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集:遇和親不順


皇帝偶然間問起懷王,之前為他所說的親事都推拒,皇帝不由有些的頭疼。此時安王求見,向皇帝稟明西河郡主出嫁事宜,不經意提起一句清平縣主,懷王便候在金殿外攔下了他,懷王過問清平縣主一事,安王立刻想到往日里不曾注意到的細枝末節,原來這兩人之間互生情愫,安王立刻就意識到或許能從之取些什麼加以利用。

於是他找到了清平縣主,建議她為愛冒險一試,並早知她會猶豫,所以安王不曾過多說服,他知道,她總會冒這個險的。懷王之後也找到清平縣主,將那枚當日她贈與他的平安福還給她,同樣的,也希望她此去平安而歸。西河郡主此刻滿心迴蕩著安王告訴她的話,也許她真的要放手一搏嗎?

送親隊伍整備在即,吳白起仔仔細細盤查了附近,發現城門外有一男子鬼鬼祟祟急匆匆挑著擔子走入山林,他追上去左右翻找,在一片枯草中找到了埋藏其中的硫磺粉,推測地下應該是火藥,他叮囑手下嚴加看管此地,隨即追入山林。只發現了兩筐剛才那人挑過的擔子,忽然感覺身後被人襲擊,果然有人意圖阻止和親,說話間身後又來四人,吳白起被白粉蒙了眼睛,雙腿不留意被利刃劃破,但他立刻僅憑聽覺殺了四人,士兵趕到,他再次叮囑排查可疑人員,送親絕不能出岔子。

如意樓經歷一番大火,如今面貌早已今非昔比,往日這裡貴人雲集,盛況空前,但此刻只有燒焦漆黑的殘椽爛瓦,現在還多了一件不好的回憶,這裡斷送了傅品言的命。她想起從前父親對他不管是凶是憂,從來都是那般遷就著她的頑皮性子,天下除了父母,果真沒有人這般不求回報希望她平安喜樂了。她不願再看,回頭時顧沅就出現在她面前,說出了實話。安王救下章晏,假冒金翊衛,引徐晉去如意樓,為的就是離間他們,而傅容就這麼一步一步在他的算計之中與徐晉訣別。

等她意識到自己已大錯特錯時,追出城門,徐晉早已送親出發。夢中驚醒,傅容將一切事情都聯繫上了,或許安王一直以來的目的都是要害徐晉,他對傅容說過母親死於弘福寺那場大火,而徐晉也說過自己打翻了燭台。不能再等了,他要去找徐晉,顧沅請求跟著傅容一路去,她還有武功,可以以防萬一。而在那顆祈願樹下,風將齊竺的平安綢吹到懷王手中,他也要啟程去找齊竺。

送親路途遙遠顛簸,西河郡主崔綰不停的想嘔吐,齊竺對崔綰直接道明她要逃跑,並三兩句勸說的崔綰也動了心。夜間休憩,安營紮寨,所有人昏昏沉沉,忽然帳外大火四起,有刺客襲來。趁此機會齊竺拉上崔綰就跑,來至一處草林,齊竺暫時將崔綰安頓在這裡,自己去探路。忽然有匪徒殺出,崔綰被逼至崖邊,刀劍就要向她落下,顧沅此刻出現將匪逼退,傅容緊緊護住崔綰。

但奈何匪徒人多,顧沅護的住一方護不住另一方,眼見有刀直指傅容,她撲身上前生生擋下,鮮血漫出,顧沅告訴傅容其實是她失手殺了柳如意,但如今護住傅容,她九泉下可以對柳如意有個交代了。正是悲痛,齊竺在暗處盯伺,手中暗標對準傅容,但崔綰突然上前,小腿中傷擋下一擊,倒向懸崖一方,傅容立刻拉住她,卻連帶自己也一起掉入懸崖。好在有藤蔓可依,才沒有立刻墜崖而死。

徐晉一路追至這裡,看見死去的顧沅,這才發現了崖下的傅容與崔綰,飛身下崖先救下崔綰,隨後救傅容,只可惜她抓的藤蔓不結實被掙斷,徐晉怎會讓她一人墜崖,立刻也鬆了繩子抱著她落入崖下的細密藤蔓中,掉落軟草地上,奇跡般並無受傷。傅容如今知道真相,與徐晉誤會自然消解,現下都有心情和他鬥嘴。山谷中走了半日也出不去,到時發現了一處風景秀麗的桃花林,索性和她躺在這一片剛剛發現的世外桃源中談天說地。

齊竺一路逃跑一路被追殺,原來安王一早就計劃好一切,等齊竺沒有了利用價值便殺人滅口。忽然懷王出現,擊退了幾個宵小,只可惜他並未注意到齊竺方才趁亂被暗標擊中的手腕,那裡現在淤青腫脹。齊竺裝作無事與懷王一道走了。

桃花林中雖好,可也不能一直找不到出口,幸虧遇見一位頭戴鬥笠的女子,為他們指點迷津,那女子稱自己眼睛有疾,又不愛熱鬧,所有一直在此,對這裡路當然比誰都熟悉。可當徐晉傅容離開,女子摘下鬥笠,那雙眼睛明明是一雙寶石藍色的瞳孔。

金翊衛大營中,李巍擅自將傅宣請來,說吳白起傷的很重,但傅宣看著他一點也不重,輕鬆活潑的很,惱他又騙自己,傅宣拂袖離去。吳白起這才精神不支癱倒在一旁,被子下的雙腿已經滲血。