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集:噩夢原是美夢真


皇帝聖旨隨即傳入肅王府,傅容聽到殉葬時顯得很平靜,她曾與徐晉說過要生同衾死同穴,如今也算圓了這個承諾。晚上,傅宣哭著趕來,她不想傅容死,一定還有辦法的,那怕違抗聖旨也在所不惜。葛川呈上一份捲軸,那是徐晉最終簽字的合離書,到萬不得已之時可保傅容性命,有了這份合離書傅容與徐晉再無關係,自然不用殉葬。但下一刻傅容將合離書丟到了火爐中,這次不受皇命,她自己選擇了死亡。傅宣痛哭不已,她說什麼也不能讓傅容死去,吳白起見她情緒激動,不得已將她打暈。

此後傅家無她,傅容還希望吳白起多多幫襯,照顧好傅宣。又打發了蘭香離去,她獨自換上正裝,抱著徐晉的衣冠與白扇銅簪沉沉昏迷在棺槨中。喪儀自肅王府出發,經過傅府門前,傅宣早已泣不成聲,但於事無補,唯有紙錢飄散撒了滿街。徐晉日夜兼程終於趕回肅王府,但晚來一步,得知傅容殉葬已在路上,他調轉馬頭就奔去,下到陵墓推開棺材,木棺中空無一物。而傅容此刻卻在安王眼前醒來,原來安王一早就設計好了,讓傅容殉葬,並在途中設計將她換出。

徐晉一見空棺也想到這一點,八九不離十傅容被他藏在了掬水小築。於是徐晉帶著吳白起許嘉趕到掬水小築,刺傷文刑進到內堂,摸索出機關打開密室,偌大的密室里,三人開始分頭搜索。傅容此時將扇刃抵在安王項間,事情發展至此,都是安王一手策劃,她失望又痛心,忽然聽見外面的打鬥聲,第一反應就是徐晉沒死。還未來得及雀躍她便被安王打暈重新放入棺中,安王關上了這間密室的門,出去與徐晉打鬥。

方才安王下手不重,傅容片刻便醒了。仔細端詳密室的門,發現燭台與地上的滴蠟有一處不符,果然,有塊磚是鬆動的,找到了機關傅容輕而易舉的出去。這邊徐晉與安王正在搏命,徐晉一時失勢,安王看準時機出劍,傅容來不及思索擋在了徐晉面前。劍刃刺入血肉,且帶著毒,傅容應聲倒地。眼見傅容為了徐晉而死,安王心灰意冷,再無所求,劍刃朝自己腹內刺入,口吐鮮血。

此時眾人趕來,三叔帶來了溫太妃,想不到安王母子再相見竟成為永別,那日弘福寺的大火其實只是皇帝的一個借口,世人都說溫太妃是妖女,所以皇帝借大火之名將她送出宮,以此保全她。而安王所有的謀划都是因為這份仇恨,現如今母親告訴他這些從一開始都是錯的,到最後所追逐的終究是一場空,但好在此刻他終於躺在了母親的懷裡。

觀星台上,徐晉抱著虛弱的傅容,她與他說好了的,四季美景交替更迭,他們還要一起遊歷四方,看遍山川四時。頓時天邊雷起,傅容微微睜開了雙眼。改日二人一起到了淑妃宮中,這才向淑妃道明緣由。那日她不僅給徐晉做了護心軟甲,給自己也備了一件,所以劍刃上的毒沒有過分侵入肌理,她僥倖活了下來。而懷王問及徐晉那之後是否再見過清平縣主齊竺,但沒人知道齊竺中毒身死,徐晉自然也沒有見過她,所以只有懷王獨感傷懷。

文刑傷好后帶著安王的骨灰陪溫太妃去修行,蘭香趕上來送給他一個荷包,他現在綉工精進不少,文刑應該不會嫌棄。但文刑這一去可能此生不回,他勸蘭香還是不要把精力放在他身上,是得不到對等的回應的。

改日上朝,肅王將一切稟明,又請皇帝召見如意樓樓主,於是傅容上殿,帶著如意樓的令牌,如意樓並不如皇帝所聽聞的那樣臭名昭著,而是俠義組織,從今往後由朝廷編製統一管理。一樁事畢,徐晉還有一事相求,他要和傅容合離。

傅府紅幔喜綢遍布,徐晉要再次娶她,這次是正妃。因為妾室扶正名聲不好聽,徐晉不願遷就,他希望她就是名正言順的肅王妃。這一次,柳如意為傅容做的鳳冠這次終於能大大方方的戴上,門外吳白起帶人來新娘門口求親,傅宣開門一看,一個自信過頭的吳白起不尷不尬的出現在面前,愣著幹什麼呀,關門,要喜錢。吳白起有的是錢,但不在他這裡,若想要他的喜錢那還得去傅宣手裡。

紅蓋頭下是幸福的笑容,徐晉在傅府門前高頭大馬,新郎新娘喜結連理,等賓客散去洞房花燭夜,徐晉輕挑起她的蓋頭,這一次她得改口稱徐晉夫君啦。今夜傅容依然做的是以往那個夢,但如今噩夢也變成了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