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集:燕燕發現耶律賢心變,胡輦助燕燕徹查真相


韓德讓自歸京以來多方樹敵,卻沒有想到會連累了李思兒,蕭燕燕認為錯都在她,她當初不該讓韓德讓回上京。韓德讓心痛于李思兒病苦多年,生前還頻頻勸他要遠離是非,若不此于因他也不至於殞命於此。此事不止關乎蕭燕燕的清白,更是關乎江山社稷,不管韓德讓如何想,她定會查清此事。

蕭燕燕回宮,她能察覺到韓德讓不信她,如今她想要徹查此事,必須要搜查各親王貴胄的院落,也需要得耶律賢許可。來至耶律賢住處,蕭燕燕得知耶律賢外出散步,她留于宮中等耶律賢歸來,卻十分意外在耶律賢病床上發現了女子之物,故一言不發地離開了宮中。

蕭燕燕查出耶律賢捺缽之時帶回一個宮女,用的是小妃的開支例度,她一時氣上心頭,險些暈倒。正在這時,胡輦來見蕭燕燕,見蕭燕燕頭疼不已,她連忙召迪里姑來探望。迪里姑診脈診出蕭燕燕剛坐完月子沒有及時調理,由於過度操勞及壓抑才會導致病傷,他給燕燕開了一副方子,讓燕燕按方子好好調理。胡輦看出了燕燕的不對勁,她遣散眾人,讓燕燕將心底里都說出來,無論如何她都站燕燕這一邊。燕燕不願意說宮中之事,她自己能處理好,胡輦也不再逼燕燕,只讓燕燕好生休息,燕燕滿目疲憊地靠在了侍女良哥的懷中,心底里十分勞累。

燕燕病了,侍女不去請耶律賢,反偷偷來通知胡輦過去探望,且如今上京滿是流言蜚語,胡輦認為此事並非空穴來風,她分析起目前的朝勢,認為目前的種種事情都是有人刻意為之,為的就是讓韓德讓離京,無法再輔佐燕燕,而耶律賢病重,燕燕名聲受損,她自然就會被剝奪攝政之權,背後之人也漁翁得利。

耶律賢得知燕燕自回宮之後就一直忙於政事,她已經開始下令全上京搜查青哥下落,耶律賢也認為李思兒之死過於蹊蹺,讓休哥與斜軫好好配合燕燕搜查。待燕燕氣消了一些后,他再前去跟燕燕心平氣和談一談。斜軫奉命搜查青哥,他在路上遇到了蕭海瀾,蕭海瀾看到斜軫身影嘴角帶笑,可斜軫來到自己面前時,她又小女兒心思的不願意搭理斜軫。

蕭燕燕只搜查到了青哥的屍體,而青哥正好死於李氏遇害當天,蕭燕燕知道有人利用了李氏之死加害於她,她必須親自查明這件事情,不僅為青哥報仇,更是為自己洗冤。韓德讓也得知了青哥之死,他仔細回想起了李思兒之死,認為兇手的目標是他,而李思兒死後的第二個流言為的就是離間他跟燕燕,好讓他們無法再追查此事。先前韓德讓在靈堂之上的做法是有意為之,他一直相信蕭燕燕的為人,但目前他無法進宮與蕭燕燕商量此事對策,既然兇手是想離間他跟蕭燕燕,他便遂了兇手的心意,也派信寧盯緊喜隱,此事必與喜隱離不了干係。

蕭燕燕遲遲等不到韓德讓,她心底失望,認為韓德讓還在懷疑她毒害李思兒,殺了青哥滅口,二人只怕早已經是離心離德了。同時的另一邊,大臣虎古前來見耶律賢,想要讓耶律賢收回蕭燕燕的攝政大權,將大權交給梁王,耶律賢當場盛怒,他與皇后同為一體,是他將攝政大權交於蕭燕燕之手,任何人不得議論蕭燕燕。之後,耶律賢前來見蕭燕燕,蕭燕燕向耶律賢行大禮,對耶律賢避讓三分,耶律賢想讓蕭燕燕取消城中的大肆搜查,此事事關宗親,大臣們對此議論紛紛。蕭燕燕不肯,此事事關她的清白,縱然耶律賢知道,但世人不知,她必須要查個水落石出。話落,蕭燕燕請耶律賢回宮,此事她自己會處理好,就無需耶律賢多擔憂了,二人從昔日的帝后情深到如今的生分有加,蕭燕燕心底里一直憋著一口氣。

胡輦已經查出上京城的兩次流言都是從趙王府傳出來的,第一次趙王府還做得比較隱晦,可第二次卻是烏骨里多次有意在聚會上提起蕭燕燕跟李思兒之間的矛盾。聽到烏骨里如此陷害蕭燕燕,胡輦來到趙王府斥責烏骨里,烏骨里卻認為自己說得沒有錯,蕭燕燕愛韓德讓,賜死李思兒又有何妨。烏骨里胡攪蠻纏,堅稱極有可能是燕燕賜死李思兒,胡輦實在是聽不下去烏骨里的話,只氣極離開王府。

胡輦離開后,烏骨里命人徹查王府,她要向胡輦證明流言不是從她府內傳出去的。喜隱夜晚回家時問起了此事,烏骨里依舊連聲喊冤,流言並不是她傳出去的,而身旁侍奉的重九卻手上一個踉蹌,原來此事是喜隱所為,而烏骨里卻一直被瞞在鼓裡。

次日,重九想要偷偷跑出府,卻被府中管家撒懶攔下,她被撒懶帶走,瑰引前來求烏骨里去救重九,可二人趕到之時還是晚了一步,重九已死。烏骨里怒氣沖衝來到書房找喜隱,質問喜隱為何要對重九下那麼重的手,喜隱稱重九跟外人勾結偷東西,烏骨里壓根不相信,她追根到底這才知道了原來李思兒的死與喜隱有關,胡輦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喜隱向烏骨里解釋,他原本只想對付韓德讓,可李思兒的死只是一個意外,至於重九之死,那是因為重九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她試圖逃出府去,若此事傳到燕燕跟胡輦耳中,他肯定會出事,所以他只能殺了重九。這麼多年來,他犧牲這一切去爭去搶,都是為了烏骨里和留禮壽,他希望烏骨里能站他這一邊,烏骨里終究還是站在了喜隱這一邊,只讓喜隱保證不傷害燕燕和胡輦。

胡輦已經查到了青哥的孿生姐姐蘭哥,二人長得相似,若非處久了分不出來,胡輦認為當日送酒之人極有可能是蘭哥,他們首當其衝便是要抓住蘭哥。趙王府正在被搜查,烏骨里問起蘭哥的處置,認為蘭哥絕不能留。如今喜隱被燕燕盯著,烏骨里決定代喜隱出面,他們必須趕在燕燕之前將蘭哥滅口。

胡輦與福慧來到蘭哥住處,她知道蘭哥是躲了起來,故她一番言語希望蘭哥能主動出來見她,她可保蘭哥不死。正在這時,烏骨里也前來找蘭哥,胡輦對烏骨里失望至極,沒有想到烏骨里不僅管不住喜隱,更是想著幫喜隱善後。胡輦讓烏骨里離開,烏骨里哭著跪求胡輦幫幫他們,胡輦沒有辦法再容許喜隱這樣作亂下去,她最多隻能幫烏骨里保住喜隱的性命。胡輦讓瑰引將烏骨里送回府中,看著烏骨里遠去的背影,胡輦心底一陣疲憊,母親走的時候叮囑她要管好自己的妹妹,而如今自己的這兩個妹妹她早已經管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