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集:玉蕭生下小皇子,耶律賢病重


蘭哥在烏骨里走後終願意出來見胡輦,蘭哥稱她只是貪圖喜隱的一百兩銀子,卻沒有想到會因此害死青哥。

朝堂上,虎古要求燕燕就此罷手,韓德讓不過區區一介南樞密院使,他們身為宗室無法容忍燕燕繼續調查此案,若燕燕一意孤行,他六院部的兵也不是吃素的。燕燕身為攝政皇后,她上有主上,虎古要求與耶律賢一談。正在這時,耶律賢現身朝堂上,他力戰燕燕,可虎古卻不依不饒,要求二人給出一個搜查期限。二人正想力壓虎古,胡輦卻帶著蘭哥來到朝堂上,稱兇手已經找到了,當日便是她去韓府送的酒。

蘭哥是趙王府的女奴,當時是府中管家找到她,讓她去送酒,願讓她吃好的喝好的,只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酒中有毒,而青哥也因她而喪命。事情的真兇已經不言而喻,喜隱卻抵死不認,就憑區區女奴也想定他的罪,他又為何要殺李思兒。經蘭哥一提,韓德讓才知道喜隱究竟為何要衝他而去,當日喜隱拉攏他未成便下此狠手,為的就是生怕他將喜隱的狼子野心泄露出去。喜隱聲聲喊冤,燕燕只命人將喜隱帶下去,不給喜隱任何反駁的機會。

喜隱被關押,烏骨裡帶著留禮壽去求燕燕,燕燕不見烏骨里。烏骨里只好反去求胡輦,她相信胡輦一定不會看著她失去丈夫,不會看著留禮壽失去父親。胡輦本就打算進宮去見燕燕,烏骨里來到府中也哭著求胡輦,留禮壽看著胡輦放低姿態四處求人的模樣,他拉著烏骨里想離開,認為胡輦壓根就不會幫他們,他是阿保機的子孫,就算是死也要站著死。烏骨里生氣打了留禮壽一巴掌,繼續求胡輦,胡輦讓烏骨里再三保證了喜隱不會犯這樣的死罪,她這才打算去宮中求燕燕留喜隱一命。烏骨里直到這時還執迷不悟,她只認為喜隱能活著就還有機會。

燕燕恨喜隱至極,她上次已經饒過喜隱一命,可喜隱卻再次謀逆,她看在胡輦的份上饒過了喜隱一命,將喜隱永囚祖州終身不得釋。烏骨裡帶著留禮壽送別喜隱,喜隱讓烏骨里多去宮中走動,只有打好關係,燕燕才有可能放他出來。烏骨里點頭應下,留禮壽卻不願意四處求人,他告訴喜隱,他遲早有一天會用自己的力量打敗燕燕,將喜隱迎回來。烏骨里不願意喜隱跟留禮壽還想著這等謀逆之事,她大為生氣,喜隱卻將留禮壽叫到跟前,讓留禮壽要獲得燕燕的信任,伺機奪回皇位。

蕭海瀾來到攤販前買她看過的瑪瑙手鐲,斜軫卻早一步將手鐲買下來送給海瀾,他討著海瀾的歡心,海瀾卻稱自己不是隨便的人,也不隨便收別人的東西。另一邊的宮中,玉蕭懷有身孕,耶律賢與玉蕭大喜,耶律賢深知自己的身子撐不到孩子長大之時,卻還是安慰著玉蕭,他一定會看到孩子成婚生子的。

烏骨里得知了耶律賢私納小妃玉蕭,玉蕭懷孕后耶律賢還花了一萬貫為母子祈福,她幸災樂禍,卻一副假惺惺的模樣進宮關心著蕭燕燕,將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訴了蕭燕燕。蕭燕燕得知玉蕭懷孕,她心底震驚,沒有料到大遼即將降生一個皇子,而她作為皇后,竟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耶律賢跟玉蕭已經得知蕭燕燕的知情,耶律賢沒有讓玉蕭過分憂心,他決定自己去見燕燕,是他錯了,不應該瞞了燕燕這麼久。玉蕭來到御花園中散步,她問起了忽烈關於喜哥小妃被賜死之事,也意外遇到了觀音兒摔倒了,她上前扶起了觀音兒,也知曉了觀音兒的身份。在玉蕭與觀音兒談話期間,蕭燕燕來到二人面前,她看了一眼玉蕭之外便離開,這玉蕭倒真是長了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

夜晚,耶律賢前來見蕭燕燕,蕭燕燕願冊封玉蕭為渤海妃,入主長寧宮,但為了方便照顧耶律賢,就先讓玉蕭住于耶律賢的側宮殿,二人日日相見,耶律賢也會更開心一些。耶律賢向蕭燕燕道歉,他自知自己將大遼的一切重任都壓在了蕭燕燕身上,自己卻與玉蕭過起了尋常人的生活。蕭燕燕不怪耶律賢愛上玉蕭,但耶律賢不該瞞她,二人之間連最起碼的信任都沒有,耶律賢不該將人心當作權衡利益的籌碼。耶律賢看到了蕭燕燕的淚水,蕭燕燕卻稱她跟孩子並沒有那麼脆弱,如果皇帝跟皇后之後要多了一個妃子,讓皇帝開心,她也願意,玉蕭確是一個好姑娘,她平日里忙於政務,如今有玉蕭在,她也可安心了。聽完蕭燕燕的話,耶律賢抱住了蕭燕燕,感謝蕭燕燕的寬容。

留禮壽野心勃勃,他瞞著烏骨里,在撒懶的幫助下想趁著秋捺缽之際奪下兵權,救回喜隱。轉眼間,玉蕭的孩子已經出生,耶律賢的身體也越發糟糕,蕭燕燕抱著孩子前來給耶律賢看,耶律賢為孩子取名為藥師奴,希望孩子能夠平平安安長大,也將母子兩托付給蕭燕燕。之後,休哥前來見耶律賢,想讓休哥預探大遼日後的未來,休哥認為文殊奴文武兼備,性格敦厚,未來必將是一代明君,耶律賢自知自己時日無多,他封了休哥為大於越,將整個耶律家族托付給休哥,希望休哥能如同屋質大王一般成為耶律家族的定海神針,好好輔佐燕燕與大皇子。休哥走後,耶律賢囑咐燕燕要多照顧好身子,她陪在自己身邊已經足足十四年,這十四年辛苦了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