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集:李思兒四處求子,耶律賢邂逅渤海女子


耶律賢回到房間,他向燕燕道歉,燕燕寬慰一笑,決定將這件事情翻篇。改革之事依舊徐徐進行,耶律賢跟燕燕緩緩推舉了科舉制和賦稅制,令大遼民心穩定了下來。如今耶律賢已經是兒女繞膝,他心疼燕燕剛產下皇子不久就要監察政令,同時問起韓德讓和休哥前去巡營,用新制簡汰軍卒效果如何,蕭燕燕道出新制簡汰軍卒的初見效果,耶律賢大喜,果然韓德讓一直沒有讓他失望,如今科舉也恢復了,他仿佛看到了大遼的繁榮昌盛之景。在他心底里,他一直有句話想和韓德讓跟燕燕說,他打從心底里感謝二人,是二人助他完成了歷代大遼皇上都無法完成之事。

蕭燕燕一直忙於政務,這日耶律賢等不到蕭燕燕一同用膳,他暈倒在了桌上。醒來后,耶律賢得知自己的病情又加重了,迪里姑換了葯之後卻一直無任何效果,他知曉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耶律賢來到開皇殿內,他坐于一旁看著燕燕處理國事,而迪里姑為了耶律賢的病來找韓匡嗣,韓匡嗣雖是罪臣,可忠誠之心卻從未改變,若他能救耶律賢,他自當盡全力,可耶律賢的確油盡燈枯,只怕最多隻能堅持這兩年,二人也是有心無力。

蕭燕燕跟耶律賢吃飯之時,蕭燕燕提起邊境城池的動亂,恐怕她這次沒有辦法陪耶律賢去捺缽。耶律賢知道大遼的重擔都在燕燕一人身上,他並未提及自己的病情,只一口應下了燕燕。

斜軫一直對蕭海瀾念念不忘,他為此前來求達凜,讓達凜幫他牽紅線。達凜一番刁難后這才問起了斜軫想如何做,斜軫想讓蕭海瀾喜歡上他,再求娶蕭海瀾。為此,斜軫還想去求皇后將他的職位換一換,這樣他才能到幽州常伴海瀾。見斜軫如此情深,達凜也道出蕭燕燕已召蕭海瀾入宮陪伴皇女了,斜軫聽后大為欣喜。

耶律賢獨自一人來捺缽,他四處走動時聽到了一陣美妙琴聲,順著琴聲而來,耶律賢見到了一位白衣女子,女子的曲音之中十分憂傷,她名為玉蕭,是渤海部進獻三十六美女其中之一。耶律賢跟玉蕭談話,玉蕭卻不願多理會耶律賢,可在看到耶律賢頭疼之時,她這才上前幫耶律賢按摩緩解頭疼。耶律賢的癥狀確實得到緩解,婆兒在問過耶律賢意見后,將玉蕭帶回宮中,由玉蕭照顧耶律賢。

韓德讓與蕭燕燕在宮中議事,李思兒稱自己頭疼病犯了,差人請了韓德讓回府。韓德讓回府時看到了李思兒又請來歷不明的游醫上門,她只為求子嗣。韓德讓回房間說了李思兒一通,讓李思兒不必介懷子嗣之事,李思兒卻勸韓德讓納妾,韓德讓一口回絕。李思兒想知道韓德讓不願納妾究竟是為了她,還是為了燕燕,為何每日韓德讓下朝後都會被留在宮中奏對,她擔憂韓德讓,不願意韓德讓跟蕭燕燕走得過近,耶律賢就算再寬容大度也絕對不會釋懷韓德讓跟燕燕之前的事情。韓德讓知道李思兒的擔憂自己,他將李思兒抱進懷中,寬撫著她。

耶律賢想送玉蕭回渤海,玉蕭卻不願意離開,她只想陪伴于耶律賢身邊,讓耶律賢過得開心一點。耶律賢聽此,也留下了玉蕭,蕭燕燕雖然精明能幹,卻無法時時刻刻陪在他身邊,他準備帶玉蕭回宮,給玉蕭一個名分。同時,耶律賢也警告了玉蕭一句,無論何事,燕燕的后位是任何人都撼動不了的。

喜隱得知了耶律賢私納玉蕭,而燕燕至今還蒙在鼓裡之事,他準備以此拉攏韓德讓,讓韓德讓的南院兵馬為他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