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集:深情相赴下黃泉


李巍擅自將傅宣請來,搞得吳白起差一點露餡,他如今腿腳不便,行動全靠四輪車,而他不知道的是傅宣根本沒走,而是悄悄在帳外看著,竭力抑制住自己的哭聲。吳白起那樣要強,肯定不希望傅宣看見站都站不起來的他。傅宣特地問了李巍,得知吳白起的傷就算吃盡苦頭恢復如初,往後陰天下雨也還是會痛。

從崖底回到營帳,傅容見到了撲上來就哭的崔綰,這個姑娘嘴上不承認,但心底到底還是擔心她的。為防止接下來送親路上再遭暗殺,他們決定由傅容假扮公主和親,而真正的和親公主崔綰喬裝平民先行抵達玄翰。

沒想到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李巍居然還能為吳白起準備毯子來蓋腿,騙誰呢,三兩句逼問,李巍承認這些都是傅宣悄悄囑咐他的。之前隱瞞是不想傅宣為她徒增擔憂,既然她都已經知道,就沒必要躲著不見了。傅宣再次見到吳白起時,是在一個湖岸邊,長路漫漫,傅宣覺得就算吳白起站不起來,還有她呀,她可以練練力氣,到時候抱著吳白起走都不成問題。吳白起將她抱在腿上,推著輪椅慢慢走,雖然慢,但他們一直在走。

夜空下,齊竺與懷王坐在一處河岸邊,她依著他的肩頭,珍惜著最後的美好時光,因為她手上的淤青更加嚴重,生還再無可能。或許是過往錯事做多的罪有應得,他留下一封冷冰冰的信,撇清了與懷王的關係,趁著他未醒獨自離開了。

和親隊伍中途休憩時,果然還有人行刺,交手過後徐晉挑開了烏塔的面布,原來是他。敵人趁他不備又連攻幾劍,將徐晉逼至懸崖瀑布旁邊,徐晉只看眉眼就知道那是安王徐平,下一刻便被推了下去。馬車受驚,又遭受刀槍暗箭襲擊,騰空翻飛,傅容從中摔下來昏迷不醒,安王將她抱起,一路送回傅府。

經過多日練習,吳白起已經可以站起來了,本想等傅宣來時給她一個驚喜,沒想到對方也心有靈犀給他準備驚喜,送來了一個更小巧輕便的輪椅,吳白起汗顏,傅宣還真是為他著想,不忍看她白費力氣,吳白起硬是沒讓自己好起來,坐上新輪椅與傅宣出去。習慣性的將傅宣放在腿上,誰知這裡的路是下坡,輪椅車輪飛快旋轉就要碰到下面岩石,情急之下吳白起抱著她飛身騰空而起,許久不落地他一時有些站不穩,連帶著傅宣一併倒地,唇瓣巧合的碰觸在一起。好個吳白起,腿好了也不告訴她,傅宣又憤憤然扔下他先行離去。

許嘉一路將崔綰護送入玄翰王宮,見到玄翰王,是為溫文爾雅的帝王,遇上頑劣跋扈性格的崔綰,一時有些新奇。聽許嘉詳說了來時路上的遇刺,而弟弟烏塔又遲遲未歸,玄翰王命手下帶人去看看。

吳白起這日又翻牆來找傅宣,看在他剛剛痊愈的腿的面子上,傅宣為他架了梯子,吳白起也沒閑著,他用那日撞碎的輪椅殘骸做成了一個小輪椅物件兒,小巧靈活很是好看,取名小吳起來。兩人正是親昵,忽然抱竹稟報說傅容昏迷數日被安王送回來了。

傅容一醒來看到的是阿姐傅宣,下一刻得知的消息是肅王薨逝,傷心的卻不止她一個人,皇帝聽聞噩耗仿佛失了氣力,傷心欲絕,淑妃亦然。當傅容再次來到肅王府,這裡已掛起白帳,看見這裡的一草一木,還有那封她親自送來的訣別信,但訣別信上「相思與君絕」後面還被複題了一句話——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原來他在出發之前就想到了萬一。

而另一邊玄翰王宮,徐晉轉醒,是三叔將他救回,也是傅容走前為他做的護心軟甲起了作用。三叔此次來玄翰是查安王母妃之事,如今已有線索,假以時日便可帶溫太妃回京。傅容一人在京城恐有安危,徐晉拜別玄翰王與崔綰,快馬加鞭往恆京趕。

安王全權負責處理肅王後事,但仍有一事他特來請命皇帝,肅王對側妃傅容甚是喜愛,是否需要殉葬,皇帝最終允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