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集:韓德讓回京,耶律賢沖燕燕大發脾氣


韓德讓寫了一夜奏摺,第二天呈上給燕燕看,燕燕仔細看過韓德讓的奏摺,她與韓德讓商議起大遼如今的局面,認為只有推舉有用之人來進行改革,改革一旦成功這才能扭轉大遼局面。韓德讓有遠見之明,燕燕認為韓德讓不能單困於幽州這個小小地方,韓德讓稱他留在幽州不僅能幫耶律賢與燕燕鞏固人心,更能造福一方百姓。正在這時,耶律賢出現在二人面前,他擔憂燕燕,故不辭勞苦趕來幽州,直至這時韓德讓才知道燕燕懷有身孕,他向耶律賢請罪,險些他致皇后與小皇子陷於危難之中。耶律賢並沒有怪韓德讓,他也勸韓德讓回京,大遼改革之路勢在必行,他們需要韓德讓。韓德讓本執意推辭,可面對二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請求,只稱自己需要多加考慮。

夜晚,燕燕與耶律賢提起韓德讓回京一事,燕燕認為大遼的確需要韓德讓,就算韓德讓到時候執意留在幽州,她也希望耶律賢能夠下旨以君王之命讓韓德讓回京。耶律賢曾答應過韓德讓,此生不再逼迫韓德讓做任何違心之事。燕燕明確告訴耶律賢,韓德讓一日不回京,大遼改革的阻力就一日不會消除,韓德讓必須回京。耶律賢沒有跟燕燕再繼續深討這個問題,他尋了個借日獨自到書房看奏摺,心底里卻不由得反問自己,他究竟還是不是那個可以讓韓德讓誓死追隨的主上。

次日,李思兒冒昧來見燕燕,她提起韓德讓不願意回京之事,也攔著不想讓韓德讓回京。男子心志當懷天下,燕燕認為韓德讓有足夠的能力名垂青史,他不應該被困於這小小幽州城,大遼需要韓德讓在,李思兒不可因自己的小情小愛捆綁住韓德讓。李思兒自知自己的小情小愛比不上江山社稷,可她臨離開之前還是跟燕燕提了句,她或許不是最懂韓德讓之人,卻是最愛他之人。 看著李思兒離開的背影,燕燕只稱李思兒不過是一個被困於小情小愛的女子罷了,二人的對話被耶律賢聽到,耶律賢知曉燕燕一心為大遼,他也決定聽從燕燕的話,會用自己的辦法讓韓德讓回京。

夜晚,耶律賢前來見韓德讓,二人同坐下來心平氣和談談。耶律賢問起韓德讓是否後悔過輔佐他登基,在韓德讓心底里,耶律賢一直是明君,所以他從未後悔過輔佐耶律賢。既韓德讓心底里從未否定過自己,耶律賢也知道了韓德讓是因朝堂紛爭,聖心難測而不肯回京,是他一人之心讓韓德讓心底里有了芥蒂。多年來,耶律賢心底里也一直悵然若失,他得了皇后,卻失去了燕燕,得了韓大人,卻失去了韓四哥,但如果有一次重來的機會,他的選擇也不會變,他不僅僅是耶律賢,更是大遼的主上。話落,耶律賢跪地懇求韓德讓回京,他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皇子年幼,燕燕分身乏術,只要韓德讓願回上京,他無論什麼條件都願意答應韓德讓,他會成為韓德讓最堅強的後盾。耶律賢真情以待,韓德讓也不再有其他顧慮,他答應了耶律賢回京,殊不知此時的李思兒在暗處目睹了一切,她落淚難過,卻無法阻止自己的丈夫。

保寧十一年,韓匡嗣奉旨擔任主帥,與南府宰相沙惕休哥率軍南下,追擊南軍,韓德讓與自己的父親跟兄弟道別,幾人都相互讓彼此多加小心。之後,韓德讓回京,被封南樞密院使,朝中眾臣因此議論紛紛,不服韓德讓擔此重位。虎古跟喜隱出言反對,蕭燕燕提起韓德讓獨自守幽州城的事情,以此堵住了眾人的口。這樣一來,虎古跟喜隱一行人的意見更大,他們決定合謀扳倒韓德讓,大遼的天下絕不會讓南人肆意妄為。

耶律賢收到一封八百里加急的信件,虎古一行人也收到了消息,他們在御書房見了耶律賢。邊關的韓匡嗣因不聽休哥之言,中了詐降之計,導致損兵近萬,南主南逃,虎古跟喜隱希望耶律賢能夠處死韓匡嗣,穩定軍心。耶律賢將此事壓了下來,可他的身體情況卻越發糟糕。韓德讓收到消息后也來到宮中跪著,他請求為父頂罪,可耶律賢卻執意不見韓德讓。

蕭燕燕過問起韓匡嗣之事,耶律賢認為韓匡子嗣按律當斬,蕭燕燕認為耶律賢過於激進,她生怕耶律賢日後會後悔。耶律賢大怒,他質疑起蕭燕燕護韓匡嗣的緣由,蕭燕燕一心為國,她提起耶律賢讓韓匡嗣掛帥的想法,耶律賢是想讓韓家在朝堂站穩腳跟,只是這一招太過激進,韓匡嗣從未有過領兵作戰經驗,如今局面都是耶律賢的一念之差造成的。耶律賢聽完蕭燕燕的話,他更是怒從心來,他暴怒摔了杯子,讓燕燕先行下去。

回過神來后,耶律賢不明白自己剛剛怎麼會情緒失控,他讓婆兒去宣旨,韓匡嗣其罪當斬,但念其侍奉三代君,故將韓德讓削職閉門思過。韓德讓聽到自己的父親無恙,這才起身回府。耶律賢到了喝葯時間,可他卻不願意喝葯,只想外出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