨居生活。一連幾天過去了,關雨晴始終沒有給家裡打電話,關永年大為惱火。

關震雷終於趕走了關雨晴,他迫不及待向趙梅和李愛國報告這個好消息,想儘快把李貝娶回家,信誓旦旦承諾讓李貝過上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趙梅不放心,想親自照顧李貝,就提出婚後和他們一起住,讓關雨晴負責安置關永年和劉淑琪,關震雷滿口答應。

下班以後,徐清風和關雨晴先後去樓下的快餐店吃飯,兩個人不約而同點了三個同樣的菜,因為吃飯的人多,服務員就讓他們倆拼桌,徐清風才知道關雨晴已經從家裡搬出來了。飯後,關雨晴和徐清風各自回家,徐清風發現關雨晴一直在身後尾隨,誤無以為她要跟蹤,沒想到關雨晴不但和他住同一棟樓,而且還是對門。

關雨晴回家發現制服大衣開線了,就來找徐清風借針線,可她又不會縫衣服,徐清風就用做手術的縫針方法給她補衣服,關雨晴看著他飛針走線,很快就縫好了,對他佩服有加。關雨晴無意中看到徐清風房間里有很多毛絨玩具,詢問得知都是他親手做的,關雨晴不禁對他刮目相看。

關永年準備找裝修隊把牆敲掉,把兩間房子合二為一當婚房,關震雷突然接到趙梅的電話,趕忙帶關永年和劉淑琪來到一個新開發的小區,趙梅和李愛國隨後趕來,要和關永年夫婦一起逛樓盤,房產中介工作人員給他們詳細介紹了新樓盤的格局,關永年一眼就選中位置和採光俱佳的房子。

徐秀蘭去人民公園相親角征婚,徐清風有事不能來,女方家長們圍攏過來找徐秀蘭興師問罪,徐秀蘭精挑細選了很多備選的相親對象,向他們要了照片和資料,可從此就沒了下文,女方家長們紛紛譴責徐秀蘭欺騙,徐秀蘭連連解釋,他們根本不聽,對徐秀蘭的做法口誅筆伐。

老師布置學生們過家庭日,陳志軍帶兒子晨晨回家看關永年和劉淑琪,說明關多雲和閨蜜聚會了,關永年開心地合不攏嘴,抱著晨晨不撒手,埋怨他們不常來家,陳志軍答應以後經常帶晨晨回來,劉淑琪忙不迭張羅飯菜,陳志軍不想聽關永年抱怨,趕忙去廚房打下手。

其實關多雲去見關雨晴,兩姐妹一起逛超市,關多雲不停地催她儘快找個男人嫁了,關雨晴只好岔開話題。晨晨給家裡每個成員都做了紙王冠,在關永年的帽子上貼了一頭驢,還讓他必須帶夠一整天,關永年不高興,可又不好發作,當他得知陳志軍說他脾氣臭得像頭驢,氣得咬牙切齒。

關多雲和關雨晴買菜回家,在電梯里遇到徐清風,關多雲邀請徐清風去家裡吃飯,感謝他為陳志武做手術,關雨晴也請徐清風嘗一嘗姐姐的廚藝,他不忍拒絕,就跟姐妹倆回家。徐清風來廚房幫忙,關多雲趁機說了關雨晴很多好話,拜託徐清風幫忙照顧她。

徐清風憑借高超的手法把烤雞切分好,關雨晴隨手拿起雞脖子要吃,徐清風提醒她脖子里有淋巴,會有很多毒素,關雨晴覺得他很掃興。徐清風剛想坐下吃飯,突然接到醫院的急診電話,他二話沒說就趕過去。劉淑琪做了晨晨最愛吃的飯菜,陳志軍按照學校要求要給晨晨分餐,還拿出他的飯盒,關永年大為不滿,陳志軍連連解釋是老師要求的,還要拍視頻發上去,關永年賭氣給陳志軍盛了幾樣菜,讓他到一邊自己吃,陳志軍謊稱單位有急事先走了。

關永年最終答應分餐,提醒晨晨不許和家人分心,陳志軍在門口聽得清清楚楚。劉淑琪忍不住埋怨關永年一頓,關永年承認以前就看不上陳志軍,處處看他不順眼。關震雷來接李貝下班,李貝還要陪老闆去應酬,關震雷很心疼,強行帶她回家了。

為了討好關永年,陳志軍把他的工作室收拾得乾乾淨淨,關永年卻不買賬,他突然腳下一滑摔倒在地,陳志軍趕忙幫他做全身按摩,還故意用最大力量,關永年大聲向劉淑琪求助,讓陳志軍趕緊走,陳志軍抬腿就踩住關永年的腳,他疼地大呼小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