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陳一鳴入職天曳集團 李思雨答應陳一鳴求婚


劉洋不想回家面對張芝芝和劉母的矛盾,便叫了魏亞雲,讓她帶自己去那個有柴灶的地方。張芝芝和劉母在家尷尬地吃著晚飯,劉洋則和魏亞雲一起開心地吃著小時候記憶中的烤土豆。

李思雨告訴陳一鳴自己升職的事情,兩人小小地慶祝了一下,陳一鳴又說自己買了後天的票,過兩天就回老家,兩人雖然已經約定好異地戀,還找著各種理由來證明就算異地戀,兩人也可以好好把這份感情維繫下去。但其實兩人心裡都對異地戀不抱希望。

顧曉菱在上藝術鑒賞課時認識了劉老師的同學,顧曉菱原本以為他也是學生,下課後見他和劉老師一起去吃飯才知道他是劉老師的同學,看樣子還是一個有錢的富二代,似乎對顧曉菱還很感興趣,要了她的微信還約她一起去看畫展。

李思雨去劉洋的公司提交了綠寶公司的資格預審文件,剛從劉洋公司出來,李思雨就收到王子茹的消息,王子茹約她晚上一起喝一杯,李思雨答應了,本想和陳一鳴說一聲,但想了想又放下了手機。雷浩文正幫著陳一鳴收拾東西,雷浩文知道陳一鳴和李思雨就要異地戀了,雖然異地戀的成功率不高,但他覺得陳一鳴和李思雨不一樣,他相信兩人肯定可以克服異地戀的困難,但陳一鳴卻對自己沒有信心,雷浩文見狀便勸他不要走了,但他卻說自己留在上海,只會讓李思雨失望。

王子茹這次約李思雨吃飯,還是有意打探和綠寶談融資的另外兩家公司,李思雨已經是銷售總監,已經能接觸到這些信息,她對王子茹也沒有防備,王子茹輕易地打探到了另外兩家公司是華安和滬銀。王子茹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后,隨口問起最近陳一鳴最近在忙什麼,李思雨有些難過,說自己可能要和陳一鳴分手了,李思雨把陳一鳴丟工作要回老家發展的事情說了,雖然她想和陳一鳴好好談下去,但現在是綠寶的關鍵時刻,如果兩人真的異地戀,她真的沒有精力去維繫這段感情。王子茹卻說這件事情很簡單,她的公司正好缺一個策劃總監,雖然是新成立的部門,規模較小,但年薪肯定比陳一鳴之前的公司要高,李思雨喜出望外,和王子茹吃完飯後,立馬去找了陳一鳴說了這事。陳一鳴卻有些疑惑,他和王子茹一共就見過兩面,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地就讓自己去當策劃總監,他問李思雨是不是求了王子茹,還是答應了王子茹什麼條件,李思雨原原本本地說了當時的情況,還安慰陳一鳴,說王子茹就是欣賞陳一鳴的才華。

方總找了袁慧中吃飯,他已經在幫袁慧中找新工作了,但袁慧中卻有些累了,她現在只想找一份時間自由點的工作,好好撫養自己的兒子蒙蒙,也把自己的身體調理好。

老吳和小趙被趕出招標小組后都心有不甘,老吳覺得凡是招標就肯定有貓膩,正好他手上有所有投標公司的資料,他讓小趙去查一查這些公司,相信這裡面一定會有一家公司和劉洋有關係。

陳一鳴入職王子茹的天曳集團后,心裡也踏實了不少,陳一鳴找到工作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李思雨求婚了,陳一鳴向李思雨保證,自己一定會在新公司好好工作,用餘生向李思雨證明,自己是最好的,李思雨的眼光也是最好的,這一次李思雨答應了陳一鳴,還拍了婚戒發了朋友圈,顧曉菱正在和劉老師的同學看畫展,顧曉菱看到李思雨發的朋友圈,內心很為李思雨高興,眼裡也閃了幾分感動的淚花,劉老師同學看到顧曉菱哭了,還以為顧曉菱是因為眼前的畫哭了,他當即把顧曉菱當做了自己的知己,並讓顧曉菱做他的女朋友。張芝芝看到了朋友圈也很高興,打電話給劉洋說了此事,還說自己打算請李思雨和陳一鳴到家裡吃飯慶祝一下,劉洋卻不耐煩地說自己在開會,張芝芝只好掛了電話。

陳一鳴在公司廁所里無意間聽到部門的人在討論自己,原來王子茹的策劃部並不缺總監,是王子茹為了李思雨,把原來的總監老何調走,安排了陳一鳴上任,陳一鳴心裡有些複雜,從廁所出來后,陳一鳴才知道今天公司要開例會,陳一鳴匆匆趕到會議室,王子茹正在和手下商量著對綠寶的估值,見陳一鳴來了,王子茹扯開了話題,沒有再說綠寶的事情,陳一鳴也不傻,感受到同事們的目光后渾身不自在,只好找了個借口離開了。等陳一鳴走後,王子茹才繼續和手下開會。

張芝芝去幼兒園接雨薇放學時,有個小朋友把同學給推到了,被推倒的小朋友的奶奶立刻衝上來扶起孫子,那個推人小孩的家長也趕緊道歉,說等她另一個孩子出來,就送他們去醫院檢查一下,老太太卻不依不饒,要家長現在就帶著自己的孫子去醫院,兩人正在鬧著,張芝芝上前想要勸架,卻被老太太給打了,張芝芝被打懵了,老太太還說她該打,張芝芝火氣上來,要和老太太爭辯時,苗苗媽幾個人卻把張芝芝拉了回來,還說那老太太是隔壁國際小學的校長媽媽,如果惹了她,這個幼兒園的孩子想上那所國際小學就懸了,幾人對張芝芝的遭遇並不放在心上,只關心自己的利益,等孩子放學后,接了自己的孩子就走了,也沒再管張芝芝。張芝芝愣在原地,半天才回過神來想給劉洋打電話,劉洋正好去洗手間了,魏亞雲看到張芝芝的電話,便把電話掛斷了,還刪除了通話記錄。張芝芝沒聯繫上劉洋,在原地無助地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